564.第56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来这边上课是肯定的,组织部内定的人嘛。 擒歹徒的大英雄人民的好公仆党的好同志刘伟名,这个称号都出来了你还不进来都不行。你是党内的先进分子,肯定是要来这里深造学习的。只是你也太拼了吧?虽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得知你已经康复了,但是却还是吓了我一跳,报道上你是差点连命都没了,被砍了十三刀。是这样吗?”江映雪看着刘伟名问道。坐在中央这个地方的人消息就是灵通一些,几乎全国比较重要的消息都要到这个地方来汇总。
“没那么严重,只不过是受了点小伤罢了,被夸大其词了。”刘伟名微笑着说着。他不想把真相说出来,说出来肯定少不了江映雪埋怨的。
江映雪疑惑地望了望刘伟名,然后说道:“你还年轻,不要太拼命了,只要你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是肯定的。你要记住,什么都没有健康来的重要,要珍惜自己的身子。”
刘伟名听出这话里的意思,貌似江映雪也认为自己这次是在演戏,为的就是夺得这个称号这个机会。刘伟名无奈地笑着,貌似与这个差不多的事情以前确实是做过,不过这次刘伟名是真的没想过这么做。谁傻啊,拿命去博,这次要不是自己命大早就没命了。但是刘伟名显然没打算解释,笑了笑回答道:“知道了,我的大姐姐。”
听到大姐姐这个词语,江映雪立即顿了顿,随后苦笑道:“很久没有听到你叫我姐了。”
“我什么时候叫过你姐吗?”刘伟名疑惑地问道。
“叫过,在你我刚认识不久的时候你就是叫我姐来着。只不过后来……”江映雪说到这脸有点微红,没有继续往下说了。
“后来怎么了?”刘伟名哈哈大笑地问道。
“后来怎么样了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用得着问我吗?”江映雪不好意思地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又有点感伤地说道:“记得刚遇见你的时候虽然你做出一副很成熟稳重的样子,但是却还是掩盖不了你的青涩,说话做事都很冲动,有些孩子气。而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现在已经完全成熟了,神态气质都不能和以前同日而语了。你完全成熟了,当然这说明你成长了。在这个环境里面你要是不成熟便就只能是灭亡。”
“环境让人成长,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我能不成熟吗?”刘伟名苦笑着,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毕业分配进省政fu,却被人暗中给排挤点名额,这让刘伟名学会了这个世界存在的黑暗一面,也知道了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存在公平。在秘书处工作,随后被刘伟名发现,这让刘伟名学会了机会是留给有毅力有准备的人的。在清泉工作,让刘伟名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是官场,什么叫做手段,也同时学到了什么叫做领导。被人陷害,给弄到了常阳市民政局,让刘伟名知道了人不能冲动,冲动了一时却痛苦一世。到高工区工作,让刘伟名认识到了金清平的大气和无私,第一次在心里明白了当官是为了什么。被林公子给打的半死,玩弄与鼓掌让刘伟名知道手上没有实力连自己的妻儿老小都保护不了。金清平夫妇的死让刘伟名体会到了人生的高空到低谷的距离,认识到了人生的无常,社会的冷淡。与金倩的离婚让刘伟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高工区的火灾让刘伟名知道了什么叫做谨慎。认识了张允后,让刘伟名知道了什么叫做正派。被侯尤文陷害让刘伟名知道了什么叫做虚伪。金倩的事故让刘伟名体会到了痛彻心扉……着许多许多的事情交织起来就是一个人生高空低谷,三十多岁的年纪让刘伟名把人生该体会到的东西几乎全部体会到了。这样的人生能不成熟吗?这是环境逼的。
想过之后刘伟名点了根烟抽着,然后苦笑着对江映雪道:“我们俩今天是过来怀旧的吗?吃菜吧,再不吃都凉了。”
“问你个事情,你知道赵俊这两年在干嘛吗?”刘伟名想起了赵俊的事情问道。
“你不知道吗?他不是在浅圳开了一个新公司吗?听说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合伙开的。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我一向都不管他的事。难道他去浅圳都没去找你?”江映雪奇怪地问道。
江映雪难道也不知道?刘伟名在心里给出了一个疑问号,现在刘伟名越来越肯定赵俊肯定在浅圳是出于水深火热当中,而且一定不是干的什么好事。要不然他怎么谁都不告诉呢?
“没有,他去浅圳已经几年了,但是只找过我两次。”刘伟名摇着头说道。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江映雪望着刘伟名说道。
“没什么事情,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你别多想了。”刘伟名犹豫了一下子之后说道。江映雪虽然是副部长的级别,但是却是个闲职,手中掌握的权力有限。这些事情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帮不上忙。赵老爷子死了之后赵家这株大树便树倒猢狲散了,即便有一些人念赵老爷子的旧情帮助一下但是这个帮助也有限。刘伟名想清楚这些之后也就不想告诉江映雪了,就这样吧,一切都等见到赵俊之后再说。
“真的没什么事情?”这次轮到江映雪疑惑了,刘伟名的表情明明就是在说明他肯定有事。
“真的没什么事情,我还骗你不成?快吃。”刘伟名虽然有点心慌,但是还是装着非常镇定若无其事地说着。撒谎是入仕的一门必修课,刘伟名早就已经练的纯火炉青了。
吃晚饭之后两人就像是小情侣一般在北京的街头上散步聊天,感觉非常的惬意。
“好了,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学校吧。太晚了回去影响不好。”看了看时间,江映雪对刘伟名说道。
“要不……要不……咱们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刘伟名纠结了老半天之后说道,就像是初恋男女中的男孩第一次对女孩说出去开f一样的纠结扭捏。大家可能觉得刘伟名是个半身的动物,见到人家就说要去开。但是大家平心而论,要是把你换成刘伟名你现在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吗?但是基本上都是肯定的,因为男人本来就是半身动物,这个年代,能管得住自己的男人已经很少了。
江映雪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伟名,不是我不爱你了,而是我们两之间不适合这样子。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越是站的高越是危险,所以你现在要步步谨慎。不单单是对我,对于其它的人和事都应该这样。站的高便摔的重,你如果现在要是被人抓到把柄了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只是调走那么简单了,所以,你不能任性了。我其实自己是无所谓,但是我不能害你。另外,你不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北京是党校,能中规中矩就最好是中规中矩。另外就是我上次对你说过的那些原因了,我们这段感情一开始本来就是个错误,如果你的妻子依旧是金倩的话我还无法说服自己下定决心与你分开,但是现在是云佳了。很显然云佳已经知道了我和你的事情,我是她的长辈,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我和你已经不再适合了。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子很好,只是感情,不关乎身体。平静,是不是?”。
刘伟名点着烟仔细看着江映雪,最后对着江映雪笑道:“你先走吧,我看着你走。”
“怎么还像个小男生一样这么煽情?那我先走了,有空找我吧。”江映雪笑了笑拦住一辆计程车走了。刘伟名呆在原地抽着烟,直到烟抽完了他才起身独自走了一段距离然后打了个车回党校。他知道,一切都知道,江映雪完全是为了他好才这么决裂地和自己岔开关系。刘伟名又不得不重新思索李老和江映雪的话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站得高摔的也就越重。自己以后将何去何从?刘伟名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刘伟名回到了宿舍,路过阿依古丽的房间时发现阿依古丽房间的灯还亮着。刘伟名看了看手表,笑了笑,这个早睡早起的女人今天晚上这么晚还不睡觉倒还真的是奇怪。不过刘伟名没有在意,回房之后洗了个澡,便打开电脑,看了会儿新闻。然后就准备睡觉,躺在上想着那些烦心事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刘伟名便打开门到阳台上抽烟,看了看阿依古丽的房间,灯还亮着。刘伟名这下奇怪了,怎么这个女人今天晚上这么晚了还不睡?但是刘伟名也没觉得有多奇怪,说不定人家今天也和自己一样遇到烦心事睡不着呢?而且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有点奇怪的举动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刘伟名抽着抽着烟,却突然听着阿依古丽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奇怪声,这奇怪声分明是阿依古丽的。刘伟名当即脑海里便疑惑了起来,男人对于女人的奇怪声都非常的m感,而且属于发散思维的男人一般都会立即开始在脑海里面勾画着这奇怪声的主人现在是个什么姿态。
“她老公来了?怎么也不去酒店啊?这里隔音效果不好,很不适合的。”刘伟名在心里暗自调侃着,虽然很好奇,但是刘伟名显然没有去偷k人家的习惯,这与身份不相符合。就在刘伟名准备回房的时候里面又传来一声比较压抑的奇怪声。
“原来她是这个样子的啊,很有特点,隔这么久叫一声。”刘伟名很邪恶地自我yy着。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里传来水杯掉地的声音。刘伟名这下有点奇怪了,怎么好好地去砸水杯?难道太过于j烈?刘伟名疑惑地走到门边仔细听着,但是房子里面并无任何动静啊?按理说不应该这么安静啊?但是有疑惑刘伟名也不敢去敲门,万一真是人家两口子在做那啥的自己这一敲门那也太突兀太尴尬了。
而就在这时,里面传来拖鞋声,随即穿着睡衣的阿依古丽打开门走了出来。只不过那样子很憔悴,脸上苍白,而且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扶着墙。
“你怎么了?”刘伟名一看就知道阿依古丽是不舒服。
“没什么,刚刚不小心把杯子给掉地上了,我去拿扫把扫一下。”阿依古丽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咬着牙齿说着,显然,用手一直捂住的腹部是非常疼痛的。
“你肚子痛?”刘伟名皱着眉头问道。
“有点。”阿依古丽点着头道。
“不行,你得赶紧进医院,万一有什么大事就不得了。”刘伟名看着阿依古丽痛成这个样子显然不是小问题,立即说道。
“不用,真的不用,只是小毛病的,过两天就好了。”阿依古丽立即制止住刘伟名。
“你这样子像是小毛病吗?身体的事情没有小事情,赶紧的去医院,就算是没事去医院止痛也行啊,你看看你都痛成什么样子了?”刘伟名皱着眉头道。
“真的没事,我这只是……是老毛病了,每个月都会痛的,是女人病。”阿依古丽不好意思地说着。
刘伟名当即被闹了个大红脸,闹了半天原来人家只不过是痛经啊,刘伟名非常的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道:“我帮你去拿扫把吧。”随即刘伟名走到过道处去拿扫把,但是越想刘伟名越觉得不对劲了。一般来说女人在结过婚生过小孩子之后便不会再出现痛经这种事情了。刘伟名记得金倩和张云佳在没生孩子之前都有痛经的经历,但是在生完孩子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而阿依古丽以前说过她有个儿子,都有七岁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出现啊?而且就算是痛经也不至于痛成这个样子吧?刘伟名一边疑惑着一边回头看,之间阿依古丽已经痛苦地蹲在地上了。刘伟名看到这,直接把扫把扔在地上,不管是不是痛经这都不是正常情况。走过去一把把阿依古丽扯起来说道:“你今天的情况很不正常,不管是不是那个都需要去看一下,去校医务室吧,也不远。”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直接把阿依古丽给抱起来背在自己背上便往楼下走,阿依古丽估计是应该痛的没力气了所以便没有反抗刘伟名,任刘伟名折腾。
刘伟名疯狂地往校医务室而去,不管是不是大病 都应该敢时间,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刘伟名明白有时候生死只在一线之间,就算没事去快点也是好事,起码没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