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第56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校医务室还是挺大,而且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医生的水平也挺高的,毕竟这里不是一般的学校。
“医生,快来帮忙看看,她肚子痛的都不行了。”刘伟名跑进医务室便喊着。
正在打盹的值班医生一听立即站起来,让刘伟名把阿依古丽放在病上。
“她说她是痛经,但是我看不像啊,这都痛成什么样子了。”刘伟名赶紧说道,而此时的阿依古丽早就痛的说不出话了。
医生马上疑重了起来,用手压住阿依古丽的腹部,在一个位置上压一下问阿依古丽:“是不是这里痛?”
阿依古丽摇了摇头道:“上面一点。”
“这里吗?”医生手移上了一点说道。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
“就这一点通,其余的地方不痛吗?有没有恶心呕 痛经吐、胃痛腹泻等症状?”医生又问道。
阿依古丽摇着头,压着牙齿忍着剧痛,身上早已经全是汗水了,可见有多么的痛。
“是急性阑尾炎,赶紧叫救护车,送去医院做手术。”医生突然慌忙地说着,然后拿起电话便打了电话。
“你确定是急性阑尾炎吗?”这把刘伟名给吓到了,紧张地问着。
“是不是急性阑尾炎我不敢确定,但是绝对不是痛经。痛经是下腹痛,而且疼痛会蔓延至骶腰背部,甚至涉及大腿及足部。而她是下腹痛,而且痛的这么彻底。基本上可以肯定是阑尾炎。另外,她肯定也未见红,月经也没来。”医生很专业地说着。
刘伟名看着医生非常专业地摸样也就信了,当即期盼着救护车快点来。
没多久,救护车便轰轰烈烈地看到了中央党校校门口,刘伟名顾不了许多,背着阿依古丽就跑了过去。救护车上的医务人员立即给阿依古丽放在担架上推进车子里。刘伟名也跟着坐了进去。看着脸上苍白的阿依古丽,刘伟名突然有点担心。
护士们赶紧给阿依古丽打点滴,做着各种救护事宜,不过大多刘伟名看不懂,也不明白这么做的意义。
一到医院,阿依古丽就被推进病房,随后没多久几个医生找到刘伟名说病人是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手术。问刘伟名愿不愿意给病人做手术,愿意的话就去前台办手术交钱,要尽快。刘伟名暗骂道这事能不愿意吗?赶紧让医生去做手术,自己跑到前台办手术,然后刷卡交钱。当填单子的时候填与病人关系时刘伟名写了同事,后面又有个家属签字,这让刘伟名非常郁闷,最后还是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急性阑尾炎只是个小手术,没用多久便做完了。刘伟名进去病房的时候阿依古丽打着点滴,脸色还是苍白的,但是因为麻醉剂的效力还没有过去,所以也不感觉到痛。
“感觉怎么样?”刘伟名进去笑着问道。
“还好,谢谢你了,伟名。要是再晚点,我就……”阿依古丽感激地望着刘伟名。
“没什么,都是同学。我刚进来的那会很多事情都是你教我的。你自己也是的,以后自己还是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像你这种情况本身就应该去医院的,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刘伟名笑着说道。
阿依古丽一听顿时便脸红了起来,因为她想起了自己对刘伟名说的那个原因。随后有点害羞地说道:“我一直有痛经的毛病,刚好这几天又到那个日期了,所以……所以……我也就以为是那个痛了。”
刘伟名有点尴尬了,没想着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了。随后问道:“医生说了,你可能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要等刀口完全愈合才能出院。我明天回学校帮你请假。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下去给你买点东西吃?”。
“不用了,真是谢谢你了,伟名。你先回去吧,已经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课呢。”阿依古丽非常感激地说着。
“那好吧,你自己就在这里好好休息。这瓶输完了你就按铃叫护士,千万别睡着了。”刘伟名再次提醒着阿依古丽,然后便起身回去了。
阿依古丽又不是他什么人,只不过是同学而已,自己都帮她送到医院了,一切都办好了,这里有护士照顾,刘伟名肯定是不会傻到在这里守夜的。刘伟名赶回宿舍的时候才发现由于前面走的匆忙,阿依古丽房间的门都没关。刘伟名看到屋子里打碎的玻璃杯,便拿着扫把进去,把碎的玻璃杯给扫干净了。随即便看到阿依古丽晾在里面的贴身衣物,笑了笑,已婚男人见到这个也不会太敏感了。毕竟这里是女人的房间,自己在这里呆久了也不合适,而且这么晚了自己还在她屋子里要是被人看到了也不好。刘伟名看了看便把阿依古丽放在桌子上的钥匙拿出来然后把门关上。回到自己房间闻到了自己一身的汗臭味又洗了个澡。然后在凌晨四点钟才入眠。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依旧早早地起了,然后去教室上课。在上课之前刘伟名先去了王副处长那里说明了一下阿依古丽的情况,然后回教室,与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下午下课之后大家都去医院探望一下阿依古丽。作为同班同学,这个看望还是必须滴。
下午,一大班子人提着花篮礼品到阿依古丽的病房去看望阿依古丽。刘伟名连挤都没挤进去,等一个个都探望完了刘伟名才走进去,看到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坐在阿依古丽的身边。
“伟名,你来了啊?正文,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昨天晚上救了我一命的同学。刘伟名。”阿依古丽看到刘伟名过来了微笑着对旁边的男人说道,然后又对刘伟名道:“伟名,这是我丈夫刘正文,你们都姓刘,八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刘先生,真是感谢你。要是没有你这事情可就真的大发了。”叫做刘伟名的男人长的很斯文,很有书生气质,温文尔雅的。一听刘伟名就是那位救命恩人当即激动地握住刘伟名的手说道。
“千万别这么说,我与阿依古丽是同学,又住在她隔壁,同学之间帮个忙那是理所应当的。你们俩要是再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过来了。”刘伟名笑着道,本来也就没多大的事情,没必要搞得这么严肃。刘伟名随即把水果篮放在边对阿依古丽道:“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好多,谢谢。”阿依古丽点了点头,然后对她老公说道:“正文,你赶紧把住院费给伟名啊。”
“哦,对,你看看我这个人。”刘正文被阿依古丽这么一说当即想起来了立即掏出钱包给刘伟名钱,刘伟名推脱了一下也就接下来了。
“刘先生,这次真是感谢你了。”刘正文再次感激地刘伟名说道。
“再这么说下去就生分了,叫我伟名就行了,大家都是兄弟,见外的话咱们就都不说了。”刘伟名很热情地说着,他看人现在也有小成,直觉告诉他,这个刘正文肯定不是个普通人。多个朋友多条路,刘伟名不会吝啬自己的友好的。
“是我迂腐了,伟名兄弟。这样吧,晚上一起吃个饭,你一定要赏脸。”刘正文微笑地对刘伟名说道。
“你这话就说的严重了,你夫妇两请我吃饭我是肯定得去,只不过阿依古丽现在都还躺在病上,你得照顾她。等阿依古丽出院得时候再吃。有什么需要帮忙地打电话给我就行了,正文兄弟,那我就先回去了。”刘伟名与刘正文握了握手,然后又与阿依古丽说了几句话便出去了。
罢出去,便在住院部的大厅里看到一个熟悉女人的身影。这个熟悉的身影旁边还跟着一个男人。这个女人就是刘伟名到北京来一直想找个机会去看看最后却又没去成的张语嫣,而那个男孩子就是刘伟名上次见过的那个张语嫣的舞伴谭志明。
“语嫣。”刘伟名走几步追上张语嫣的脚步然后喊道。
张语嫣回头便看到刘伟名笑着看着自己,她非常惊讶,以她那冷漠的性子也立即满脸笑容地问刘伟名:“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中央党校学习,刚好我一个同学生病住在这里我来看望一下她。”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好。”谭志明显然还记得刘伟名这个人,对刘伟名微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很显然,所谓的搞艺术得人以及学生都不太喜欢握手这件事情,一般都只是微笑地说声你好或者点头便就是问好了。
“你好,我记得我们上次见过面,你说你是语嫣的舞伴来着。不过我这人记性不好,忘记你名字了,不好意思。”刘伟名很随意地说着。
人和人之间是有气场的,这种气场来之于个人的自信和所处的地位已经修养气势。对于刘伟名来说,像李老爷子、甚至于张允后、吴克亮身上都能明显感觉到一种气场,这种气场让刘伟名自然而然就会对对对方保持尊敬。而对于面前这个叫谭志明的男人来说,刘伟名身上也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谭志明感觉自己站在这个男人面前就自然而然地感觉到压抑和惧怕。
“我叫谭志明。”谭志明有点局促地说道。
“你们俩怎么在这里?”刘伟名望着张语嫣问道。
“我们舞蹈队一个队友早几天跳舞时受伤了住在这里,所以我们俩一起过来看望一下。”张语嫣对于谭志明视若无睹地说着。
“没吃饭吧,走吧,吃饭去。小谭,一起去。”刘伟名看了看手表说道。
“我……我……我就不去了,你们俩去吧。”男孩子有点扭捏。
“叫你去你就去吧,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张语嫣一点面子不给谭志明直接说道。
“我……我……”谭志明当即尴尬地脸红了起来,非常地不好意思。刘伟名看这个男孩子,确实这个你男孩子身上有点女性化的东西,没有太多男人的阳刚,刘伟名猜想这可能是与他是学舞蹈的有关吧。
“走吧,一起去吃饭吧。”刘伟名微笑地拍了拍谭志明肩膀,然后直接和张语嫣往外走。谭志明犹豫了一下子之后还是跟上。他有种错觉,那就是伟名这个叫做刘伟名的男人明明看起来只比自己大几岁,自己却感觉他比自己大了几十岁。自己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小学生一样的幼稚。谭志明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他觉得刘伟名给他的压力太大,这种压力来之于他觉得自己没有刘伟名优秀。
在医院外面打了个计程车,谭志明非常自觉地坐在了前面,把后面留给了张语嫣和刘伟名。他一直记得刘伟名是张语嫣的哥哥。
“你身体好了吗?”坐在车上,张语嫣还在仔细地望着刘伟名问道。显然上次在医院刘伟名虚弱地样子让她担心了很久。
“早就好了,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早就是生龙活虎的了。”刘伟名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肌肉调笑着说着。
“你以后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在做那些傻事了,让人很担心。”张语嫣突然有点温柔地说着,这令刘伟名大感意外,他从来就没觉得张语嫣竟然会有温柔地一面。
“嗯,我会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是不是,丫头,上次让你担心,不好意思。”刘伟名直接在张语嫣的头发上面摸了一下之后说道。
当然,对于张语嫣来说,温柔是一种很昂贵很稀有的东西,所以她不会轻易地给。她只对刘伟名温柔了一下,然后便恢复如初,对刘伟名问道:“你要在这里学习多久?”。
“还有大半年吧。”刘伟名随意地说着。
“哦。”张语嫣哦了一声,她心里听到这个消息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没有人知道。
坐在前排的谭志明看到后面两人聊天的摸样,心里顿时有种酸酸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