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第5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虽然并不是咱们中国所有的东西都比外面过好,但是整体来说我们比外国要好些。 外国的奥特曼打不过咱们中国的孙悟空,火影忍者打不过咱们中国的葫芦娃。”刘伟名一边用生疏的动作帮女儿穿衣服,一边笑着对女儿说着。
“耶耶耶,我也和爷爷说了。但是爷爷说他不知道奥德曼是谁。”小箐箐还在认真地说着。
当刘伟名把女儿抱出来的时候李梦晴也刚洗漱完毕。
“你看看你怎么穿的衣服?邹巴巴的。”李梦晴看了看女儿身上皱巴巴地衣服埋怨着刘伟名。
“第一次嘛,有小许瑕疵那是可以理解滴。”刘伟名笑着把女儿放下来,让李梦晴去帮着洗脸刷牙。
当刘伟名被小箐箐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和女儿又蹦又跳的时候,李老爷子回来了。
“小箐箐,包子来了。新出笼的小笼包。”老爷子打开门便一边关门一边喊着。
“哦,我的包子来了哦。”小箐箐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雀跃着。
“慢点,别摔着了。说谢谢爷爷。”刘伟名看着飞快奔过去的女儿说道。
“谢谢爷爷。”小丫头拿过包子便边吃边跳,弄得李梦晴在旁边骂个不停。
“谢谢您老,您对小箐箐的教育很好,谢谢您。”刘伟名诚恳地说着。原本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该尽的责任结果全交给老爷子了。
“自己的孙女能不好好教育吗?我也没想着教育她什么,只是在告诉她一些道理罢了。我毕竟是老年人,以后你还是要多多地教教她。”老爷子微微喘气地喝了一口茶后道。
“我会的。”刘伟名点了点头。
“吃早餐了。”李梦晴终于把女儿的过分举动给制止了,拿着纸帮着女儿擦嘴巴,一边对刘伟名和李老爷子说道。
“在党校的学习怎么样?”老爷子坐在餐桌上喝着粥问着刘伟名。
“一切都还好。”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还好就行,明年大选了,现在各地都风起云涌,你一定要记住,不要去管更不要参与其中,安安静静地在党校学习。到时候组织上自然会对你有安排。”李老爷子突然说了一句。
刘伟名心里有点震惊,但是依旧镇定地点头。李老爷子的话则表示着今年大选肯定是有腥风血雨的。仔细想想,哪届选举不是腥风血雨危险异常呢?而结果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上了就肯定有人要下。
“吴书记早几天打电话给我,让我向您问好。”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李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然后道:“允后早几天到北京来了。”
刘伟名看了看漫不经心说话的李老爷子,不知道老爷子说这话是想说什么。
“他是和吴克亮一起过来的,他们来得急也回的急就没有去找你了。”李老爷又说道。
张允后和吴克亮一起来的?刘伟名听过这句话后彻底迷糊了,他猜不透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两个人同心协力来北京。唐伟龙依旧没几天就给刘伟名汇报浅圳的事情,不过却没有任何的异常事情发生。而张允后与吴克亮联手则说明浅圳肯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刘伟名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刘伟名期待着李老爷子把话说完,但是,李老爷子显然是没准备继续往下说了。平静地喝着粥,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叔叔,我们今天去哪玩啊?妈妈说你今天会来带我玩的。”小箐箐的问话打断了这份平静。
刘伟名有点为难地望着李梦晴,自己今天来可是来陪李老爷子看京剧的。
“你们一起出去玩吧,这小丫头天天缠着我,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她的折腾。让她跟你们年轻人去折腾吧。我今天约了几个好家伙一起去喝茶。”李老爷子淡淡地说着。
“倩儿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在出去的路上刘伟名问道。
“好很多了,说话还是不清楚,身体很疲惫,但是却可以见到是在明显的好转。本来还想多呆段时间的,但是孩子要上学,另外你老婆照顾的很好,所以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过段时间我再去看看倩儿。”李梦晴脸上有点笑容说道。
刘伟名很开心,对于金倩身体的好转他早就从张云佳的电话里就得知了,而他高兴的是李梦晴似乎不再对张云佳抱有成见了。他那份担心终于消失了。
“有好转就是最好的事情了,我准备过段时间把倩儿送到专门的康复中心去进行康复锻炼,有专业的指导和护理我想倩儿会康复的更快。倩儿能够醒来我很高兴,我这次医院进的值得啊。”刘伟名无不感慨。
“你进医院?”李梦晴疑惑地问着。
“哦,就是倩儿在医院治疗时康复的。”刘伟名突然醒悟瞎编道。
休息的时候刘伟名便往李梦晴家里跑,第一是刘伟名确实认为自己欠这对母女很多。即使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刘伟名还是觉得自己必须要尽到一个做父亲做丈夫的职责。第二,便是因为李老爷子的存在,李老爷子最开始的那句淡淡地有时间多来陪陪李梦晴陪陪箐箐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威胁呢?虽然刘伟名这人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性格,但是对于李老爷子的威胁他却生不出一丝的反抗心理,两人之间的地位相差了太多。
平静的学生生活在继续,无聊的时候刘伟名总会翻出一些古书来看,这也是李老爷子教会他的,说是在一些先贤的书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所以刘伟名在闲下来的时候总是会翻出一些古书来看。李老爷子所说的果然不差,刘伟名最近确实在这些深奥难懂的古书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而最让感慨的便是“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话出自《礼记?大学》,原文是“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大意是说:古代那些要使美德彰明于天下的人,要先治理好他的国家;要治理好国家的人,要先整顿好自己的家;要整顿好家的人,要先进行自我修养;要进行自我修养的人,要先端正他的思想……思想端正了,然后自我修养完善;自我修养完善了,然后家庭整顿有序;家庭整顿好了,然后国家安定繁荣;国家安定繁荣了,然后天下平定。
一个人应该先对自身进行修养,然后才能建立家庭,家庭和睦以后才能治理国家,最后才能统一天下。说起来这句话很简单,但是做起来又何其难。古之圣人今之贤达,又有几个人做到了修养完善呢?但是这句话的意义显然不在于此,刘伟名从这句话里却理会到了更多的东西,一种儒家文化。儒家文化讲究的是知错能改。世间上,谁人没有做错事的?有过错不改正者,才是真正的过。过而能改,把以往的过错改正过来了,过就不成为错了。但是,儒家的重德思想和修身理论也有明显的缺陷性,它过分夸大了人的道德修养对社会的作用或把修身当作治理家国的首要原则。所以刘伟名自己认为,将道家无为之治和儒家思想的仁德精神结合起来,或把中西科学文化综合一起,治国平天下,才是有效的良药妙方。
思考的越多得到的就越多,刘伟名就像是哲学家一样在思考着一些问题。大家可能觉得荒唐,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样做的意义却很深远。
就在刘伟名彻底对赵俊放弃的时候赵俊却奇迹般地出现了,他打电话给刘伟名,说他现在回北京了,约刘伟名晚上一起吃饭。
刘伟名下了课之后便就往赵俊说的饭店而去,刘伟名到的时候赵俊还没来。刘伟名便把包间订好,点了好几个菜在哪等着赵俊。
“不好意思,来晚了,堵车。”赵俊推开门笑着说道。
“咱们兄弟之间还说这个干嘛?坐吧,菜我已经点好了,你看看要加点什么?”刘伟名随意地说道。
“随便吃什么就行,就这么几个吧。”赵俊拿起筷子便开吃。
刘伟名给赵俊倒了一杯酒,然后笑着道:“你现在可是大忙人啊,要见你一面可真不简单。”
“瞧你说的,你一个电话,我这不回北京第一件事就是赶过来见你了吗?”赵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倒是来的快,我都等了你快一个月了。来,碰一下。”刘伟名笑了笑和赵俊碰了个杯,没有太多责怪的意味。
“那边事多,抽不开身,没办法。”赵俊敷衍地说道。
“我说兄弟,你在那边到底在干什么?这么忙?”刘伟名皱着眉头问道。
“就是开了一家进出口公司,做外贸的。事多,所以忙。”赵俊依旧是敷衍的口气,刘伟名可以感觉的出来。
刘伟名在心里酝酿着,却终究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既然这样你还不如直接把家搬到浅圳去啊,一家人在一起多好。”刘伟名随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赵俊脸色非常的沉寂,然后说道:“不好,伟名,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在浅圳遇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很不错。我很喜欢她,她也喜欢我。而且,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
刘伟名听过之后半天没有说话,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但是站在朋友立场上刘伟名也不能说什么,而且自己做的比赵俊饼火多了。
“来,喝酒吧。林月知道这事吗?”刘伟名又给赵俊倒了一杯酒。
“知道,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告诉她了。”赵俊点头说道。
刘伟名惊讶地望着赵俊,随即沉默,这对夫妻不是一对正常的夫妻,所以不能用常理推断。
“你自己好好处理吧,别伤的太深了。赵俊,我今天过来其实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早段时间我去见一位中央的大佬,这位大佬要我告诉你一句话。他让我告诉你早点从里面退出来,不要被别人当枪使,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刘伟名淡淡地说着,注意着赵俊的脸色。发现赵俊在听到自己的话之后脸色巨变,半天没有说话。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干什么,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想劝你,尽早退出来吧,别把自己陷的太深。政治斗争是个漩涡,最好不要牵涉进去。你只是个商人,是做生意的,没必要这么冒险。”刘伟名语重心长地说道。
赵俊还是没有说话,低着头,脸色有点苍白。
“这位大佬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对我这么说就说明这件事情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了。”刘伟名尽力地劝说着赵俊。
“谢谢你伟名,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件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而且我们也不是毫无反抗之力,一切都还只是个未知数罢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做的,这件事情你就当做没听到过,你不要牵涉进来了,一个不好会毁了你的前途。”赵俊思考了很久之后抬起头来说道。
“你……”刘伟名惊讶于赵俊的回答,更多郁闷的是赵俊完全不听自己的劝告。刘伟名很急,赵俊的话里意思就是在与国家做对啊,与国家作对能有好下场吗?但是不了解这件事情就没有说服力。刘伟名看着赵俊坚定的样子只能认输。赵俊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事情的轻重缓急肯定是分的清的,他这么说就说明他有这么说的底气。而且刘伟名也觉得现在的赵俊不是自己能够说服的了的。最后只能叹息着说道:“我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年纪也不小了,肯定知道该怎么做,这事确实是由不得我来操心,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多想想多思考一下吧。退一步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