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第56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好一个敢爱敢恨的姑娘啊。 ”刘伟名长长叹息了一声,坐了一会儿,然后也起身离开。
在刘伟名心里一直都只是把张语嫣当做自己妹妹一样地看待,从刘伟名第一次见到那个读高中的小泵娘开始就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因为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概念,所以,即使张语嫣现在长大了,更加成熟更加丰满撩人了,但是在刘伟名看来她依旧是自己的妹妹,刘伟名从来就没有对她有过任何的非分之想。
“或许自己早就应该意识到了这一点吧。”刘伟名坐在计程车上喃喃自语着。
时间很快,一晃眼,刘伟名到这里来学习已经快三个月了。
刘伟名今天请了半天假,去了一家珠宝店,买了一条项链。这条项链是为李梦晴而准备的,因为明天便是李梦晴的生日。大家可能感到奇怪,为什么刘伟名每次选礼物都去珠宝首饰店。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刘伟名自己,他是个情商非常低的人。他从书上的知,没有女人是不爱珠宝的。所以他每次给女人买东西只想到珠宝首饰,给江映雪是这个、金倩也是、张云佳也是,现在给李梦晴买,他能想到的还是这个。
第二天,刘伟名在李梦晴家楼下等着,没多久李梦晴就下来了。很显然,李梦晴今天是有经过精心打扮的,比起平日来多一份艳丽。
“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下啊?”刘伟名望着李梦晴笑着道。
“当然,这是你和我的第一次正式约会。虽然已经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了,但是我还是想认真地对待。就算变成回忆也好,是不是。”李梦晴有点脸红地说道,这于平时李梦晴完全不一样。刘伟名笑了笑,李梦晴的害羞可是不常见的。
“生日快乐。”刘伟名笑着说道。
“谢谢,其实对于女人来说,最怕的就是过生日,这是在提醒自己,自己又老了一岁了。不知不觉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一个女人最好的季节就这么过了。”李梦晴今天变的有点唠叨,也有点多愁善感。
是啊,一个女人最好的那段年纪也就那么几年,可是李梦晴的花季年华却全部耗费在了自己身上。
“看看这个吧,看看喜不喜欢。”刘伟名不想说更多,也没法说。从兜里把项链拿出来递给李梦强笑着说道。
“什么东西?”李梦晴看了看后问道。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刘伟名把项链塞进李梦晴的手中。
李梦晴打开精致的包装盒,看到里面那明显价值不菲的项链有一丝的呆滞,脸上也有欣喜。一个女人一生如果没有收到过爱人送的礼物就像是一个男人这一生没有和女孩出去开过房一样,都是不完美的。所以,李梦晴看到刘伟名的礼物还是非常的开心的。但是她不满足,直接把项链放自己的包包里面,对着刘伟名说道:“我要的礼物不是这个。”
“啊?不是这个?那你要什么?我去买。”刘伟名郁闷地说道。
“牵着我的手,陪我逛街。”李梦晴伸出自己的手向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看着李梦晴这个摸样,就像是像男友撒娇的小女孩一般。如果是金倩、张云佳对自己这样刘伟名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但是这个撒娇的人变成李梦晴了却足够让刘伟名惊讶。刘伟名暗道,看来撒娇是每个女人天生就有的特有功能啊,唯一的差别的就是有些女人喜欢用,而有些女人不常用罢了。
李梦晴的话却让刘伟名为难了。两人之间名不正言不顺的,说得好听点是自由恋爱,说得不好听便是t情。刘伟名是有公务在身的,而且现在还在中央那边挂着号,现在牵着一个不是自己妻子的女人在街上逛街要是让人看到了这可不是小事情啊?虽然刘伟名知道被熟人看到的几率不大,但是谨慎的他还是在犹豫着。
“算了,我开玩笑的。”李梦晴看到刘伟名的犹豫,心里有一丝的哀伤。悻悻然地抽回手说道。
看到李梦晴的表情刘伟名突然伸出手抓住李梦晴缩回去的手,说道:“走吧,宝贝。”
被刘伟名牵着手叫着宝贝,李梦晴突然变得害羞扭捏了起来。连忙挣脱着刘伟名的手说道:“我开玩笑的,你还真当真了。你是呆子还是什么,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你怎么办?你的前途就毁了。”
刘伟名哈哈大笑,李梦晴虽然娇羞,但是性子的豪气还是在。
“被人看到就看到吧,今天我就牵着你的手走了,大不了不干了。人生能有几个三十五岁?今天我们两个已经快要老去的人就一起疯狂一把吧,算是我补偿你的。”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牵着李梦晴的手便往外走去。
人有时候就是冲动,刘伟名在后来想想都觉得害怕,自己这个举动绝对称的上疯狂了。刘伟名也渐渐地明白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烽火戏诸侯。”这些典故了。红颜祸水,说的也不全没道理,起码在美色面前,男人有时候确实会容易失去理智。
刘伟名带着李梦晴逛街,看电影,吃情侣餐。两个过了三十的人了在服装店里买情侣装穿着,吃着冰激凌。浪漫的就像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样。刘伟名今天是豁出去了陪李梦晴疯狂。他这么做只是不想给李梦晴的人生造成遗憾。
“谢谢你,伟名。”
晚上,当两人牵着手往家走的时候李梦晴对刘伟名说道。
“谢?你这是讽刺我吗?你把青春都给了我,我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弥补你,不想让你的人生充满遗憾,也不想让我的人生充满遗憾和后悔。”刘伟名把李梦晴搂进自己的怀里道。
“帮我戴上。”李梦晴打开包,把项链拿出来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微笑着接过项链戴在李梦晴那洁白无瑕的粉颈上面,然后在李梦晴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宝贝,生日快乐。”
“谢谢,今天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快乐的一天。”李梦晴脸色顿时红了。即使与刘伟名chi裸相对的时候他也不见害羞但是在此刻她却害羞了,就像个初尝j果的小女孩一般。
“以后我会让你快乐的。”刘伟名拉过李梦晴的手继续往前走着。
看着李梦晴这个样子刘伟名悬了很久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了。因为,她看到李梦晴已经放下了对金倩的心理包袱,也放下了对自己的抵触。她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快乐过就是因为金倩的事情。而现在金倩快好了,又加上自己今天的举动,终于让这个果敢的女人终于走出了那片阴暗。
“好了,你上去吧。明天星期天,我再过来。”在楼下,刘伟名对李梦晴说道。
“要不……要……要不你今天晚上就睡这吧。”李梦晴有点害羞地说着。
“这……这不好吧,老爷子在家。”刘伟名犹豫地说着,其实他又何尝不想睡这里。
“反正他都已经知道了。”李梦晴小声说道。
“知道是一件事,但是当着他面这样子又是一回事。”刘伟名郁闷地说着。
“咱们住外面吧,今天我生日,我想要一个完美的一天。”李梦晴淡然说道,刘伟名觉得今天的李梦晴只有十八岁。
“正有此意。”刘伟名哈哈大笑着,然后让李梦晴去开车。他们今天说好了是要去逛街的,所以便没有开车去。因为北京商业区的车位并不容易找。
李梦晴开着车载着刘伟名在一家宾馆前停下,然后便开f直奔主题。太久的压抑换来的便是疯狂,卸下了心理的包袱之后需要便是发泄。两人疯狂着,疯狂的刘伟名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几年前自己在北京,也是在宾馆里与李梦晴疯狂而被金倩发现的那一次。
其实理智的人并不一定能够得到快乐,有句古话叫做难得糊涂,人生有时候也要适当地糊涂一次,跟着感觉去疯狂一回。太过于理智的生活就是在压抑自己,压抑久了能幸福吗?显然不能。此刻的刘伟名已经忘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了。
早上,刘伟名和李梦晴回了李梦晴的家。进门的时候老爷子正抱着小箐箐在看动画片。看到刘伟名和李梦晴回来淡淡地说道:“回来了啊,以后要住就住在家里,在外面住不干净还浪费钱。”
一句话说的李梦晴和刘伟名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刘伟名站在那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只能是傻笑着望着老爷子。
“别在那傻笑了,今天没什么事情的话就陪我看看京剧吧。昨天别人给我送来几个新编出来的京剧段子。”老爷子一边抱着小箐箐一边说道。
“好的。”刘伟名连忙点头。
刘伟名便一直在陪着李老爷子看着京剧,这期间李老爷子淡淡地问着刘伟名:“你那个姓赵的朋友找到脱身之法了没有?”。
刘伟名已经平静了很久的心又开始起伏了起来,随后说道:“没有,他估计没想着要退出。”
李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最好现在劝他,不然到时候你不要跑过来向我给他求情,到时候求情也没用了。”
刘伟名傻傻地呆在那,自己根本就没弄清楚情况让自己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呀,思考了很久刘伟名最后还是决定要好好地问一下李老爷子:“李老,能不能告诉我赵俊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他没和你说?”李老爷子有点惊讶地望着刘伟名,然后微微一笑道:“也是,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和你说呢。这件事现在还只是个机密,不过过段时间也不是了。我告诉你吧,赵老元帅那个孙子和一群京城大少们跑到浅圳开了一家外贸公司,把整个宝南区以至浅圳市打的像铁桶一般通通笼络进了他们的利益圈子,最严重的便是海关,基本上全部变成了他们的人。他们在干些什么你应该也知道了,在走私,汽车、香水,什么赚钱他们弄什么。几年发展下来现在已经到了顶峰了,其中赚了多少钱你猜一下就知道了。这件事情是吴克亮这小子最先发现的,现在他和允后一起在抓这个事情。中央听到后非常的愤怒,但是双方势力都不弱,现在双方已经开始博弈了,最后谁胜谁负还不知道。但是你那个朋友却绝对有难。我只是个局外人,这件事情我没插手,所以我也只是好心的提醒你一句。当然,最后事情发展的结果是怎样我也不知道。”李老爷喝了一口茶后说道。
刘伟名呆了,完全呆了,这是多么大的事情?这可是要枪毙的啊。刘伟名脑袋一片空白,久久无语。最后站起来对李老爷子说道:“李老,我得先回浅圳一趟。”
李老爷子看了看刘伟名,点了点头道:“去吧,不过你只能劝说,这件事情你绝对不能牵涉其中,你牵涉进去了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还有,不要求我,这件事我帮不上忙的也不会帮。”
刘伟名看着老爷子的态度当即便更加紧张了,点了头,然后与李梦晴说了一下就准备走。
“等一下吧,我让人给你送张机票过来。你也不要太着急,不急于一时。你现在要走一时也买不到机票,还是陪我再看会京剧吧。”老爷子看着火急火燎的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想了想也是,于是继续陪着李老爷子看京剧。李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说让人订一张到浅圳的机票,最早的,让马上送过来。然后就不说话了和刘伟名一起看京剧。
没多久,就听到有人敲门,然后刘伟名跑过去开门。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对刘伟名笑了笑。
然后走进来把一张飞机票递给李老爷子,然后恭敬地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