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第57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回去吧,让梦晴送你去。网 赵老元帅以前以前和我也算是我的前辈,能把他出来就尽量拉。但是不要陷进去了,人生的路是自己选的,既然选择了就要有承担的勇气。你做到你自己该做的就行了,多了你没必要做也做不了。”李老爷子把机票递给刘伟名很有深意地说道。
“谢谢您。”刘伟名点头说道,然后和李梦晴一起出门去了。
“你和我爸的对话我听到了。”李梦晴一边开车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现在心思很混乱。他对赵俊这个朋友是非常看重的,因为情谊也因为自己的亏欠。
“你准备怎么帮他?”李梦晴问道。
“不知道,这件事情不是我的能力能够解决的了的。我只是尽量劝说他吧。”刘伟名叹息道。
“我爸的话你要听进去,不要把自己给陷进去了。我爸这人一般不会乱说话,但是说的话都是过心的,肯定有他的道理和用意。”李梦晴也面色沉重地说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赵俊傍拉出来。我这一生只有这么一个好兄弟,不仅仅是他,包括他的家人都对我有恩。”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不管你怎么做我就支持你。如果最后有需要还是再来找我爸吧,你不好开口就我来,她不答应我就和他断绝父女关系。”李梦晴冷酷地说着。
刘伟名听着李梦晴的话哈哈大笑,但是笑过有点感动,李梦晴可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女人,他这么说就不是开玩笑的。听过李梦晴的话之后,刘伟名觉得自己心情好多了。
刘伟名在机场下车,李梦晴坐在车里笑着对刘伟名道:“有需要我爸帮忙的你打电话给我,我来说。这里车多我就直接回去了。”
“好的。”刘伟名点了点头,看着李梦晴走了之后才转过脸急忙走进机场。
刘伟名的急忙只不过是因为他心急,而不代表飞机要起飞了。刘伟名在候机厅等了一个小时才登机,他脑子中一直是混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赵俊。
浑浑噩噩地下了飞机,打了个电话让张云佳过来接自己。随后才想到自己还没跟党校请假,吓的立即打电话给王副处长。王副处长笑着说上面已经有人过来打过招呼了。刘伟名听诧异的,想了想,这个人只能是李老爷子了,有点感激。
“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先打个电话。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张云佳开过车来看着刘伟名问道。
“没什么,遇到一些事情了,必须回来处理。”刘伟名淡淡地回答着,然后坐进车子里。
“什么事情?严不严重?工作上的吗?”张云佳关心地问道。
“私事,关于赵俊的。”刘伟名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赵俊这小子在浅圳开了家公司,一直不肯对我说是干什么的。我从上面得到消息,他原来是和一批不要命的京城大少在合伙走私,而且走私数额巨大。网现在中央要对他们动手了,我必须回来拉她一把,不然,他就得枪毙。”
张云佳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有点惊呆。随即问道:“他们背后的势力大不大?”。
“别人的势力肯定大,势力不大的话怎么把浅圳打造的像个铁通一块?连吴书记知道了也是观望了很久最后才出手。但是别人的势力大并不代表赵俊的势力大,赵老元帅一死他们家也就倒了。”刘伟名感叹着说道,现在他想起了吴克亮以往的种种异常举动便知道了,其实吴克亮起码在一年之前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了,但是却迟迟没有出手,显然他是非常的顾忌的,可见对方的势力不可忽视。
“那就让赵俊跋紧逃吧,不逃的话他肯定难逃其责的。这么大的事情中央出手了就肯定会要拉个人出来承担全部责任,而这个人的首选就是他。”张云佳分析了一下子之后说道,接着道:“让他逃到国外去,这边再找人通融一下,估计问题不是很大,只要他不再回国就没事了。”
“希望他能听我的劝吧。”刘伟名忧心忡忡地说道。
“你现在是去找他还是回家?”张云佳问道。
“回家,先回家睡一觉,把思绪理清楚了再去找他,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事情,到现在我还没理清楚这中间关系。”刘伟名疲惫地说着。
张云佳没再说话了,点着头然后把车往家的方向开着。
想着想着,刘伟名还是拿出电话给赵俊打了一个。
“伟名,什么事啊?”赵俊在那边说道。
“你现在在浅圳吧?”刘伟名淡然道。
“呃……对。”赵俊迟疑了一下才回答着。
“我现在也回浅圳了,明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吧。不要和我说不,兄弟的面子你不能不给。”刘伟名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道。
“瞧你说的,行,我明天中午不管有多重要的事我都推了,一定到。”赵俊炳哈大笑着。
“那行,明天中午见,就这样吧。”刘伟名说完挂断,心里一片空虚和茫然。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他有种恐惧的感觉。
刘伟名回到家里,首先便是去看了看金倩。
金倩依旧坐在轮椅上面,望着刘伟名竟然眼睛转了转,然后对着刘伟名笑了一下。虽然早就听张云佳说过了金倩的状况,但是金倩的这一笑顿时让刘伟名眼泪都掉了出来,感慨莫名。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复杂的有点矛盾有点怪异。痛了会哭、伤心了会哭、高兴了也还是会哭。笑和哭是人类情绪最完美的表现。
刘伟名擦了擦眼泪,权当是被风把沙子刮进看眼睛。
“感觉好点了吗?”刘伟名蹲在金倩的身边问道。
金倩点了点头。
“不要只点头摇头,要多开口说话,这样你恢复的才会快一些。过段时间等我这边忙完了我带你去国外,咱们去最好的康复中心帮你恢复,你说好不好?”刘伟名紧紧地握住金倩的手说道。
“好。”金倩这次是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听张云佳说,现在金倩能够简单说话,像点头动手这些动作都没问题,但是像是站立举手还是不行。医生说是肌肉有点萎缩,力量不够,要慢慢锻炼进行恢复,这是个长期的过程。但是对刘伟名来说,现在这样子已经非常满意了。
晚上,躺在上,张云佳紧紧地抱住刘伟名,亲吻着。刘伟名也热烈地回应,不过j烈了很久之后,两人便都兴趣索然了,因为刘伟名根本就没有兴奋起来。
“对不起宝贝。”刘伟名满眼歉意地说着。多久没有和张云佳聚在一起了,作为一个男人心里的愧疚可想而知。
“没事,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早点睡吧,别想那么多了,抱紧我。”张云佳拉过刘伟名的手把自己抱住,把头枕在刘伟名的胸膛上面。
刘伟名虽然点着头,但是却久久不能入眠。
“每次都让你等我,不好意思。”赵俊依旧是那副欠揍的摸样,走进来对刘伟名嘻嘻哈哈地说道。
“坐吧。”刘伟名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对赵俊开玩笑,淡淡地说道。
“你今天怎么变的这么严肃?”赵俊看了刘伟名一眼后说道。
“我想跟你谈点事情,就是上次和你说的那件事,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今天都得说完。”刘伟名淡淡地说道,然后点了根烟继续说:“这次是李老爷子把我叫过去特意告诉我的,他把你在浅圳干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而且,他再三强调,让我告诉你,要你赶紧退出来。再不退出来你就再也退不出来了。我的兄弟,算做兄弟的求求你行不行?退出来吧,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这是要枪毙的呀。”
赵俊铁着脸一直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刘伟名。然后淡淡地问道:“中央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了吗?”。
“知道了,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难道你的那些合伙人没对你说吗?你们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住所有人?虽然你们是在宝南区干的,你们把宝南区所有的领导加上市长李德林都拉进了自己的圈子,甚至于省里的一些领导。但是你不要忘了,浅圳说话最有权威的是吴克亮,广北省张允后这个省长也不是吃干饭的。据我所知,吴克亮一年之前就知道了,估计是没有真凭实据罢了。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也根本就没想到你在干这个。所以,对于吴克亮的奇怪反应我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刘伟名回想着说道,经过的整理,他现在已经基本上理清楚了这件事情。
“看来是真的了,早段时间我们有批货被海关给扣了。我一直在疑问一直是我们自己人的海关怎么突然之间转脸来扣我们的货呢?经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看来是真的对我们出手了。不过他们说只是个意外,这些关系什么的都是他们在弄,我后面没有太大的势力,我只负责出钱然后分红。”赵俊脸色顿时变了,随即说道。
“他们这是准备把你拉出来做替罪羊啊,咱们身后没他们那么有势力,所以最后看炸药包的这个人肯定是你啊。逃吧,赵俊。”刘伟名有点激动地说着。
“逃?我怎么逃?”赵俊冷笑着,随后道:“我把集团的钱全部砸在这里面了,那不光光是我的钱,还有我爸一辈子的心血在里面。我要是逃了我全家人怎么办?吃什么喝什么?他们要是真的准备把我拉出来顶罪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还是一样的会被抓回来,你不知道他们那些人背后势力之大的。也就是因为他们背后势力之大,所以,我不相信真的能拿我们怎么样。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我自由主张。”赵俊停顿了一下子之后突然像是拿定了主意一般地说道。
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赵俊,他没想到赵俊的态度这么坚决。
“这次是国家出手了,这么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能让你们继续下去吗?对,他们或许没事,但是你呢?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有个人出来承担责任吧?他们在骗你啊兄弟,别想了,看看能不能脱身吧,不能脱身就赶紧走,不然就走不了了。”刘伟名继续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怎么脱身?这个公司是我一手建起来的,启动资金全是我一个人出的。当初说好了,他们负责关系我负责钱,我没有关系也只能出钱,你知道的,有时候关系比钱要重要的多。你说?我怎么脱身?逃?我能逃吗?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就剩下钱了,不能身败名裂最后连钱都没有了。我要是就这么逃了那不就是自己承诺自己有罪吗?我父母怎么办?我那未出世的孩子怎么办?难道让他一出世就让人唾弃说是个逃犯的孩子吗?这样活着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事情远没到你想的那一步,那些人背后的势力是你无法想象的。伟名,还是我前面说的那句话,就这样吧,这件事情你不要再管了,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够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就算你想救我在这件事情上面你也帮不了什么忙,只会把自己陷进去。”赵俊摇着手说道。
“可是……你完全可以到国外重新开始生活啊,你我一句劝好不好?不要这么极端了,你会把你自己给毁了的。”刘伟名有点不认识面前这个赵俊了,这还是当年和自己睡一个寝室的赵俊吗?
“从新开始生活?笑话,怎么重新开始生活,一无所有我怎么生活?我赵俊这一生已经够悲惨的了,要我再悲惨一点我还不如直接被枪毙来的爽快。”赵俊冷眼望着刘伟名道。
刘伟名惊呆了,望着赵俊他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