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第57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赵俊你变了。网 ”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我变了?究竟是谁变了你心里清楚。”赵俊直接站起来拍着桌子对刘伟名吼着,那摸样就像是刘伟名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刘伟名呆住了,傻住了,他没有想到赵俊会激动成现在这个样子。
“好了,还是那句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大家还是朋友,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而闹翻。我的态度就是,要我逃还不如让我死,事情最后会变成怎么样现在还尚未定论,你说的只不过是最坏的情况。男子大丈夫,敢做便敢当,大不了就一死。我当初下定决心干这个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了,但是我并不后悔。你好好保重自己吧,不要因为我而牵涉进来,这样干不值得。”赵俊放低声音说道,说完之后直接转身走了走去。
刘伟名望着满桌子没动过一下的菜,心里满是凄凉。他不明白赵俊为什么会突然一下子对自己这个态度,是他偏激吗?还是说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想到这刘伟名心里一咯噔,答案似乎不言而喻了。但是刘伟名不相信会是这个,也不肯相信会是这个。他呆呆地坐在椅上上抽着烟望着已经冷到不能在冷的菜肴,就这么呆着。
刘伟名最后犹如行尸走肉般地往回走,结了帐之后坐上车,慢慢地开着。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车等红灯,突然听到后面的车子喇叭响个不停刘伟名才回过神来。一看,原来红灯早已经变成了绿灯,停在自己前面的车也早已经空空的不见了。后面的车主一片骂声,刘伟名赶紧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回了家,刘伟名拉开门,望着两个孩子和两个女人,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抽痛。
“怎么样?和他谈的怎么样了?”张云佳走过来问道,金倩也投过询问的眼神望着刘伟名。
“还好,我今天有点累,先去睡了。你让我一个人呆呆吧。”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起身往卧室而去。
金倩和张云佳都皱着眉头望着刘伟名。
“他……”金倩侧过头用手指着刘伟名问着张云佳。
“他可能心情不好,你不要担心,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就没事了。”张云佳笑着安慰着金倩,但是随即望着卧室的方向眉头皱着更紧了。
刘伟名并没有睡觉,还是站在阳台上抽烟。他一心情不好就会跑到阳台上去抽烟,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了。
赵俊的话始终像一把刀一样绞痛着刘伟名的心。刘伟名第一感觉到了赵俊的恐怖,更或者所是他心底里对赵俊产生了恐惧。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便不怕鬼敲门,刘伟名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他做了亏心事,才变得这样的患得患失。
刘伟名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把手机拿出来,拨给了林月,拨的是赵俊在北京那个家的电话号码。
“喂,你哪位?”对面传来林月的声音。
“是我,刘伟名。”刘伟名强制性地冷静。
“哦,是伟名啊。赵俊他不在家。”林月微微笑着说道。
“我知道他不在家,我中午和他一起吃的饭。我今天是找你。”刘伟名淡然说道。
“哦,我还以为你找他呢。”林月依旧微笑着回答着。
“我问你件事,赵俊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了?”刘伟名开门见山地问道。
刘伟名说完之句话之后那边传来了许久的寂静,然后听到林月用微弱地声音说道:“是的,他很久之前就知道了。这也就是他对我们娘俩不闻不问的原因,也是……”。
林月的声音还在继续着,不过,不过刘伟名听到前面几个字之后便面如死色,无力地把举着手机的手给垂了下来,任凭林月在那里解释着原因。只不过,这个原因刘伟名不想听,因为于事无补,他需要知道的只是这个结果罢了。
一切都揭晓了,为什么赵俊这几年和自己这么陌生的原因也出来了。刘伟名从心底里感到后悔、感到害怕。朋友,多么温馨的字眼,刘伟名觉得自己玷污了这个字眼。对于还在说话的林月刘伟名突然生出一丝怨恨、一丝厌恶。一个人一旦犯错了,习惯性地会先去找原因,而找原因的对象绝对不是自己,要么怪命要么怪别人。就向刘伟名,他把主要责任都推给我林月,认为是林月的错,是林月当初的g引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有句话叫做一个巴掌拍不响,真要论起这件事的责任,只能是各打五十大板。
赵俊没有来找自己,没有打自己骂自己也没说和自己绝交。还依旧把自己当做好朋友一样对待,只是在今天这样的情况下菜压制不住心底得怒火朝刘伟名吼了。刘伟名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赵俊说他这一生是这么的悲惨了。自己的老婆被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给上了,生了个孩子还是自己朋友的。刘伟名越想越觉得无地自容,甚至有一种要从楼上跳下去的感觉,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赵俊。
“你今天和赵俊吵架了吗?”张云佳推开门之后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转脸看着温柔的张云佳,体会到张云佳那发自内心的关怀过后好像自己那暴躁不安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丝的慰藉而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嗯,他不愿意离开,他还对他的合伙人抱有幻想,他不相信这次上面的人能把他们整倒。最主要的是,他不愿接受逃犯这个身份,他放不下现在的这一切。”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这个是可以理解的,无论是谁都不能够接受,可能过段时间他就想通了吧。”张云佳拉过刘伟名的手温柔地说道。
“再过段时间就没必要考虑了,我这么急着回来就是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再过段时间就算他想走也走不了了。”刘伟名叹息着说道。
“既然让他自己走这个方法行不通咱们就去找上门通融一下吧。”张云佳想了想说道。
“能找谁呢,要是能找的话我早就找了。这件事情是高层之间的碰撞,我这个小虾米哪里有说话的权利?李梦晴的父亲已经说的很明确了,这件事情不要找他,他不会帮忙的。”刘伟名有点绝望地说着。
“但是总要试一试嘛,这事是发生在浅圳,不管怎么说浅圳的官员都还是有一些说话的权利的。”张云佳微微说道。
张云佳的话让刘伟名灵光一闪,低头啪的一下在张云佳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现在出去办点事,晚上回家吃饭。”
刘伟名拿过车钥匙便跑了出去,开着车便往市委而去。张云佳的话提醒了刘伟名,不管这件事牵涉到了多么高的高层,终究这件事情的具体的实施者还是浅圳市委市政fu,而且据说市长李德林也牵涉其中,那么市委书记吴克亮就肯定能有一些话语权的,虽然肯定不多,但是有希望总比绝望好吧?
刘伟名开着车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这次不管付出多少我也得把赵俊傍捞出来,即使我摘了这顶乌纱帽,即使我倾家荡产。为了友情也好,为了赎罪也罢,我必须得这么做。”
刘伟名把车停在市委大院里,非常熟悉地往吴克亮的办公室而去。一路上的人看到刘伟名都恭敬又惊讶地叫着秘书长。
“秘书长,您怎么回来了?”刚好出门的唐伟龙看到风风火火的刘伟名惊讶地说道。
“嗯,有点事情便回来了一下。”看到唐伟龙的刘伟名停住了脚步,随后又问道:“最近这两天又什么新的动作没有?”刘伟名用手指了指上面,而上面正好就是吴克亮的办公室。
唐伟龙看了看左右,然后轻声说道:“我今天正准备跟你说呢,吴书记这几天对市政fu还有宝南区那边是动作连连,已经有几位官员被他抓住了把柄了,估计这几个人是难逃监狱之难了。”
刘伟名想到这便凝重了起来,然后问道:“那市政fu那边或者是省委那边有什么动作没有?”。这里的省委其实就是指的侯尤文的岳父,侯尤文被吴克亮这样断了手足肯定会让他老岳父动手。另外,刘伟名觉得已经有了靠山的李德林也不会坐以待毙。
“这也就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无论是市政fu还是省委那边,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太过于平静了。”唐伟龙疑惑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之后陷入了沉思,随后拍了拍唐伟龙的肩膀说道:“你干的非常不错,好好干。我先去吴书记那了。”刘伟名说完之后便往楼上而去,事情已经摆在面前了,省委和市政fu那边不吵不闹的原因肯定是因为这件事情他们不敢闹不敢吵,那么答案便只有一个,这些暂时落马的官员都是牵涉到这件案子中的官员,级别不算太高的官员。而上面肯定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让政fu的脸丢光才用其它的名义把这些人给抓了起来。看来是真的已经行动了,刘伟名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走到吴克亮的办公室,刘伟名问吴克亮的秘书:“吴书记在吗?”。
“在的,秘书长。您怎么突然回来了。”吴克亮的秘书看到刘伟名也是惊讶了一下。
“有点事情回来处理一下,我先进去了。”刘伟名对吴克亮的秘书笑了笑,然后便走了进去。他来吴克亮办公室是不需要汇报的,因为以前上班的事情他几乎每天都要往吴克亮的办公室跑几次。
“吴书记。”刘伟名走进去对吴克亮说道。
吴克亮抬起头看到刘伟名,惊讶了一下,然后皱了一下眉头,对刘伟名说道:“坐吧。”
“你怎么回来了?你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吴克亮等刘伟名坐下之后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懂吴克亮的意思,自己是停职学习的,也就是说暂时自己只是党校的学生,我不是浅圳市委秘书长。现在又在大选前期,刘伟名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很容易让组织上对他留下一个拉帮结派、弄权的印象。
不过刘伟名现在也顾不了许多了,这些小事情他暂时也理会不了了。
对吴克亮说道:“吴书记,我回来是想找你帮个忙。”
“哦,你都去党校学习了还要我帮什么忙?有什么话直接说吧,这里没外人。”吴克亮慎重了一点问道。
刘伟名突然一下子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毕竟这件事情暂时还机密。想了很久,刘伟名才开口说道:“吴书记,我找你的事情和你现在正在处理的事情有关。”
吴克亮听过之后脸色变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淡淡地对刘伟名说道:“继续。”
“不知道赵俊这个名字你有印象没有?他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关系很好。”刘伟名看了看吴克亮,然后说道。
听到刘伟名的话之后吴克亮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刘伟名:“你也参与了?”
“没有没有。”刘伟名没想到吴克亮会这么理解,顿时站起来解释。其实不怪吴克亮这么想,赵俊在浅圳做这个事情,而刘伟名正好又是市委秘书长,大权在握,而赵俊又是刘伟名的哥们,现在刘伟名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吴克亮的办公室,吴克亮会这么理解非常的正常。
“我没有参与到这个事情,我也是刚刚从李老那得知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朋友竟然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刘伟名赶紧说道。
“李老告诉你的?”吴克亮突然之间皱起了眉头,刘伟名不明白吴克亮皱眉头是个什么意思。
“是的。”刘伟名点了点头。
“你想我帮你朋友?”吴克亮继续问道。
“是的,我能找到的人就只有您了。”刘伟名恭敬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