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第5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什么啊?”这次李梦晴变成真的诧异了
“昨天被抓的,我这么急着回北京就是来找你爸的,我想现在能找的人就只有你爸了。”刘伟名落寞地说道。
“回去我去跟我爸说吧。”李梦晴点了点头道。
“不要,不要逼你爸。”刘伟名摆了摆手,随后说道:“这件事情已经是一件政治斗争了,你爸不想插手有他的难处。我今天来只是尽我最后一丝力量求一求你爸,至于你爸答应不答应我都没敢去想。我欠你欠你爸的已经够多了,不能以怨报德。这次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刘伟名有自己的想法,政治斗争不是李梦晴能够懂得的,一个不好就是身败名裂。知道深浅的刘伟名肯定不会去逼迫李老爷子,只不过是去求一求他罢了,这是他最后一点希望。要是老爷子不帮他就立马回浅圳,他会用他自己的办法来帮赵俊,起码不能让他枪毙。
刘伟名跟着李梦晴回到他家。
老爷子没在,老爷子要中午才会回来。刘伟名就坐在沙发上发着呆。
“喝点什么吧,别老是抽烟。”李梦晴看着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暗道,要是是张云佳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对自己说这样子的话。因为张云佳知道,自己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的时候就是自己心里不平静的时候,平时刘伟名抽烟不算很频繁。
刘伟名对李梦晴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我一直不明白,你说这好俊他为什么会跑到浅圳去干这个走私的事情?他没钱花吗?我记得他很有钱来着。”李梦晴也坐下来问着刘伟名。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他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也可能是受了蛊惑,或者是他只是心里不痛快罢了。”刘伟名在烟雾缭绕之间抬起头淡淡地说道,他这话说的很感情,只是李梦晴听不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经过。
“说句你可能不喜欢听的话,赵俊他这是罪有应得。大家的家庭不要,跑去干这种违法的事情。活该。”李梦晴狠狠地说道,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这很符合她的个性。
“其实我也是罪有应得,我也活该啊。”刘伟名喃喃地说道,在李梦晴惊讶地眼光注视下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我兄弟。”
李梦晴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了。
没多久李老爷子回来了,看到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刘伟名,愣了愣。随即笑道:“伟名,回来了啊。”
“李老,我是来找您的。”刘伟名如实说道。
“我知道,看到你在这我就知道你是要找我的。但是我很明白地回答你,你找我也没有用。我记得在你回浅圳之前我就跟你说了,这件事情我不会帮你,也帮不了。”李老爷子走进屋淡淡地说道。
“老爸,你怎么这个样子。你……”李梦晴站起来不满地说道,但是被刘伟名给拉住。
刘伟名望着李老爷子,随即一下子跪在了李老爷子的面前。他这一举动把李老爷子给吓着了,也把李梦晴给吓的不轻。一对父女呆呆地望着刘伟名。
“李老,我知道您的难处,我知道政治这东西是不能越过界得,但是,但是这次我必须得求您了。赵俊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虽然他是罪有应得,但是他毕竟是我的兄弟。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必须得争取。我今天这一跪,第一,是为了求您,如果您能在不影响自己的前提下救一下赵俊我感激不尽。如果不能,我绝对不怨您。第二,是为了感谢您,这些年您暗地里帮了我很多次。我刘伟名今生是没有办法报答您了,就受我一拜吧。”刘伟名跪在地上郑重地说着,然后磕了一下头。再次站了起来。
他这一生只在自己父母面前跪过,只在金清平的坟前跪过,今天,他在李老爷子的面前跪了下来。他心里有很多的想法,这些想法都在这一跪之中体现了出来。
“伟名,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真的帮不了。我虽然有点权力,但是权力没有大到无法无天的地步。这个很小的世界里有着很多股势力,大家都在彼此斗争中保持平衡,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稳定。这次你朋友的事情影响很大,斗争面很大。而我所处的位置是中立,所以我不能插手,我一插手事情将变的非常复杂,而且不一定能够把你朋友彻底救出来,你知道吗?”李老爷子叹了一声之后说道。
“我知道的,李老。这件事情让您为难了,您知道现在我朋友在哪吗?”刘伟名微笑了一下说道。
“在北京。”李老点头说道。 “我想去见见他。”刘伟名询问地望着李老爷子。
“虽然有点为难,但是还不是什么大事。你等一下吧。”李老爷子说完之后走进了卧室打电话。
刘伟名微笑地望着李梦晴,笑着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也为难你了。”
“啊?你说这个干什么?”李梦晴怪异地望着刘伟名。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说罢了。以后不管怎么样自己要好好地对待自己,知道吗。”刘伟名捏了捏李梦晴的脸蛋说道。
“你没发烧吧?”李梦晴用手探了探刘伟名的额头。
刘伟名笑了一笑,没有做什么更多的说明。
“好了,等下会有人带你过去的。”李老爷子从房间里走出来说着。
“谢谢您。”刘伟名不知道是第几次对李老爷子说这个句话了。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怪我,也希望你不要做傻事。因为你能做的事情只能害了你和你朋友,而根本救不了他。”李老爷子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我不会的。”刘伟名非常平静地说着。
饼了不久,有人过来敲门,李梦强打开门过后刘伟名发现依旧是上次给自己送飞机票过来的那人。
“你跟着他走吧,他会带你过去的。”李老爷子说道。
“谢谢了。”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跟着那男人走了出去。
男人连声非常的平静,无惊无喜。刘伟名今天也反常态,没有与这个男人打招呼,就这么走在男人的身后。
车子是一辆很简单的红旗,但是刘伟名知道这车子肯定不简单,因为车子前面的那张特别通行证说明了这车是李老爷子的。而李老爷子的车肯定不简单。
那位男人走到车子的前面坐下,刘伟名则之后坐后面。车里面非常宽敞,也非常舒适,但是现在的刘伟名却没空来理会这一切。
当司机开车的时候刘伟名却拿起了电话,拨了张云佳的电话。
“喂,伟名,你现在到哪了?吃了中饭了吗?”张云佳温柔地问道。
“我早就到北京了,已经吃了中饭了,你不要担心。”刘伟名用尽量温柔的声音说着,然后问道:“倩儿还好吗?”。
“好着呢。”
“孩子呢?两个孩子还好吧?”刘伟名不厌其烦地问着。
“上学去了,你怎么了?怪怪的今天,你不是早上才出门的吗?”张云佳有点奇怪地问着。
“我就随便问问。”刘伟名淡淡地回答着。
“你的事情办好了没有?”
“办好了,这件事情你不要担心了,我都办妥了。云佳。”刘伟名突然问道。
“嗯?怎么了?”
“跟着我你后悔吗?”刘伟名问着。
“什么?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你觉得我后悔吗?”张云佳奇怪地回答着。
“我不知道,我就想问问你。”
“我当初的确后悔过,我后悔我为什么会遇上你这么个人,为什么会爱上你。但是,这些年我很幸福很开心。如果有下辈子,如果我依然遇见你,我想我还是会选择爱上你,然后做你的妻子,陪你渡过这一生。”张云佳淡淡地说道。
“谢谢,谢谢。”刘伟名突然哭了起来,让人匪夷所思的哭了起来,嘴里面不停地念叨着谢谢。
前面的男人奇怪地回头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又转过脸去。
“你怎么了?伟名,你别吓我啊,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张云佳心一下子跳了出来,急着说道。
“没什么,有感而发罢了,你不要紧张,我很好,我没事的。”刘伟名擦了擦眼泪淡然地说着,随即又说道:“我这一生永远爱你。云佳,麻烦你一件事情,我暂时估计回不去浅圳了,这边有点事情。你帮我去xx小区xx栋找那个房子里的女人,然后帮我好好照顾她,她是赵俊的女朋友,肚子里面有赵俊的孩子。好吗?”
“好,你真的没事?”张云佳不确定地又问了一句。
“真没事,你不要担心了。另外你找个时间帮我回老家看一下爸妈,他们年纪大了。”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我知道。”张云佳的心渐渐放宽,但是还是有一丝的疑惑。
“那我就先忙了。”刘伟名说完之后挂断电话,把手机收好,面色开始平静起来。
车子在一个小胡同里面停下,男人带着刘伟名来到一间四合院的外面,敲了敲门,然后从紧闭的门外塞了一个证件进去。随即门打开,男人带着刘伟名走了进去。
刘伟名进去一看,里面站了不少带着枪得士兵,刘伟名这才感觉到了这里戒备的森严。
“你好,请给我过来。”一个士兵走到刘伟名面前敬了一个礼,说道。
“你进去吧,我在车上等你。”男人说完之后转身往外走去。
刘伟名跟着那位士兵走到一间门外,守门的两个士兵对带着刘伟名过来的那个兵敬了个礼。
“打开门,让他进去,你们在外面守着。”这个兵淡淡地说着。
然后刘伟名便走进了这间房子,随即门关上。
里面就是一间很平常的房间,放着一些家居用品,一张写字台,一张。而此时的赵俊正躺在上,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对于刘伟名的进来完全没有反应。
“赵俊。”刘伟名轻声喊道。
赵俊这次回过头来望着刘伟名,然后从上做起来,望着刘伟名说道:“你怎么进来了?”。
“我来看看你。”刘伟名搬着椅子在赵俊的边坐下,给赵俊点了根烟。
“你不应该来的。”赵俊崩计很久没抽烟,狠狠地抽了口烟摇着头说道。
“应不应该来我自己心里清楚,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刘伟名咬着牙说着。
赵俊抬起来看了看刘伟名,随后又继续抽烟,缓缓地说道:“你怎么救我?你只不过是个市委秘书长,即使是浅圳市委书记都说不上话你能怎么办?算了,别闹了,我走了没什么可惜的,我是自己犯贱。你没必要把自己搭进来。回去吧,就当做从来没认识过我这么一个人,你还有很多人需要照顾,所以,你不能有事。”
“那你呢?你就没有人要照顾了吗?你爸你妈、还有你在浅圳的老婆孩子,你就不需要照顾了吗?”刘伟名质问着。
赵俊突然抬起头,眼眶红红地说道:“一失足成千古恨,但是人生没有回头路。这一辈子欠他们的我下辈子还。伟名,我知道你心里是个什么想法。你不必救我了,真的,你就让我潇洒地走吧。我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从我上大学那会我就恨你,或者说是嫉妒。我家里有钱有地位,你什么都没有,但是在你边上我却找不到任何值得炫耀的地方,相反,我却总是觉得自己矮你一头。你很出色,你的出色就更加衬托出我的无能。我心里恨你,但是却总是不由自己地全心全意对你,心甘情愿像个小弟一样跟着你,这么多年都是。我恨你,也佩服你。你身上有许多我很崇拜的东西,这么多年,你也帮过我许多许多。但是,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当我质问她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半点的悔意,还在一个劲地为你说好话。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她是我老婆,我才是她老公。她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不但没有半天悔意还不停地替你说好话,说是她g引你的。我那时候恨不得那把刀杀了你。当我怒气冲冲地感到浅圳准备找你麻烦的时候,我却犹豫了。我突然觉得自己下不了这个手,我也不想见到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对我很愧疚你心里很后悔是不是?所以,我的事你不要再管了,在我生前就让你再后悔再亏欠我一次吧,看到你伤心难过的样子我会很高兴很满足的。要是你真的帮了我,真的因为我的事情而遭到什么伤害的话我这么点高兴都没了,那时候我又会觉得自己亏欠你,我到时候做鬼都不会安心的。所以,请你放过我吧,好吗?我已经够惨的了,我不想连死都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