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第5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突然没说话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赵俊的话是不是他心里的真心话刘伟名不知道,但是赵俊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在刺痛着刘伟名的心
刘伟名从兜里又拿出一包烟,撕开包装自己拿出一根点上,然后把烟丢给赵俊。静静地点着静静地抽着。
“我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去救你的。人都是自私的,我不想我愧对你一辈子,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刘伟名在烟雾之中又吐出一口烟说道。
“你准备怎么救我?”赵俊反问着刘伟名。
“我有我的办法,虽然成功几率很小,但是这是最后的希望。我做过了我也就没有遗憾了。”刘伟名没有抬头,就这么低着头说着。
“你怎么说的这么决裂?你到底准备怎么做?你能怎么做?你去求李梦晴她爸爸?”赵俊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我已经求过李梦晴爸爸了,李老也没办法。不过我来这里看你是李老帮的忙。我怎么救你你就不用管了,那是我的事情。”刘伟名摆了摆手说着。
“你当初为什么要去走私?你不是做这种事的人。”刘伟名转移话题道。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吗?”赵俊自嘲地说道。
“有意义。”刘伟名非常肯定地说着。
“当初,我一哥们,家里非常有势力。他们说找我去开一个外贸公司,还有其它几个公子哥。他说他们手里有关系但是就是没有钱,找我就是想让我出钱他们出关系。你知道的,干外贸这行有时候关系比钱更重要。我那时候公司一直在亏损,加之那时候刚刚得知你和林月的事情,心情不好,一冲动便就干了,把公司的钱全部投了进去。具体事情都是他们在负责,我只管钱。看着那账单,刷刷地往上涨钱我也高兴的很。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是走私,但是已经晚了,既然我进去了我就出不来了。我就这么惶惶不可终日,但是后来啥事都没有,我也想啊,以他们背后的关系能有什么事呢?就这样,直到你告诉我上面已经盯着这个事了。”赵俊点着烟,慢慢地说着。
“你是说你开始并不知道这是家走私公司,是他们骗你进来的?”刘伟名惊讶道。
“是的,我这人虽然混蛋,但是犯法的事情我不做。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赵俊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证据没有?可以证明你是被骗的证据。”刘伟名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兴奋和紧张。
“哪有什么证据?本来注册就是注册的一家正经公司,法人代表大家都有份,而且这个公司的先期投入全部是我一个人出的,转账记录银行一查就行了。我只是信了他们口头上的话罢了,哪有什么证据?”赵俊摇着头。
听过赵俊的话之后刘伟名的心又沉入了谷底,呆呆地望着赵俊。
“其实只能怪我傻,那段时间心里很烦,因为公司的事情,也因为……因为其它的事情。所以听说可以赚大钱,当即便答应了,我出的钱,但是怕他们骗我所以开公司的所有手续我都亲自参与,哪知道,最后这是在害了自己啊。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要是是你的话你绝对不会这么傻,因为你这人比我成熟比我稳重,看问题也远比我清楚的多。这是我这些年一直在学习你的地方,可惜,一直没有学会,最后把自己给害了。”赵俊苦笑着。
“你在这好好照顾自己,可能我可以救出来,也可能救不出。不过我都会尽力,只希望你不要再恨我了。”刘伟名站起来拍着赵俊的肩膀说道。说完之后便往外走去。
“反正是那句话,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没人照顾我父母和孩子,我做鬼都不放过你。我赵俊绝对没有这样子的兄弟。”赵俊意识到了什么,站起来对着刘伟名的后背狠狠地说道。
刘伟名已经拿着门把的手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也停住了脚步。就这样呆呆地站了三四秒,然后刘伟名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那个兵看到刘伟名出来了,立即走过来。
“谢谢你了,同志。我这里有点钱,平时有可能的话你帮我去街边买点烟和啤酒给我朋友,麻烦你了。”刘伟名打开钱包把钱一股脑地全部递给那个军官。
“这……那好吧。”那位军官脸上很为难,但是最后还是接了过去了。
“谢谢你了,同志。”刘伟名再次道谢,然后走了出去。
刘伟名走到外面的车上坐下,然后让司机开车。
坐在车上刘伟名一直在想着赵俊的那句话“反正是那句话,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没人照顾我父母和孩子,我做鬼都不放过你。我赵俊绝对没有这样子的兄弟。”这句话让刘伟名彻底的犹豫了自己之前下过的决心。
是啊,自己要是因此把命搭上了,那自己一家老小怎么办?赵俊那一大家子谁来照顾?
刘伟名开始抽烟,在这样的车子里不停地抽烟,最后,刘伟名拿出手机给李梦晴打了一个电话。
“喂,伟名,你回来了吗?”李梦晴问道。
“快了,梦晴,你能不能把电话递给你爸,我想和你爸说两句话。”刘伟名直接说道。
“我爸?好吧。”李梦晴说着把电话递给李老爷子,说道:“伟名要和你说话。”
“跟他说吧,我不想接他的电话,我能帮的已经到头了。我不能毁了他。”李老爷子继续看着京剧。
“你接嘛,和你说句话怎么了。”李梦晴可丝毫不卖自己老爸的面子,直接把手机塞到李老爷子的手中。
“你说吧。”李老爷子对于李梦晴的态度非常的不满意,瞪着眼睛望了望自己的女儿,最后对着电话说道。
“李老,我想请你再帮个忙。”刘伟名也不管麻不麻烦李老爷子,直接说着。
“我刚刚给梦晴也说了,我能帮你的已经全部帮了,剩下的我帮不了,也不能把你给毁了。所以,你还是不要开口了。”李老爷子淡淡地说着。
“你不帮我那我就自己去了,继续被乱枪扫死我也得去。”刘伟名坚定地说着。
“你威胁我。”李老爷子脸上终于有愤怒了。
“没有,我从来没有威胁过您的想法。这个想法是我认为最为妥当的办法。我知道,您不能插手这件事情,你要插手进去了会让事情更加的复杂更加的麻烦。所以,我不能让您插手进去,但是,我不能不管我朋友的死活。我本来的想法是自己闯进去,我知道让我进去顺利见到这个人的概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最大的可能是我被抓起来,然后进行调查,要是我表现的强烈的话被直接杀了也有可能。但是我不怕,我今天来就已经抱定了这个想法,即使不成功我也得这么做,因为这是我唯一的办法了。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不能死,我死了我的女人和女儿就没人照顾,我朋友的家儿老小也就没人照顾了。所以,我只想让您带我进去去见一下那个人,这是最好的办法。而且我觉得这对于您来说也不难。李老,算我求求您了,我下辈子再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吧。”刘伟名深情并茂地说着。
“你要见谁?”那边传来良久的沉默,最后老爷子淡淡地问道。
“主席。”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很难,但是可以碰碰运气。如果你能说动他倒是很有希望救你朋友。你先回来吧,回来我带你过去。我这边先通报一下。”李老爷子想了过后直接挂断了电话,望了望还在看着自己的李梦晴直接说道:“你怎么找了这么个男人!”。
“啊?怎么了?”李梦晴完全没听明白。
“不过倒是和你很像,喜欢用死来威胁我,偏偏我还不能不管。”李老爷子没好气地说着。然后起身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去了。
“老爷子神经了吧。”李梦晴望着李老爷子的背影郁闷地说着。
“对不起了李老。”坐在车后面,刘伟名歉意地对坐在身旁的李老爷子说道。
“你既然前面想着要威胁我现在就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李老爷子也点了根烟慢吞吞地说着,显然,对于刘伟名威胁他他还是很不乐意的。
“我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而且,只有这么做才能不把您牵涉进去。”刘伟名实话实说道。
“你倒是还在为我着想,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进去吗?我一个老头子怕什么?害怕他们对付我吗?他们还没这个能耐,我是不想害了你。最主要的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即使我绕进去对结果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你朋友是确实有罪,也是罪有应得,有罪就该罚,我也改变不了。你是不是在认为我是在保全自己怕自己惹麻烦吗?”李老爷子严厉地说着。
“对不起,李老,是我想歪了。”刘伟名目瞪口呆地望着李老爷子有点愧疚地说着。
“主席现在有事,在见外宾,我先带你过去在那边等着。主席答应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也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要跟主席说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不过,你如果想说服主席也就只有十分钟,能不能让主席明白你的意思就靠你自己的能力了。”李老爷子没有继续和刘伟名说话,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其实他自己心里明白,让主席帮自己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赵俊是罪有应得。
“另外告知你一点,主席听说过你的名字,而且,好像还对你有一些兴趣。虽然我不知道主席是从哪里知道你的,但是,这对于你来说是件好事。”李老爷子又爆料。
主席竟然知道自己?刘伟名惊呆了,惊讶的有点惊慌失措了。
车子慢慢地开进了中南海,当然,能进去是因为有李老爷在。
然后在一个建筑物前面停下车子,刘伟名跟着李老爷子走进建筑物。
“您来了,主席交代了,让您和这位同志在会客室里等。”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对李老爷子说着。
“嗯,知道了,你带我们过去吧。”李老爷子点了点头说道。
刘伟名第一次走进这个环境,顿时觉得周围森严无比,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先前的斗志昂扬立即被打消了大半。这可是传说中的地方啊。
“你现在这里坐着吧,我去外边看看。”李老爷子让刘伟名走进会客室,自己转身走了出去。
“先生,坐吧。”另外一个长相俊秀斯文的中年男人走进来说道,手里还端着一杯茶。
“谢谢、谢谢。”刘伟名有点受若惊。
“这里是主席会见省部级干部的会客室,您先在这里守候,等主席会见完外宾之后会有人来告诉你的。”男人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剩下刘伟名一个人呆在会客室里面。
墙上挂的是一副副展现祖国大好河山的国画,一看就是大手笔。
但是刘伟名却没心情观赏这一切,他现在紧张,紧张的身体都在抖着。对于待会主席的会见刘伟名心里没底,紧张的不能再紧张了。比哪会自己上高考战场时还要紧张。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虽然只过了半个小时,不过刘伟名却感觉自己已经过了一年那么久了。他不敢抽烟,看着这个环境他不敢抽烟,平时烟瘾很大的他此刻也完全没了想抽烟的感觉。
这时,会客室的门打开了,李老爷子走了进来,对刘伟名说道:“主席开完会了,估计差不多会路过这边顺道来见一下你。”
刘伟名强自镇定地点了点头,但是手脚还是有着轻微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