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第5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要紧张,主席是个很慈祥的人。复制网址访问 你自己想怎么说便怎么说。”李老爷子看出来刘伟名的紧张,过来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微笑地说道。
接着,会客室的门又被打开,还是前面那个穿西装的男人,身后还有几个穿着旗袍端着茶水的姑娘。
“主席过来了。”穿西装的男人小声地说着,然后让姑娘们把茶水倒好之后便又带着人走了出去。
接着门又被打开,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进来看了看左右,然后让开,一个同样穿着西装的老人走了进来。这个老人刘伟名见过太多次了,每天的新闻联播几乎都会出现他的身影。老人很慈祥,就像在电视机里面一样的慈祥,带着笑容。
“你们出去吧。”老人对着几个西装男人淡淡地说着。
“主席。”李老站起来笑着说道。
刘伟名也赶紧说道“主席您好。”
主席回过头来望了望刘伟名,微微地点头笑了笑,在刘伟名身旁不远处的座位上坐下。
“主席,这位就是我前面和您说的刘伟名,他现在是浅圳市市委秘书长,小伙子还是有一些真材实料,工作干的很不错。我和他老岳父也就是以前江南省省w书记金清平同志是党校的同学,关系很好。他跟我说他有一些很重要的话想对您说,让我帮忙。我这不自作主张地就带他过来了。希望您不要见怪。”李老微笑地说着,这种态度刘伟名很熟悉,就是自己对待吴克亮的那种态度。
“没事,对于这个小伙子我很久之前就想和他见一面好好地谈一下了。最近事情挺多的,时间有限,所以我只能给你们十分钟了。”主席依旧慈祥地说道。
“那多谢主席了,我便出去了。伟名,你好好和主席说话。”李老笑了笑,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整个偌大的会客室里只剩下刘伟名和主席两个人,除了主席喝茶时传出来的一点点声响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了。刘伟名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前面想好的措辞在见到主席之后由于紧张全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你叫刘伟名?”最先打破沉寂的还是主席,主席笑着问着刘伟名。
“是的,主席。我叫刘伟名,现任浅圳市市委秘书长。现在正在中央党校学习。”刘伟名立即坐直了身体恭恭敬敬地说道。
“我知道你,你就是抓歹徒的那个是不是?”主席依旧笑着说道。
“其实事情不是这样子的,那些都是误传。”看着老人睿智的眼神,刘伟名想了想,决定兵出奇招,以诚相对。
“那事情本身是什么样子的?”主席微笑着说着。
“其实其实??其实我抓的那个歹徒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很多年没见过面了。那次打电话给我说他们要来浅圳找工作,让我帮下忙。网我便答应了,然后把他们接到浅圳,然后给他们找了份工作。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竟然是杀人犯。我怕歹徒逃逃跑便决定把她们俩叫回我家,这样就能节省警力,一举将他们抓获。可能是我布局的时候没有考虑清楚,竟然让歹徒提前知道了。结果,就把我给刺伤了,他们也逃了。幸好最后他们还是被浅圳市人民警察给一举抓获了,不然,我这罪过可就大了。”刘伟名实话实说着。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最后变成你力擒歹徒了呢?”老人淡淡地说着,但是,刘伟名却感觉到老人眼神的犀利,就像是能看透一切似的。这种眼神给了刘伟名很大的压力。
“我是我个人的原因,我没想组织汇报,隐瞒了事实。”刘伟名知道老人是在质问自己,可是自己能怎么说?吴克亮好心一场自己总不能害了他吧?最后自己只能把责任都给担下来了。
“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老人还是平静地说着。
“知道,我向组织检讨,并请求组织责罚。”刘伟名本来今天就是以一种豁出去了的心态来的,这么想的也就没太多的恐惧了。
“嗯,你还是个比较诚实的人,这一点难能可贵。其实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把你立为典型是中央的考虑。其实你并没有错,你错在哪呢?大义灭亲,为了能够抓捕歹徒你以身冒险,说你力擒歹徒与事实想违背了吗?没有,你身上本身就是有着这种精神的,这种精神也值得广大人民群众学习,所以,你不要在这件事情上有如何的心理压力。组织上的政策就是做的好的同志咱们一定要给责任给平台,对于一些犯错误的同志,咱们也必须得进行严厉的惩罚。只有这样,咱们的国家才能长治久安。”老人喝了一口茶后说道。
“谢谢主席。”刘伟名很惊讶,张大了嘴巴望着老人,最后只能说着这么一句话。
“听说你今天来找我有事?”老人不温不火地问着刘伟名。
“对。”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主席面前,跪了下来。
老人脸色顿了一下,随即微笑地说道:“虽然以我的年纪受你一拜是受的起,不过我既不是你父母对你也没有恩,你还是不要对我跪了。站起来吧,有什么事情咱们坐着说。”
“主席,我有件事情要求您,虽然我知道我这么求你很突兀,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刘伟名第一次抬起来头望着老人。
“站起来吧,你要是不站起来我就不听你的请求了。”老人微笑地说着,虽然只是淡淡的语气,但是其中却有着让人觉得恐怖的能量。
刘伟名再次看了看老人,然后站了起来。
“坐吧,坐着喝口茶然后再说。你要懂一句话,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慌张,慌张还有种说法就是自乱阵脚,自己阵脚都乱了还怎么去处理事情?古代的人说将相之才要有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冷静。这句话很对,你应该学习学习。”老人又喝了一口茶后说道。
“谢谢您的教诲。”刘伟名恭敬地点头,然后乖乖地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喝了一口茶。
老人看了看刘伟名镇定了一点了,便说道:“现在说吧,是什么大事让你非来见我不可。”
“不知道主席听说过浅圳走私案没有?”刘伟名鼓起勇气说道。
“浅圳走私案?嗯,听说过,这件事情应该还在保密阶段吧。”老人淡淡地说着,然后道:“你继续说吧,这件事情我听说过,但是我没有认真去管这件事情。”
刘伟名知道,这种事情是国w院主管的。
“我的朋友,因为这次的浅圳走私案被抓了。他是这个公司的股东之一,但是他是被骗的,前面完全不知情。虽然他后面知道了这是一件走私公司,可是他已经起码难下了。他有罪,明明知道了这是一家走私公司了却不像警方报案而是继续任由其发展下去这是大罪,但是罪不至死啊。主席,这件事情我只能来找您了,希望您能够救我朋友一命。”刘伟名又开始激动了。
“你为了这事求我?”老人转过脸望着刘伟名道。
这一望直望的刘伟名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虽然我知道这样子很突兀,很荒唐,甚至于有点无理取闹。但是我不能不管我朋友的死活。”刘伟名今天完全不是一种体制内或者是说是组织内一种下属对领导的心态来说问题的。而只是以一个普通人的心态来对待的。他现在已经完全忘却了自己是组织的一员了。
“立法是立国的根本,无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是谁,只要触犯了法律那么都必须得接受法律的惩罚。你既然知道了你这位朋友是触犯了法律,那么你就应该好好地去却你的朋友去自私,好好悔改,以争取一个从轻处罚,而不是跑到这里来求我网开一面。我和你一样,也只不过是一个公务员,一位人民的公仆罢了。我有什么权力去干涉法律?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如果你连这么一点最基本的觉悟都没有那么你还有什么资格当领导?”老人非常严肃地说道。
“主席,我知道,这个我知道。如果问题是这样的话我肯定不会来麻烦您,任何人犯了错都必须得为他所犯的错误买单。只是,只是我朋友已经被软禁了起来。我得到一些消息,可能有些人准备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朋友的头上来,让我朋友成为替罪羊,最后枪毙。主席,我朋友有罪,但是罪不至死。”刘伟名没有避让地说着。
“年轻人,不要听风就是雨,要相信组织。组织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老人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地说道,然后缓了一下,又说道:“你给我说一说详细的情况。”
“是的,主席。三年前,由于经济的不景气,他的公司出现了亏损。就在这时,他的一个很好的兄弟找到他,让他和其一起合伙开一家外贸公司,一起的还有其它几个人。据我朋友说,这些人家里都不是普通人家。这些人说他们手里有关系但是就是没有钱,找我朋友就是想让我朋友出钱他们出关系。我朋友那时候公司一直在亏损,心情不好,一冲动便就干了,把公司的钱全部投了进去。具体事情都是他们在负责,我朋友只管钱。看着那账单,刷刷地往上涨钱我朋友也高兴的很。后来我朋友才意识到这是走私,但是已经晚了,他全部的家当都在里面,要是那个时候抽身他就什么都没了,而且,这邪恶同伴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我朋友就这么惶惶不可终日,直到事情发生。这件事情先期的调查都是暗中进行的,因为影响太为恶劣了所以不便于全部公开。据我得到的一些消息,在审查的过程中我朋友的那些同伙都一口咬定我朋友才是是这家走私公司的发起人、主导人,全程参与指挥。他们说是我朋友组织的这家公司,他们是受我朋友的蒙蔽,他们只负责分红,具体的操作他们并不知情,他们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一家走私公司。如果这些坐实的话我朋友就得枪毙。主席,我找不到门路来替我朋友伸冤,所以便就只有来找您了。请您原谅我说话说的过于直接和偏激。”刘伟名也不管这些话能不能说了,一个劲地说了出来。他知道规矩,即使事情是这个样子也不能明说,得隐晦地说。但是刘伟名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了这么多了。
老人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没有说话,静静地喝着茶。
“你太过于杞人忧天了,案件的审判肯定会公平公正。当然,这事涉及到你的朋友你紧张一点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件事情就这样吧,还是那句话,你要相信组织,组织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朋友叫什么名字?”老人淡淡地说道。
“赵俊,他是赵老元帅的孙子。赵老元帅生前对我有再造之恩。”刘伟名就着这个当口把赵老元帅说出来,就是为了让赵俊在主席的心里增加点分量。
主席点了点头后说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是谁的孙子,只要是犯了法就得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件事情我会过问的,不可能让老元帅的后人受冤枉。老元帅为祖国的成立立下过汗马功劳,国家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谢谢主席。”听到主席这么说,刘伟名当即便高兴了起来。
主席看了看手上的表,然后向笑着说道:“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我们再聊聊吧,很久没有和你这样的小伙子聊过天了,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与你们这些中层干部交流过了,今天我们好好聊聊。”
刘伟名惊讶地望着老人,然后恭敬地点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