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第5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的履历我看过,你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我也去看过,对你还是有一点印象。 三十出头的正厅级干部除了开国那些年以外,再也没有见过了。所以,你值得引起我的注意。”老人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这次是真的目瞪口呆,随即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其实,其实我能升的这么快并不完全是靠的能力,也还有??还有其它的一些因素。”
“你很诚实,很久没有见你像你这么诚实的年轻人了,这是一种好品质。”老人哈哈大笑着,随后说道:“咱们国家对官员的考核制度不可谓不严格,但是,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我们不可能做到对每一个有能力的官员都做到人尽其用。这不仅仅只是我们一个国家如此,世界上每个国家都是这样。所以,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能力与机遇的问题。其实对于一个真正的人才来说,他绝对不存在有没有机遇,而是他抓没抓住机遇。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你的前岳父是江南省省w书记金清平同志,你能够得到提拔与他多少存在一些关系。金清平这位同志我很清楚,是一个实干型的官员,有能力有魄力,说不上是大公无私,但是却绝对是一位把工作把国家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的同志,对于他的不幸去世我感到惋惜和心痛。就因为你是他提拔起来的,所以,我敢说,你绝对不是个庸才。你的升迁履历我也都看过,很正常,以为你干出了成绩,所以得到升迁那是必须的,不要在心里留下什么不好的阴影。另外我仔细看过你这些年所做过的事情,发现你越来越成熟,能力也很强。某些方面和你前岳父金清平同志很像,是一位务实的感觉。但是,你身上犯了一个大错,这个错误是大部分官员身上都有的,那就是你的工作态度。我发现你干事说话都是在为了政绩在为了自己的升迁行方便,其实你这样是错误的。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咱们作为公务员,手里拿着的是纳税人的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老百姓为什么要把这些钱给咱们?那是为了让咱们给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假如你手里拿着老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赚来的血汗钱去挥霍去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工作,你觉得你拿着这份薪水你安心吗?你配拿这份薪水吗?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当你坐在那个位置的时候你就要记着,你已经不是刘伟名,你是那个职位。就像你现在,你既然坐在浅圳市市委秘书长的位子上,那么你就不是你刘伟名了,而是浅圳市市委秘书长。脑子里想的应该是市委秘书长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你刘伟名个人的前途未来。你明白吗?”老人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内心巨震,他以前听过这么多人的教诲教导,都没有今天听到老人这番话来的惊讶。这完全打破了他原有的价值观。虽然,刘伟名一直都想着做一个为民做实事的官员,但是,潜意识里,在做事情之前,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说话做事首先想到的都是这么做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不利的影响。而以往那些人,不管是金清平还是张允后,亦或是何英杰与吴克亮,告诉自己的说是为官之道,其实更像是升官之道,而老人今天说的,才是真正的为官之道啊。是啊,老人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了这么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官员这么一个职位?老百姓为什么会花费这么多的钱来养这么一批官员?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让这些官员给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所以答案很简单,为官之道就是要为老百姓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其余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错的。
“谢谢主席的教诲,我明白了,以后也会这么做。”刘伟名站起来向老人鞠了一躬。
“坐吧,这个错误不仅仅只有你有,基本上百分之八十的官员心里都是你那么想的。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完全大公无私的人又有几个呢?我今天这么和你说就是因为我发现你心里是个想干实事想为老百姓做事的人、而且也有这份能力。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就是第二点,做官你必须得有大局观。要学会以全局为重,有时候为了全局的发展就必须得牺牲局部利益,这个时候你要学会选择好。你是浅圳市市委秘书长,你管的事情当然是浅圳的市,亦或者是你手头上的事情。但是,你在做每件事情之前你都必须得考虑你做的这件事情会不会对整个浅圳的利益造成影响,或者说会不会对整个广北已经整个中国的利益造成影响。如果影响了,就算你手头上的工作做得再好,你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懂了吗?当官,首先讲究心,然后才是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今天就跟你讲这么多,以后该怎么做那要你自己慢慢去领悟。你太年轻,还需要再磨砺磨砺,这段时间你安心地在党校学习,要学好学出真本事。等党校毕业,大选饼后组织上会对你有新的安排。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我希望你能够做到我刚刚跟你说的这两点,放手去干,不要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只要你是为民干事,出了任何事情组织上都会替你出头。你年纪和我孙子差不多,不嫌弃我老头子的话就叫我一声爷爷吧。”老人微笑地说着。
刘伟名立即呆在当场,叫他爷爷?这是个什么意思?莫非我被从天而降的大馅饼给砸着了?不过刘伟名还是懂的事情的利于弊的,立即站起来喊道:“爷爷。”
老人点了点头。
这时有人敲门,前面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进来恭敬地对老人鞠躬然后说道:“主席,到时间了。”
“好的。”老人站起来,对刘伟名说道:“跟我出来一下。”然后便走出门,刘伟名立即跟上。
走出门,便看到李老正走过来。
主席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开去。刘伟名不敢说什么,直接跟上,李老也跟上去。
走过几个通道,看到前前后后几个人正往一个会议室走去。这些人刘伟名都认识,因为,这些人他基本上每天在电视上都见过。z治局常委,都伟名想起了这个名词。
主席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几个z治局常委看到主席站在门口,一个个也就都站在门口和主席说着话。
“今天介绍你们看个人,刘伟名,现在是浅圳市市委秘书长,我刚认的干孙子。我与这小子比较投缘。”主席说着。
刘伟名一听主席这么一说,赶紧给几人一一根据自己脑海中记忆的名字很职位恭敬地打着招呼。
这些人都是镇定的人,一个个都是微微地给刘伟名笑了一下,或者是点头,最多只是给刘伟名点了点头。但是,这样子刘伟名已经感觉的非常受若惊了。
“伟名,好好干,记住我跟你说的话,放手去干。另外你说的那件事情我会过问。你现在回去吧。”老人转过身来对刘伟名说着,然后走进了会议室。其余众人也都走进去。
“不管主席和你说了什么,你都必须得一丝不苟地执行。好了,我去开会了,你先回去。让我的司机送你。”李老最后一个进去,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刘伟名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梦,而且是那种最不真实的梦。在他去见赵俊之前,他想的是自己会不会死,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了。他准备去闯中南海或者是去拦主席的车。他知道这么做百分之八十会被直接击毙,百分之九十九是见不着主席的,他还是决定这么做,因为他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后来赵俊的那句话让他改变了想法,于是便有了威胁李老的片段。而现在,却一下子成了主席的孙子。虽然他知道,主席并不是真的和自己投缘,只不过是为了落实那句“出什么事都有组织替你出头。”但是这却依然让刘伟名非常非常的感动。
刘伟名走出了中南海,坐的还是李老的车子。李老在开会,刘伟名就先回来了。
刘伟名知道,赵俊如果说的实情那么他就一定不会死,主席的话就是承诺。这么想着,刘伟名心里便安定了下来,坐在车里,他把主席的话翻来覆去地想着,直到最后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主席的意思才停止。心情愉悦地点了根烟,还亲切地和李老的秘书说了几句客套话。车子停在李老家门前,刘伟名下车之后,带着李梦晴一起出去逛街。晚上回了党校。
他现在完全做到了平静,比赵俊被铺的那段时间还要平静。因为他明白了主席的意思,所以,他的心静了下来。
第四天,消息传出来了,浅圳走私案被曝光,一大批人被抓起来接受调查。其中便包括浅圳市市长李德林以及浅圳市宝南区区委书记侯尤文,还有的就是那些公子哥都一一被抓,这里面就包括了赵俊。如刘伟名所料,这个消息公布的当天,刘伟名就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江映雪打来的,一个是林月打开的。刘伟名最后想了想,决定晚上去赵俊家里吃晚饭。
当刘伟名走进赵俊的那栋小别墅的时候,就感觉里面传来女人的哭声。刘伟名走进去一看,赵俊的家人都在。赵俊的父母、江映雪以及已经离婚了的妻子林月。
“怎么突然就走私了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赵俊的母亲在那哭着。而赵俊的父亲坐在那里抽着烟。
“叔叔、阿姨。”刘伟名勉强笑了一下后说道。
“伟名来了啊,请坐。”赵俊的父亲站起来朝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刘伟名走进来朝江映雪和林月都点了点头。
“伟名啊,你可得救救俊儿啊。”赵俊的母亲望着刘伟名就像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
“伟名,赵俊的实情你知道了吗?”江映雪也坐到餐桌边问着刘伟名,脸上全是忧虑。
刘伟名想了想点了点头。
“在新闻播出之前我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但是现在我也完全弄不清楚这里面是怎么回事。我把我能够动用的关系都动用了,但是,一个个都说帮不了忙,牵涉太多了。”江映雪叹气道。
“我在一周之前就知道了,其实赵俊是在一周之前就被抓的。在广州被抓的现在关在北京,我还进去看过他。他现在挺好的,你们不用担心。”刘伟名有点为难地说着。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看了看林月,见到林月抱着孩子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林月脸上的表情还是说明了她也在为赵俊担心,这让刘伟名终于有了一丝的安慰。
“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弄清楚这件事情,你能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吗?”江映雪远比赵俊的母亲来的冷静。
“三年前,由于经济的不景气,赵俊的公司出现了亏损。就在这时,他的一个朋友找到他,让赵俊和其一起合伙开一家外贸公司,一起的还有其它几个人。据赵俊说,这些人家里都不是普通人家。这些人说他们手里有关系但是就是没有钱,找赵俊就是想让赵俊出钱他们出关系。那时候公司一直在亏损,赵俊心情不好,一冲动便就干了,把公司的钱全部投了进去。具体事情都是其它几个人在负责,赵俊只管钱。看着那账单,刷刷地往上涨钱赵俊也高兴的很。后来赵俊才意识到这是走私,但是已经晚了,他全部的家当都在里面,要是那个时候抽身赵俊就什么都没了,而且,那些合伙者也绝对不会放过他。赵俊就这么惶惶不可终日,直到事情发生。这件事情先期的调查都是暗中进行的,因为影响太为恶劣了所以不便于全部公开。据我得到的一些消息,在审查的过程中赵俊的那些同伙都一口咬定赵俊才是是这家走私公司的发起人、主导人,全程参与指挥。他们说是赵俊组织的这家公司,他们是受赵俊的蒙蔽,他们只负责分红,具体的操作他们并不知情,他们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一家走私公司。如果这些坐实的话赵俊就得枪毙。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其实都怪我。赵俊一直在浅圳,我觉压根不知道。我如果早发现他在干这个的话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刘伟名有点懊恼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