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第5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枪毙?”发出震惊的这两个人是赵俊的母亲和林月。网 赵俊的母亲哭的更凶了,拉着刘伟名的手说道:“伟名啊,赵俊和你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可一定的救救他啊。”
“嫂子,别为难伟名了。伟名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正厅级干部,管不了这个事情。我找的人都是实权部长级别的人物,可是他们依旧管不了这个事情。现在的事情已经不仅仅只是犯罪的问题了,而是一场政治斗争了。我明天去找王家吧,他们应该可以说得上话。”江映雪摇着头说道。
“不要去找他们家,他们家这个事情正在等着看笑话呢。我明天去找一找爸的那些老部下,有几个现在已经爬到不错的位置了,看看能不能说得上话。哎,这小子这些年生意是怎么做的?原本看到他把公司经营的有模有样了我就放心了,全部都交给他了。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啊。”赵俊的父亲也叹息着。
“这件事情我努力过很久,牵涉的关系太过于复杂。所以,你们还是不要去找这些人了,没用。没几个人会去趟这趟浑水的,水太深。赵俊确实是犯罪了,但是罪不至死,他开始是被骗的,错就错在最后知道了却也不报警。他的做法我们都能够理解,但是法律是不能理解的。我们能尽的最大努力就是让赵俊能够减刑,争取不要被枪毙。叔叔阿姨,饿哦能够做到的就只有这样了,想让赵俊免于刑罚,估计是不可能了。”刘伟名摇着说道。
“真的要坐牢啊?”林月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问道。
“赵俊这次犯下的实情太大了,这次走私涉及的金额太过于巨大。现在到了这种地步,无论是谁都压不住的。加之爸爸去世了,我们家也没个顶天的人,所以,能不被枪毙就已经是万幸了。”江映雪再次摇头,拉过林月的手。
“伟名,这次做叔叔的只能说声谢谢你了。哎。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年就应该听爸爸的话从军或者是从政。现在这个年代,再有钱也抵不过有权啊。”赵俊的父亲拉过刘伟名的手摇了摇。赵俊的父亲在商海里浮沉了这么多年,也很成功。有一部分是靠的老爷子当年的影响力,也有一部分自己的能力。刘伟名知道,赵俊的父亲肯定有自己的关系,但是,奈何于赵俊这次犯的错太大了,牵涉的人太深,连李老都不愿意插手就别说赵俊案亲认识的那些人了。但是老人虽然现在很难过,眼角都带着泪水,但是却依然比较的镇定。
“早几天我通过一些途径去了中南海,见了主席,把赵俊的实情详详细细地向主席汇报了。主席说过,他会亲自过问这件事情的。只要赵俊说的是实情,我想赵俊应该不会被枪毙。但是主席是个大公无私的人,赵俊的牢狱之灾是难免的了,我的能力仅限于此了,对不起。”刘伟名低沉地说着。
“你去见了主席?”江映雪惊讶地道。
“嗯,我把我能用的关系都用了,也找到了一些顶天的关系,但是却依旧不管用。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赵俊被枪毙被冤枉,我想来想去也只要去见主席这么一个办法了。本来我是想去闯中南海的,或者是去赌主席的车,虽然我知道这样子很危险,但是起码有一线机会。可能是我运气好吧,碰到了我岳父当年的一个老同学,通过他的安排我见到了主席。”刘伟名半真半假地说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事了,主席既然说过这样话那就真的会这么处理。等审判结束了我们让赵俊在里面好好表现,然后再找点关系,这样可以减刑提前出来了。目前看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伟名,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人都铭记在心。”赵俊的父亲分析了一下之后感激地望着刘伟名。
而江映雪和林月都流下来眼泪。
“您别这么说,赵俊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不可能见死不救,再说,赵俊会落到今天这样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这两天会再找人打探一下情况的,也争取去见一见赵俊,看看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刘伟名看到了林月便对赵俊又生起了一股愧疚,随后又说道:“虽然这样,但是赵俊的所有财产可能都会被没收。这可能会给家里带来一定的困难,林月,赵俊不在家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要说。我和赵俊是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
刘伟名在赵俊家里吃完饭就告辞,江映雪起身准备来送刘伟名,结果林月站了起来,说她送。
刘伟名什么都没说,微微笑着,然后走出赵俊的家门。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林月在刘伟名身后说道。
刘伟名点着烟点了点头,然后走向林月的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林月淡淡地望了望刘伟名,然后也打开车门,把车子发动,慢慢地驶出了院子。
“你恨我,是不是。”林月目视前方,用带着点幽怨的声音说道。
“没有,我为什么要恨你。”刘伟名打开车窗,吐了一口烟后说着。
“你恨我,恨我当初引你,因为我的引你和我发生了关系,我们之间有了孩子。因为这样,你和赵俊之间的关系破裂,然后使得赵俊冲动地上了圈套。你恨我害了你,害了赵俊,害了你和赵俊之间的友谊。”林月眼角微微带泪地说着。
“没有,一个巴掌拍不响,任何错误都不可能仅仅是某一个人的原因。我恨我自己,与你无关。”刘伟名脸望向窗外。
“你这么说就是在恨我,你果然是恨我的。”林月这次转过脸望着刘伟名,然后继续望向前方。
“可能吧,也许有。但我最恨的是我自己。”刘伟名低着头说着。
“当初我引你的时候你强烈地拒绝我,你说我这样做早晚有一天我会后悔的。现在看来,你这句话是对的,也是错的。”林月依旧是那种空洞幽怨的声音。
刘伟名有点诧异地望着林月,然后继续望向窗外。
林月继续说道:“因为,我现在既后悔也不后悔。后悔是因为我的冲动我的自私害了你、害了赵俊、也害了我自己和这个家庭,最重要的是,我害了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但是他却顶着一个尴尬的身份和一个畸形的家庭。如果单论我个人来说,我不后悔,一直到现在我也不后悔。人活一生是为了什么?人生也不过就是短短的数十年而已,我可以压抑自己十年、二十年、甚至于更多,但是,假如我压抑自己的感情一辈子那我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我不可能为了别人而活一辈子。和你在一起短短那几个小时我很快乐,你让我知道了一个幸福的女人是个什么样子。我不后悔,但是我也十恶不赦。赵俊看我的样子很鄙夷,你看我也同样。我现在里外都不是人,但是,我接受。每个人疯狂过后都得为自己的疯狂买单,你得到了一些就必须失去一些。这个道理我很明白。我只是不想你太过于恨我,我单纯年轻,思考问题没那么成熟,我只是单纯地想把自己献给我喜欢的男人,那个年纪的女人满脑子都是情爱,容不得其它。我并不是因为自私,只是因为我那时候的幼稚。如果,我知道会有今天,知道会把你或者是赵俊陷于这种境地,我想,我不会那么做。即使把这份感情压在心底一万年我也不会做。请你相信我。”
林月说着说着便两眼模糊,泪水哗哗地流下。她继续开车,满脸泪水。
刘伟名看了看,拿过纸巾开始帮着林月擦拭眼泪。一边擦拭一边说道:“我没有恨你,我只恨我自己。和你一样,只恨当时的自己太过于年轻,年轻的考虑不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当时的你冲动我又何尝不冲动呢?年轻的男人对于送上门的美女又岂会不心动?我现在依然记得当时的自己脑海里只有你和你的身体,而你的理由不仅仅只是你的借口也是我的借口,就是因为这个借口我纵容了自己,也纵容了你。换做现在的你我,我们都不会冲动地干出那样的事情。人生谁都有疯狂的时候,你说的很对,每个人疯狂过后都得为自己的疯狂买单,只是你我这笔账单太过于巨大了点。而且,大部分的帐都落在了赵俊的头上,我们能付得只有愧疚,一辈子的愧疚。”
林月一边缓慢地开着车,一边任由刘伟名帮自己擦拭着不断流下的眼泪。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你准备去哪里?”刘伟名叹息了一声之后问道。
“不知道。”林月摇了摇头,随后说道:“我和赵俊以及离婚几年了,他不想家里人知道我也不想,所以,我们就这么一直过着。我有愧于他,我准备继续留在这个家里。帮他伺候父母,直到他回来的那一天。”
“你知道他在浅圳有了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怀孕了的事吗?”刘伟名没权利去评价林月这么做的对错,只是询问着。
“知道,很早就知道了。他和那个女人好了两年了。他上次跟我说那个女人怀孕了,他想跟家里人说我和他已经离婚的事,然后准备和那个女人结婚。我答应了,只不过,只不过出了这么一件事。你认识那个女人吗?如果认识的话你帮我引见一下。我去问问那个女人,如果她现在依然愿意做赵俊的妻子那么我就把她接过来,我出去。如果她不答应,我就继续等着,帮他伺候父母,直到他回来为止。”林月淡淡地说道。
其实林月和刘伟名现在心情很像,都在拼了命地去弥补对赵俊的亏欠。
“你去问不好,下次我回浅圳了我去问吧。赵俊把那个女孩托付给我照顾,我可以感觉的出来,赵俊对她用情很深。”刘伟名摇了摇头说道。然后继续问道:“假如那个女人愿意,你准备怎么办?你去哪?”。
“我回娘家,回娘家生活,我上班照顾孩子。如果能够遇到一个我不排斥不讨厌而他又喜欢我不嫌弃我的男人,我就再婚,如果没有,就这么过一辈子。”林月淡然地说道,很显然,她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了。
“你娘家在上层有没有关系?能不能帮到什么忙?”刘伟名突然之间想到了林月的娘家人,又问道。
“我家人的情况和赵俊家一样,我爷爷当年和赵爷爷关系很好,但是身份地位都不及赵元帅。而且我爸那人不懂得人情世故,一辈子都在军队里面搞研究。我爷爷去世之后我家的关系比赵俊家还不如。我昨天就去找过我爸了,我爸也托了人,不过显然没有任何的作用。”林月苦笑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尽力就好,我们都一样,尽力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了,车子里很安静。两人之间隔的距离只有那么几公分,但是,两人却感觉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是天涯海角了。中间隔着大海,永远无法跨越。这个大海就是赵俊,就是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他们之间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关系,刘伟名知道这点,林月也知道。所以,彼此之间都不会提到与这个有关的话题,彼此心里都清楚对方的想法。
车子在党校前面停下,刘伟名坐在这里没有下去。转过脸对林月说道:“不管那个女人怎么想,你都要好好地照顾好赵俊的父母,算是帮我照顾他们,这是我们欠赵俊的。家里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
“这个我知道,赵俊的父母对我很好,即使没有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也依然会这么做,我不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林月点着头说道。
刘伟名推开车门准备下去,但是被林月突然之间抓住了手。刘伟名惊愕地回头望着林月。
“我们之间荒唐地开始,但是我想我们之间能够有一个完美的结束,起码不能让这个结束那么的荒唐。伟名,我早已经不是赵俊的妻子了,我也没想过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关系,我知道那不现实,你接受不了,我也接受不了。但是,我还是想你能够亲我一下,我们的开始是错误,但是我想结局能够让人回味一点。亲我一下,好吗?”林月呆呆地望着刘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