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第5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犹豫地左右看着,最后还是望向了林月。 他突然发现林月现在的眼神就与几年前的那个晚上一眼的坚毅一样的倔强,在这坚毅和倔强当中还带着一丝期望。
刘伟名突然下定决心坐下俯身过去把林月抱紧自己的怀里,然后闭着眼吻上了林月的嘴唇。
林月突然闭上了眼睛,眼泪哗哗地往下掉,从她的脸上跌落在赵俊的脸颊之上。
良久,唇分。刘伟名呆呆地望着又满脸湿润的林月,又拿过纸巾,轻轻地林月擦着眼泪,嘴里说道:“以后要好好地照顾自己,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不要委屈自己。如果,如果碰到一个好男人就嫁了吧,女人总不可能孤老一生。你几年前的那句话你现在依然要记得,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争取。只是,你的幸福不在我身上。要好好的。”刘伟名说完之后在林月的嘴唇上又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下车,一边望党校而去一边点燃一支烟,抽着烟心里确实五味俱全。
林月打开车窗望着刘伟名,刚擦干的脸颊又湿润了。
刘伟名点着烟走进校门,心里感觉非常的难受,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只知道非常的难受,心里面堵得慌。走到湖边的石凳上面坐下。
本来刘伟名已经完全忘记了林月了,也对林月没什么好感了。但是林月今天这么一说,又让刘伟名感到了不知所措。林月的眼神、眼泪,都是锋利的刀,割着刘伟名的心。刘伟名在想林月以后该怎么办,一个带着孩子的利益女人无依无靠该怎么生活,孩子又怎么办?正如林月说的,孩子是无辜的,但是他却必须顶着一个尴尬的身份和一个畸形的家庭。这一切一切都让刘伟名不能释怀。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抽烟啊。”
正在这时,后面传来一个女声,刘伟名抬头一看,是阿依古丽。
“一个人坐这里想想事情,你散步?”刘伟名把烟头扔打旁边的垃圾桶上笑着对阿依古丽道。
阿依古丽点了点头,指着刘伟名所坐的凳子说道:“可以坐吗?”。
“当然。”刘伟名笑着向旁边挪了挪,让阿依古丽坐下。
“一个人在房子里呆闷了出来走走。”阿依古丽一边坐下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是啊,这个环境是有点沉闷,不过修身养性还是挺好的,起码不用每天伤脑筋去考虑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难得的一片乐土。”刘伟名感叹地说道。
“估计说这里是乐土的也就你一个人了,其余的同学现在都忙的不能再忙了,一个个恨不得多一个分身跑回自己单位去守着。”阿依古丽听了刘伟名的话之后哈哈大笑。
“换届选举对于咱们这些人来说都是大的不能再大的事情了,这关乎自己的前途,你说谁能不在乎呢。特别是对于咱们这些在外地学习的人来说,就显得更加的重要了,一个不好,没把握住就会被排挤出权力中心。他们这么紧张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刘伟名也微微地笑了笑。
“那你为什么不见紧张?”阿依古丽笑着道。
“我为什么不紧张呢,早段时间我不是请假去浅圳了吗?我可比他们电话遥控指挥更加直接,我直接本人就去了。”刘伟名撒谎说道。
“我从你脸上看不出一丝的紧张。”阿依古丽摇着头说道。
“我是在心里紧张的,我一切都听从组织上的安排。我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我就往哪搬。”刘伟名开起了玩笑,他不可能告诉阿依古丽上面对他早就已经有了安排了,就算他自己再怎么争取也没有用。
“你是我最看不透的一个人,可能你已经完全安排好了吧。不过这种事情你还是应该慎重点,一个不好摔下去可就很难再爬起来了。”
“你说我不紧张,你貌似比我更加的不紧张。”刘伟名侧过脸望着阿依古丽。
“我和你们不一样,因为我本身就不想当官,我来这里学习是被逼着来的。我这人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也不像你们男人那么有野心。我算是随波吧。”阿依古丽缓缓地笑着。
“我问你一个事情。”刘伟名半饷没有说话,然后转过脸对阿依古丽说道。
“啊?哦,你问吧,怎么弄的这么严肃。”阿依古丽有点惊讶。
“这只是我心里的一块心病,你说,一个女人,离婚了还带着一个孩子。你说她能够生活的快乐吗?”刘伟名认真地问道。
阿依古丽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也认真地望着刘伟名,认真地盯着刘伟名。
“我没离过婚,所以我也不知道一个离婚的女人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想,这也的分两面看吧,假如,假如这个女人在离婚之前过的非常不好,那么对于她来说离婚或许是场解脱,她可以找到更爱她的男人。假如,反之,则不一定了。快乐与不快乐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是没办法来衡量的。”阿依古丽想了想后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阿依古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的是什么,所以,这答案根本就是答非所问。但是阿依古丽有一句话说的很对,那就是快不快乐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任何人都没办法用自己的眼光去衡量出别人快不快乐。刘伟名想,或许林月会快乐吧,毕竟和赵俊在一起她不快乐。刘伟名唯一担心的是孩子,这种事情会不会给孩子的心理带来创伤。
“谢谢。”刘伟名还是对着阿依古丽点着头说道。
“我的一个朋友以为经济犯罪而坐牢了,他老婆和他几年前就已经秘密离婚了。现在他坐牢了让我帮着照顾他老婆,或者说是前妻。就是这么个事,你可千万别想歪了。”刘伟名看着阿依古丽的眼神随即一笑,解释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想歪了?”阿依古丽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你的眼神怪怪的就知道你肯定是想歪了。”
“我看啊,是你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才觉得我想歪了。”
刘伟名一惊,这女人这么厉害,这都看得出来?
“转眼又要过年了,一年又过去了。时间过的还真快啊,过了年之后这个培训班也就没多久的课上了。大家可都还瞪着回去准备换届呢。”刘伟名拉开话题说道。
“估计过了年之后这边还要上一个多月就结业了吧。”
“你老公走了?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刘伟名随口问道。
“走了,我出院之后他就走了。他工作挺忙的,那段时间在医院照顾我都是硬挤出来的时间,为了照顾我还被上面领导给批评了。他很少有时间能够呆在国内的。”阿依古丽站起来跟着刘伟名往回走,边走边说道。
“我现在很好奇你们俩夫妇都是干什么的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好奇心罢了。你要是不方便说可以不说。”刘伟名随口问道。
“这有什么好说不好说的,我们这个职业和你们可能有些许的不一样,官本位概念可能没有你们那么浓厚。我在外交部工作,他是常驻国外的外交官。我和他是同学,都学的外语专业。毕业之后我们都成了翻译官,而且以其去了国外留学。然后回来工作,他比我优秀,所以他成了外交官。而我则由于他家的关系吧,脱离翻译官的职位,混了个小吧部,干起了行政。”阿依古丽说的轻描淡写。却让刘伟名在其中摸索出了很多东西。第一,阿依古丽的老公的家里很有实力,第二,阿依古丽和他老公很恩爱。
“看的出来,你们俩夫妇很恩爱。你为什么不跟着你老公去国外生活?异地相处很难受的。”刘伟名现在是随意地聊着。
“他家里人不许吧,而且他可能在国外也呆不了多久就会调回国来工作了。”
“你很幸福。”刘伟名可以感觉的到阿依古丽不自然之间流露出来的幸福摸样。
“也许吧,他很爱我,我也爱他。除了他家里人有点霸道之外其余都挺好。比起大部分的女人来说我是已经很幸福了。”阿依古丽笑着说着。
“外交大臣啊,呵呵。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外交人员。”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又说道:“你已经很幸福了,这个世界虽然说是男女平等,但是说到底,对于女人来说还是不公平。一个女人要找到一个称心如意自己喜欢的有本事的男人很难,即使找到了也不一定幸福。这个世界男人在外面三妻四妾很容易得到人们的原谅,而女人一旦出g则是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所以,一个女人要想幸福,就得选择好一个男人,因为你没有后悔的余地。所以,这个世界上的女人,要幸福不容易,你得好好地珍惜。”
刘伟名说这些话不是无的放矢,因为他想起了很多人,想起了江映雪、想起了金倩、想起了张云佳以及李梦晴和林月。这些女人不优秀吗?都优秀,但是却并不幸福,即使获得了幸福也只是残缺的幸福罢了。
“我觉得,你应该向上级领导汇报一下,你应该去干一个你最适合的职位。”阿依古丽呆了一下之后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着说着。
“什么?”刘伟名没回过神来。
“你应该去当妇联主任,这个最适合你了。站在女性的角度去维护女性的权益,这个职位你很适合。”阿依古丽哈哈大笑着打开自己的房门。
“我也想,不过估计天下的女性同胞们是不会放心把这个职位交给我的。”刘伟名被阿依古丽取笑了一下,随即笑笑,然后和阿依古丽分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月事情的发生,注定让刘伟名的心情好不起来。他很想说服自己,告诉自己林月只不过是自己生命里的一个过客,现在的这个结局是最完美的结局。但是心底的那份沉重却总是存在着。刘伟名找不到自己不高兴的原因,但是却躺在上久久不能入眠。
第三天,刘伟名又去看了看赵俊,这次赵俊已经被扣押到了警察局了,这说明赵俊已经在进行审讯了。
“怎么样?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刘伟名看着被两个警察带过来的赵俊问道。
“没有,还好。该吃吃,该喝的喝。估计死刑犯一般都不会受到什么不好的待遇吧。”赵俊摇着头说道,他现在脸上已经是胡子拉碴的了。
“你的罪不至于被枪毙,但是具体要被判多少年就不知道了。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能办的我都替你办了。他们应该审讯你了吧,过段时间可能就要对你进行审判了,这段时间我就不会来看你了。你进去之后要争取好好表现,外面有我们操作,减刑的可能性很大。以后做人做事都要把眼睛擦亮一点。”刘伟名尽量平静地对赵俊说道。
“你安排好了?你怎么安排的?”赵俊还浑然不知赵俊为其所做的一切。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家里有我照顾,你在浅圳的老婆孩子我也会照顾的,这些你都不要担心。你只要记住一点,上面审讯你,你就实话实说,不要有丝毫的隐瞒。”刘伟名认真地说道,因为他相信主席所以他要求赵俊一定要实话实说。
刘伟名和赵俊谈了一会儿就回去了,他来的目的就是告诉赵俊,让他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回到党校,刘伟名继续上课,心里非常的平静。
半个月之后,刘伟名陪着赵俊的家里一起上了法庭。赵俊的审判结果在刘伟名的心理接受范围之内,赵俊被判了十年的有期徒刑。而让刘伟名意外的是,原本准备嫁祸给赵俊的几个公子,有一个被判了死刑,两个无期的,还有一个被判了二十年。最轻的变成了赵俊。这让刘伟名很惊讶,但是惊讶之余也非常感动。主席确实是在秉公办理。而最让刘伟名意外的是浅圳市市长李德林在被开除出党籍之后被判了二十年。而浅圳市办南区区委书记侯尤文在被开除出党籍、剥夺了一切政治权利过后直接被判了无期。刘伟名没有想到主席的秉公办理竟然办到了这个地步。要知道,这些审判将会得罪多少人啊,即使是主席也不一定吃得消。听到这,刘伟名想起了一句话,这是主席跟他说的一句话。当官是为了什么?刘伟名认为自己对这句话的了解又加深了一点。
法庭过后赵俊的一家人利用这个时间去见赵俊了,而刘伟名没有去,只是站在法院外面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