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第58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有你这么当爹的嘛。 。 ”金倩听着刘伟名搞笑的话语不自然地就笑了。
“好了,孩子们的事以后就要多多麻烦你和云佳两个人了,我确实是没多少时间呆在家里面。以后我会尽量多抽出点时间在家陪你们。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刘伟名问道。
“好很多了,没有什么太多的不适应,但是还是只能站一下子,站久了腿就软了没力气。其余的都还好。”金倩拍着自己的腿说道。
“没事,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咱们也不在乎这一下子了。以后多锻炼锻炼就行了。机械很久没用了还会生锈呢何况人呢?是不是,所以这个都是正常情况。好了,咱们出去吃饭吧。”刘伟名笑着推着金倩出去。
“伟名,金倩,来吃饭了。”张云佳一边摆着碗筷一边喊道。
等三人就坐之后金倩突然开口说道:“伟名,云佳。今天伟名回来了,我有件事想说一下了。首先,我非常感激你们两个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我能重新活过来全靠了你们,特别是云佳。小哲也全是你带大的,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说多了也没什么意思。我就说一个,我想等我身体完全好了之后带着小哲搬出去。”
“什么啊?金倩,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呢?”听过金倩的话之后张云佳瞪大了眼睛。
“倩儿,你说什么胡话呢。”刘伟名也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是胡说,这件事情在我脑海里已经想了很久了。我是植物人的时候什么都好说,现在我恢复了就不一样了。我在这个家里大家都觉得别扭,而且,伟名,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县长委书记了,每天盯着你的人很多。家里面住着两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前妻,别人要是举报你生活不检点你该怎么说?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搬出去住。但是我不会搬的太远的,我不想离你们太远,小哲也离不开父亲和云佳。”金倩摇着头说着,脸上还是带着微微的笑容。
“倩儿,不要以你一个女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对于你们两个我都感到亏欠。因为我年轻时候的花心让你们两个变的如此难受,但是既然错了咱们就不能继续错下去了。我不想你们之间谁离开,我不想,孩子们夜不想。你在这个家呆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彼此之间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之间也应该非常清楚。我不相信你们两个现在还没处理好彼此之间的关系。关于我,这个你不需要考虑。经历过你的事情和赵俊的事情之后我也想通了很多的事情。一个人,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始终都是家庭,工作没了可以再找,钱没了可以再赚,官丢了可以从新再往上爬。可是家庭要是破裂了能够重新才组建吗?你说的那个事情我现在不怕,还没人能够告到我,我的事情上面知道的一清二楚。换一句话来说,即使把我撤职了,我也不在乎。我要的只是大家开开心心地在一起。我这么努力的工作有三个原因,第一,我得对得起自己拿的这份愤怒,我得对得起老百姓,我自己也想干出一番事业。第二,我不想让那些对我有很大期望的恩人们失望。第三,我要保护你们,只有我自己爬的越高你们才越安全。金倩你还记得当初在林阳的时候我让你们全部出国旅游的那件事情吗?。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好好地生活在一起。我们都不年轻了,孩子们也都大了。即使我们这样子不受外界的认可,但是起码我们自己活的开心。我们的年纪也不允许我们能像十年前那样子可以可劲的折腾了。不管是对是错,我们得过好我们这一生。”刘伟名拿着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两口后认真地说道。
“我和伟名的想法一样,我现在顶着伟名妻子的头衔让我变的很尴尬,我不好说话。但是除去这个头衔我们都一样。即使没有伟名在,我们也是好姐妹。我在和伟名结婚的时候就说过了,我不在乎他有多少女人,只要他能够真心对我就够了。同时,我很希望你能够留在这里,陪我说话,也帮我分担一点家庭的压力。伟名即使不当官了,我们依然可以生活的很好。”张云佳微笑地说道。
“谢谢。”金倩流着眼泪说道。
“金倩,你现在心理都扭曲了。你还不如以前强势的时候那么让我放心,你现在心里总认为我们对你有恩总觉得自己欠我们的,这种想法丢掉吧。”刘伟名非常开心地说着。
人到了中年了,想法和思考问题的方式与年轻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发生了改变。
其实刘伟名心里有着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经历过金倩和赵俊的事之后,刘伟名自己考虑过很多问题,对一切都看淡了。他想退出,不想再干了。他想安安静静地开一个公司,安安稳稳地和家人在一起生活。但是,因为赵俊的事,他欠下主席一个承诺、一个人情,他必须得还。刘伟名在心里想着,他想着等到自己觉得自己欠下的债已经还完了时候他就辞职。
刘伟名自己很清楚,自己这些年私生活的泛滥让他不可能能走到非常高的位置。虽然他有优势有能力,但是,高官是不会允许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人来插足的。这是最基本的东西。
下午,刘伟名和张云佳走到赵俊的女朋友的房子前面。
“她叫什么名字?”在进门前刘伟名突然问道。
“林琴。”张云佳回答着。
接着张云佳便过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刘伟名知道,这个就是张云佳为其请的保姆。
刘伟名跟着张云佳走进去,只见一个女人挺着大大的肚子坐在沙发上面。刘伟名就这么站着看着这个女人,只见女人长的不算是十分漂亮的那一种,但是很清秀,年纪也不大。这个女孩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
“你是林琴吧。”刘伟名坐过去问道。
“你是?”女人疑惑地问道。
“我是张云佳的丈夫,也是赵俊的兄弟,我叫刘伟名。我今天过来看一看你,也想问你几个问题。”刘伟名走到沙发边坐下。
“你们俩聊吧,我去看看她这里少一些什么,我让保姆去置办。”张云佳笑了笑走开。
“你知道赵俊的事情吗?”刘伟名想抽烟,但是看到林琴挺着的大肚子便作罢了。
“已经知道了,云佳姐告诉我的。”林琴擦着眼泪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不要哭了,既然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情了你哭也没有用,赵俊是个好男人,出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他所愿的。他今天这样也不是他所愿的,他当初也是被人骗了才会这样。我不知道赵俊都跟你说过一些什么,所以我要问问你,你知道赵俊以前离过婚吗?”
“知道,他都跟我说了。他说他和他前妻感情不和已经离婚了,但是不想孩子和他父母难做便假装没离婚。”林琴点了点头。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好办了。我今天来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和赵俊结婚吗?你愿意等他吗?赵俊被判了十年,不过我想如果他在里面表现好一点,我们再在外面操作一下估计七八年就能出来。不过,你现在很年轻,对于你这样一个花季般的年纪来说,让你等上七八年的活寡实在是有点太残忍。所以,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不会怪你,只有你做出决定,我都尽力地帮你。”刘伟名想了一下之后说道。
“你相信真爱吗?”林琴许久没有说话,然后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
“真爱?”刘伟名皱起了眉头。
“对,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爱这种东西?他无论时间和距离多么的遥远都不会改变。我很爱赵俊,很爱很爱,他也很爱我。但是六七年不是一个短时间,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这么久,也不知道七八年之后,我和赵俊再在一起彼此之间是否还有这种爱。我不知道,我心里很迷茫很恐惧,所以,我想问问你,这个时间上有没有真爱。”林琴很认真地望着刘伟名。
到底是小泵娘,考虑问题依旧是往天真的问题考虑。不过,从她的眼里刘伟名可以看的出来,她是爱赵俊的。
“爱就是爱,没有真的和假的,假的那不叫爱。”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那有没有永恒的爱,永不变质的爱情。”林琴又问道。
永恒的爱?刘伟名被这个问题给难道了。他脑海里把张云佳、金倩、李梦晴、江映雪的影子都一一地闪了一遍,良久之后说道:“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就是时间,时间能够改变一切。但是我想,如果你真的刻骨铭心地爱着一个人的话不管距离多远,时间多久都不会改变。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每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都不一样。如果你要问我的话我会告诉你,有。只要刻骨铭心地爱过,就永远不会忘记。”
林琴望着刘伟名,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说道:“我会等他的。”
刘伟名站了起来,向林琴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说道:“我替赵俊靶谢你,我敢保证,只要你等到赵俊出来,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愿意去见赵俊的家人吗?愿意跟他们住在一起吗?”。
“我……我没想好,你让我想想。”林琴有点措不及防。
“没事,不急于一时。只是你要知道,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也是赵俊的。这个生命也是赵俊案母的孙子,如果连孙子出生爷爷奶奶都不知道,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老人,都有点太过于残忍。而且,怀孕了也不是那么方便,身边还是要有人照顾的好。我听云佳说过,她说你不敢回家,因为你现在是未婚先孕不敢回去。你先想想吧,想好了你让云佳告诉我就行了。家里有什么困难,缺些生命你跟云佳说就是了,千万不要客气。我和赵俊是过命的兄弟。”刘伟名笑着说道。
“伟名哥,我……我想去看看赵俊可以吗?”林琴突然说道。
“这个没问题,只是赵俊在北京,你要去看她得做好去北京的准备,而且,我也不知道孕妇适不适合坐飞机。”刘伟名考虑一下之后说道。
“没有问题的,我就想去看看他。”
“好吧,我后天回北京,到时候你跟我一起过去吧。我后天来接你。没什么事请的话我就先走了。”刘伟名微笑道,然后和张云佳走了出去。
“你觉得这个女孩子怎么样?”出门上车之后,张云佳笑着问刘伟名。
“什么怎么样?这哪轮的上我来说这个啊,只要赵俊自己觉得好就行了。”刘伟名笑着说着,一边开车。
“哎呀,就是问你一下嘛。”张云佳有点撒娇地说着。
“不错的姑娘,有情有义。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样有情有义的姑娘已经不多了,我凭直接可以感觉的出,她很爱赵俊。这比我之前所想的已经好多了,之前我一直认为,这个女孩子只不过是个贪慕虚荣为了赵俊的钱而跟他在一起的女孩子。现在我很为赵俊斑兴,他前二十多年花天酒地、游戏花丛。中间几年浑浑噩噩,惨不忍睹。现在终于找到真爱了。赵俊也很爱她。”刘伟名感叹道。
“是应该为赵俊斑兴,这是个可以共享富贵也能共度磨难的姑娘。”张云佳也点着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