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第58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接着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特别是这些官员,一个个买好似的找着刘伟名说法,无非是一些以后要请秘书长多多照顾之内的。 。 这要换届选举了,一个个能不急吗?何况面对着的是刘伟名这么一尊大神。刘伟名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笑着,没有给这些人答复。刘伟名越是不说话,大家也就越急,而刘伟名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席间刘伟名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看到秦思思笑吟地站在门外。
“你怎么站在这里?”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等你啊。”秦思思依旧笑着。
“不是林宝源又让你来对我公关吧?”刘伟名想了一下后问道。
“我们秘书长还真是聪明,一下就猜到了。席间这些人一个个马屁都拍到极致了你却一点口风都不露,他们心里都没底。我跟你透露一点,他们今天可是有备而来,一个个兜里可是都装着宝贝准备私下送给你的。特别是林总,那一份礼不可谓不大,可是你一句话不说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是送还是不送的好了。这不,林总让我过来问问你的意思。”秦思思靠在门边上说道。
“我就知道这些人是打着这个主意的,不过这次可能要让他们失望了。”刘伟名听后哈哈大笑地说道。
“这个我不问,我只是过来传话的。该怎么做你肯定比我清楚,我只希望不要因为我出现在这里让你为难。”秦思思一点都没有要继续问下去的意思。
“你啊,我不知道是说你呢还是说你不好。我现在都开始羡慕林宝源了,到初他那一笔小小的支助换来的回报实在是太大了。我很好奇,除了我之外,你会不会替林宝源去公关别的官员?”刘伟名看似开玩笑实则认真地问道。
“怎么啊?吃醋了?”秦思思一脸笑意地问着刘伟名。
“吃什么醋啊,我们俩之间没名没分的。我只是这么想着心里有的不舒服罢了。”刘伟名实话实说着。
“做生意哪有不交际的道理?像是我这种可能还算有点姿色的女人,在酒桌上起到的作用有时候可能比钱的威力还大。这个道理我懂,林总也懂。我没少陪他应酬。但是这么说吧,我恶化很多官员都有接触,但是我从来未曾让他们占过便宜,唯一一次失败的就是你,被你给占了大便宜去了。而且我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秦思思淡淡地说着,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
“我们俩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还不一定呢?”刘伟名听过之后心情大好,稍微一语双各地t戏了一下秦思思,然后接着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你欠林宝源的早就还清了,你要看清楚林宝源这个人的本质,他本质就是个商人,一切都是以利益为重。感情在别人那里或许是无价的,但是在商人眼里,任何东西都是可以用价格来衡量的。你在他眼里或许只是一个可以为他赚得利益的机器罢了。所以,找个机会离开宝源集团,以你的能力在哪里工作都会活的很好很潇洒的。看着林宝源不断地利用你,我有点愤怒了。”
“你愤怒什么,我又没替他去进行身体公关。好了,我说的你听一听就行了,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和宝源集团签订的协议明年到期,林宝源资助我读了四年的大学,我帮他干满十二年,三倍奉还。这个情算是还清了。我们进去吧。”秦思思笑着说着。
“我明年可能调走了,不会在浅圳工作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能帮到的我都会帮。”刘伟名最后想起来说道。
秦思思望了望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一个个都满怀期待地望着刘伟名。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以前跟着刘伟名混的,关系不算特别好的那种,但是多多少少也帮刘伟名做过事,刘伟名也没亏待过他们。
又吃了几个菜,刘伟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说道:“这杯酒我先喝下了,你们不要喝,至于这杯酒有什么由头等我喝完了我再说。”
刘伟名笑着把杯子里的酒喝掉,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在浅圳也干了有好几年了。里面中有一部分人是我以前在宝南区的老部下,也有后来通过林总认识的,不管怎么样,这杯酒我都敬你们。我知道大家今天一定要让我刘伟名过来喝这杯酒的意思,大家的想法我也明白。咱们今天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在浅圳这些年,你们中间有人找我帮忙的,只要我刘伟名能做到的我都帮你们做了,不过这次你们想要我做的事我确实是没办法做到。浅圳官场这次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上面非常震怒,估计这次的换届选举上面会加大审核力度的,光靠我刘伟名的力量想改变什么,很难。而且,我现在已经不是秘书长了,我只不过是党校的一名学生,我说的话力度有限。最后我说一个我从上面不经意间听到的消息,我从党校回来之后可能要调走,不会继续在浅圳工作了。这代表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所以,大家伙今天来拜我这尊神是完全拜错了,大家求财要去拜财神爷、求子要去拜观音,拜我这尊土地公公是什么用都没有的。大家伙兜里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了,拿出来我刘伟名也不会收的。大家相聚就是缘,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在一起工作,来,大家一起喝一杯吧。”刘伟名慢慢地说着,不给其它人说话的空隙。
举起酒杯和大家又碰了一杯,然后又说道:“我刚刚说的话大家就不要出去说了,我现在是党校的学生,要注意影响。家里孩子最近身体有点不适应,我就不多呆了,大家继续吃,我先走了。”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站起来和一个个都握了握手,然后走了出去。林宝源赶紧让秦思思跟过来送刘伟名回去。
“你这人还真是个老好人,要走了也怕得罪人。”秦思思笑着说道。
“不存在得罪不得罪的,大家毕竟都曾经同事过,有些话不便说的太过。我今天答应来这里也就是想跟他们把话说清楚,大选对于一个官员来说非常的重要,这种心情我可以理解。把话说清楚了让他们可以有时间另外去拜神,不要在我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了。”刘伟名哈哈大笑道。
“你会被调到哪里去?”秦思思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这个不知道,一切都听组织的安排吧。其实说真的,我这人特别容易动感情,每次离开一个地方我都会觉得不舍,浅圳是我干过最久的地方了,我对这里有感情。”刘伟名看着窗外熟悉的灯光说道。
“到哪里工作都一样的,再说,你不是还有半年才走吗,怎么提前就开始伤感起来了。这可不太像你。”秦思思哈哈大笑道。
“或许人年纪大了就容易动感情了。”刘伟名笑着说着。
“你这人啊,就是什么都放不开,所以活的不潇洒、不快乐。”秦思思转过头来看了看刘伟名说道。
“越想得到就越怕失去,越怕失去就越在乎,所以便不快乐不开心。但是那是以前,我现在过的很开心了。”刘伟名这次很认真地说着。
秦思思把刘伟名送到家门口便回去了,刘伟名看了看车子留下的影子,笑了笑。一个美丽的女人,又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一道不可抹灭的痕迹之后消失不见了,就如同流星一般,在自己的生命里划过,留下灿烂的一笔。
刘伟名两天后带着妻儿往林阳而去,人多,加上金倩不方便,便自己开车。两个孩子两个女人,加上刘伟名一起五个人。
这个年过的很热闹,刘伟名在老家呆到初十才离开,家里两个老人看到金倩坐着轮椅进门都惊呆了,随后刘伟名才把事情经过详详细细地和两位老人说了,弄的两位老人是眼泪横流。好在金倩是已经好了,不然刘伟名还真不知道两位老人会伤心成什么样子呢。
准备回浅圳路过明阳市的时候刘伟名本来很想去看看董静的,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她不能再对不起车里的两个女人了,虽然自己可以拍着胸膛对两个女人说自己与董静什么事都没有,但是自己能够拍着胸膛对两个女人说自己对董静没有想法吗?刘伟名不敢,他害怕,他害怕自己见到董静会压抑不住心底的那股火苗,他害怕事情再往无法预测的方向发展,更怕两个女人伤心。所以,他直接上了高速往浅圳而去。
接下来的生活非常的平静,平静的一塌糊涂。
刘伟名回到中央党校继续上课,静静地等待着党校毕业、等待着大选换届、等待着新的工作。
而就在大选之前的两个月,刘伟名突然听到班里传来消息。江南省林阳市常务副市长董必进因为贪污罪被双规了。刘伟名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呆住了。他与林阳隔得太远,远到他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董必进这个人,刘伟名了解的不多,虽然一起共事过,但是没有深入地接触。但是,董必进的落马让刘伟名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董静。董静本来就是个不适合官场的性子,现在董必进落马了她怎么办?被人排挤那是肯定的事情,加之自己的父亲出了这样的事情,刘伟名非常担忧董静会受不了这个折磨。
刘伟名拿起手机准备给董静打电话,最后想了想,还是订了一张第二天到林阳的机票。然后去请了个假。
其实党校对于请假这回事还是挺宽松的,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都是领导,这觉悟都不低。请假的人不多,大家都想图个好表现,特别是在大选这段时间经常请假是容易找忌讳的,不过刘伟名不担心。他是主席的孙子这件事情在上层已经流传开来了,党校里大部分领导看到刘伟名都会亲切地上来打招呼。
刘伟名第二天赶上飞机直接飞到了林阳,然后打了个出租车,根据记忆来到董静家门前。
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响了门,门内良久无声,刘伟名接着敲,然后才传来脚步声。
门被打开,开门的人是林月,这让刘伟名惊讶万分。
“你怎么在这?”“你怎么来这?”两个人几乎同时问着。
“你是来陪董琳的吧?”刘伟名想了下后说道。
“嗯,是的。董琳父亲的事情想必你也应该听说了,这件事情对董琳的打击很大,所以,我就过来陪她几天。”林月点着头说道,然后给刘伟名拿了双拖鞋让刘伟名进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她们俩人呢?”刘伟名怪异地看着空荡荡得房子。
“她们俩去给父亲送衣服去了,昨天审判后正式送进了监狱,天冷,她们怕老人冻着,便给送点衣服进去。”林月熟悉拿起杯子给刘伟名倒了杯茶。
刘伟名点了点头,自己点了根烟,随后说道:“我也是昨天才得到了这个消息,我不放心她们俩,所以飞过来看看。你知道董市长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吗?”。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董琳那丫头哭哭凄凄的也说不清楚,而她姐又不常说话,所以我也只知道一点点。好像是贪污吧,是以前的旧账了,因为别的什么人东窗事发他受到了牵连。具体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林月想了下后说道。
刘伟名再次点头,心里猜想着,十有是因为大选的事落马了。
“你回娘家了吧?”刘伟名问林月,他是实在没有想到还能和林月再次见面。
“嗯,回娘家住了。我每隔本个月都去赵俊家看看两位老人,林琴可能快要生了。b超得结果是个男孩。”林月勉强地笑着说道。
“我回北京就过去看看,孩子怎么样?”刘伟名想起了那个假亦真时真亦假的儿子,心里愧疚的很。
“孩子很好,我爸妈带着。赵俊的父母也经常让我带过去给他们看看,他们并不知道这不是赵俊的孩子。”林月点头道。
“还是不要告诉两个老人了,他们受不了这个打击。你打个电话告诉她们两,说我来了,一起出去吃饭吧。我还真有点饿了。”刘伟名也不知道该与林月说什么了。
“要不我先给你下点面条?”林月站了起来。
“说了,都到吃中饭的时间了,一起出去吃吧。你打电话给董琳,让她们俩在xx酒店等我们俩吧。我们俩现在也过去。”刘伟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便直接说出去。
“那行,你等我会,我去换套衣服。”林月笑着走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