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第58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四处转转,然后推开董静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屋子里依旧是挂着一些书画作 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办工作上放着一些东西,从这些可以看出,董静最近都住在家里,并没有住在明阳。 。刘伟名走到董静的办公桌前,意外地看到一样熟悉的东西。那就是董静的日记本。
他还记得自己在林阳的时候偶然之下偷看过董静的日记,回忆一下,脸上露出了淡淡的一丝笑容。
拿起日记本刘伟名从最后一页开始往前翻看着。
最近的几篇都没说什么,都是一些忧伤的文字。而中间的一篇引起了刘伟名的注意。这篇文章是这么写的:“我最近时常觉得自己精神恍惚,总是无法集中精神去干某种事情,脑海里也时常出现一个人的影子。这个影子总是会在每个寂寥的夜晚出现在我的眼前,摸不着也闻不到,但是却可以抽动我的心。想着这个人的时候很美好,美好的让人心里暖暖的,有着一种寻不到痕迹的幸福。想着这个人的时候也是痛苦的,因为心总是会痛,割肉般的痛。我无法诠释出这种感受,或许这就叫做痛并快乐着。也或许这就叫爱吧。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陷入爱情当中,我一直都刻意抵触爱情这个东西,因为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真的有爱情的存在。山盟海誓是抵不过沧海桑田的,所以我一直都以为爱情只不过是空虚的男女在互相需找心灵和身体上的慰藉,等到自己找到另外一个可以替代的更好的慰藉时便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对方。所以我从来不,那些东西太假太虚。但是,我错了。当那个人的身影伴着淡淡的伤感和笑容闯进我心底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世界上是真的有爱情这种东西。我爱上了他,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很可笑也很让人欣慰的事情。
他结婚了,有了小孩。对于这个我很欣慰也有点难过。我多少会有一点要与他厮守一块的幻想,但是我知道,我不是个适合恋爱适合结婚的女人,围城里的生活不适合我。我觉得,把一个人埋在心里,时刻想念着,对着脑海中他的影子悲伤、快乐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这种感觉远比两个人手牵手来的美妙、来的宝贵、来的回味无穷。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刘伟名看完之后沉重地关上了日记本,坐在椅上上抽着烟。嘴里不禁念叨着:“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随后拿起笔,找了一张纸在上面写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然后把纸折上,放在董静的桌子上面。
“伟名,好了。”这时林月走到门边喊着刘伟名,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把门关上,带着林月下楼去了。
打了个计程车到了酒楼,刘伟名和林月先把菜点好了。没多久董琳和董静两姐妹便推门进来了。两姐妹的表情各不相同,董琳眼睛还是红红的,而董静却要冷静的多,表情很冷漠,但是依旧可以看得出伤心。
“坐吧,菜我们都点好了。”刘伟名看到两女勉强笑着说道。
“伟名,你怎么来了?”董静点了点头,拉着董琳过来坐下,然后淡淡地说道。
“我昨天听到了关于董叔叔的事情,我有点不放心你们两姐妹,所以过来看看。”刘伟名看着董静有点憔悴的摸样心痛地说着。
“谢谢。”董静抬起头来望着刘伟名,随后又说道:“你不用担心的,我和琳儿都很好。”
而董琳则坐在林月身边一直没说话,情绪不佳。
“官场上的事情其实很难说的清楚是谁对谁错,我相信董叔叔,他绝对是一个值得尊重的长者。人生都有大起大落的,看开一些。不管怎么样,你们的日子还是得继续过下去,而且得好好地过。你们俩都饿了吧,来,咱们开吃吧。”刘伟名尽量点好的说。
“刘伟名,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来看我们。真的很谢谢你,我以前都看错你了,以前有些胡闹的地方你不要往心里去。”一直没说话的董琳突然说道。
刘伟名很诧异董琳会说出这种话,看着董琳,随意一笑说道:“都说一个人只有经历过了才能成熟,我看这话不假。你终于长大了。不过你还是得和我说说,以前在你的眼里我刘伟名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以前有那么幼稚吗?你以前在我眼里就是个大s狼,一看到好看的女人就眼睛里冒光的那种。而且还一肚子的坏水,看着你就不喜欢。”董琳放下筷子说道。
董琳一说完,不仅刘伟名笑了,董静和林月也都笑了。饭桌上的气氛突然就变的轻快了起来。
“你确定你说的这个人是我?”刘伟名郁闷地问道。
“不是你还能有谁啊?我以前对你总结了一下,你就是个一肚子坏水的大s狼。不过,我今天才发现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比一些虚伪的人要好多了。”林月点着头说道。
“我现在是真的不知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了。”刘伟名笑着说着,一边夹着菜。
对于董必进的事情大家都可以避讳地没有去说,虽然刘伟名很想知道董必进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落马的。但是仔细想想,刘伟名又觉得没有必要。在江南这个地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用的势力了,即使自己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人家已经在监狱里去了。
“你在那边的工作怎么样了?”董静一边吃着一边淡淡地问着刘伟名。
“我已经没在浅圳工作了,我去年去了中央党校学习,还有两个月才毕业。毕业过后我可能又要被调走了。其它的,一切都好。”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一切好就好。”董静也没再说什么了,只是继续吃着饭。饭桌上顿时又冷落了下来。
刘伟名看这个样子吃饭吃的也很难受,便眼睛转了转说道:“哎,一晃我在浅圳也干了这么多年了。我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来林阳时的摸样,只是一下子就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发现自己都老了,老的经常想起以前上学时的事情。我现在还记得我上学那会发生的一件事情。那时候我上初中,我们是乡下的学校,老师的素质有限,根本不知道说普通话,讲课都是用的方言。那天我们语文老师诗性大发,他用那半方言半普通话朗诵让我们在下面默写。我记得他朗诵的是我们课本上没有的一首诗,这首诗是一首陆游的古诗,题为《卧春》。这首诗是这样的:《卧春》,暗梅幽闻花,卧枝伤恨底,遥闻卧似水,易透达春绿。岸似绿,岸似透绿,岸似透黛绿。我同桌那小子估计智商有点低,他默写成了:《我蠢》,俺没有文化,我智商很低,要问我是谁,一头大蠢驴。俺是驴,俺是头驴,俺是头呆驴。而且他还非常骄傲地把这个交了上去,结果就是我们那语文老师三天没来上课,传说中是去乡卫生所打点滴去了。”
听完刘伟名的笑话之后,三个女人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桌子上的气氛顿时便活跃了。刘伟名为了不让场子的气氛冷下来,也想让董静和董琳的心情好一点,便又说了好几个冷笑话。他是经常在酒桌上呆的人,对于这些暖场的笑话他听的太多了,肚子里都有一箩筐了。不过他还是挑选了,没有把那些带黄带荤的段子给说出来。
几个人吃了饭,走到酒楼门口董静对董琳和林月说道:“你们俩先回去吧,我和伟名走走。”
“那你早点回来吧。”董琳看了看刘伟名,然后对董静说着,然后林月上了计程车。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像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插在刘伟名和董静之间了。
“陪我走走吧。”董静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
“嗯。”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点了根烟陪着董静慢慢地在街边随意地走着。
“你还在明阳上班吗?”刘伟名开口问道。
“没上了,我辞职了。我父亲接受调查的时候我就辞职了,我看透了这个场面,在里面过着我活的很辛苦。”董静提了提肩膀上的包包说道。
“辞职了?你怎么不申请掉到闲职上去等着内退呢?哎,算了,都无所谓。官场是个不进则退、尔虞我诈的世界,不仅你不适合,我在里面过的也很不开心。你退出来是明智的,等到我身上的债都还完了,我也会选择退出。”刘伟名颇为感慨地说着,然后又问董静:“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准备去开一间书店,能够维持生活就行了。”董静似乎是早就有了打算般地说道。
其实董静是早就有这个打算了,上次在明阳的时候董静就已经对刘伟名说过这些了。不过那时候刘伟名劝董静还是多呆呆,等换届之后调到闲职上去再说。没想到董必进会在这个时候出事,这就加速了董静离开官场的速度。
刘伟名点着头,然后说道:“你身上的积蓄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帮你吧。”刘伟名说这个话绝非无的放矢,董必进既然是被查出了贪污罪,那么家里的积蓄就肯定是被冻结归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