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第5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用了,我身上还有一些积蓄,开个小店的钱还是有。网 我认识一名国画老师,我已经拜他为师了,我每天都去他那里学画画,也认识了一些艺术大师,从他们那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董静转脸对着刘明奇那个微微一笑。
刘伟名望着董静这微微一笑,顿时呆住了。随后自己也笑了。
“只要你开心就好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假如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来找我,知道吗?你一定要活的幸福,只有你幸福了我才不会担心才不会难过。”刘伟名深情地说道。
董静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竟然痴痴地望着刘伟名,两人眼神交会了很久。最后董静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着。
“和董琳一样,我也没有想到你会到林阳来。我很惊讶,也很高兴。”董静低着头说道。
“我在学习班的时候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我便想到了你,我不知道怎么了就很担心,我心神不灵,所以我便过来了。虽然我知道我过来我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我还是过来了,我只是想过来看一看你。”刘伟名一点都没有回避地说着。
“谢谢你,伟名。”董静点着头道。
“应该是我谢你才对。我现在还记得你第一次出现在清泉县政fu那个大会议室里的时候的摸样,我也记得我那时候像个猪哥一样傻傻地望着你。我那时候就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就像不染尘埃的仙子一样的女人呢?从那时候起,我便会时常想起你。”刘伟名笑了笑后说着。
“仙子?你给我的评价也未免太高了点吧。我其实知道我自己身上的毛病,说的好听点是心理洁癖,说的难听点就是心理。我不愤世嫉俗,但是我却也不太喜欢吵闹。我喜欢一个人的安静,所以注定了我会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过下去。”董静看着自己的脚尖慢慢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又做过一段路,刘伟名扳过董静的身子,面对着自己,然后说道:“是不是仙子那是由我来评价的,起码在我心里你是。你一定要好好地生活,我回林阳了会来看你。我那边还有事我就先回北京了。董静,你的那首诗我会记住的。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刘伟名念完这首诗之后,对着董静笑着。然后毅然转身,叫了一辆计程车往机场而去。
董静回过神来才发现刘伟名已经不见了人影,董静呆呆地望着刘伟名消失的方向,然后转身往回走。回家之后进了自己的卧室便看到了刘伟名留在桌上的那张纸。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伟名啊伟名,到底是你欠我一生的相思还是我欠你的一生相思?”董静喃喃地念叨,眼角的泪水一滴滴地落下。
党校即将毕业,毕业的时候各门课程都要考试,而最重要的是一篇论文。当刘伟名把自己的论文交上去的时候顿时雷到了一大片的老师,刘伟名的论文题目便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只不过一大批老师对于刘伟名的论文都不敢妄加评论,于是乎便一级一级地往上递,最后直接递到了主席的桌子上,说是让主席亲自批阅。主席还真的就抽空看了看刘伟名的论文,最后拿起笔在上面做了批示:此同志政治觉悟高,望实事求是,不要纸上谈兵。然后又写了个优字。
当然,刘伟名此刻已经回到了浅圳了。而大选在即,回到浅圳的刘伟名没有立刻回到工作岗位上,而是在家休息,等待分配。
在省部级换届选举过后,刘伟名便接到了组织部的任命,刘伟名被调到岭南省白山市任市委书记。看到这个调令,刘伟名没有太大的惊讶,和自己所想的差不多。第一,主席让自己大展拳脚,那么肯定是会给自己一个一把手的职位。自己现在是正厅级,所以不是市委书记就是市长,而现在市一级的人大很明显还没有召开,召开的只不过是党代会,那么这个时候接到调令自己只能是市委书记了。第二,主席也说过,要看看自己的能力,如果给自己一个发达地方让自己治理那么自己治理出来了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实力。所以,自己到的地方只能是穷地方,而地处大西南的岭南省就是贫穷地区之一,而至于这个白山市刘伟名了解的并不多,这个只能是到任之后再详细了解了。
接到调令后,刘伟名便收拾好东西,他必须得一个人先去。金倩或者是张云佳都暂时不能跟着过去,因为还在在上学,要换地方上学也最好是上完一个学期再换地方,不能影响了孩子的学业。离别之前刘伟名再次去向吴克亮辞行,然后又亲自跑到广北,与依旧担任着广北省省长的的张允后辞别。在与张允后谈话的时候刘伟名特意问了张语嫣如今的状况,令刘伟名很欣慰的是,张语嫣在那边过的很好,起码张语嫣向张允后是这么说的。
与岭南省组织部的人联系了一下之后刘伟名便坐上了去往岭南省省会岭山市的飞机。岭南省所有的市级命名基本上都与山有关,原因无它,只是因为整个岭南省几乎全部是山。十万大山,说的正是它。岭南省位于祖国的西南部,位于西南高原之上,省平均海拔一千米左右。山多,气候复杂,由于地处偏僻,所以交通相对来说,并不是很发达。由于特定的地理位置和复杂的地形地貌,是岭南的气候和生态条件复杂多样,立体农业的特征明显,农业声场的地域性、区域性较强。刘伟名了解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不过有一点让刘伟名还觉得欣慰,那就是整个岭南的矿产比较丰富,这也算是一个优势吧。
刘伟名在岭山市下飞机之后,来接待他的是岭南省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两人见面之后寒暄了几句便一同上车往岭南省省委大院而去。
苞着这位副部长,刘伟名敲响了岭南省省w书记韩大成同志的门。
“韩书记你好,我是刘伟名,今天来向您报道。”刘伟名微笑地站在韩大川办公桌之前说道。
“哦,是伟名同志来了啊,赶紧坐,坐。”韩大川一听是刘伟名立即站起来,亲切地对刘伟名说着,然后招呼着自己的秘书泡茶。刘伟名观察了一下这位韩大成韩大书记,只见韩大成人不是很高,戴着一副眼镜,挺着一个标准的官肚子,看起来整个人都比较的亲和。
“韩书记,您太客气了,您可是领导。”刘伟名恭敬地说道。
“现在咱们是私聊,所以就不要把领导身份看的那么重了。你刚下飞机累了吧?小黄啊,你去和食堂说一下,中午让他们准备一桌菜,通知一下在家各位领导,咱们得给伟名同志接一下风嘛。”韩大成摆摆手说道。
刘伟名呆住了,暗道这是个什么规矩?当即有点惊慌地站起来,不知所措地说道:。”韩书记,您……您……您这样让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还是不要了吧。要不我请各位领导出去吃饭吧“。
“这可是你迂腐了,你远来是客,我们这当地主的当然的给你接接风。另外,白山市一直给咱们岭南省经济拖后腿,所以啊,我们都对你抱着很大的期望,希望你能够做好白山的班长,带领白山的老百姓摘掉贫困的帽子。坐吧坐吧,不要站着。”韩大成笑着说着,随后又道:“伟名同志,你是上级组织点名派来的人,所以我们大家都对你非常有信心。早一个月我在北京开会的时候,主席他老人家特意跟我说了你,他跟我说准备让你来我们岭南省锻炼锻炼,让我们好好地监督你,另外也让我们给你减压,不能给你太多包袱也让我们给你放权,让你能够放开手脚大干。主席他老人家的话我都记在心里,所以,今天在这里我可以给你说几点,第一,你放开手脚去干,就按照主席说的,我们给你放权。第二,你干什么都不要有顾虑,我们省委省政fu都会支持你。第三,不要有压力,白山的条件虽然是差一点,但是现在祖国正在开发大西南,而我们省里也正准备大力开发白山,所以,上级的支持方面你不要担心。总之一句话,你放开手脚干,我们全力为你开道。”
刘伟名彻底惊讶了,暗道这顶着主席的干孙子的头衔还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啊。
“韩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完成组织上交代下来的任务,绝对不会让主席和你失望。”刘伟名也肯定地点了点头。
“你才刚来,各位领导你都要去见一见,以后也方便做事。不过你今天刚下飞机,也累了,一个个去见不知道要见到什么时候。这样吧,我现在带你去见见龙刚龙省长,其余的领导就在席间一起见算了。走。”韩大成依旧非常亲切地说着。
“那就麻烦韩书记你了。”刘伟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我也很久没去老龙的办公室了。”韩大成笑了笑说道。
下了楼,刘伟名跟着坐上了韩大成的车子往市政fu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