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第58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先跟你大概地介绍一下白山的情况吧。 其实,主席让你来白山说到底,还是想先历练历练你。我们岭南省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本来就属于贫穷了,而白山的情况在我们岭南也属于中下,虽然不是最为贫穷的几个市,不过也好不了太多。白山我曾经下去视察过两次,当地除了有着整个岭南都有的地形复杂这个困难之外,还有一些民族问题,这里少数名族挺多的,虽然现在已经基本上算是少数民族和汉族融合了,不过民风还是比较的彪悍,聚众闹事的情况多有发生。这十年来就发生过五次群众冲击政fu的暴力事件,这是个大问题啊,一旦处理不好很容易造成民族纠纷。国家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你是知道的,所以,你得慎之又慎。另外,当地交通情况不容乐观,虽然三年前我们花了大力气终于修成了岭白蓝高速公路,大大地改善了白山的交通情况,不过整体的交通情况并没有太多的好转。不过好在国家现在大力地在开发我们大西南,光你们白山市就布局了两条铁路一条高速公路的交通网,两条铁路都是国w院立项的,而高速公路则是属于我们岭南省交通局自己立项的。铁路预计在三年后通车,高速公路你们白山段也将会在两年后通车。那时候你们白山的情况将大为好转,不过,现在情况依然很严峻。还有一点,就是煤矿的问题,你们白山的煤矿数量相比于其它几个煤矿大市来说不算多,只能算是中等,但是近年来煤矿发生事故的频率太高了,国w院已经再三发布命令让整改,可是整改的难度太大,煤矿主势力盘根错节。一个不好就会造成民变,所以,上一届白山市领导班子就曾经大力地整改过煤矿,不过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其中详情我就不多说了,你到时候上任了自己就清楚了。”韩大成慢慢地跟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把韩大成的话记在心里,默默地点头。然后说道:“韩书记,既然主席和你亲自交代过我的问题了我也就不把你当外人了。主席御笔把我点到了白山,我如果不在白山干出一番显而易见的成绩出来我就没脸回北京见主席。白山的情况听你这么说我也就大致上有了底了。我先在这里和您交个底,我去白山之后可能动静会比较大。重病必须得用猛药,治标不治本的应付着,粉饰表面上的太平这不是主席所希望的。到时候还希望您多担待点。另外,我也希望您和省委省政fu的领导能够给我放权,让我能够放手一搏。我在主席面前是立过军令状的,要是治理不好白山我就自己取下乌纱帽回家卖红薯,我今天也在这里和你立个军令状,要是我治理不好白山的问题我自己辞职不干。”
“伟名同志啊,你作为白山的主管领导,治理好白山你义不容辞,而作为你的上级岭南的主管领导,治理白山我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你放一万个心,只要你大力地对白山进行整治,只要这个整治是对白山有利的,我们省委省政fu全力地支持你。另外你是主席亲自点的将,我就算不相信你的能力我难道还不相信主席的眼光?你放心吧,白山的问题我们省委省政fu只会把你往前推,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你放心去干,有什么问题我都把你担着。”韩大成拍着刘伟名的肩膀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心里暗道自己是主席亲自点的将,你给我放权,就算是我出了什么问题主席还能怪罪你不成?当然,这话刘伟名并没有说出来。他亲自开口向韩大成要全是有原因的,一个地方的发展落后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地理位置上的原因。当年贫穷的小渔村不是在邓老爷子的手一点之下就变成了现在的国际性大都市了吗?所以,阻碍发展的最根本因素还是人和体制。而刘伟名就是要从人和体制上面入手,进行一次大的整顿。要整顿手上没有绝对的权力那是万万不行的,没有权力那就变成了你在上面说一套而下面的人落实下来又是另外一套了。就是因为这个,刘伟名才不避嫌地当面向韩大成伸手要权。他要的就是韩大成把白山的权利全部给自己,让省委省政fu不要在后面拉拉扯扯。就如韩大成所说的,刘伟名这是准备放手大干了。
车子直接开进了省政fu,省w书记进省政fu大院这可能是不常见的事情。下车之后秘书在前面带路,往省长办公室而去。路上有很多人都看到了韩大成一个个都呆若木鸡。一些领导同志当即便拍马屁似的跟着。而韩大成都亲切的向他们介绍刘伟名的身份。白山市市委书记,是个挺大的官了,不过站在省政fu大院里确实也算不上可以牛皮哄哄的那类人物。但是一个个看到韩大成与刘伟名情切地样子都对刘伟名刮目相看,毕竟刘伟名是主席的干孙子这件事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知道的人也仅仅只限于最上层的几个人罢了。没有谁会傻的把这些事情到处说。
刘伟名跟着韩大成走进省长的办公室,省长的名字叫做黄德生,这是他在来之前就已经了解了的。黄德生的秘书看到省w书记韩大成进来,吓了一跳,赶紧走进去向黄德生汇报。随后刘伟名跟着韩大成走了进去,黄德生正从里面出来,走过来和韩大成握手,笑着道:“韩书记,您到我们政fu来指导工作怎么也不先打个电话啊。”
“老黄啊,我今天过来可不是来你们政fu指导工作的。我是带伟名同志来认认你黄省长的门的。”韩大成笑着说道。
“你就是刘伟名?”黄德生听完韩大成的话,有点惊讶地望着刘伟名。很显然,他也是早就听说过刘伟名的名字的。
“黄省长,您好。我是刘伟名,今天刚来这,特意过来向你报道。”刘伟名走过去对黄德生说道。
“客气了客气了,伟名同志,我只听说你是个年轻的同志,没想到这么年轻啊。”黄德生看到刘伟名竟然伸出手与刘伟名主动握手。“韩书记,伟名同志,来,坐。”黄德生指着沙发说着。
“老黄啊,不知道省委那边通知你了没。我的意思了就是伟名同志今天过来报到,以后也就是我们岭南的一员了。很多领导都不认识,这样不方便以后的工作的开展。我想你把咱们常委的几个老头都一起叫上,咱们中午到省委招待所一起吃个饭,这一呢是给伟名同志接风,二嘛,也是让大家都熟悉熟悉。你觉得怎么样?”韩大成坐下之后给黄德生和刘伟名各自散了一根烟后笑着说道。
“这是必须的,我等下再亲自给给大伙打个电话。”黄德生点了点头说道。刘伟名的身份摆在那,由不得他黄德生不重视。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他们丝毫不敢在刘伟名面前摆领导架子。说的封建点,如果历史倒上几百年,在清朝的话,他黄德生和韩大成最多也就是个巡防总督的官,而刘伟名的身份就是阿哥王爷,他们再牛还能牛的过刘伟名?而且,古时候的阿哥贝勒可能有很多很多个,可如今主席对外宣称的干孙子可就只有刘伟名一个。当然,这只是个不恰当的比喻,只是方便大家理解罢了。
“老黄啊,伟名在我那的时候我已经向他表了我们党委的态度了。我们党委的态度就是,充分给伟名同志放权,白山的事情除了原则上的事情之外我们不做过多的干涉,这也是让伟名同志没有心理负担,能够轻装上阵更好的施展手脚。你现在说说你们政fu的态度吧。”韩大成吐了一口烟后说道。
“党领导政fu嘛,党委的决定就是我们政fu的决定。伟名同志,到白山之后你就放开手脚去干,党委给你放权我们政fu就给你支持,有什么需要的只要合理只要我们给得出我们政fu这边绝对不会说二话。”黄德生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其实两个人的话都是从自己本身的立场上出发的,党委本来就是管事的,所以他们能给的就是放权,不去束缚刘伟名的手脚。而政fu这边就是行政和财政上的支持了。虽然现实中党委和政fu的关系并不是这么简单,但是明面上的分工确实是这么样的。
“感谢二位领导的信任和看重,我刘伟名绝对会把白山好好地治理一番。”刘伟名站起来说道。
“这不仅仅是我们看重和信任,而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岭南的经济一直都上不去,我和德生同志都是有责任的。我们给你放权只是希望你能把咱们岭南经济给盘活,而不仅仅只限于白山一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你今天刚来,咱们就不说这个了。”韩大成一边抽烟一边说着,然后对身边的秘书说道:“问下秘书长,那几个老头子去了没?没去让他们现在就到招待所去吧。德生啊,咱们一起去给伟名同志接风吧。”
“两位领导这么说真是折煞我了,你们前面还在说要给我放权,你们现在这样子就是在给我压力啊。我要是不把白山治理好不把岭南的经济盘活我哪还有脸来见你们啊。”刘伟名站起来开了句玩笑,既活跃了气氛也表达了自己对两位领导的恭敬。这种语言艺术不是刚进官场的菜鸟能够学的来的。
“呃,伟名同志。咱们公归公私归私,不能混为一谈。走走。”黄德生过来拍了拍刘伟名的肩膀,然后一起走了出去。
下楼之后,黄德生并没有上自己的车,而是坐上了韩大成的车。黄德生让刘伟名和韩大成坐后面自己坐前面,刘伟名拼命地拒绝了,自己坐在前面,让黄德生和韩大成坐后面。
“伟名啊,我们岭南这地方虽然地处偏僻,贫瘠一点。但是我们这边的山水可是很怡人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风景这边独好啊。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到处去看看,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看看山水你就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人民大致上是个什么样子了。”韩大成指着窗外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知道韩大成的话里要表达什么意思,笑着道:“韩书记,您别让我当外人看待。我下了飞机踏上岭南这边土地我就是岭南的一员了。”刘伟名微笑着说着。
“哈哈,韩书记,伟名同志这是将了你一军啊。”黄德生哈哈大笑着,然后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黄德生接着问道:“伟名同志,你这次过来家属没有一起过来吗?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向我和韩书记提,组织上会解决好的。”
“谢谢黄省长和韩书记了。我想过段时间等我在这边都上手了再让她们过来。另外现在孩子上学这个学期也正上了一半,突然让其转学会给孩子带来一定的心理压力。我想等他在这边玩上一个暑假等他们对这边熟悉了再来这边上学。”刘伟名想了会儿说道。
刘伟名跟着韩大成和黄德生走进省委的招待所,在
招待所的一楼的包间里,刘伟名见到了岭南省的这些头头们。这些人都是知道刘伟名的身份的,所以一个个对刘伟名都非常的客气。等散席的时候,省委秘书长握着刘伟名的手说道:“伟名同志,你们白山市市委办和组织部的同志已经在省委里等候了很久了,我让他们在招待所上面休息,估计这个时候他们都在外面等着。本来按照规定咱们是要让组织部的同志陪同你下去的,不过韩书记刚刚说了,既然白山市的同志已经过来了就没必要安排人下去了。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这些排场什么的就没必要讲了。看看你的意思是?”。
“这样安排是最好了。”刘伟名微笑着点头。
刘伟名跟着省委省政fu领导的身后走出了招待所,在招待所的大厅里面刘伟名果然看到一群人坐在那里。这群人看到这批领导出来全都站了起来。只不过这些省里大佬们都没有理会他们。
韩大成看到这群人后,转过身望着刘伟名说道:“伟名啊,你的兵都在等你了,我们就给你送到这里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
“谢谢韩书记,谢谢黄省长,谢谢各位领导。”刘伟名笑着和众位领导又一一握手,然后目送这些人一个个坐上车离开。
等着领导走开,那边的那批人就立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