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第5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两人之间说起来是同等地位,但是实际上不是。网 马俊才也知道自己与刘伟名差多远。说句夸张点的话,只要刘伟名一句话,他这个市长立马便可以下课,更何况他现在还只不过是个代理市长。人家头上顶着的是皇亲国戚的帽子,下来的身份也是钦差。马俊才当然不会傻到把刘伟名当做一般的市委那么看待。
“我等下到市委过后便会回去休息一下,走了一天了有点累了。晚上的宴席我会准时参加的。明天我开始正式上班,老马啊,过几天我们俩得找个时间好好坐在一起把白山这个摊子好好地合计一下。我给你定个调子,动作要大,不仅仅是雷声大,这雨点也要大。我觉得大致的方针就是分三步走:扫除障碍、脚站实地、大步迈进。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详细的情况等我们俩商量出个结果,再与班子成员大家一起探讨过后再定下来。”刘伟名给自己和马俊才都点了根烟后说道。
马俊才点了点头,表情很严肃,随即说道:“刘,不是我打消您的积极性,白山这个摊子不好解决啊,白山可以说已经从根子上就烂透了。要想扶正很难啊。”
“烂透了更好,大不了推到了重新再来。来的时候省委省政fu的领导和我说了,给我充分放权,也就是说,白山的事情只要不违反原则性问题,我就代表组织,我说的就算数。所以,即使把白山整个天翻地覆我也要拨出一片青天来。我前面那句话已经跟你说了,只要发现有人在损害白山的利益,不管他是什么来头改办的就坚决给办了,有什么事情我都给你顶着。白山,出成绩了大家都有份,出问题了我一个人顶着。”刘伟名下狠心说道。
“我马俊才也不是个怕事情的人,刘,我也这么一句话,只要是对白山有利的事情,我马俊才就是豁出去这条命来也要干到底。”马俊才也斩钉截铁地说道。
刘伟名欣慰地拍了拍马俊才的肩膀,然后说道:“这个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要制定个方针政策出来,等结束便开始实施。此事刻不容缓。”
“刘,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马俊才有点犹豫地说道。然后接着又摇着头说道:“算了,还是等你正式上班之后再向你提吧,你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
刘伟名哈哈大笑,随后说道:“那就等过几天再说吧,我现在确实没太多的心思去考虑其他的问题了。”
到了市委过后,刘伟名看了看市委大院。不算很气派,但是也不算太简陋。整体来说还过得去。市委大院里面,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来迎接刘伟名了。本来想到这里就回去洗个澡睡个觉的,但是看这情况可能得拖一拖了。
刘伟名下了车之后就在车旁发表一番演讲,当然,说的没有丝毫意义,一套纯官话,可是刘伟名说的派头十足。随后刘伟名让常委会的班子成员一起到会议谈了一会话,喝了一杯茶之后刘伟名边让姚宏叫司机送自己回给自己安排的房子了。
当看到自己那栋房子之后刘伟名有点呆了,这是一栋别墅。刘伟名连车都没有下对姚宏说道:“你去里面把我的行李带上,回市委住宅区,给我安排一套房子吧。白山这个穷,而我住这么好的房子,我怕被人家撮脊梁骨。上一届市委住哪?我住他那就行了。”
姚宏尴尬异常,随后结巴地说道:“上一届市委书记就住在这里,这里本来是一个商人的,后来欠政fu一笔款子跑了,政fu就把这房子拍卖,但是没有拍卖成功,也没有抵押给银行。最后这房子就卖给了市委了。”
“然后便成了市委书记的住房了是吧?市委花多少钱买的?十万还是二十万?政fu给市委送礼,这个礼不轻啊。这个事情你在管是吧?把这房子卖出去,要么抵押给银行。钱留着,我到时候再看看怎么用,你去市委住宅区给我找栋房子吧。”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
刘伟名发威了,姚宏当然不敢违背,灰溜溜地下车跑到后面一脸车上说着什么。然后又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满头是汗的在那边拿着电话吼着。刘伟名笑了笑,其实这种事情很普遍,姚宏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只不过刘伟名不洗碗这样罢了。这次来白山当官与以往完全不一样,他这次来白山当官只因为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自己心中的那个理念。第二,则是为了报恩。他不缺钱,势也够了,刘伟名知道,以他不这些年做过的事情不能再往上爬了,再往上爬并不是一件好事,盯着的你的眼睛多了那么那些陈年旧账总是会有人翻出来的,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那些和女人有关的事情被捅出来那就会是身败名裂。所以,刘伟名现在整个的心思就是要把白山好好地整理一番,给自己交差,给主席交差。
刘伟名在车里想着心思,这时姚宏一边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坐上了车。
“安排好了吗?”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安排好了,现在那边已经有人在帮着整理房间了。要不我先陪您到个茶楼坐一坐?等那边打扫好了再过去?”姚宏小声地问道。
刘伟名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让司机开车带我在市里各处转一转吧,我好好看看。”
姚宏点头,然后让司机开车。当然,作为市委书记不可能只是一辆车,前面一辆车后面也还有一辆车。有的是保护刘伟名安全的,有的是为刘伟名服务的。当然,这些不存在任何的不合理现象,这些都是必须的。
车子在白山市转着,白山市中心城区发展的还是像模像样,但是周边就不像个样子了,几乎与一些城镇差不多。车子慢慢地转着,而刘伟名则认真地看着窗外,他特意让司机开慢点,一边听着姚宏的讲解一边想着心事。
两个小时之后姚宏接了个电话,姚宏放下电话有点尴尬地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不好意思了,那边刚刚才弄好。可是已经让您等了这么久了,这是我工作的失误,我向您道歉。等下就要晚宴,让你都没时间休息。”
刘伟名听过之后笑了笑说道:“哪那么多的失误,只是我这个人和别人的习惯不一样,你得慢慢适应。再说了,这些事本来不该你负责的,你一个市委秘书长亲自为我安排这些事情我还得感谢你呢。不说这些了,去看看房子吧。”
车子终于开进了市委住宅区,在最里面的一栋楼前面停下来,停下车子之后刘伟名还看到不时有人往里面搬家具。房间在三楼,挺大的四室两厅装修也挺精致,里面打扫的一尘不染,而且所有的家具和大部分的用品都是新的。
刘伟名看到这又笑了笑对姚宏说道:“真是麻烦你了,以后这种事你就不要亲自负责了。让人把我的行李搬进来吧。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坐这看会儿电视。我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就去吃饭吧。”
刘伟名是真的挺累得,这一天马不停蹄地跑着谁扛得住啊。刘伟名在浴白里泡了好一会儿,直到觉得自己身上的疲倦感快消失了才穿上衣服出去。坐在沙发上和姚宏聊了会儿天,抽了根烟便又坐着车往市委招待所而去。
刘伟名到市委招待所前面的时候,外面已经停满了车。姚宏小声地告诉刘伟名说是各位领导都已经到了。
刘伟名点了点头笑着走进去,酒宴就摆在大厅里,按照刘伟名下午的要求,姚宏把白山市市委市政fu全部副厅级得领导已经各个部门的一把手还有各个区、县的党政一把手都叫了过来,摆了好几桌。
刘伟名一走进来众人便都起身了,面对着刘伟名说着恭维的话,刘伟名一边微笑一边走到主位,也就是几个常委的那一桌,站在马俊才身边空着的那个位置站定,然后说道:“有点事情,来晚了,让大家久等了。大家都别站着了,都坐吧。”说完这些之后,刘伟名望着一个站在自己身后的工作人员说道:“上菜吧。”
“刘书记,房子是否还满意?”马俊才笑着问着刘伟名。
“挺不错的,姚秘书长亲自负责的我要是还不满意哪我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满意了。”刘伟名笑着回答着。
菜一盘盘地端了上来,可见这里的厨师还是非常认真地对待的,每盘基本上都是色香味俱全。菜和酒都到位了,一个个都不说话,这是在等着刘伟名说话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各位,今天是我刚到白山吃的第一顿饭,这一顿饭呢本来是几位领导说要给我接风的,但是我想把大家都叫过来一起吃这顿饭,今晚是我们市委做东,大家尽避吃尽避喝,不过有一点,大家都是领导,不要喝醉了,这样失态了就不好,而且也影响明天的工作。大家都把杯中的酒倒满吧。”刘伟名说着把自己的酒杯举起来,让旁边招待所的服务员帮着倒满酒。刘伟名看着有几个准备来给自己敬酒的,刘伟名摆了摆手制止了,站了起来,刘伟名这一起立,其余的人也就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大家都坐吧,听我来说几句话。”刘伟名压了压手,等着大家又都坐了下来之后才说道:“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叫着强龙不压地头蛇,我这条刘伟名过江龙初来乍到白山,今天呢,借着这个酒席来摆一摆各位地头蛇的山头,请各位以后在工作当中多给我刘伟名点面子,多行行方便,尽心尽力地把工作完成好。”
刘伟名说完这句之后注意了一下众人的反应,见众人脸色都不太对劲,暗自笑着,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初来乍道刘伟名必须要来个三板斧,不然镇不住这些人,而今天这个酒宴就是刘伟名想好的第一板斧。
“刚刚只是句玩笑话,大家都不要当真,咱们都是党的同志,政fu的领导,人民的公仆。当然不会和那些牛鬼蛇神一样。但是呢,也不能排除一些特殊的情况,我刘伟名进入官场也不是一天两天呢,虽然咱们大部分的同志都是尽心尽力为民办事的好同志,可是也不能排除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把自己的个人利益建立在人民和国家利益之上的害群之马,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我相信我们白山这样的同志多多少少总是会存在的,只不过是存在多少罢了。我刘伟名这个人可能和大部分的领导同志都不一样,我不爱钱,因为我家庭条件算是比较富裕,根本不需要我赚钱。我也不爱权,因为权力都是组织给的,并不是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的。我今天说这么多说的这么直白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告诉大家,我刘伟名来这里不是为钱也不是为权,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一个任务,一个中央领导给我交待的政治任务。这个政治任务就是把白山治理好,让白山的经济发展起来,让白山的老百姓能够丰衣足食。”刘伟名激情地说着。
然后又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说道:“我来之前,中央领导跟我说了一句话,他告诉我只要是你能把白山治理好,什么方法你都可以用,出了任何问题我替你刘伟名兜着。但是你要是治不好你就永远呆在那里不要回来了。这是个政治任务啊,我刘伟名不敢懈怠,所以,我刘伟名无论如何都要把白山给治理好。所以,我在这里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跟我一条心,为了我的这个政治任务和咱们白山经济腾飞这栋房子添砖加瓦尽到自己应尽的一份力量。对于那些混迹在咱们同志中的一些牛鬼蛇神我也在这里奉劝一句,你以前干过什么我不想去追究也没功夫去追究,但是,在今天喝完你们杯中的这杯酒之后请你把自己的那些小想法都给收敛起来。如果在这杯酒之后我还发现有人在拖白山经济发展的后腿的话我刘伟名是绝对不会姑息的,我今天下午和马市长也说过,只要是发现一起就处理一起,不管你背后的势力有多大,我刘伟名动不了你中央的领导总能够动的了你。请大家千万不要怀疑我刘伟名的决心。”刘伟名说的是斩钉截铁,让在座的人心都是颤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