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第5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然,我前面也说过,咱们大部分的同志都是党的好同志,都是为人民为党服务的所谓重病得用猛药,咱们白山现如今经济这个样子必须得用几味猛药来治一下了。等人大过后,咱们白山市委市政fu将会出台一些新的政策,这些政策的动作可能有点大。我在这里拜托各位,到时候的新政策出台请各位一定不能马虎,要以认真务实的态度不打折扣地执行下去。有功的,我会亲自向上面给你们请功,有过的,不必请示上面,我刘伟名就会让你受到惩罚。请大家给我刘伟名几份薄面,这一杯算是我刘伟名敬大家的。”刘伟名说完之后喝了杯中的酒。
坐着各位领导心里都是惊诧不已,他们从来就没见过这样子说话的领导,可以预见,这位新上任的市委书记不是一个会按常理出牌的人,二就是这样的人,让他们心里都带着恐惧和不安。
刘伟名喝完自己的酒之后又对跟自己坐一桌的几个常委说道:“几位都是咱们白山的顶梁柱,以后还请大家团结一心。”刘伟名说着开始与几个常委一一碰杯。随后对姚宏说道:“姚秘书长,你跟我过来,给我介绍一下,我要亲自敬一下各位领导。”
刘伟名说着向其它三桌走去,从副市长那桌到市委市政fu各部门的一把手,再到区长区委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刘伟名都是在姚宏介绍过之后一一和这些人碰杯,但是都没有喝。刘伟名又不傻,要是每人他都陪着喝一杯那么他今天马上就要倒在地上,他只是碰一下杯,一圈走完之后刘伟名举起酒杯说道:“还是那句话,希望各位以后能够齐心协力共谋咱们白山的繁荣。我就先喝了。”刘伟名说完之后便干掉了杯中的酒,随后笑着说道:“大家都放开了喝,不过大家今天就不要来敬我的酒了,各位的心意我都领了,我今天赶了一天路,确实有点累,所以不适合喝酒。”
刘伟名说完这句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吃饭聊天。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打开门准备下楼的时候,看到姚宏坐在车里等着自己。刘伟名笑着说道:“姚秘书长,你怎么来接我了?你这个秘书长是市委的秘书可不是我刘伟名的秘书啊。”
“这不暂时你的秘书还没定好人选嘛,我怕司机不懂规矩所以就自己来了,反正都是坐车也不碍事的。”
“你这样可不行。”刘伟名坐进车里笑着说道,然后接着说道:“你张罗着给我安排个秘书吧。我选秘书有几个条件,第一,我对白山的情况不是太了解,你的选蚌熟悉情况的。第二,不要话太多的,要嘴牢。第三,人最好是本分老实一点,花花心思多的不要。其实都是一些小问题你都懂得,你看着给我安排吧。”
“好的,刘书记,我今天就帮你把人选物色好。”姚宏点着头说着。
到了市委,刘伟名第一次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非常的宽敞大气,与整个市委大院中等的情况不一样,这个办公室非常的豪华,刘伟名笑了笑走进去坐下,没说太多。
走进这个办公室刘伟名有一点回到当年自己出任清泉县委书记时的感觉,当一把手的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起码在这一亩三分地他刘伟名是不必看别人的脸色的。时间过的很快,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当初的县委书记经过这么多的转折现在变成了市委书记。眼界、心态、追求以及处事方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坐在位置上抽了根烟,然后通过内部电话直接打到办公室,让办公室转达一下,让秘书长和副书记到自己的办公室过来。没有秘书是真的不方便,特别是对于刘伟名这么一个从外地调过来什么都不熟悉的领导。
没多久,市委秘书长姚宏和市委副书记王德凯便来到了刘伟名的办公室,刘伟名招呼两人坐下,然后对两人说道:“今天叫你们两个过来呢就是和你们碰个面,算是第一次工作上的正是会面吧。你们知道,我才刚刚来,对于这么一个大摊子暂时也不一定能接的上手,所以呢,市委这边的一些事情暂时就得麻烦你们两个多分担点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再向我汇报。另外呢,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人大了,人大你们俩得筹划好,不能出任何一点的问题。本来这个事情是应该我来负责的,可是我这人头都不熟所以就没办法弄了。你们要确保在选举这个问题上不能出现违背上级组织意志的情况,至于人大上咱们市的一些发展战略方面等过等时间咱们到常委会上再研究吧。要认真做好w稳的工作,确保在人大期间不能出现任何一丝不平常的事情,你们都是老领导了,该怎么做你们都是知道的……”。
刘伟名认真地与姚宏和王德凯交换着一些看法,随后刘伟名让王德凯离开,单独留下姚宏,点了根烟说道:“姚宏同志,找秘书的事情你的抓紧了,没有秘书我这工作还真不好开展。”
“刘书记,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给你物色好了一个秘书,只不过怕你不满意我一直没说,我想再看看,看看是否有更适合的人选。”姚宏微笑地说着。
“我今天给你说的那三个条件符合吗?如果符合这三个条件也就基本上可以了,其它一些小问题我可以慢慢地教育教育他。但是如果我给你说的那三个条件有哪一个不符合的话就必须重新找,秘书是个重要的职位,不能出差错,有时候出问题往往都是出在秘书身上。”刘伟名很严肃认真地说着。然后又说道:“这件事情你再去考虑一下吧,可以和办公室已经组织部的领导商量一下。尽快帮我物色好吧,这样我也好更快地进入工作状态。你如果现在没事的话就陪我到市委各个部门都走一圈吧,咱新来也得去做个样子转一圈巡视一下,你说是不?”刘伟名很温和你说着。
“我马上安排,您稍等一下。”姚宏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没多久姚宏又进来了,在门外还站着办公室主任和两个副秘书长以及另外的一些人,这些人刘伟名基本上都不认识。
刘伟名看到这也就起身走了出去,带着这一批人在市委大院里一个个部门转着,微笑地与各个部门的领导握手,在各个部门的会议室里都做了简短的发言,这么一忙下来,到午饭时间时刘伟名还没转完。在食堂吃了中饭,下午刘伟名又接着转,他这一天基本就忙这个了。看似没有意义,其实这个是很必要的。虽然市委这么多人,刘伟名不可能转这么一圈就认识所有人,但是起码让这些员工都认识刘伟名了,而且也能让这些员工感受到自己是受到市委书记的看重的。有时候,这当领导的有一些当领导的诀窍。
刘伟名第一天的工作就这么样结束了,在食堂吃了晚餐刘伟名才让司机送自己回家,在家里坐了一会儿看着电视,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最后闲着无聊,看着外面的夜色刘伟名又打开门走了出去。沿着街边往市中心走着,整个白山市繁荣得地方不是很大,就那么几条主要的街道周边是稍微繁荣点。其余的基本都是一些杂货铺、饭店、餐馆等等之类的店,现在晚上九点多,这些市中心之外的商铺基本都是关了店的。这种情况在林阳或者是浅圳都是绝对看不到的。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白山的经济情况确实不怎么样。
在一个街道的转弯处,刘伟名看到一堆臭气哄哄蚊虫满天飞的垃圾堆,刘伟名第一次皱起了眉头,与其它市整洁干净的街道不同,这里的街道基本上都是脏兮兮的。刘伟名也有看到有环卫工人出现过,不过基本上都是拿着个扫把坐在路边闲聊扯淡,而且市区的道路很多也是坑坑洼洼的,这让刘伟名第一次感到了愤怒。他的愤怒来之于对上一届白山市领导班子的不作为。脸最基本得市容市貌都注意他不知道上一届市委市政fu的领导班子到底天天在干什么?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城市的脸面啊。一个地区要想把经济给拉上去,光靠政fu的政策和投资那是远远不够的。政fu的投资来自于财政,而财政来自于税收。一个地方经济不发达这税收肯定就不多,税收不多财政也就不富裕,那么政fu的投资力度也就有限。所以,一个地方的经济要想发展,必须的是靠着优惠的政策去吸引外商,用政fu财政的投入来带动外商的投资。可是这样的市容市貌试着想想,会有谁来投资呢?如果刘伟名是这个投资商的话,那么刘伟名是肯定不会来投资的。刘伟名在心底记下了这个问题。
刘伟名走了一段,还没走进闹市区便没了兴趣继续走下去了,路灯一盏亮一盏不亮的,让刘伟名非常的烦心。点了根烟便准备打道回府。就在这时,几个男人从刘伟名对面走过来,有五六个,刘伟名有点诧异。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一个个说话声音很大,只可惜刘伟名并不懂当地的方言,所以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刘伟名和他们碰面的时候特意接着微弱的路灯看了看他们的手,一看不要紧,吓了刘伟名一跳,这些人手中都是拿着刀的,也就是那种所谓的砍刀。
其中一个人砍刀刘伟名看着他,朝刘伟名吼了一句,只可惜刘伟名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刘伟名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估计是骂人的。
当然,刘伟名的素质还没有差到去计较几个小混混的地步,不过刘伟名还是远远地尾随着这几个小往前走着。接着刘伟名便看到了对面一群人冲了过来,因为隔得比较远刘伟名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走近了一点的刘伟名便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了,很简单得事情,街头小混混火拼。两群人拿着刀互相砍着,刘伟名看到立即就有两个人倒在地上满身是血,因为对面来的人比较多,有十几个,这边的人明显的就不是对手。几个回合之下这边的人就已经全部被砍倒在地了。
刘伟名从惊讶当中清醒过来,立即拿出手机拨了110。他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具体地址,跑到公车车站牌上找这个地方的站牌报了过去。
等刘伟名报完警之后再回头,惊讶地发现地上只留下几个躺在地上的人,而人多的那一方加上那一方被砍伤的人都不见了。刘伟名赶紧跑过去,凭感觉,刘伟名发现估计有两个人已经是死了。这么近距离地和死人在一起刘伟名有那么一点点的恐惧,不过刘伟名还是依然拿起电话拨了120。
120远比110来的快,120的医务人员立即对地上的人进行了检查和救护,当场断定三个人已经死亡,其余三个人还有呼吸,但是情况也非常的危险。刘伟名让他们立即送去医院。好几辆救护车,把人都送上去了之后,这是警车开了过来了,直接把救护车给堵住。
救护车的司机不停地按着喇叭,这是从警车上走下来两个叼着烟的警察。拍了拍救护车司机的门说道:“我们警察办案,把人给我们抬出来。”
刘伟名听到这一肚子的怒火,走过来对两个警察说道:“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些人围在旦夕,如果不及时进行治疗随时都可送命吗?”
“你谁啊?”当先的警察上下打量了刘伟名一眼,非常不屑地对刘伟名说道。
“你管我是谁?我现在是告诉你,你们要调查等这些人到医院之后抢救过了你再来调查,要是人死了你们还调查什么?”刘伟名压住火气说道。
“我们现在要现场取证,所以,现在的人和物都不能动。你们赶紧把人给我抬下来,怎么抬起来的就怎么给我放下去,而且要放在原地。如果影响了我们破案你们要负责任。”当先的警察瞪了刘伟名一眼,直接把刘伟名推开,然后蛮横地对着救护车司机和里面的救护人员说道。
“还用取什么证啊?你们这不是蛮干吗?赶紧把人送到医院去。我是现场目击人员,我可以向你述说整个案发的情况。人命关天,你们赶紧让救护车离开“刘伟名隐隐地要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