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第59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俊才同志这话说的就可以了,都是工作。网 怎么样?政fu那边的事情接手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度。”刘伟名客客气气地说着。
“都是一些比较繁琐的事情罢了。”马俊才点着头。
“我找池民天同志谈过话了,不知道他向你汇报了没。”刘伟名想起了那件事后问道。
“他昨天向我汇报了,做了深刻的检讨,说是要在近期对公安系统进行大力的整顿,说这是你交给他的政治任务。我今天来就是想就这个问题想你交换一下我的意思。”马俊才看着刘伟名然后慢慢说道。
“你说说你的意见吧,我们之间说话就不必这么客客气气了。俊才同志,我绝对不是一个小气量的人,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只要是对白山有利的事情我都会认真采纳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众人拾柴火焰才高嘛,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刘伟名再次看了看马俊才,然后哈哈大笑地拍着马俊才的肩膀亲热地说道。
“是我这个人太迂腐了。刘书记,咱们白山的治安状况已经糜烂到何等地步了这点我是清楚的,我曾经也一门心思想改变这种状况,只不过那时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次上任代市长位置,我的想法也是要彻底改变白山的状况。只不过,我个人觉得,整顿要温水煮青蛙,不能太过于激烈,特别是在人大临近的这段时间里更是不能太过于激烈。一个不好,可能就会造成政治事件。”马俊才慎重地说着。
刘伟名认真地思考着马俊才的话,随后感激地看了马俊才一眼。马俊才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其实真正当家做主的人是刘伟名,他马俊才只不过是代理市长,论实权与真正的市长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只是大家都知道结果一般来说是毫无悬念的。在人大之间进行这么激烈的整顿,又是在白山这个社会矛盾本来就复杂的地区,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一旦在人大这段时间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是政治事件了,那么,这个责任就毫无疑问得由刘伟名一个人来背,所以说,马俊才这么说其实都是在为了刘伟名着想,所以刘伟名才这么感激地望着马俊才。
“俊才同志,你的想法很对,这人大即将召开的这段时间里确实是不适合进行大动作。但是你要想想,池民天真的会有大动作吗?白山的治安变成这样没有他池民天的首肯可能吗?他池民天要是没与下面的那些人有利益的交集我是打死都不相信的。既然他和下面这些人都有利益上的往来那么他会真的去动这些人吗?显然不会,熟话说拔出萝卜带出泥,池民天是万万不敢这么做的。我让他现在这么做就是让他给下面的人提个醒,在人大之前收敛一点。等到人大过后,我会亲自主持这个事情的,到时候他池民天如果配合那么我可以让他继续当这个公安局长,如果不配合,那么就一起下课吧。当然,杨宗明这位同志我看还是不错的,让他给池民天时时加点压力是个不错的选择。你说呢?”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原来刘书记你都已经早就做了安排了,看来是我多虑了。”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马俊才摇着头有点惭愧地说道。
“老马,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都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更何况我离智者还差的远呢。你大概也觉得奇怪,明明我有上面那层关系却偏偏会被发配到白山这个地方来是不是?其实很好理解,我太年轻了,三十多岁的市委书记这些年来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上面的想法就是让我到贫困的地方来先磨砺磨砺,等把棱角都磨平了再考虑。既然上面都说我还需要磨练,那么则充分地说明了我确实有些地方是有着不足的,所以,你的提醒对于我来说是非常的重要。所以老马,以后你一定要时刻的提醒我,我前面就说了,我这人绝对不是个喜欢搞一言堂的人,我只不过是不喜欢有人总喜欢在后面拖我的后腿罢了,所以,以后你还是要多提醒提醒我。”刘伟名依旧笑着说道。
“刘书记你这么想就说明你是一个称职的领导。这件事不说,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一下你的打算,我们政fu这边也好先做一些工作。”马俊才淡淡地说道。
“这个不急,我现在还没有把门道全部摸清,等我把门道全部摸清了再来考虑这件事情。正如我前面说的,其实整理一个地方不难,难便难在要把这个地方治理好。为什么会难?这个难度不是出在老百姓身上,而是处在咱们自己人的身上。在官场里,到处都充斥着利益,所以,你想做一些事情,只要这些事情阻碍了人家的利益,那么无论你怎么做都会有阻力,都会有人明里暗里的给你下绊子拉后腿。这种情况是最可恶的,也是破坏力最大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把咱们领导班子以及一些大领导之间的利益关系给弄清楚,要摸透。摸透了之后咱们再来说发展的事情,到时候对方如果是黑手咱们也能防着,这就是所谓的知己知啊。”刘伟名摇了摇头后说道。
马俊才有点惊讶地望着刘伟名,随即苦笑地说道:“刘书记的这套理论我在以前没想过也没听说过,有点太过于惊世骇俗了点,不过,不得不说,你说的确实是至理。”
“我也是这些年被人给害惨了,所以才总结出了这么一套理论出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要把屋子打扫干净了才能接待客人不是?”刘伟名爽朗地笑道。然后接着道:“我来这里的时日不长,所以也根本没办法看清楚一些问题。我相信你老马的为人,所以我只问你。你在白山呆了这么多年,这些人的底细我想你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了,你能跟我说说吗?”
“这些事情还真的不是很好说,据我所知,白山的情况很复杂。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市里面的一些领导与下面县区的一些领导之间的有着利益交易,而县里的一些领导与一些煤矿的老板也存在着利益的交易。这也就是为什么早些年有些领导一直要改革煤矿制度,但是到最后总是执行不下去的原因所在。另外,各个系统之间也是互相打着掩护,上面有什么动静,下面立即便知道了,所以,很难抓住把柄。”马俊才叹了声气后说道。
刘伟名认真地思考着问题,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
“问题还不仅仅在此,官官相护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事情了。可是,我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在咱们白山的一些领导,与一些黑帮分子有着不错的关系,甚至还与一些黑帮分子一起参与一些违法的生意当中。但是这些事情很难查到确凿的证据。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马俊才更加沉重地说道。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刘伟名感叹地说道,然后才道:“官ou结,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而一些黑帮分子为了生存会与一些官员攀上交情这也不足为奇,只不过,这些官员不顾身份地去参与违法的生意便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这些事情倒是又回到治安那个问题了。看来你说的不错啊,白山的问题确实是一环接着一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刘伟名有点无力地说着,但是随后又变的坚定了起来。说道:“我来白山之前对白山的情况就做过最坏的评估了,现在看来,白山的情况犹在我的估计之上啊。但是,不管如何,这颗大树我也要把他连根拔起。只不过该怎么弄我们还得从长计议。牵一发而动全身,容不得我们不慎重啊。”
“我也是这个意思。”马俊才点着头说道。
“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商量吧,咱们先把能做的事情做了。老马,我这几天看了看,咱们白山的这个市政形象工作做的确实不怎么样啊,这可是我们的门面,无论如何这个形象工作一定要做好,我看,人大的时候咱们要把这个放进议题里面,要拿出一笔款子来,专门干这个。”刘伟名转了个话题说道。
“这个倒是问题不大,不过咱们的财政收入一直不多,小治可以,要想有大动作很难。”马俊才有点为难地说着。
“小治还不如不治,这是个一次投入长久受益的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一次性做好。你回去找有关部门坐下预算,把整个市中心的市政工程全部给我算在内。包括道路、城市绿化以及一些必要的公共措施,另外,在市中心周围找两出地点给我规划出两个城市广场出来,要做的大,要做的气派点。钱的问题我来想,大不了我去找银行帮你们政fu来贷这笔款子吧。”刘伟名坚定地说着。
马俊才并非不知道市容市貌的重要性,但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他的影响力不能与刘伟名同日而语,所以,对于这个问题一直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刘伟名已经拍板了他当然悻然接受了。
“刘书记你这么做当真是白山老百姓之福啊。这些事情我会安排人手尽快做好,其实这些规划我已经让人做了一部分了,只不过一直因为财政问题我没有提出来罢了。我保证可以在人大之前把这些弄好。既然刘书记你说到这个问题了,我想,咱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是在城市以及交通管理上加强一点力度?这些事情问题不大,只要咱们加强一点力度应该能在人大之前收到一些效果。”马俊才想到这么一出之后说道。
刘伟名点头,他想了想,在人大之前,现在能做的估计也只有这些了。
刘伟名每天的工作也就仅限于此,每天看大堆大堆的文件,他刚来,只能从这些文件和档案中去了解白山。
刘伟名每天上班下班依旧非常有规律。与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每天基本没有什么太多的应酬了,像市委书记这样的职位需要应酬的大抵上都是与上面来的一些领导,而其余的像下面的官员和商人都不会傻到去宴请市委书记与之拉关系。这似乎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了。所以,一般来说副职的应酬原本正职的多,找副职走后门的人也远比正职多。至于原因是什么,大家可以自己慢慢去思考思考,小二在这也就不多做介绍了。
这天是星期天,刘伟名依旧早起,这已经是他的一个习惯了。然后步行出去,在外面的小摊吃了个早餐。然后看了看白山四周巍巍的高山,突然有种要登高一望的想法,便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卫成江打电话,但是想想,还是自己一个人去算了,人去多了就没那个意境了。
刘伟名想到这,回家换了一套运动服,然后穿上了一双登山鞋便出门了。在路上问了一个在路边跑步的老人,问他哪里有适合攀登的山峰。那老人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山峰对刘伟名说道:“这里山多的数不胜数,不过大多很险,不适合爬。唯有那一座,虽然一样很高,但是却不是很危险。在山上可以把整个白山尽收眼底。”
刘伟名对于这个老人会说普通话感到很奇怪,但是看着这个老人在市委住宿区前面跑着步,随即释然。估计是市委以前的退休老干部,不然,在这个小山城里面,会说普通话的老人确实是少之又少,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刘伟名谢过老人,然后便按照老人所指的方向跑去。
看起来挺近的,但是要走到山脚下确实有着一段距离,刘伟名跑了很一半就开始后悔了。暗道早知道这么远就叫车过来了,照这样子估计还没等爬山跑到山脚下就已经精疲力尽了。不过刘伟名还是咬着牙齿跑到了山脚。
其实在远处,刘伟名根本没怎么发现这山的雄伟,第一是因为距离原因,感觉上的刺激没那么明显。第二,也是因为周围全部是这样的山,所以对视觉上的冲击力也不强。但是等刘伟名到山脚下之后再抬头看这座山的时候才发现这山太过于雄伟了。第一是高,第二是险。这个山几乎就像是拔地而起一样,几乎与地面成九十度的角度。
不过刘伟名还是看到了有一条小路沿着山脚开始盘山往上而去,按照老人所说,这条路是当地老百姓砍柴打猎而开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