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第59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在山脚下坐在一块石头上点了根烟休息着。 整个山峰都是静悄悄的,毫无人烟,也没有过往的人。只听见不时传来的阵阵鸟叫声,还是微微清风徐过,如果放下心中的心事,仔细体会,这种感觉确实在别处经济繁荣得地区是感受不到的。
刘伟名喝了口矿泉水,然后把矿泉水放进裤子口袋里,便开始望着巍巍山峰跟着小道往上爬去。
其实刘伟名想要爬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从入了官场以来,刘伟名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早段时间去医院检查也查出了轻微的脂肪肝,这边是整天大鱼大肉已经经常喝酒而导致的。而且以前的刘伟名感冒都是不用吃药的,而早几年那一次的感冒都差点要了他的命。从那时候起刘伟名就打算要开始锻炼身体了,只是,下决定容易,要付诸行动一直是那么难。以前的工作那么忙,而且在大都市里面,每天早上出来跑步什么的刘伟名是非常不情愿的,城市里的空气不管白天黑夜都是那么浑浊,刘伟名不觉得这样子锻炼身体有什么好处,最主要是还是工作太忙太累。
而现在不同,刚来这里,而且人大没有召开,领导班子都没正式成立,根本就谈不上有太多重要的工作。另外,如果以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城市,单单就养身来看,这里确实是一个适合的不能再适合的城市了。所以,刘伟名才有了爬山锻炼身体的想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身体是自己的。刘伟名可不想自己在某一时刻变得与那些官场中的大肚子一样。
刘伟名的身体素质确实是下降了不少了,才爬了没多高便开始气喘吁吁的,不停地喘着气。只能靠着一棵树边的石头坐下,喘了好几口气,又喝了一口水才继续往上爬。
当刘伟名发现自己根本提不起脚全身一丝力气都没有的时候才刚刚爬上山顶。
刘伟名直接躺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大口地喘着气。这上面的空气确实是新鲜,有一种清香,闻了让人都觉得心旷神怡。刘伟名坐起来,往下看着。如老人所说,整个白山都尽收眼底。四周矮小的几乎看不见的民房已经市中心那一片的高楼。白山市周围全部都是高山,牢牢地把白山给围住。作战人员都有着一个模拟的沙盘,而刘伟名却觉得,现在在自己眼底的就是一个全真实的沙盘。把整个白山一一标注在内,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在这里,刘伟名觉得自己能够更加直观地看待白山市,也能够更好地想对策。不由得看的入迷了。
而就在这时,刘伟名突然发现在山顶的另一边,竟然还有一个人在。刘伟名初看时吓了一跳,随后才认真地望着那边。
只见在那边山缘边上立着一个大的画架,画架前面坐着一个人。这个人是背对着刘伟名的。这个人有着长长的头发,微风吹过,头发便在风中飘动起来,而在这个时候,总有一只白皙纤细的手伸出来拨弄一下被风吹动的发丝。凭直觉,刘伟名觉得这是一个女人,因为即使从背后也可以看出这个女人那婀娜的身姿。但是,搞艺术得人都喜欢留长发,男人也都喜欢女性化,所以刘伟名还是不敢确定。网
但是他在心底相信这是一个女人,他就这么坐在女人背后,看着女人举起手中的画笔在纸上细细地点缀着,那样地专注。时而动手拨动一下临空乱舞的发丝。刘伟名突然觉得,如果把山上那袅袅升起的炊烟和那带着丝丝雾气,有些朦胧的山城与面前这个只有背影的女子当做一幅画的话,这该是一副多么唯美的画卷啊。
刘伟名就这么专注地望着,点着一根烟认真地望着。在心里留下来撼动。
刘伟名不想上前去与这女子见面,因为他不敢。他怕打破这唯美的画面。也怕自己见到这女子的面而毁掉了心里这美好的画面,他怕自己见到这个女子是一个男人,也怕见到一张与自己的猜想落差太多丑陋的脸。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最美好的东西永远是在人的想象中,一旦把那层膜给捅破了,反而没了那么美好了。距离产生美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就在这安静的时候,刘伟名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彻底打破了这份沉静的唯美,也打破了前面那女子的安静专注。
刘伟名暗道可惜拿出手机来准备接,眼睛却望着前面的女人。而就在这时,前面不远处的女子显然也被刘伟名的手机声音给打扰了,回过头来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望着女人,顿时呆住了。这个女人没有让他失望,或者说比他yy中的那个女人更加动人。只见女人一绺如云的黑发随风飘拂,浓淡适宜的秀眉,一双明眸流盼妩媚,玲珑的琼鼻,桃腮微微泛红,如点绛的两瓣樱唇,不施脂粉的娇靥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肌肤肤色奇美,身材美妙,便像一簇幽兰般宁静自然。
女人也望着呆呆看着自己而忘记了接听手机的刘伟名,随即莞尔一笑,拿着手在耳边比划了一下,意思是你该接听手机了。
刘伟名这时才反应过来,随即接听起了手机。但是脑海中还处在刚刚那一笑的震感当中。古人说过回头一笑百媚生,而刘伟名感受到的确实这个女子那微微一笑当中震撼自己灵魂的力量。
电话是刘伟名母亲打来的,原来刘伟名的母亲从张云佳那里听说了刘伟名已经被调到白山来任市委书记了,知道自己儿子又升官了,老人很是高兴,忙着打电话来和儿子说话。另外也知道张云佳没有跟着刘伟名过来,怕儿子一个初来乍到的,一个在外地怕儿子一个人不能照顾不好自己特意打电话来问问儿子。
刘伟名敷衍着自己母亲那繁琐而又没完没了的问题,而眼睛却一动不动地望着前面又转身专心画画的女子。每次与母亲说话刘伟名都很细心地听着母亲那无用、繁琐但是却很温暖的啰嗦,但是今天,刘伟名第一次觉得自己听着母亲的啰嗦有那么一丝的不耐烦了。刘伟名知道,这一切都来之于面前这个画一般的女子。
看着女子,刘伟名想起了读书时学过的一首现代诗,他脑海中想起了那个穿着白裙子撑着油纸伞走在石板路面的小巷中的女子的画面,那个画面与如今这么一幕何其像啊,都是那么迫人心魂。
终于等母亲的唠叨结束了,刘伟名挂断电话。看了看女子,然后站起身来笑了笑,走到女子身后的不远处,开腔说道:“对不起了,姑娘。刚刚打扰了你画画来吧?”
女子听到刘伟名的话之后转过头望着刘伟名又笑了笑后说道:“没有,怎么会打扰呢。”
“我知道你们画家画画都是需要灵感的,一旦感觉来了便有如神助,但是一旦被人打断则可能很难再找到感觉。希望我刚刚的电话没有打断你的灵感。”刘伟名依旧微笑地说着,但是态度很诚恳。
“哪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啊。”女子微微地笑着,然后继续画画。
刘伟名看了看女孩的画,然后说道:“你是职业画家?”。
“我不是职业的画家,只是比较喜欢画画罢了,所以经常出来写生。”女孩依旧是一边画着一边回答着刘伟名的话。
“我能看看你的画吗?”刘伟名微笑地问道。
“可以,不过你稍微等一下,我还有一点就画完了。”女子声音很温柔很好听,说话也非常的和气。
听女子这么说着,刘伟名也就呆呆坐在一旁继续欣赏着女子那优美的身姿和优雅的动作。女子画的是油画,身旁放着颜料盒,女子望着远方,然后抬起笔在颜料盒里沾着自己所要的颜料,然后在画板上细心地画着。画的很专注。刘伟名看着安静地女子,发现面前这一切又好似一幅画一般了。
可能就这么过了大半个小时,女子终于把笔搁在颜料盒上,然后才回过头来望着刘伟名,随后笑着:“刚刚不好意思,一直没太注意你。我这人就是这毛病,一旦认真起来周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太注意的。”
“你太客气了,是我打扰了你才对。”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来,现在画画完了,请你品鉴一下,画的不是太好。”女子说着。
“说什么品鉴,我也就是好奇,我这人天生是一点文艺细胞都没有,对画更是一窍不通。”刘伟名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还是走到女孩让过的位置上,站在画板前看着。
女子画的就是站在这个位置所见到的一切,远处的高山,薄薄的雾,山下高低不等的房屋,甚至于袅袅的炊烟也了然于纸上。只不过不是很清晰,刘伟名不懂画,是一点都不懂,他看每幅画都差不多,所以也就不知道这幅画的好与坏了。不过,他心里还是相信这幅画是画的比较好的。
“画的很好,只不过我并不懂画,所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刘伟名笑着说道,然是转脸却见女子拿着一个照相机在拍着照,依旧是对着山下。
“画的不是很好,有几个地方一直没画到我想要的结果。”女人一边拿着照相机在调这焦距一边说道。
刘伟名知道这是专业的摄像师用的照相机,一般来说,一般人用的照相机都是自动调焦的,专业人士用的一般都是手动调焦。当然,当从外表也可以看得出来。
“你学过摄影?”刘伟名好奇地问道。
“自学的,因为兴趣。”女人继续在找寻着自己想要的画面,一面回答着刘伟名的话。
“你很了不起,画画、摄影都会。”刘伟名随意地说道。
“我都是自学的,因为我喜欢这些。旅游、登山、摄影、写生,这都是我所喜欢的,但是都没有到最专业的水平,完全是兴趣罢了。”女孩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取下照相机。
这句话倒把刘伟名给吓了一跳了,随后才笑道:“因为喜欢,所以才有动力去做,也才能乐在其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这人没什么太高的要求,志向只限于此。来,我帮你照一张吧。”女孩又举起照相机对着刘伟名。
这让刘伟名有点措手不及,随后才苦笑着站着身子,笔直地站在那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呵呵,这位先生,其实你可以放松一点摆个poss的。”女孩放下照相机笑着说道。
刘伟名有点错愕,随后笑着说道:“对不起,这是个职业病了。”这确实是个职业病,刘伟名从一开始摄影机对着自己有点紧张到现在只要是摄影机对着自己就会自然地站直,露出一副淡淡地和蔼的笑容,露出一副非常正派的摸样来。只不过今天没有西装革履,穿着运动服做出这样的姿势确实是有点不伦不类了。
刘伟名放松自己,微笑着站在山顶,女孩一只手调这焦距,然后啪地一下给刘伟名照了一张。
“你说你喜欢旅游,一定到过很多地方吧?”刘伟名笑道。
“不算太多,国内的基本都到过吧。西藏、新疆,海南、西双版纳、丽江、九寨沟、大兴安岭、苏州等等,国外的准备等把国内想去的地方都走完了再去。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一个人背着包,走在陌生的路上,看着陌生的山陌生的人,把自己所看到的美好东西画下来拍下来,这种感觉很好。”女孩一边收拾着画板一边说道。
“呵呵,你是个向往自由的人,每个人心里都向往自由的,无忧无虑。虽然每个人都想自由,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的。自由,自由就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无忧无虑。但是,你选择了自由那么也就预示着你必须得放弃掉你所有的。但是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无欲无求呢?大部分人都做不到,所以现在的人每个晚上工作累了、烦了就会在心里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背着包走到一个完全没有人认识自己地方无忧无虑地生活,但是在第二天早上起的时候又会提着包急急忙忙地去上班,继续去过这种累了、烦了的生活。自由继续埋在自己的心底和梦里。我就是这样,所以我很羡慕你。”刘伟名真心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