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第5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回到家,随即回想着这一幕笑了笑,女孩最多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自己比别人可大了差不多半辈了。 。复制网址访问 只不过刘伟名自己知道,女孩吸引自己的不是美貌,而是浑身上下那种气质,一种追求自由的洒脱。
刘伟名回到家之后便洗了个澡,然后打开电视看着新闻。
看新闻是刘伟名十几年来所养成的习惯,只要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他基本上每天都要看,国际上的,国内的。经济上、民生上的。最要看的便是中央新闻,作为中层干部,他是不可能第一时间了解到中央的新政策新动向的,而中央新闻便是一个最好的窗口。虽然中央新闻每天说的放的几乎都是差不多的新闻,但是只要是有心人,仔细地思考便还是可以从中了解到中央的一些动向的。当然,有看新闻这个习惯的人不止刘伟名一个,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有这个习惯。
就在刘伟名细心地研究新闻背后政fu的新举措时,门响了。刘伟名回头看了看,暗道谁会来敲门?难道还有人知道自己住在这?
刘伟名起身之后去开了门,开门后发现池民天一脸笑容地站在门口。看到刘伟名后立即喊道:“刘书记好。”
“是民天啊,这休息日跑到我这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先进来坐吧。”刘伟名看了池民天一眼后说道。看到是池民天,刘伟名对于池民天能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就一点都不奇怪了,谁叫池民天和自己的大管家姚宏关系不错呢?不过刘伟名也不会对姚宏有什么意见,领导住在什么地方这根本就不是秘密,现在没人知道刘伟名住在哪那是因为自己才刚刚来,再晚个几天自己住的地方保证所有有心人就会知道了。
“家里面也没准备个什么东西,我也就不给你泡茶了。”刘伟名径直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对池民天说道。
“不用不用,刘书记,您这是折我的寿啊。刘书记,你很喜欢喝茶吗?”池民天慌忙坐下,然后笑着对刘伟名问道。
“还行吧,说不上特别喜欢,只不过这么多年喝下来也渐渐地喝成习惯了。”刘伟名随便回答着,他不知道池民天的用意,所以说话也就不透低,既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网官场中人说话就是这样,即使是这么一件小事也不会把话说死说满,要知道,什么事都不是一定的,所以,任何时候都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其实刘伟名在上班之前根本就不喝茶的,那时候喝饮料多过于喝茶,只不过,后来上班了之后这茶不喝也得喝了。给金清平当秘书时金清平每天都要喝茶,有时候刘伟名给自己也倒一杯,后来开会的时候桌子上总是会有一杯茶,去别人家别人也会倒茶。渐渐地渐渐地刘伟名现在也和当年的金清平一样,几乎没事就想着要喝茶,已经成为生活上的一种习惯了。
“知道刘书记你喜欢喝茶,刚好我家里有一点点茶叶,我这人是个怪性子,就是喝不来茶。有人告诉我说这个茶还不错,我想放在我那完全是浪费,所以就拿过来给您来品尝。这宝剑赠英雄,这好茶当然也要给懂得品茶的人来品尝。”池民天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盒子出来,盒子不算太大,但是刘伟名直觉便可以感觉的出仅仅是这个盒子价格就绝对不菲。
刘伟名拿着这个盒子看了看,在盒子上面看到几个龙飞凤舞的字样“大红袍。”看到这刘伟名脸色顿时疑重了,然后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茶叶,然后细细地闻着,随后说道:“你这茶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我也不懂,是一个亲戚给我带过来的。说是大红袍,还说这茶挺好的。”池民天有点尴尬地笑着。
“500克,哼,这个估计要个七八万吧。”刘伟名把盒子放下后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那亲戚说本来想给我弄点母树大红袍的,只可惜已经被禁采了,有钱也买不到。”池民天开口说道,心里暗中侥幸,暗道这姚宏给自己出的注意就是管用,这个刘书记果然是个喜欢茶叶的人,一下就可以说出价格。
其实池民天说话也是很有艺术性的,他其实要说的意思就是本来想给你刘书记送点木梳大红袍的,可惜国家已经禁采了,所以没办法。只不过是借了一个亲戚的名头来说这个话罢了。
“还母树大红袍,那个东西可比黄金还贵。2005年4月17日举行的“太平洋花园杯。”第七届中国武夷山大红袍茶文化节开幕式上,20g母树大红袍茶叶以20.8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格被人拍走。你知道一颗母树大红袍的茶树保值多高吗?最高达到了一亿多。只不过后来政fu经研究决定对九龙窠的大红袍母树实行禁采。最后一次采制的产品已收藏于故宫博物院了。其实我以前对于这个也不了解,只是一次在一位老领导的家里喝过一次这个茶罢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他唯一一次喝到这个茶就是在李老爷子的家里,当然,只是大红袍,而不是那个天价的母树大红袍。
“那这茶送给刘书记你那就是真的送对人了,像我这种根本不懂茶得大老粗要是喝了这个茶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池民天大蛇随棍上说道。
“呵呵,你还是拿回去吧,其实我对茶也不是太懂,我也是听一个前辈介绍后才知道这么一点的。”刘伟名笑了笑,把茶推了回去。
这下池民天彻底傻眼了,随即说道:“刘书记,这个茶只不过是我一个在外地经商的亲戚送个我的,绝对干干净净,不存在任何违法违纪的行为。”
“这个我知道,但是这个东西太贵,我不能收。”刘伟名依旧摇头。
“刘书记,据我所知,这个大红袍可是国宝级的茶叶了。你总不能让这国宝级的宝物被一个完全不懂茶的大老粗给糟蹋了吧?这样你我都于心不忍啊。”池民天几乎是耍着无赖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之后哈哈大笑,随即说道:“民天同志,你这个理由也太过于牵强了吧?我知道你来的用意,让我收下这个茶叶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要在把事情做完了之后我才能收。你在白山这塘污水里面已经陷得太深了,我刘伟名也说过,我来之前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我也不会傻到去帮你洗白。白山的治安一定要整治,而且要大治特治,重病就得用猛药,你们公安系统从下到上几乎已经完全糜烂了,不治是绝对不行的。我还是那么一句话,你池民天要是能把公安系统完全肃清达到我的要求了,那么以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你继续当你的公安局长,要是你办不到,那么你就滚蛋吧,让一个可以管好这个摊子的人来当局长。你怎么把你自己从这里把自己摘干净不把自己牵涉进去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要的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公安系统。”
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池民天是一身全是汗,他这些年贪的可不少,要想把自己摘干净哪有那么容易啊。要是可以轻易地把自己摘干净他就不会费尽心机去弄这个大红袍过来讨好刘伟名了。
“你用什么手段我不管,但是,前提是不能引起社会的轰动。处不处理的好那就是你个人的能力问题了。这个茶你还是先收好吧,等到你达到我的要求了再送给我不迟,不过怎么样保证在我没有让你下课之前自己不被纪委抓住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去给你泡一壶我这里的茶叶吧,虽然没有你的大红袍好喝但是起码喝的很顺心,你等下可以体会一下。”刘伟名微笑着说着,然后站起来亲自去给池民天泡茶。
而池民天现在也没发觉刘伟名给自己泡茶有什么不对了,他已经安全陷入了混乱当中了。
等刘伟名把茶端到池民天面前了池民天还没清醒过来。
“民天同志,尝一下我的茶叶吧。这个茶啊入口时没有大红袍那么香气四溢,而且还有一点苦涩,但是呢,等你完全喝下去之后你细细体会便会觉得身心顺畅了。”刘伟名笑着说着,话里有话,一语双关。
“刘书记,请你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改过自新将功赎罪的机会。我保证,我保证以后尽心尽力地为你做事,绝对不再耍小聪明了。”池民天最后鼓起了勇气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刘伟名说道。
“我不需要谁为我做事,你我都是在为组织做事,为老百姓做事。我们的目标在某种层面上来说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白山的发展为了老百姓的更好的生活。”刘伟名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
“我保证以后一定尽心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池民天当然明白刘伟名话里的意思,于是马上改口说道。
“你让我如何信你?”刘伟名慢吞吞地喝着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