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第59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刘伟名的这句话说的池民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汗如雨下。
刘伟名微笑着,也不说话,他知道池民天心里在想着办法来让自己相信他。
这次池民天是真的被刘伟名逼到死角了。人大在即,刘伟名已经放出话了,如果不对白山的公安系统来个大清理就让他下课。而且,池民天也不知道刘伟名会不会让纪委来查自己。如果对白山的公安系统进行清理了,那事情更是会闹的大,这些年来,无论是下面公安系统的官员还是社会上的三教九流,谁没给过他池民天好处?自己要是动手把这些人给整了别人难道不会把这些事情多抖出来?而上面如果没有刘伟名这个市委书记帮他兜着的话他准死定了。所以,池民天心里是非常的清楚,现在能毁自己的只有刘伟名,而能救自己的也只有刘伟名了。
良久之后,池民天不顾形象地用衣袖擦着额头上的汗,随后从兜里拿出手机,调到录音功能然后开启,随后说道:“我是白山市公安局局长池民天,我怕自知罪孽深重,所以今天向组织自首,我把我这些年来所干过的违法违纪的事情向组织坦白,希望组织能对我从轻发落。1999年,我任白山市寒潭县公安局副局长,那时,我接受了时任寒潭县原平镇副镇长梁万山同志的十万块钱,为其犯下杀人罪的妻弟开脱。2003年,在任寒潭县公安局局长任上,我收受了寒潭县最大的黑帮头头江龙的两套房子以及现金若干……,时到今日,我贪污受贿的金额总计估计在四百万左右。以上所说,句句属实,我愿把我所有贪污受贿的来的金钱全部归功,请求组织对我从轻发落。”
池民天,一项一项详详细细地说着,说的时候脸色苍白,可见要说出这些该要多大的决心。
说完之后池民天把手机摁住,然后重新播放了一次,确认无误后才把自己的手机卡取出来,把手机递给刘伟名,然后说道:“刘书记,如果以后我再有违法违纪或者是不懂您号令的事情发生,您直接把这个交给纪委就行了。这些所说的句句属实。”
刘伟名也有点惊讶,没想到池民天竟然可以这样豁出去干。接过手机,点开录音又播放了一遍。然后把手机关机。笑着说道:“四百万,你的胃口还真不小啊。你知道四百万可以让多少户老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吗?你知道四百万可以让多少贫困的孩子完成学业吗?”。
听刘伟名这么说着,池民天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他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了,这一辈子都只能任由刘伟名宰割了,没有任何的选择。
“四百万只是个大概吧,你实际的贪污金额估计起码在八百万以上吧,这是人的惯性思维,一般最多只会说出一半的“刘伟名还是微笑着,然后把手机扔给池民天,随后冷冷地说道:“把这个给我收好,回去删除了。我要让你下课或者是进监狱有很多种办法,你这个对于我来说意义不大。我要的是你的决心。你放心大胆去帮我把白山的治安整顿好,要记住,是彻底的。不过在人大之前的这段时间不宜有大动作,一切以w稳为主。而人大过后我需要看到你的成绩。如果有人举报你,或者招供你,只是小问题的话我可以帮你担待下来,如果是大问题的话我也没办法帮你顶住。该怎么办你自己心里清楚。以后,你老老实实地当这个公安局长,帮我把白山这个摊子给我管好,我不会亏待你的,喝点拿点只要在小范围里,我不会管的,但是这个分寸你自己把握好。另外,你自己都交代了你贪污了四百万,那么你过几天就以匿名的形式把这四百万捐给红十字会吧,咱们白山很多偏远山区的孩子们上学很困难,用这笔钱去建希望小学为你自己积点德,对你有好处。记得把红十字会的这个票据收好,万一你东窗事发这个东西说不定还可以救你一命。你不会心痛这四百万吧?”
“不会不会,我明天就去捐了。”池民天又开始流汗了。
“你不要这幅心痛的摸样。你即使捐出这四百万家里面起码也还有五六百万的财产,这些钱足够你们一家人风风光光地过日子了。事情就这样吧,以后要经常去我办公室向我汇报工作。”刘伟名又端着茶说道。
“谢谢刘书记,刘书记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池民天铭记在心。”池民天站起来向刘伟名鞠了一躬后说道。
“你这人怎么又说到这个来了呢?你知道我放你一马的原因的。你虽然贪污受贿无所不干,但是在白山,你对于公安系统是最为熟悉的,而且对于白山公安系统的统治力无人可敌。只要你真心悔改,我为什么要花那么大的力气去重新选一个公安局长呢?当然,如果你仍然不知悔改那就另当别论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我一定会改过自新的。”池民天赶紧说道,然后四处望了望问刘伟名:“刘书记您一个人住?”
“嗯。一个人住,妻子和孩子暂时都没有来,过几个月再看看接不接她们过来生活。”刘伟名随意地说道。
“您一个人住每个人照顾实在是不行,您看看您,白天为了工作这么辛苦,回到家了连给端茶倒水煮饭的人都没有,这对您的身体健康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啊。刘书记,您看这样行不行?刚好,我一个远房的表妹来到城里,说是让我帮她找一个干保姆的活,要不,我让我这个表妹来给您当保姆?您放心,我这个表妹是个乡下人,这丫头人很腼腆,一般不说话的,而且没有脾气,最适合干保姆了。”池民天眼睛转着说道。
刘伟名皱起了眉头,随后微微一笑道:“你啊,不要花那么多的鬼心思了,我刘伟名说过的话算数,你不用刻意想尽办法来讨好我。我一个人过着挺好,不用人照顾。这么多年在外为官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你回去吧。”
“刘书记,我真的没有别的心思。您整天工作这么忙身边每个人照顾您怎么行啊?你要是把自己累垮了那不仅仅是你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个白山老百姓的损失啊。”池民天一副情深意切的摸样。
“得了得了,溜须拍马这一套在我身上不管用。你把工作干好了比什么都管用。你先回去吧,不用再说了,以后经常到我办公室向我来汇报工作。另外,请记得要自律。”刘伟名最后很严肃地说着。
“我一定会得,刘书记。那我先走了。您休息。”池民天见刘伟名态度很坚决也就没办法只能告退了。
池民天一走,刘伟名也陷入了沉思。事情还是按照他想要的方向在发展着。他从一开始就一直在逼着池民天,但是却一直没把池民天逼死,而是始终给池民天留下了一条活路。他要的就是池民天必须向自己投诚,必须把自己的后路全部切断安安分分地跟着自己干。刘伟名这么干也是没有办法,白山这堆烂摊子比起当初的清泉来说要复杂的多,而公安系统更是与社会各界牵涉的头个阵地。刘伟名要做的事情当初在清泉干的一样,他要做的事情是伤害了所有白山官员的利益,那么势必他就要与白山所有的领导干部为敌。而这个时候如果自己把池民天给换了,换上一个听自己话的新局长,这个新局长能够掌控的住整个公安系统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当下面所有的人都互相牵涉对于你的命令阳奉阴违的时候你这个局长也只不过是个摆设罢了。所以,要治白山的治安,还非池民天这个人不可。但是也要切断池民天的后路,让他必须站在与整个白山公安系统下面的官员对立的局面上来举起砍刀把整个公安系统肃清一遍。就是基于这些,刘伟名才费尽心机布局演戏,让池民天乖乖地站在自己面前当自己政治白山的先锋。
刘伟名微笑着,这是他来白山干成功的第一件事。只要池民天摆平了,那么白山的公安系统整治工作便就成功了一半了。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一大早就起了。起之后不自然地又穿上了运动服,随后刘伟名仔细也笑了,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爬山还是只是因为那个连名字都来不及问的女孩呢?不过刘伟名还是对自己说自己对那个女孩只是欣赏,而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只不过这个借口说出来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这次刘伟名学乖了,打了个电话让司机在下面等自己,然后便开始洗漱,收拾干净之后下楼。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司机便就来了,刘伟名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山下,路过一个便利店的时候,刘伟名突然让司机等车,然后让司机帮自己去店里面买了几瓶牛奶和面包。
当刘伟名费尽千辛万苦爬到山顶的时候,发现昨天那女孩果然在,依旧是在画板前画着画。
刘伟名走近,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
当女孩终于把画画完了起身的时候才发现一旁的刘伟名。
女孩有点惊讶,但是随即还是微笑着说道:“你来了很久了吗?”
“没有,才刚来,见你在画画也就没打扰。”刘伟名笑着,然后把牛奶和面包递给女孩说道:“你没吃早餐吧,我来的时候吃早餐的时候顺便给你捎了一份。”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女孩迟疑了一下,然后还是接过了刘伟名的早餐,开始吃着。
“哦,对了,这是昨天给你照的照片,我给你带来了。本来以为你不会来的,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偌,给你。”女孩吃了几口,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从自己的包里掏吃一张照片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接过照片,看了看,随即笑着说道:“没想到我笑的还是那么不自然,看来我这一生是没办法好好地照一张相了。谢谢你。”
“没事,我在旅途中遇到的人和事物我都会留下照片的,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珍贵的财富。”女孩展颜一笑道。
“这么说你那还留了一张我的照片?那你可得收好了,别让我的玉照让别人给看到了。”刘伟名笑着说着。
“呵呵,你还玉照呢。”女孩差点把牛奶从嘴里给喷出来。
“这里的空气确实不错,爬爬山下去让人觉得心旷神怡啊。”刘伟名站起来伸了伸懒腰说着。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随后又如昨日一样地下山,刘伟名依旧帮着女孩背着包。下到山脚的时候刘伟名把包递给女孩说道:“以后我估计是不会来这里了,明天得上班了。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一样。”女孩伸出手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和女孩握了握手。然后挥了挥手转身准备离开,不过随即转身问女孩:“你身上有纸和笔没?”
“有,怎么了?”女孩问道。
“有的话借我用用。”
女孩听刘伟名这么一说,倒是想了一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纸和一只笔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接过笔在纸上刷刷地写着“刘伟名,手机号码13xxxxxxxxx。”然后递给女孩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在外地,特别是在白山这个治安不算很好的地方,可能不是那么安全。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只要是在白山遇到了问题你都可以找我。”
“你叫刘伟名?”女孩显然对于这个名字的兴趣要大于刘伟名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