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第59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哦,你原来是身体有问题啊。 我说难怪呢。”女孩一听当即对刘伟名有点鄙夷了,她以为刘伟名是生理方面出现了问题,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你能让她怎么去理解刘伟名那句话?随后女孩皱着眉头说道:“真倒霉,这么好一次的赚钱机会就这么没了。可是……可是……你确定你不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女孩子陪在身边?我会很多技巧的。”
刘伟名听着女孩越说越为离谱,最后忍不住炳哈大笑了起来。女孩最后的话说的很a昧,也很y惑人。刘伟名脑海里当即便出现了那些让人心潮澎湃的画面。但是他确实从内心的最深处对于这种与感情无关只因为金钱而存在的关系感到反感。在年轻刚刚进入官场的时候,他便就对这种金钱的关系感到反感,只不过那时候人年轻,根本就禁不起,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冲动,也干过几次这种事情。只不过每次过后自己都觉得很龌龊很无耻。刘伟名在这么方面一直都觉得自己有洁癖。后来这种事情也遇见的多,官场的男领导都喜欢这个调调,以前为了讨好领导,这种给领导介绍女孩子的事情他也做过,陪领导一起出去干这种事情他也做过。只不过那都是应酬,基本上刘伟名每次都是叫做这种事情的女人给自己按摩,等候等领导完事了出去走人。基本上自己没干过这种事情。
不过看到女孩比较稚嫩的语气,笑了笑,随即说道:“你走吧,告诉你们的池老板,他的心意我心领了,让他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干为好,不要再在我身上花心思了。他愿意给你多少钱是他的事情,与我无关。只是我劝你以后还是出去找份工作多了解了解这个社会再来考虑要不要干这个。感觉你家庭条件也不差,你父母一定很疼爱你吧,你多想想你父母们,想想他们要是知道了你干这个会怎么想吧。”
“你真的啰嗦,不管了,池老板还说了,只要我今天和你在一起就给我一万块,不管以后你要不要我陪在你身边都给。”女孩一副坚决的神态。然后站起来刷地就把自己的上衣给掀开了。然后把长裤也脱掉,在刘伟名面前露出自己完美的身材。然后走到刘伟名身前,直接坐到了刘伟名的大腿之上……
刘伟名没想到池民天竟然还有这么一招,也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大胆,当即血往头和下两个地方冲,有点把持不住了。
刘伟名平身被s诱的次数不在少数了,但是这次却是最为尴尬的,因为他对这个女人根本就毫无感情。
不得不说,男人本身就是有男人的劣根性,永远都没办法抵制住y惑。
刘伟名虽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也不见有任何的抵抗。从最心底,他还是非常期待这么下去,期待进一步发生点什么的。心底最深处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在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让事情这么继续发展下去,主席的话还在刘伟名的脑海里旋转,而且,刘伟名也不想自己在池民天面前暴露出贪婪的一面。要知道,在官场中最为让人敬畏的人就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只有保持自己的无欲无求,才能对池民天以最大的威慑。而另外的一个声音却在指导着刘伟名的动作,这个声音在告诉刘伟名,让刘伟名把她给推到。
女人的动作颇为y惑力,刘伟名觉得自己真的要缴枪投降了。
虽然女人y惑人的动作并不那么熟练,反而显得非常生疏,但是自这么一具年轻漂亮的身体上发出的y惑力不管熟练不熟练,又有哪个男人可以保证自己可以坐怀不乱呢?
刘伟名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兴奋的不能再兴奋了。男人即使再虚伪再假装,身体上的反应还是会直接出卖他的。而女孩见到刘伟名的反应便更加努力地动作了,她是为了那一万块钱而动作着。
就在刘伟名准备放弃抵抗彻底疯狂一次的时候,刘伟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猛地响了起来,这一声手机响的刘伟名和寒轻盈都吓了一跳,两人的热情都在顿时被击散。
刘伟名望着坐在自己身上几乎光的女孩,心态终于变的平和了起来,冲着女孩笑了笑,然后说道:“要不你站起来一下?我得接个电话。”
女孩非常恼怒,嘴里说道:“等下接吧,做正事很要紧。”、说完竟然低着头就准备把自己的头埋进刘伟名的裆部。刘伟名见女孩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立即站了起来,然后拿过手机看了看,无独有偶,这个电话是张云佳打过来的。
“姑娘,我老婆的电话来了。你还是穿上衣服走人吧,你的社会阅历还太低。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是个当官的,而你的那位池老板也是个当官的,只不过他的官比我小一点,所以要讨好我。但是呢,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好,我不想自己有把柄在他手里。即使你今天y惑我成功了,也顺利地拿到了那一万钱了,我为了我头上的乌纱帽说不定也会让人对你来一次暗杀什么的,以保证这件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你知道我们这些人为了乌纱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的。该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吧,我希望我接过电话之后你已经离开了。”刘伟名想了想之后说道。
刘伟名这么说也是不得已,他实在不想这个女孩还在这里了,他不敢保证他下一秒还能不能抵制的住女孩的y惑。刚刚要不是这个电话刘伟名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把不该做的事情给做了,说不定现在又在开始后悔和做想着怎么善后了。而且刘伟名也怕自己在和张云佳打电话的过程中这个女孩子会不会估计来捣乱什么的。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误会的。所以刘伟名才用这种最为cll的威胁把女孩给逼走,当然,其实刘伟名说的并不是毫无根据,这个世界上要让一个消失的办法实在是太多了,这种说法并不是不可能存在的。刘伟名猜想,这种威胁对于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来说,应该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刘伟名笑着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接电话,两夫妻之间说的都是些琐碎的事情,比如问问刘伟名在这里过的怎么样?在外面吃还是自己在家煮的东西吃,要好好照顾自己等等诸如此类的。随后又让金倩跟刘伟名通电话,刘伟名问了问金倩最近的病情怎么样了,随后在电话里让两个儿子说了几句话便挂断了电话。当刘伟名从阳台上下来的时候,发现房子里面已经没了人影了,那个女孩子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屋子里面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还有一丝女人的味道。刘伟名笑了笑,但是自身的望却不知怎么地又上来了,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才把自己的望给降下去。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交易的世界。有些交易可以用金钱来作为货币进行装换,而有些交易却是用另外的东西来作为货币转换的。比如利益、比如权力亦比如女人。池民天给寒轻盈一万块钱,让寒轻盈陪刘伟名睡觉,这就是金钱交易,在这笔交易中池民天得到了刘伟名信任和看重,而寒轻盈得到了一万块钱。而寒轻盈和刘伟名之间的便是交易,寒轻盈只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了刘伟名她就可以得到池民天的一万块钱,而刘伟名则得到了身体上面的满足。而池民天和刘伟名之间便是权力的交易,池民天只要让刘伟名信任自己那么他的这个公安局局长就可以坐稳,就可以继续掌握权力,有权利就会有利益。这都是交易,刘伟名感叹着。官场里面的交易无所不在,看得到的,看不到的,都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
刘伟名坐在沙发上,心里颇为不平静。脑海里在思索着一些由此而深入的问题。想到这,拿起手机拨了马俊才的电话号码。
“老马,我是伟名。”刘伟名笑着说着,他对马俊才这位老白山同志还是非常尊敬的,第一,他身边必须得有一位熟悉白山也愿意干实事的得力助手来帮助自己,很明显,马俊才是个很好的人选。第二,马俊才是市长,刘伟名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就必须得让政fu听自己的话,就必须让政fu跟自己一条心。党委只不过是个发布命令的单位,干活的还是政fu。因为这两点原因,所以,刘伟名必须得与马俊才搞好关系。当然,要让政fu听自己话有很多种办法,比如用权势压住马俊才,让马俊才不得不跟着自己走,又比如把政fu下面的人全部笼络到自己门下,把马俊才架空让他变成一个有名无实的市长。但是,这些都是下下之策,都是迫不得已才会用的。
“刘书记,你好。”马俊才也在那边说道。
“这大星期天的打扰你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刘伟名笑呵呵地说道。
“瞧你说的,我这人啊就是不能闲,一闲下来就不知道该干什么,我倒是希望能够天天上班呢。”马俊才一句笑话就把这句话给带过去了。
“我看今天天气很好,不知道老马你喜不喜欢钓鱼?要不我们俩今天去钓会鱼吧。”刘伟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来刘书记倒是和我是同道中人啊,我这人没别的爱好,这钓鱼就是我最大的爱好了。你选了地方没有?没选的话就我来选蚌地方。”马俊才立即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立马说道。
“哎,老马,说好了今天是我请你,所以这地方就我来选吧。选好了我再告诉你,今天咱们俩可得好好比一比了,看看到底谁钓的鱼多。”刘伟名哈哈地说道。
“刘书记,你要是和我比别的,我可真的不敢跟你比。但是要说到钓鱼我可还真的没服过谁,你等着,我这就去把我那几根宝贝鱼竿给翻出来。”马俊才也豪气干云地说道。
“哈哈,那咱们俩就比一比吧,筹码就是一条中华烟,你看怎么样?”
“行,看来我明天可以抽到刘书记你的中华烟了。”马俊才哈哈大笑说道。刘伟名也笑了笑,然后挂了电话。
接着又拿起电话给姚宏打了个电话。
“姚秘书长,你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刘伟名直接问答。虽然知道自己这么问姚宏即使有事也会说没说,但是刘伟名还是这么问。
“没事,我现在正在家里看电视呢。正在等刘书记你的吩咐。”姚宏很恭敬地说着。
“那这样,你现在给我找个可以钓鱼吃饭的地方,帮我联系好,然后把地址告诉马市长。然后你让司机来接我。哦,对了,让人去帮我买两根鱼竿,另外帮我买几条中华烟过来吧。”刘伟名直接吩咐着。
姚宏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立即点头说是,他当然不会傻到去问什么,先不说该不该问,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问吗?很简单就是刘伟名要请马俊才去钓鱼。
姚宏接过电话之后便开始思索起来了,作为秘书长 ,这些年白山只要是高档的地方他哪个地方没去过?当即便想到了一个比较适合的地方。然后打电话给一个办公室的副主任,让他马上去这个休闲山庄去预定,然后又打电话给自己的司机,让他马上去买两根最好的鱼竿过来,其余钓鱼的设备也全部备齐。最后他打电话给办公室值班的领导,让他拿几条烟给刘伟名的司机,让那司机先开车到自己家的们前来等着。
姚宏忙完这些出了口气,做秘书长的就是干些这样的事情。
本来想直接给刘伟名回个信,也通知一下马俊才是什么地方的,但是最后还是谨慎地放下电话。他想要等到那个副主任把事情办好之后再打,不然万一这边通知了那边出了什么意外领导会怎么向他?不得不说,这个姚宏还是一位比较合适的秘书长,迎来送往、承下启上,这些事情干的都还算是圆滑。
刘伟名换了套休闲服,还特意戴看顶帽子才出门。下楼之后便看到下面听着两辆车,自己的那辆还有姚宏的那辆车。
看到刘伟名下来,姚宏立即迎了上来。
“都安排好了吗?”刘伟名问着姚宏。
“全都安排好了,地点已经选好了,已经让办公室的刘副主任在那边了,另外鱼竿还有钓鱼的设备全部都已经备好了在车里。另外酒水饮料烟我都已经叫车送到那个休闲山庄去了。我来之前也已经通知了马市长。”姚宏立即一项一项地向刘伟名汇报着。
“嗯,不错,那走吧。你在前面带路。”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在姚宏拉开的车门上了车。
等到刘伟名上车之后姚宏把门关上,然后走进自己的车里做好,让司机开车。其实这秘书长有时候更像市委书记的秘书,当然,这也要看这个秘书长自己的能力。干事能力强,市委书记对你放心的,那么你就是处于政治中心手握重权的人,如果没能力市委书记又看不起你,那么你就只能干干秘书的活了。这也就是外面的人评价秘书长这个职位,有人说秘书长干的好比市长权力还大,干不好比秘书的权力还小。
当然,这些话说到底都是一些玩笑调侃的话罢了,不过玩笑这么开也不可能毫无根据。
其实,刘伟名只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件小事,他没有想到姚宏会把这件事情弄的这么兴师动众。要是换位而处,刘伟名就绝对不会这么办事,刘伟名绝对只会叫上自己的一个心腹把这事给办了,绝对不会弄的人尽皆知。要知道,领导这么说就是不想把这事闹大。当然,这只不过是个人做事风格而已,刘伟名个人喜欢低调,并不代表所有的领导都喜欢低调,有很多领导就是喜欢这种为了自己一点小事让大伙忙前忙后的感觉。刘伟名其实对于姚宏这个秘书长还是非常的满意的,刘伟名相信自己要自己多提点,姚宏绝对会适应自己的风格。刘伟名也相信姚宏,他现在身边的人手不够,在试探过姚宏是不是一个得力助手之后,刘伟名会慢慢地给姚宏放权的。
其实姚宏一坐进自己的车子里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了,因为他发现刘伟名连自己的秘书卫成江多没有叫。刘伟名为什么不叫上卫成江?只能说明刘伟名对于卫成江并不熟悉,不熟悉就谈不上信任。从这就可以得出刘伟名这一趟和马俊才的钓鱼根本就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姚宏在车里陷入了沉思,开始思考刘伟名这段时间以来的行为作风,不知觉地从兜里掏出那几包随身携带特意为刘伟名断烟时准备的香烟点上了一根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