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第59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车子直接开进了一个叫做什么什么休闲山庄的地方,刘伟名在车上看了看,这个地方只能算是处于休闲山庄与农家乐之间的场合,休闲山庄刘伟名去的多了,这个地方的硬件设施与环境都是比较差的,但是想想这是在白山,刘伟名也就释然了。
当姚宏来给刘伟名开车门的时候刘伟名才下车,下车之后刘伟名望着姚宏笑了笑,然后说道:“你是秘书长,不是秘书,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做了。你打电话询问一下马市长来了没?”
姚宏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去给马俊才打电话去了。而那办公室的副主任则站在一旁等待着刘伟名吩咐。
刘伟名把他招过来,然后说道:“等下我和马市长会在这里钓鱼,你不要让人来打扰。现在有什么要准备的你们都先去准备好。中午的午饭就用我和马市长钓的鱼来做吧。如果你们有事的话就先回去。”
那位副主任又不傻,这种机会怎么可能不把握,当即说没事。
“没事那等下就一起吃中饭吧,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要做好饿肚子的准备了。你可以找地方去打打麻将。”刘伟名笑着说着,随后姚宏走了过来,说马市长马上就到。
刘伟名拍了拍姚宏的肩膀,然后说道:“我们去钓鱼的地方看看吧,安排的事情就交给刘主任吧。”
“今天就陪我和马市长钓钓鱼吧,我可是和马市长今天说好了,今天我和他钓鱼比赛,赌注就是一条中华烟。你中华烟带来了没?钓鱼我肯定不是马市长的对手,别等下输了没有烟,被马市长笑我这人耍赖。”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开着玩笑说道。
“都准备好了,我已经刘副主任带到前面去了。钓鱼这东西是有一定的技巧,但是更多的是靠运气,谁输谁赢都不一定。其实我倒是更相信刘书记你会赢。”姚宏陪着刘伟名说道。
“哦?你对我有信心?为什么?马市长钓鱼可是有些年头了,他可是个非常喜欢钓鱼的人。”刘伟名有点诧异地问着。
“就像打牌,一个新手和一个老手一同打牌,其实新手比老手赢的概率还大一些,因为一般的规律都是新手的手气要比老手好。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这种情况倒是普遍存在,所以我宁愿相信你会赢。当然,你和马市长钓的只是感情,钓的也可能是同一条鱼,不管是你钓上来的,还是马市长钓上来的,最后这条鱼都得送到你们二位的餐桌上来供你们享用。”姚宏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
刘伟名听过姚宏的话之后稍微停顿了一下脚步,然后笑了笑说道:“你能想到这一点就说明你是一个可以担大任的人。我没有看错你。姚宏,我这个人可能和其它的领导不一样,我来的时候就和你说了,我是个很务实的人,那些虚的假的那一套我不是很喜欢,所以,以后你做事的方法方式还是稍微地改一下。网我这人能够自己做的事情一般是不喜欢麻烦别人,你知道我为什么一次次地叫你来吗?因为我想看看你的能力,一个人的能力往往从一些小事就能够体现,你的表现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足以让我对你放心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刘伟名说完之后用犀利的眼神望着姚宏。
姚宏有点吃惊,不敢对望刘伟名的眼睛,当即点头说道:“请刘书记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办好每一件你所交代的问题。”
姚宏当然明白刘伟名的意思,刘伟名这么说就是把他姚宏视作自己的心腹,就是要让他姚宏对他效忠了。这对于姚宏来说是受若惊,他在刘伟名来了之后的一系列努力其实就是为了得到刘伟名的这一肯定。
“我知道你和池民天关系比较好,但是我今天在这里告诉你,你和池民天可以拉近关系,但是不要太过于交心。那个人不是一个可以让人信任的人,当然,要让他老实就必须要给他威慑,你帮我好好地监督他,如果他和他的公安系统出了任何问题我不会找别人,我只为你是问。你是市委秘书长,以后你就做一些大事情吧,也为我分担分担。人大的事情你多关注关注,随时向我汇报,也帮王德凯同志分担点压力。”刘伟名想了之后说道。他决定先试着重用一下姚宏这个人,看看这个人到底能力怎么样。其实他心底已经有了答案,姚宏这个人心思细腻,做事也非常的谨慎,而谨慎当中又透着一股精明。这样的人只要心思不歪,工作能力一般来说是不会差的。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虽然关于池民天的部分姚宏有点后怕,但是听完之后已经很开心。
刘伟名走到在一个大池塘中间的一个小亭子里,只见亭子中间已经摆满了水果,烟。还有茶,另外还有两门穿着旗袍的妙龄少女站在那里。而池子各个方向都摆着椅子,场中放着四五根各种各样已经全部整理好的钓竿,鱼饵什么的设备也是一应俱全。
刘伟名看了看,随后对姚宏说道:“把这个两个姑娘叫出去吧,等下你陪着我和马市长钓鱼,其余的人就不要过来了。马市长应该快来了吧,你替我到门口去迎接一下马市长吧。马市长是为老前辈了,我很尊敬他,也需要他的帮助,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我知道。”姚宏点过头之后招呼了两个女孩变往外走。
刘伟名看到这一幕笑了笑,然后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根钓竿便甩进了池中央。嘴里点上了一根烟。
他其实并不喜欢钓鱼,除了每次去陪一些领导钓鱼之外,他是真的很少钓鱼。以前听一个领导说,要想当好一位领导,那么首先就要学会钓鱼。其实说到底就是要学会一个字,忍。只可惜刘伟名怎么也对钓鱼提不起兴趣,不过这忍字他倒是自学成才了。
当官,首先要学忍住自己的嘴巴,该自己说的就说,不该自己的说的坚决不能说,别大嘴巴有什么说什么,最为忌讳的是去说别人的是非,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说多了早晚会让当事人知道的,而多一个敌人对你来说往往是致命的。这一点其实不仅仅只用于官场上,对于社会上各个阶层的人都实用。第二忍便是要忍住自己的手,不该伸手的不要去伸手,有些东西的力虽然很大,但是往往都是要命的,要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去拿了,那后果往往都是万劫不复。第三要忍住自己的脸,脸上的表情不能反映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一个心里藏不住话藏不住事的人一般很难升上去。要知道,那些成精的人对于人的表情是抓的很准确的,他们可以轻易地从你脸上的表情知道你心里的想法,是朋友还好,要是是敌人呢?还没开战人家就把你的底线看透了,你还有赢的可能吗?
所以说,不管是做人还是做官,忍字都非常重要。
刘伟名在脑海里回味着这些,微笑地望着那个毫无动静的鱼漂。
这个时候,刘伟名看到马俊才和姚宏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了过来。
“怎么样?老马,这个地方还行吧?”刘伟名看到马俊才走进了便喊道。
“很好,这地方在我们白山来说已经是非常高雅的一个地方了。”马俊才也笑着,手中果然拿着他自己准备的鱼竿。
其实,马俊才一开始对刘伟名一直都有点恭敬的成分在,但是刘伟名今天打电话给他时的清热和恭敬让他不由的对刘伟名就自然亲和了起来,而这也就是刘伟名今天邀请马俊才来钓鱼的原因。马俊才不是姚宏、不是池民天,他是个市长,自古以来,往往市长与市委书记之间都多多少少有矛盾的存在,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但是要怎么样矛盾降到最低呢?不是靠市委书记的强势,强势是没有用的,市长嘴上服但是心里会服吗?刘伟名想要的就是要和马俊才拉近关系,把两人之间的关系真正地弄的亲近起来,这样两人之间再来商量问题就会容易许多,起码不会有那么多的摩擦。
“我可是跟他们说好了,今天中午我们什么都不吃,只吃我们三个自己钓的鱼,要是我们三个今天钓不到鱼我们几个中午可就要饿肚子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这个问题,刘书记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这种池子里的鱼不像河里湖泊里的鱼,那里面生态是平衡的,所以那些鱼并不缺食,要想让他们上钩得花上一定的心思。但是这里的鱼不一样,他们的食物都是人工给予的,而且这种专门工人钓鱼娱乐的地方一般都不会把鱼喂饱,他们就是要让钓鱼的人享受到满载而归的喜悦。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马俊才一边拨弄着自己手中的鱼竿一边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这个马俊才还真是一个钓鱼的行家里手啊。
“看样子今天我这条烟是真的要输了。”刘伟名哈哈大笑道。
“那可不一定,刘书记,这钓鱼嘛我确实已经钻研了很多年了,不能说心得,这经验多少是有一点的。但是这钓鱼讲究的是愿者上钩,谁的鱼饵香它们就争着上谁的钩,一般来说,这大的鱼钩和香得鱼饵钓上来的鱼都是大鱼,因为大鱼在吃食小鱼是抢不过的。我呢,其实就是个陪衬,刘书记你总是吃大鱼肯定会烦腻的,我就负责在你鱼钩边上给你钓几尾小鱼来给您尝尝鲜。”马俊才话中有话地说着。
刘伟名握着鱼竿,脸上带着微微笑,并没有回答什么。
“两位领导,我这钓鱼的水平是实在不行,我就负责给你们搞下后勤服务。”姚宏拆了一包烟给刘伟名和马俊才一人递了一根后说道。
“姚宏,你就拿根鱼竿坐在来一起钓吧。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来钓鱼的,我的目标不是为了吃一顿,而是要把这池子里面搅浑水的鱼全部一网打尽,所以,不管是谁,也不管是大鱼小鱼,只要你们钓到鱼了,今天中午的这一顿就绝对让你们吃饱。”刘伟名接过烟点上,淡淡地说着。
虽然刘伟名只是淡淡地一句话,但是在姚宏和马俊才心里却是有着不一样的分量的。
“那我就得把我练了这么多年的水平拿出来,今天说什么都得让刘书记你大饱口福啊。”马俊才哈哈大笑着,然后把鱼竿甩进水里。
姚宏也笑了笑,也拿过一根鱼竿甩进水里。
三人就这么开始钓鱼着,刘伟名和马俊才都不说话。都认真地看着鱼漂。其实刘伟名是装的,他心里其实在想着工作的事情,想着要整治白山这一个烂摊子要从哪里下手。但是,姚宏望着这么寂静的场面就有点受不了,不是他耐心不好,而是这个场面有点尴尬。刘伟名让他一起来钓鱼他决计是不能让场面冷下来,这是属于他工作范畴之内的事情,于是想了想,然后笑着问道:“两位领导,对于钓鱼我是真的不在行。我听说钓鱼的时候是不能说话的?是不是?”
“这个你得问马市长了,我和你一样,也是个外行。”刘伟名微微笑着说着。
“哪有这个说法,说话聊天都是可以的,不过声音大了就不适合了,声音大了会把鱼吓跑。”马俊才也回答着。
“那就好,我都憋了很久了。这钓鱼啊,还真是个耐心活,真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我就不行。说到耐心我倒是想起了一个关于钓鱼的段子来着,正好说给两位领导听听。说是一人蹲在一个钓鱼人的旁边看钓鱼,过了三个小时,钓鱼人对他说:你也去准备一些钓具来钓鱼吧。此人回答道:我没你那么好的耐性。”姚宏笑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