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第60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这是说你自己吧,你要是再陪我们钓上两个小时这个人就是你了。 我这倒是还有另外一个关于钓鱼的段子,是在酒桌上听来的。说是一对夫妇到一个湖滨胜地度假,丈夫喜欢破晓时分去钓鱼,妻子则喜欢安静的阅读。一天早晨,丈夫钓了几小时鱼以后,回住所睡觉歇乏去了。虽然女的不熟悉这个湖,但她驾着丈夫钓鱼的船离开了岸。她划了一段水,在湖中抛了锚,又去读她的书。这时一名治安官坐着船来了,他让他的船靠上了女士的船后说道:“早晨好,女士,你在做什么?” “读书。”她答道,她想,这不是明摆着吗? “你在限制渔猎区钓鱼。” “但是,长官,我没有钓鱼,你不是看到的吗?” “可你拥有全部的设备,我必须带你去一趟警察局。” “假如你那样干,我就告你强x我!”女人厉声喝道。 “一位美丽文雅的女士怎么能血口喷人呢?你知道,我没碰你一指头。” 治安官抱怨道。“是的,这没错。”女人回答道,“但你拥有全部的设备。”刘伟名也说了一个段子。
姚宏个马俊才听完这个笑话之后都哈哈大笑,虽然刘伟名不知道他们俩的笑容有多少的真实度,不过,活跃气氛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马俊才见姚宏和刘伟名两人都说了,自己不说一个也过不去,便也开口说道:“我这人很少说这个,所以知道的段子也就不多,而与钓鱼相关的更是一个都没有,想起一个都是紧紧与钓鱼有点联系的,我就滥竽充数一次吧。说是一个人看见有个钓鱼的拿着一面镜子站在水里。 “请问,你在那里干嘛?” “在钓鱼。” “用镜子钓吗?” “不错——这是新发明的一种钓鱼法。” “你能把这种方法告诉我吗?” “可以,但要付100块钱。” 那人好奇心盛,于是如数付款。 “方法是这样的。”钓鱼人开始解释:“你把镜子对着水面,一看见有鱼游过就马上用镜子的反光去吓它,待鱼儿吓昏后你就把它捞起来。” 那人听了勃然大怒:胡说八道,这样怎么可能钓到鱼,你钓了几条了?” “今天你是第5条。”
“马市长这个比我们的都要好啊,我们那都属于低级趣味,老马的这个可是带着哲理,让人深思的。说到底啊,我们人都一样,天性贪婪。我们很多的官员就是因为自身太过于贪婪,才主动或者被动地走上了岔路,最后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古人有句话叫做无欲则刚,不过,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到无欲无求啊。我们啊,要时刻记住自己党员的身份和肩膀上的责任啊。”刘伟名开口说着,其实他这是打着圆场。马俊才的段子确实是一点都不好笑,但是不笑笑又让马俊才下不了台,于是便故作深沉地说着。
就在这时,马俊才突然站了起来,很熟练地收杆,拿着线在水里拖了几圈,然后拿过渔网直接把鱼给网了进去,不大不小的一条鱼,两三斤的样子吧。
“你看,还是老马你行吧。我们今天中午的午餐算是有着落了。秘书长,赶紧的让人把这条鱼送到厨房去,要是在十二点之前我们还没钓到下一条鱼今天中午我们就吃这条了。”刘伟名望着鱼笑着说着。
姚宏立即拿手机打电话,随后那位副主任亲自跑过来把鱼给拿走了。三人继续钓鱼。
“老马,姚宏。今天我把你们俩都叫来其实就是想在这样悠闲的环境里面和你们俩谈谈心,在办公室那地方总是会让人觉得压抑,而且,隔墙有耳,我是新来上任的,对谁都不太熟悉,不得不留个心眼。我熟悉的相信的就是你们两个,所以我今天就想听听你们的心里话。这里就我们三个人,今天说的话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的,所以,我要你们两个今天不许给我藏着掖着,把里面心里的话都要给我倒出来。”刘伟名突然淡淡地说着,但是语气非常的严肃。
刘伟名说完之后,马俊才和姚宏都迟疑了一下,然后点头。
“姚宏,你先说说吧。我来白山是你亲自去迎接的,你也是白山的老同志了,对于市委里面的一些门门道道我想你比老马知道的还多,你就给我详细地说说咱们白山的这个领导班子吧。记得,要客观公正。”刘伟名转脸望着姚宏说着。
姚宏心里纠结的紧,作为一个前任副秘书长又是现任的秘书长,他其实与各位领导的关系的都非常好。他的职业让他不能得罪人也不会得罪人。而现在看刘伟名的架势显然是不让他继续这么过下去了。他现在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在老师面前告自己好哥们状得学生一样。当然,这种想法只有一点点,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干部他的觉悟是非常之高的。
“其实我看的没有马市长看到明白,只不过我与市委这边接触的比马市长多一点,所以见到的也就可能多那么一点点了。我就说说我所熟悉的几位同志吧。王德凯同志工作能力是有的,但是就我个人认为,他对工作不是很上心。以前,上一任书记在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副书记了,那时候他工作还负责一点,只是这一届他的位置还是没有上去。他年纪已经到了,这一届没上去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就是下届内退了,可能是基于这个原因吧,他对工作已经没有太多的热情了。我和他的关系还算是比较好,这些话他也和我说起过。但是,他对于自己该做的还是会做好,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姚宏说完之后有点忐忑地望着刘伟名。他其实也是豁出去了,他还记得刘伟名在马俊才来之前跟他说的那些话,再加上刘伟名现在突然这么问,姚宏就知道,刘伟名让自己先说就是希望自己往狠了说,说的越露骨越好,这样马俊才等下说的时候就没办法再藏着掖着了。姚宏知道,刘伟名让自己说其实就是抛砖引玉,真正为的其实就是马俊才嘴里的话。
“确实如此,德凯同志以前对工作非常的负责,但是人年纪大了想法也就不一样了。德凯同志对于白山还是非常有贡献的。”马俊才听过姚宏的话之后接着说道。
刘伟名也笑了笑,姚宏的话是非常符合他的心意的,他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而马俊才的话表面上看是在在批评王德凯,其实是在想帮王德凯开脱。不管怎么样,刘伟名也不会去动一个已经没多少野心的副书记的。
“德凯同志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我相信他。”刘伟名随意地说了一句,然后又望向姚宏,说道:“你继续说。”
姚宏低着头沉吟了一下开始说道:“市委这边还有位副秘书长以及办公室主任,这些同志也都是这次调整上来的。”
姚宏慢慢地说着,但是他的话并没有引起刘伟名太多的注意,这些人的简历刘伟名也都早就了然于心,而且现在他所关注的对象还没到这些人的级别上来。
“刘书记,我来说两句吧。白山的问题主要还是出在我们市政fu这边。”马俊才抬起头来说了一句。
刘伟名听到马俊才的话之后把放在嘴边的烟慢慢地放下来,对着马俊才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
“白山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出在我们政fu这边,不过刘书记你放心,我相信我能够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好。”马俊才慢慢地说道。
刘伟名把烟又慢慢地放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对马俊才微微地笑道:“我相信你,不过作为班长,我也不能袖手旁观。该我出面的时候我也不会后退的。总之一句话,我们都是希望白山的明天更美好,为了这个目的,我不介意让一些害群之马离开组织,即使他背靠着的是喜马拉雅山。”
听完刘伟名饱含深意的一番话之后马俊才沉重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放心地大胆去干,不要有任何的后顾之忧。这个天下终究还是党和人民的。”刘伟名笑着拍了拍马俊才的肩膀,然后站了起来说道:“今天的鱼就钓到这里吧,我这个水平即使再钓上几个小时估计也钓不上一尾鱼,马市长,我甘拜下风啊。姚秘书长,把我的烟给马市长吧,我们吃鱼去。”
“你对常务副市长张炳德了解多少?”在回去的路上刘伟名突然开腔问着姚宏。
“这……”姚宏有点迟疑,但是还是立即说道:“张市长工作能力很强,态度也非常的积极,很受同志们的尊敬。”
刘伟名笑了笑,工作能力很强说的是张炳德手中权力大,态度非常的积极说的是张炳德野心大,很受同志们的尊敬说的是张炳德群党关系很强大。
“他和张副省长是什么关系?兄弟?”刘伟名接着问道。
“炳德同志是张省长的堂弟,两人关系比较的亲近。”姚宏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现在他已经弄的比较的清楚了。他在来白山不久就听到了一些人若有若无地提起过常务副市长张炳德,说白山真正的市长不是马俊才,而是张炳德。加之今天马俊才的那番话又有了姚宏刚刚的确认,刘伟名现在已经肯定了,在市政fu那边,真正掌握权力的人是张炳德而非马俊才。说的直白点,那就是马俊才是被架空的,这也难怪,张炳德身后有张副省长这个哥哥在,而且在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两届了,又岂是马俊才这个以前只是个闲职副市长能够比拟的呢?不要说马俊才,就是刘伟名这个市委书记,要不是身后有着高不可攀的靠山,刘伟名现在也不可能在白山掌握实权,想想刘伟名当初跑到清泉当县委书记的情形就知道了。
这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刘伟名现在只希望这个张炳德不是另外一个清泉的王卫国。
现在的白山在刘伟名的心里还只是一个模糊的摸样,刘伟名必须得把白山的情况摸的清清楚楚才能做下一步的打算,就像是医生看病,首先必须得把病人的病因掌握清楚,还得做各种各样的实验,看看会不会引起的反应之后才对症下药。刘伟名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医生,而且是一个外科的大夫,白山这个病人必须要进行大手术才能治好。
“刘书记,要不要找个地方休闲一下?”坐在身旁的姚宏笑着问刘伟名。
“休闲?”刘伟名有点诧异,白山这个不算发达的城市能有什么休闲的地方?这引起了刘伟名的兴趣。不是刘伟名的心智不坚定,而是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可以从它的娱乐业发展程度得到直观的表现。想到这刘伟名点了点头问道:“白山都有些什么休闲的地方?唱歌?洗澡?还是按摩?”
听到刘伟名的话之后姚宏有点尴尬地回应道:“咱们白山这个地方经济不算发达,所以休闲业也就只能算是二流,各种休闲方式在我们这里都有,但是都不算很高档。不过我知道一家洗浴中心还不错,要不您去体验一下?”
刘伟名听完哈哈大笑,然后说道:“你理解错了,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是白山娱乐行业的发展情况罢了。你说说你想带我去哪里休闲?”
“不知道您喜不喜欢打麻将?您一个人在家,这难得有个双休日休息一下,您应该好好地放松放松。”姚宏回答着。
刘伟名听完之后没有说话,打麻将这种娱乐刘伟名其实并不排斥,不雅不俗,全国人民都喜欢。想着自己回去之后也是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确实没什么味道刘伟名便点了点头,然后问道:“行吧,随你安排。除了你我还有谁?”
“是这样的,我知道池民天同志很喜欢打麻将要不要把他给叫上?”姚宏接话说道。
听到这刘伟名才明白是个什么意思,感情这姚宏还是在变着法子给池民天制造和自己亲近的机会啊。但是仔细想想,这样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行吧,你就把他叫过来,只是以后你就不要再帮他干这种牵线搭桥的活了。张炳德同志打不打麻将?”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打,怎么不打。麻将在岭南是非常流行的,几乎有人的地方就有麻将的存在,不管是富得地方还是穷的地方都是如此。”
“那你找个地方吧,帮我约一下张炳德同志,看看他有没有时间。”刘伟名想了想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