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第60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不好意思了,我来迟了点,让你久等了。网 。 ”张炳德进来便笑着说道。
“哈哈,没有,我也刚来。再说了,好饭不怕晚嘛,我今天可是打算狠狠地赢你一次的,所以你来多晚都没关系。来来来,闲话咱们就不多说了,开战吧。”刘伟名也笑着拍着张炳德肩膀把张炳德拉到麻将桌边坐下。
“哟,池局长也在啊,我们可是很久没在一起打麻将了,真的是很怀念啊。”张炳德就坐在刘伟名的旁边,与池民天对坐着,抬头便看见池民天,嘴里淡淡地说道。
“瞧张市长您说的,只要您一句话,我老池随叫随到。”池民天表情有点尴尬地说道。
“炳德同志,你这话就见外了。你要打麻将可以找我嘛,我让池局长来凑局他不可能不给我面子的是不是?”刘伟名听到这话之后一边摆弄着麻将一边淡淡地说着。姚宏看了看三个人,笑了笑继续摆弄着自己的麻将,三个人的话都是话中带话,他不会傻到去插一嘴。
“你们几个给几位老板倒杯茶就都出去吧,有什么需要我再叫你们。”刘伟名看了看站在旁边恭恭敬敬地几个女孩说道,然后问张炳德:“炳德同志,你看看需不需要让她们谁留下来陪你?”
“刘书记说笑了,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几个倒杯茶就都出去吧,没事不要进来。”张炳德立即说道。
几个女孩子按照吩咐给几人倒着茶,然后把烟拆了每人给了一包,把烟灰干水果都放在旁边就都出去了。只是池民天一直在观察着刘伟名。
“你们几个都是老白山了,打的当然都是白山麻将,只可惜我从来没打过白山麻将。我这人对新的麻将不容易上手,我看你们几个就都迁就我一次跟着我打外地麻将吧。炳德同志,你看怎么样?”刘伟名慢慢地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咱们这个几个可都是麻将高手,什么麻将都会打的。”张炳德当即接话说道。
“那就好,其实啊,这本地麻将和外地麻将虽然打法不一样,但是归根结底性质是一样的,而且说不定这外地麻将更容易上手更好玩也赢的更多,你说是不是?”刘伟名淡淡地说道,只是这淡淡的话在座的三人都不敢淡淡地听,都连忙说着刘书记说的对。
“炳德,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坐在一起吧,以后有机会咱们还是应该多聚一聚。”刘伟名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说着。
“当然当然,以后我做东,咱们白山这地方别的没有,这土产还是多,我知道有个地方的乡土菜弄的非常好,下次我请刘书记过去尝一尝。”张炳德丝毫不停顿地说道。
“这个下次吧,我过两天要去省里一趟,我来这里这么久了也没请韩书记和黄市长吃顿饭。我已经约了韩书记和黄市长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吧,顺便也请张省长一起吃个饭。”刘伟名还是淡淡地说着,但是这句话已经算是在威胁张炳德了,意思就是说你张炳德的底牌不就是张副省长吗?我刘伟名的底牌可是比你的张副省长要强硬的多,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谢谢刘书记,我一定去,求之不得啊。”张炳德抓牌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马上说道。
“老姚,到时候你也跟我一起去吧。你先一天去,帮我安排一下,一定要让领导们满意。”刘伟名又接着说道。
“好的,刘书记。我明天下午就过去,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妥当。”姚宏不敢敷衍,立即说道。
“至于池局长呢,你就留在这里,最近事情多,人大也快要召开了,我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做。炳德啊,你看这样安排行不行?”刘伟名淡淡地说道。这话意思很明确,就是直接向张炳德要池民天这个人了。其实刘伟名今天叫张炳德过来的用意就那么几点。第一,前面就已经说了,就是要做出主动的姿态,在心理上压倒张炳德。第二,就是要当面向张炳德要池民天这个人,按道理他要池民天这个人是没必要跟张炳德做交代的,这么做了就是给张炳德一个面子,同时也让张炳德明白,池民天已经是自己的人,让他不要再有任何的动作。第三就是要和张炳德好好过过招,看看张炳德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只是张炳德的态度和刘伟名自己预料的差不多,恭敬,但是敷衍的居多。
“这样是最好的,人大不是个开玩笑的事情,池局长啊,这个安保工作一定要做好,不能有半点失误的。当然,这也不仅仅只是你一个人的工作,我这几天就准备召集市里的各级领导开个会议,主要内容就是做好工作,以最佳的状态迎接人大的召开。到时候还请刘书记下来指导会议。”张炳德到底不是一般人物,头脑转的飞快,滴水不漏地说着。
“胡牌了,炳德,不好意思,你点炮了。”刘伟名接过张炳德刚打的牌笑呵呵地说着,接着说道:“我就不去参与这个会议了,政fu那边有你和马市长在主持工作我放心,你抽空多向我来汇报汇报工作就行了。”
“一定一定。”张炳德堆着笑脸说着。
牌局慢慢在进行着,刘伟名手气好的很,不知道是其余三人故意放水还是他手气真的好,反正不一会儿刘伟名桌子里面的钱就已经装的满满的了,输的最惨的是池民天。把本来信封里的钱输光了还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大叠厚厚的百元大钞输掉了。但是其还是依旧笑眯眯地给刘伟名放着炮,一边骂着手气不好一边快速地给刘伟名数钱,未见有任何不高兴的摸样。
“炳德,你对白山的发展有什么看法?人大就要召开了,咱们必须对白山这几年的发展有一个详细的规划,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刘伟名突然态度严肃下来问着。
“白山主要的问题就是交通不发达、人民素质普遍不高、劳动力过剩以及消费不活跃。我个人认为,这几点中最迫切地需要解决的就是劳动力过剩的这个问题,交通问题已经基本上得到解决了,素质提高要靠教育,这不是一下两下能够解决的了的。而消费问题主要是因为有大量闲置的劳动力,人民生活水平不高所造成的,所以,只要解决了劳动力过剩这个原因也就解决了。”张炳德想了一下后说道。
“说的很好,你把白山的问题分析的很准确。这个问题我怕也想过,但是问题分析清楚了,就要想措施啊。你有些什么好的办法没有?”刘伟名点着头说道。
“这个哪有更好的办法啊,咱们没有太多的本土资源,只能招商引资来拉动经济,已解决劳动过剩的问题。这些年政fu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只可惜成效甚微,我想咱们应该加大招商引资的力度。”张炳德说着,只是刘伟名知道这句话敷衍程度很大。
“招商引资,是个好办法。不过,m主席以前说过一句话,叫做打扫干净屋子了才迎接客人。咱们必须要把自身的问题都解决好了才去进行大力的招商引资,不然即使招来了商也难以发展。你想听听我的看法吗?”刘伟名抓过一张牌然后说道。
“请刘书记指示。”张炳德很慎重地说着,他知道,这是刘伟名在向自己摊牌了。
“咱们白山的问题很大,这些问题在哪些方面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个人觉得咱们第一个要做的就是社会治安,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谈什么发展?这个问题我已经交给池局长去解决了,要是解决不了他就自己卷铺盖走人。第二个,就是市容问题,要想招商,形象很重。咱们白山的形象太差,所以,市政工程一定要搞,而且要大搞。这个主要就由你和马市长去解决了,如果说没钱到时候我再想办法。第三个,就是煤矿的问题,煤矿的所有权必须牢牢地控制在政fu的手里,而且要加大管理力度,这个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咱们白山的煤矿的管理有多么混乱我就不说了,这件事我要亲自来处理。第四,就是人事了,一定要加强官员的纯洁性和透明度,这个也由我们市委来办。”刘伟名狠狠地说着,眼睛却盯着张炳德,望着张炳德的脸色慢慢地变黑。
看到张炳德的脸色刘伟名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张炳德的根本利益就在煤矿和人事上面,要动这两点就等于是在要张炳德的命,而这两点则是刘伟名必须紧紧抓在自己手里的,这也就是刘伟名知道自己必须要和张炳德对着干的原因了,这也是为什么刘伟名找的第一个伙伴不是张炳德而是马俊才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