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第60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听到刘伟名突然对张炳德说这个,姚宏和池民天两人当即脸色巨变,赶紧低着头认真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牌,大气都不出,生怕惹祸上身
“刘书记,我说句不好听的话,虽然煤矿问题和人事问题都是白山发展的症结,但是要想一次性都肃清可能有点难度。网力度大了可能会引起社会的动荡,力度小了根本没办法处理,只能是越整越糟。所以我想,关于这两个问题咱们还是需要深思熟虑之后再做行动。”张炳德谨慎地说着。
“这两个问题是必须要处理的,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即使把天捅个洞下来我刘伟名一个人也抗的住,所以炳德你就不要再劝我了,有句话叫做不成功便成仁,我就是抱着这个想法来的。当然,我还有地第五点,第五点主要是要交给你和马市长去办的,就是土地开发,要发展要招商引资咱们就必须要把土地开发出来。而咱们白山的土地开发力度太弱了,所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具体怎么我不管,但是你要保证几点。第一,不能被人抓住马脚,第二,不能影响老百姓的正常生产,不能让老百姓吃太多的亏,第三,不能损害白山的经济发展。炳德,你觉得这个有没有难度?”刘伟名接着说着。
打一棒给个枣,刘伟名就是想这么做。自己把张炳德手中的利益全都给抢了要是不给他个枣即使自己是太子爷张炳德也会狗急跳墙的。所以,刘伟名给了张炳德土地这个枣。要发展这土地就必须要大开发,而土地开发里面的利益之大也绝对不下于煤矿。当然,只要砍掉了张炳德手中一部分的人之后张炳德也不敢在土地上面做的太过,而这是刘伟名可以容忍的。
“我保证完成任务。”张炳德脸色终于好看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还是没有任何表态。
“既然这样那以后咱们就找个机会好好地谈论一下我今天所说的。”刘伟名没有理会张炳德的态度继续说道。
在官本位的今天,官场中的观点斗争是假的,方向斗争是假的,利益斗争是实的,归根结底,权力斗争才是真的。在官场中,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真的为了老百姓,要想做事你就必须得学会怎么去争权夺位,不然,一切就都只是虚的。刘伟名要想给白山来个翻天覆地的大变天大改革,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要把所有权力都收归自己的手中。对池民天是,对马俊才是,如今对张炳德也是。白山市委市政fu,这些权力该怎么去掌握控制平衡他早就有了想法了,经过这么多年的权利斗争他早就非当初的吴下阿蒙了。白山这块地方,市委这边没人能够和他抗衡,意思就是说没有人有这个权力敢对他刘伟名说个不。而市政fu那边,一把手马俊才手中没权,而有权的张炳德却没有一把手这个名。刘伟名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太子爷的身份让两人都对自己服服帖帖,不管是真心的还是虚假都行,只要听自己话不和自己对着干就行了。另外,稍微支持一下马俊才,让马俊才去与张炳德两人对着干,只要两人时刻争斗那么他们就无法做大,那么一切就全都在刘伟名的掌控之中。这便是刘伟名的想法也是权力争斗的精髓所在了。这个关键点就在于给有能力威胁自己地位的人制造一个对手,让对方无法坐大,也无暇来和自己对着干。最重要的是,马俊才扳不倒张炳德,张炳德也扳不倒马俊才,他们要想保证自己的利益就必须要依靠刘伟名,也就不敢对刘伟名说个不字了。当然,刘伟名的伎俩张炳德和马俊才都不可能看不破,只是即使看破了也没用而已。游戏规则都是由强者制定的,而刘伟名手中有权背后有靠山,所以刘伟名就是这个制定规则的人,而其余的人就只有遵循的份,这个社会本身就是这样的。
当池民天把身上所有现钞都输了个精光刘伟名赢的都装不下的时候牌局结束了。牌局结束之后一直守候的池民生便立即让几个丫头送了一桌子的菜给几位领导当夜宵,刘伟名也确实是饿了,便也没客气。网
“你们三个都是白山的中坚力量,是白山的希望,做人做事的道理都不用我说,在这方面你们肯定不是我这个毛头小子能比的上的。不过在北京的时候主席跟我说过的一番话我想和你们说说,主席对我说,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只要做到这几个字你就成功了。到位不越位,用权不弄权;无雨不倒坛,歉收不化缘。鄙弃小权术,熟稔大智慧。把亮点做亮,把重点突破,把难点攻克,把焦点疏散,把热点淡化,把污点擦光。这句话是在我来之前说的,我一直在参透,觉得说的很是精辟,今天把这句话告诉你们,希望我们大家一起共勉,为了白山而努力。”刘伟名一边吃一边说着。
因为这句话是主席说的,所以几个人的态度都是非常非常的恭敬,一个个都停住筷子听着。
“主席这话说的很好,以后我们大家应该把这话当做做人做事的准则,特别是第一句,到位不越位,用权不弄权。”张炳德立即说道。
“大家吃吧,不要这么紧张,其实咱们当官的只要无愧于心就行了,拿一份工资做一份事,对得住自己拿的那份工资就行了。”刘伟名笑了笑说着。
“几位老板,这么晚了就不要回去了,这晚上开车能见度不高,山里雾大。我这店有几间客房,几位领导要是不嫌弃就住在这里吧。”池民生推开门来笑着说道。
“池老板还真是有心了,竟然也陪着我们到这么晚还不睡。我孤家寡人在这里,回不回去都无所谓,只是你们几个都是有家有室的,要是不回去会不会被老婆罚跪搓衣板我就不得而知了。”刘伟名听过之后开了句玩笑。
“本来我还真想回去,但是刘书记这么说我还就真的不回去了,怎么的咱也得证明咱不是个气管炎是不是?”张炳德哈哈大笑道。
“民生啊,你快去安排房间吧。”池民天赶紧招待着。
“今天让你们几个破费了我是真的不好意思,下次找个机会我再输给你们。”刘伟名笑呵呵地把麻将桌里面的那一大堆百元大钞往自己的公文包里塞一边说着。
“我见过高手还真没见过像刘书记这么高的高手,无论是技术还是手气我们都无法比拟啊。”池民天赶紧拍着马屁。
“你这句话就是敷衍我了,手气好不好我不知道,这技术嘛最多算一般。大家都一样,都是从输开始的,我也是输了十几年才混到赢的地步的。”刘伟名隐隐地说着。然后接着说道:“既然池老板这么热情替我们安排了房间我们就不要见外了,就都睡这吧,我累了,先去睡了,你们也早点睡吧。”刘伟名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几人见刘伟名起身都站起来送着。
池民天赶紧对站在边上的那个服务员打眼色,小丫头便怯生生地对刘伟名说着:“老板,请跟我来。”
刘伟名再次看了看女孩,最多十岁的摸样,很生涩,摸样也很清纯。刘伟名点了点头,跟着女孩出了房间。
女孩走在刘伟名前面,很紧张的摸样,都不敢看刘伟名。
“姑娘,不要紧张,我又不是老虎。”刘伟名笑着说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没有紧张。”女孩一听脸就红了,结结巴巴地说着。刘伟名看了之后更是觉得像钟丽。
“你很像我以前碰到的一个女孩,那时候我还是个小老板,和你一样,她也是个服务员,看到我也很紧张,你和她很像。不要紧张,我也和你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刘伟名笑着说道。
“是。”女孩说着,然后拐几个弯到了一个房间外面打开门。
“这个茶楼还是多功能的啊,什么都有。”刘伟名随口说道。
“这里其实是个生态园,只不过我们老板觉得叫茶楼要高雅一些。”女孩这次接过话回答着。
“你们老板真是个人才。”刘伟名这次被雷到了,有种暴发户要买地铁的感觉。
“好了,你出去吧。”刘伟名走进房间随口对女孩说道。
“老板……老板……”女孩站在门口徘徊着。
“怎么了?”刘伟名奇怪地望着。
“我们……我们……我们……老板说让我……让我……陪你……陪你……睡觉。”女孩紧张结巴地说着,最后两字几乎微不可闻。
看到女孩青涩地摸样刘伟名差点笑了出来,随后说道:“我一个人睡就行了,你们老板威胁你了吗?”
“没……没有……”女孩低着头红着脸。
“威胁了你你就说,不然他早晚会威胁你去陪其它人的,女孩子清白很重要,知道吗?说吧,他怎么威胁你的。”刘伟名一边脱鞋子一边问着。
“他给我钱,说你是个很大很大的官,说我陪你会有好处的。说我要是不陪你就把我爸妈打死。”女孩的普通话不是说的十分标准的那种,不过足够让刘伟名听清楚的。
刘伟名听过之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不为池家两兄弟的手段感到愤怒,如今的社会这种事情已经平常的让人毫无感觉了。一看就知道哥哥是公安局局长,弟弟是黑社会头子,黑社会干点威胁人的事情那是稀松平常的了。刘伟名只不过有点悲哀,人类文明即使已经发展到了如今这个阶段了,却依旧还是和原始社会一样的弱肉强食。
“不要怕,没事的,我会和你们老板说,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以后有谁威胁你你就告诉我知道吗?你现在去找你老板的哥哥,说我叫他过来一下,你知道他住哪一间房吗?”刘伟名和和气地问着。
女孩点了点头。
“那你就去把他叫过来吧。”刘伟名挥了挥手让女孩出去,自己去洗浴间洗漱。
正在洗脸的时候池民天走了进来,站在洗浴间外面等着。
刘伟名一边洗着脸一边说道:“民天啊,放过那女孩吧,不是她不愿意而是我不想。我不想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毁在我手里,我会有罪恶感的。以后你不要再给我整这些虚头八脑的事情了,我不喜欢。我早就说过,你要讨我开心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白山的治安给我管好。另外你弟弟家底也不太清白吧,以后收敛点,要发财有很多门路,并不一定要去触碰法律的红线。有你这个公安局局长的哥哥在他不做黑社会老大都不行了,以后你就让他把他手下那些不三不四的人都给我管好,只要不吸毒不卖黄不危及社会治安我就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懂我的话吗?我的意思就是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不要再出来混了,我不希望再次出现有人当街砍人的事情。这女孩以后就让她安安静静地在这里做服务员。”
“明白了,刘书记。我一定按照你的意思做。”池民天有点惊讶地回答着。
“坐吧,陪我坐会,刚吃了饭,睡不着。”刘伟名穿着拖鞋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对池民天说道:“你怎么看张炳德这个人?”
“张市长工作能力很强,而且……”池民天想了想就开始说,却被刘伟名打断。
“行了行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这些官话我说的不比你差。你觉得我今天说的他能够答应我好好地干吗?”刘伟名摇手说道。
“你是说拿土地去换煤矿吗?”池民天仔细回想了一下问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
“很难说,这些年来煤矿一直都被张市长握在手里,一些大煤矿主都跟张市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咱们白山的煤矿产量在临近的几个市里不算最大的,但是也不小。如果算起来,这算是咱们白山经济的一个重要支柱了,里面的利益非常的可观。要张市长吐出来有一定的难度。虽然土地的开发权这里面的利益也不小,但是咱们白山经济毕竟才刚起步,土地不值钱,而且受到财政的限制开发力度也不可能太大,要张市长妥协估计有点难。不过,有你在张市长会妥协也不一定吧,总之很难说。”池民天不敢隐瞒着。
“我不需要他妥协,他不妥协我自己会去拿。我先在这里给你提个醒,如果张炳德配合那一切好说,如果不配合就要靠你了。我到时候会制定一些列针对煤矿主的管理政策,这些政策会把煤矿主的利益降到最低,把利益都归于政fu和当地的老百姓。这些煤矿主势必会反抗,到时候你给我出面,谁不服就抓谁,杀一儆百。该怎么做你知道。你以前也和这些煤矿主打过交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会做些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我的要求就是不怕乱,但是一定要把他们打怕打的服服帖帖的,你先做好准备吧。”刘伟名点了根烟说道。
“那这样可就是直接和张市长对着干了啊。”池民天瞪着眼睛说道。
“怎么啊?你怕他?”刘伟名淡淡地问着。
“不是,只是……”池民天有点犹豫。
“只是什么?”刘伟名问道。
“只是张市长手上的实力也很强大,就在我们公安内部还有一股势力都是张市长,另外那些煤矿主掌握着一些黑势力,我怕太强硬到时候会出现一定的动荡。”池民天皱着眉头说道。
“我不怕动荡,我要的是长治久安。至于你们公安里面的事情我不管,要么你把他们全部换掉,要么我另外找个人来把你换掉,这点能力都没有那我选你干什么?黑势力就更加不怕了,当兵的还怕贼吗?再说了,你弟弟就不是黑势力吗?我看你弟弟手里的势力也不少吧?该怎么做还用我来教吗?记住,我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受政fu管理的煤矿和一个长治久安的社会,暂时的动荡不用怕。至于用什么手段达到这个目的我不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刘伟名犀利地望着池民天。
“我懂了,刘书记。只是万一张市长要是对我……对我不满的话您可得帮我说几句好话啊。”池民天下定了决心说着。
“怕什么,白山还是党的天下,还轮不到他张炳德做主。当然,要是张炳德识时务的话一切都好说。”刘伟名把烟蒂摁灭。
“要是张市长知道您今天跟我说的这番话我想他会同意的,只可惜他不会想到你宁愿社会动荡也要做的决心。我估计他同意的可能性不大。”池民天分析了一下后说道。
“是啊,当一把手首先要把握住的就是要社会安定要平稳,w稳工作是放在第一位的,一个领导要是在自己的治理期间社会出现动荡那就是打的政治事故,所以从来没人刚碰这一点,估计张炳德也会以为我不敢这么做。只可惜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宁愿社会暂时动荡也要把这些毒瘤给切了,我要的是长治久安。白山经济不起来我就没脸走出白山。还是那句话,即使把天捅破了塌下来我刘伟名也抗的住,你先去把这些事情安排部署一下,到时候做起来就更有把握,知道吗?”刘伟名拍了拍池民天的肩膀。
“你放心,刘书记,我一定会干好的。”池民天点着头说道。
“那就好,你应该也听过我刘伟名的一些事迹,这么多年来,只要是跟着我刘伟名干出过力的,我都没有亏待过他们。机会你自己把握吧。好了,你回去睡觉吧。”刘伟名让池民天走了出去,自己便站在窗户便又点了根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