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第61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钱准备好了没有?”果然是绑匪的声音。网
“准备好了,你把你账号发给我,我给你打过去。”刘伟名冷静地说道。
“你以为我傻啊,打到银行去了万一你报警了我一回钱都拿不到。我要现金,一千万,一分不能少。”
“我钱都是存在银行的,即使我现在去取银行也没有一千万的现金啊。”
“那我不管。到时候我要是没收到一千万我就要了这女的命。”
“行行行,我想办法想办法。你告诉我到时候怎么交易吧,我到什么地方把钱给你?”
“这个你不要着急,等你钱准备好了我自然会告诉你怎么交易。我警告你,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你就准备替她收尸吧。”绑匪最后恐吓着刘伟名。
“你放心吧,我不会报警的。再说了,现在这个年代警察怎么会管这个事。”
“那倒是,那群警察就知道欺负老百姓,比还。”
因为开的是扬声器,所以全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一个个脸色都变的难看的不能再难看了。
“你的联系电话是什么?我准备好了钱之后我给你打电话。”刘伟名故意说着。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到时候会打电话给你,你等我电话就行了。”
“能不能让我听一下方涵蕴的声音,我要确定她现在是安全的,没有受到伤害。”刘伟名强硬地说道。
“你怎么那么墨迹,我跟你说过她是安全的就是安全的,你要再啰嗦信不信我把她的手给砍下来。”绑匪怒道。
“你不给我听声音我怎么知道她是否安全?万一她已经被你们杀害了怎么办?”
“你这是在逼我,你就准备收尸吧。”
“别别别,你不要激动。不过你听好,要是她有一点伤害我保证你拿不到一分钱。”
“你放心,还有四个小时,到时候没钱我一样让你看不到人,连尸体都看不到。”绑匪说完挂断电话。
刘伟名挂断电话,立即向后面的人问道:“确定了位置没有?”
“确定了,在黄道口大街的公话亭。”一个工作人员放下耳机说道。
“你的人到位了没有?”池民天着急地问道。
“应该还没有。”欧阳大队长弱弱地回答着。
“又是应该,我看你这个大队长是不想当了。这次要是没找到绑匪我拿你是问。”池民天气的七窍生烟。
不过刘伟名倒是很淡然,从这个欧阳大队长布置任务开始到刚刚,也才过了二十多分钟。而且,警察的工作效率也不可能有香港电视剧里面的警察那么高,这个时候赶不到很自然。
“算了,确定位置了就行。把上次打电话的那个公话亭位置标出来,和这次的相比对就知道大致的范围了。”刘伟名想了个方法。
“还是刘书记想的对,赶紧把地图拿过来。网”池民天吼着。
池民天拿着笔在地图上面标注着,然后画了一个圈。
“刘书记,你看看,大致就是在这个区域里面。”
“我这就布置人手在这个区域里面严防死守。”欧阳大队长说着就准备开始行动。
“不必。”刘伟名摆摆手,然后说道:“没必要这样浪费警力,再说这样做也没有任何实际上的作用。茫茫人海,怎么去找到一个我们完全不知道相貌的人?这样做只会让绑匪发现动静的。听我的,让需要参加行动的所有警员全部在这个区域集合,然后还是按照前面的布置,在每个公话亭留人坚守。全城都要,我们不能保证绑匪不会多个心眼故意到离自己远的地方来打电话的可能性。咱们不能做任何可能刺激到匪徒的举动。另外,你们把全城的公话亭都给我进行监听,现在的公话亭没多少人用,对于你们来说工作量应该不算打。我们不排除绑匪用公话亭联系同伴的可能性。欧阳大队长,这里就全部交给你了,希望你明白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其它的我就不多说了。池局长,你亲自跟我去取钱,万一救人行动失败我们不得不考虑用钱来和绑匪交易。”刘伟名说完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出去,随后又走进来,对欧阳大队长说道:“我知道现在有种高科技可以监听人的手机,你们想个办法把我的手机给监听了,万一绑匪打电话过来你们也可以再次确定他的位置。”
就在大家都在佩服刘伟名的谨慎的时候,刘伟名自己却并不好过。绑匪远没有刘伟名想的那么愚蠢。虽然绑匪的行动有破绽,但是刘伟名却并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来抓捕罪犯。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官这种扯淡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见,一个主席的孙女竟然被人给绑架了,一个市委书记亲自现场监督怎么抓贼,一个小小的绑匪把全市上下所有警察全部调动了起来如临大敌。
刘伟名很郁闷的是主席明明知道自己孙女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为什么不派人来进行保护?刘伟名更加郁闷的是那些绑匪,全天下这么多人可以绑架为什么要选方涵蕴?而且还得在白山来绑架。当然,刘伟名心里也有着意思的忧虑,他希望这个事件只是几个傻了吧唧的绑匪当纯为了钱而绑架方涵蕴,而且并不知道方涵蕴的身份。千万不要是有什么人估计绑架主席的孙女来达到某种目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刘伟名这次就死定了,这种级别的政治斗争他就只有当牺牲品的份了。
刘伟名心里想着这么多,但是面色依然平静。大步走出刑警大队,然后上了自己的车。此刻的姚宏正在工商银行白山分行那里等他。刘伟名让司机开到那里。而在小车之前是一辆商务车,车后面是池民天的丰田霸道,而在池民天的车子后面又是一辆商务车。这两辆商务车的玻璃都是半透明的,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而刘伟名知道,这里面都是全副武装的特警。
刘伟名平时出行基本上都有警车开道,只是大部分时间刘伟名都让这些警车不要拉警笛,他不喜欢这种被人观望的感觉。今天更是如此,没有警笛,几辆车都是安静地开着。
银行不缺钱,这是肯定的。但是一千万的现金却不是一个分行可以随时拿出来的。刘伟名把俩个银行的行长给找出来,最后两家银行给刘伟名凑了一千万的现金。大家可能会有疑问,一个市级分行怎么可能连一千万现金都没有?有,当然有,但是这些钱要大部分都要留给市民进行存取的,银行是绝对不能影响市民的正常存取的。这样子算下来,留给刘伟名用的现金就少了。这也难怪,这个年代谁还会傻的去拿一千万的现金到处走?不过当绑匪的就另当别论了。
刘伟名的一千万整整齐齐地分成十个手提箱放在车子里面。一个手提箱里面装着一百万。刘伟名很怀疑如果绑匪只一个人的话怎么扛的走。当然,这都是后话,他相信绑匪有自己的办法,很明显这个绑匪不蠢。
当刘伟名再回到刑警大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刘伟名没有去吃饭,他没这个心情。在刑警大队的食堂里喝了一碗汤,然后便又坐进了刑警大队的信息科办公室。这会刘伟名身后还多了个秘书长姚宏和自己的秘书。
“池局长,一切都不值妥当了吗?”刘伟名再次确认道。
“一切都布置好了,我们在每个公话亭附近都布置了流动哨。放心,每个警员都按照要求做过乔装的,绑匪绝对发现不了。”池民天肯定地说道。
“我记得你们有信息车是吧?我们都到这个区域里去吧,一旦发现匪徒咱们能够第一时间应对。”刘伟名想了想说道。
“要不我们去吧,刘书记,您就在这里居中指挥就行了。您不能以身犯险。”池民天劝说着。
“人要是救不出来咱们就什么都没了,还管得了这么多。赶紧的,都去一线。我这次一定要亲眼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连她都敢绑。”刘伟名不罗嗦,直接说道。
看到刘伟名走出去池民天也没有办法,赶紧打电话通知人马全体集合,然后把几个战斗力最强的特警安排在刘伟名身边贴身保护刘伟名。
刘伟名坐在宽敞的信息车里面抽着烟,白山虽然穷,但是公安局这些最基本的设备都是齐全的,虽然平时都没什么用。经过这件事之后刘伟名更加坚定了要把白山治安整顿好的想法,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先过了现在这一关再说。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绑匪的电话再次打来,全体人员都高度注意着。
“钱准备好了没有?”绑匪问道。
“准备好了,你再哪?怎么把钱给你。”刘伟名着急地问道。
“一个小时之后,你把钱用一个红色垃圾袋装好,放到兰坪街口那个邮政银行门前的垃圾桶里面。记住,是八点半的时候放进去,放下之后立即到姑娘山下去,到时候人质会在那里。”绑匪很条理地对刘伟名说道。
“你把人质放在那了?”刘伟名下意识地问道。
“没有,你管这么多干嘛?你想报警吗?”绑匪呵斥着。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人质是否安全,你是否对人质做过什么。”刘伟名故意拖延着时间。
“你怎么这么罗嗦,租哦没做过什么你又能怎么样?记住时间和地点,要是我没看到钱和人我会立即撕票,另外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那丫头只要我轻轻一捏那喉咙可就碎了。”
“你放心,不会少你一分钱的。”刘伟名当即回答着。
“我再重复一遍,八点半,你把钱用一个红色垃圾袋装好,放到兰坪街口那个邮政银行门前的垃圾桶里面。放下之后立即到姑娘山下去。看不到人和钱我就会撕票,就这样。”绑匪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确定了位置没有?”刘伟名放下电话后着急地问道。
“已经确定位置了,就在宏正街口的电话亭。我们的人已经跟上去了,现在绑匪的行踪我们已经掌握,刘书记,你看是否抓捕?”欧阳大队长兴奋地说道。
“不要轻举妄动,派人对这个人跟紧点。我们要找到这个人的老窝。”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现在是投鼠忌器,只要方涵蕴还在对方的手上他就不敢做任何冲动的举动以免激怒绑匪。
“是的,刘书记。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行动不行动?”欧阳大队长询问着刘伟名。
“不要行动,你们密切关注,一旦找到犯人的老窝便立即想办法去里面看看,以确定人质的位置。确定了人质的位置之后通知我,我再决定是否行动。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刘伟名说完之后就准备下车。
“刘书记,您这是?”池民天一见刘伟名要下车便赶紧地问着。
“我去给绑匪送钱,这样才能让绑匪放手警惕,以便于你们的行动。”刘伟名淡淡地说着,然后从司机身上拿出钥匙。
“您等等,我派几个人保护你。”池民天说着就准备把那几个特警叫过来。
“不要,你以为绑匪是傻子吗?这几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你放心,绑匪要的是钱,绝对不会对我做什么。我一个人过去就行,绑匪肯定会在附近的某个角落里观察我,如果发现有警察在很可能让绑匪发现,这个赌我们赔不起。不要说了,你们按照我的吩咐做事。我先过去了。”刘伟名看了看手表说道。说完之后直接上了车,自己启动车子把车子往绑匪所说的兰坪街口开去,车子后备厢里面整整放着是个箱子和一个大的编织袋。
刘伟名把车子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然后把十个箱子全部放了进去。然后就坐在车子里面看着表抽着烟。
就在这个时候刘伟名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刘伟名立即紧张了起来。四处望了望然后才接听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