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第61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喂,我是刘伟名。 ”刘伟名用一贯的口吻回答着。
“刘伟名先生,你好,我是方涵蕴的父亲。”对面传来一个很厚重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方涵蕴的父亲?那不就是主席的儿子吗?主席的儿子对于刘伟名来说并不是非常陌生,或者对于每个在官场中混的人来说都不算很陌生。官场中人也八卦,但是这八卦和普通老百姓的八卦不一样,他们八卦的是某某领导人家里的事情。就比如主席的这个儿子,刘伟名就曾经听到别人说过,主席的儿子名叫方德强,是某上市公司的总裁,具体身家没人知道,也没人敢去做评估,但是保守估计起码达到十亿以上。刘伟名曾经很佩服这个方德强,因为一些领导怕外面的风言风语,一般都不会让自己的子女从政,大部分都是从商。而这个方德强和那些不一样,他是自主创业,属于私营企业。这一点就不得不让佩服了。当然,他创业到如今这个财富是不是完全靠自己的实力这个就不是刘伟名所能了解的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位方德强是一位让人尊敬的人。
“方叔叔,你好。”刘伟名立即说道。主席对外宣称自己是他的干孙子,那么自己叫方德强一声叔叔就并不为过了。
“小刘,这次涵蕴的事情麻烦你了。”方德强一听刘伟名叫自己叔叔便也改口叫刘伟名小刘了。
“方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涵蕴小姐遭此大劫完全是我领导无方,我应该要负大部分的责任。在这一点我深表愧疚。不过方叔叔请您放心,我会尽全力解救涵蕴小姐的。”刘伟名确实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是市委书记,人家的女儿在自己治理的区域里面被人绑架本来自己就得负上大部分责任的。要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领导的话估计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就要泡汤了。
“即使再好的治安也不能保证完全没有盗贼,更何况我听说你到那里上任才一个月。所以这事情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那不听话的女儿。天生就闲不住,让她好好上班也不上,一年四季一个人到处跑,要不是绑匪打电话回来我都不知道她现在跑到你们白山去了。可能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会收收心吧。”方德强叹了口气后说道。
刘伟名沉默了,这个当口他不适合说话。
“小刘,我父亲今天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我在身边。我父亲为人一向是大公无私,作为国家领导人他心里首先想到的总是国家,然后才是家人和自己。而我没那么高的觉悟,我只是一个单纯的父亲。所以,我想求你件事。”方德强突然转了语气说道。
“方叔叔,你千万别这么说,您尽管吩咐。”刘伟名有点惊愕地说着。
“我想,如果你们没有确切的把握完好无恙地救出涵蕴的话,你能不能向罪犯妥协一次,就按照罪犯的要求把钱给他。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实在不想她出任何的问题。小刘,你也为人父母了,我想我的心情你应该能够理解。你放心,我知道这笔钱的数额比较大,我现在已经带着钱在来白山的路上了,晚上就能到,这笔钱我来出,不会让你为难的。”方德强几乎是带着恳求刘伟名的语气。
其实方德强很无奈,绑匪的电话是直接打到他手机上的,但是他家老爷子一贯强硬,这么大的事情他实在是不敢自己做主就告诉他父亲了。之后就有了他父亲对刘伟名打的第一个电话。中间很多次他都想自己到白山来,都被老爷子给阻止了。下午刘伟名给主席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在身边。听着老爷子的语气他越听越不对劲。老爷子身为国家领导人,大公无私,心里只有国家而没有家人。可惜他不是,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可是他掌心中的宝贝。他越想越不对劲,便偷偷地带了一千万飞到了岭南省,从岭山到白山的路上他才给刘伟名打这个电话。
“方叔叔,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涵蕴小姐安全就揪出来的。主席的意思我明白,他也有他的难处。我在 这里向您保证,如果我确定没有办法完好地把涵蕴小姐解救出来的话我会选择向罪犯妥协的。而且,我现在正准确去给绑匪钱。至于绑匪,我一定会把他们绳之以法,接受法律的制裁。不过那要等到涵蕴小姐彻底安全之后我才会做。”刘伟名想了会儿说道。
“小刘,那真是谢谢你了。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为难了,你放心,事后要是我父亲责问你的话我会向我父亲坦白我今天对你说的话,不会对你造成影响的。”方德强松了口气说着。
“时间不早了,离绑匪约定的时间快到了,我就不先和您说了,等我把涵蕴小姐成功解救出来之后我再带涵蕴小姐去找叔叔您,向叔叔您赔罪。”刘伟名看了看表后说道。
“不管成功与否,我都感谢你。小刘。”
“叔叔再见。”刘伟名说完挂断电话,然后发动车子,把车子往兰坪街口开去。
晚上的白山街道除了市中心地带的那一带还有人烟外,向这一带离市中心比较远的地方街道上早就没了人影,除了楼上的老百姓家里的灯火和偶尔开门的饭店外其余都是昏暗昏暗的。说是昏暗那是因为这路边的路灯光实在是太暗了。
刘伟名把车开到兰坪街口,四处看了看,确实在对面有一件邮政储蓄银行,而在银行门口也确实是有一个很大的垃圾桶。刘伟名观察了一下地形,暗中佩服绑匪的智商。这个地方确实选的好,很开阔,只要在楼上观望,这低山一大片区域都尽在掌握,刘伟名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带了人过来的一目了然。另外这地方偏僻,这个时间段是根本不会有人出来的,也更不会有人这个时候来倒垃圾。即使是有人倒垃圾也不会来这个垃圾桶,因为这里离住宅区有一定的距离。
刘伟名下车,把后面的那个装着钱的大编织袋拿下来,抬起头四处看着,他有种预感,绑匪绝对在某个楼顶上监视着自己。只要确认自己离开便会马上下来拿钱。
不过刘伟名没理会那么多,方德强那个电话更加坚定了刘伟名救方涵蕴为重抓绑匪为轻的想法。
刘伟名把钱房间垃圾桶里面,确认不会有破绽之后才上了车,把车子按照绑匪前面说的姑娘山开去。
姑娘山离市区有点远,即使开车也要半个小时才能到,但是刘伟名着急着见到方涵蕴,于是便把车子开的很快。好在白山市区里面的路况不算太差,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车子不多,行人就更少了。所以开的倒还很顺心。
开着开着,刘伟名兜里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刘伟名连忙把车减速,掏出手机来看。他现在是条件发射似的一听到手机铃声就紧张。
还好,电话不时绑匪打来的,而是池民天。
“什么事?”刘伟名带上耳机,一边说着继续一边开车。
“刘书记,绑匪开着一辆摩托车在郊区的化工厂停下,然后进去了,现在我们的人正开着车跟踪到了这里。我们怀疑人质就是被绑架在这里。我向您请示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池民天很恭敬地说着。
“派人隐秘地把这个化工厂包围,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另外,想办法弄清楚在里面究竟有几个绑匪,人质是否在里面,还有绑匪是否带有枪械。记住,不要轻举妄动。”刘伟名急忙说着。说完之后脑袋一转,又说道:“你是干刑警出身的,你处理这样的问题有经验,你说说你的看法。我现在正往姑娘山赶去。”
“刘书记,绑匪很小心很谨慎。打完电话之后便骑着摩托车走了,由于我们事先并没有布置好车所以差点跟丢,然后绑匪很狡猾地在市里转了好大一个圈才往这个化工厂开去。根据绑匪这么小心的举动我敢保证这个化工厂就是他们的大本营,人质也一定就绑在里面。”池民天分析着。
“那他为什么会让我到姑娘山去?是不是他们会把人质送到姑娘山?”刘伟名问着。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可能性很小,我想他们这么做只不过是想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以防我们真的报了警而直接把他们一网打尽。根据我从跟踪的人话里的了解,绑匪绝对不是什么惯犯,因为绑匪虽然很谨慎,但是漏洞却依旧很多。另外,据跟踪的警务人员描述,这个绑匪很可能是个吸毒的人。所以我想,绑匪做的这么谨慎应该是警匪片看多了,跟着学的。因此,他们身上不可能存在枪械。如果他们真的是根据电视上学的话,我估计他们让你去姑娘山只不过是试探,试探你是不是报警了。等到确定你是一个人并没有警察跟着的话他们应该会让你转回头直接去化工厂交钱换人质的。”池民天详细地说着。
刘伟名仔细想着池民天的话,觉得池民天说的还是很有道理。但是刘伟名也不可能根据池民天的估计就直接行动,这可是关乎方涵蕴的性命啊。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些都只是你的估计。还是那样,我继续去姑娘山,你们加紧派狙击手在化工厂边上埋伏。最关键的是要确定人质是否在那里面。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刘伟名做了决定,继续说着。
“是的,刘书记,保证完成任务。刘书记,您一定要注意安全。”池民天关心地说着,当然,这关心是发自真心还是有意地讨好就只有池民天自己知道了,不过刘伟名更倾向于后者。
“谢谢你的关心,我会的。”刘伟名说完挂掉电话。心里那根一直绷的紧紧的弦终于松了那么一点点了,只要能确定方涵蕴的具体位置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不过刘伟名还是继续开着车往姑娘山而去,如果池民天估计的是对的,那么自己这么做就可以完全让绑匪放松警惕。如果池民天估计的是错的,那么自己过去就可以直接见到方涵蕴。只要把方涵蕴成功地解救回来再动手全城抓捕逃犯就不会再有什么顾虑了,即使在白山抓不到罪犯,刘伟名也可以申请全国通缉。到时候全国都布下天罗地网这几个人难道还能逃的出去?要知道,他们绑架的可是主席的孙女。
所以,刘伟名认为,不管怎么样,自己这趟姑娘山都是必须要去的。
这么想着刘伟名就把车速给降下来了,因为没必要跑那么快,多给池民天他们一点时间更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刘伟名把车开到了姑娘山下。可惜这个地方是个荒山野岭的,没有一点灯火,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只有刘伟名车子的车灯那两束光。
看到这个情形,任谁都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恐惧,刘伟名也有。要知道,这可是一群穷凶恶极的绑匪让自己来这个地方的,绑匪很可能就在自己身旁的某处。自己一开门出去很可能就会被人从后面冲上来捅上一刀。虽然绑匪没有理由会这么做,但是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不过刘伟名在车里点了一根烟,强制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四处望了望,到处都是一片黑暗。四周除了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的叫声之外再无任何声音。刘伟名围着车子走了一圈,然后便扯开喉咙喊着:“有人吗?”
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
“有人吗?钱我已经按照你们的吩咐放在垃圾桶里了,人呢?”刘伟名不确定地又喊了几声。
但是周围还是寂静的让人可怕。
就在刘伟名疑惑和紧张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再次响起。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