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第61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喂,喂。网 ”刘伟名紧张地连喊了两声喂。
“你是刘伟名对不对?”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对,我就是。”
“你现在立即把车开回去,到你前面放钱的地方把钱拿回去,然后到老化工厂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再问你一次,你没有报警吧?”
“没有,你们是什么意思?说好了我把钱放在那个垃圾桶里面然后到姑娘山就可以看到人质了,现在我在姑娘山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刘伟名佯装着发怒。其实心里面已经完全放松了,因为他已经确定了方涵蕴就在老化工厂,而池民天的推断完全正确,刘伟名在心里对池民天的态度有了一定的改观,毕竟池民天这个人不完全是个酒囊饭袋,还是有一定能力的。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来你就来。给你四十分钟,四十分钟你不过来我们就马上撕票。”绑匪说完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脸黑着,已经很多年没人这么对他说过话了,刘伟名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几个绑匪全部抓住。
随后刘伟名又坐上车,调头,马不停蹄地往兰坪街口而且。
一边开车刘伟名一边给池民天打电话:“池局长,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刘书记,我们的人已经悄悄地把这个化工厂全部包围了,只是为了不惊动绑匪包围圈离化工厂还有一点点的距离。另外我们的几名狙击手已经在附近的山顶上就位了。不过人质是否在这里面我们还不能确定。不过我们通过望远镜已经确定了屋里有三名绑匪。他们都已经被我们的狙击手锁定了。”池民天严谨地回答着。
“人质一定在里面,绑匪刚刚打电话给我,用的手机。绑匪让我到兰坪街口把钱拿回去,然后去老化工厂一手交钱一手换人。我等下把手机号码发给你,你们去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把人给我确定。我敢保证还有一个绑匪刚刚就在姑娘山的某个地方。你们马上派人来姑娘山这条必经之路上埋伏,见到人就给我抓了,记住,一定要出其不意地绑匪抓住,不能让他有机会向同伙示警。”刘伟名吩咐着。
“明白了,刘书记。这个是我们的必修课,绝对没问题。”
“你们现在都不要动,等我过去了再说。咱们一定要看到人质了有百分之百把握可以营救人质的时候再动手。”刘伟名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慢慢地把车往市里开去。
十分钟之后,刘伟名在路上看到几辆挂着警牌的车子,但是车上却没一个人。刘伟名猜想这些人肯定是在前面某个地方埋伏着,心里也暗暗对池民天有了一点点的好感。虽然白山的治安这么差他池民天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或者说是他一手造成的,但是起码这次他各方面都做的挺让人满意的。
刘伟名不怀疑这个绑匪能逃得掉,第一,绑匪已经确认了刘伟名没有报警,那么警惕性就大大的降低了。第二,这条路上晚上不可能出现别的人,这里是荒郊野岭的,刘伟名相信今天晚上除了自己和绑匪,这个地方不会出现其他的人,第三,警察再怎么酒囊饭袋起码曾经也是受过训练的,而且是埋伏出其不意,更加上以多欺少。这个绑匪是不可能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想到这,刘伟名心情大好。
一边开着车往兰坪街口而去,在兰坪街口上刘伟名发现那个大的编织袋依旧在垃圾桶里面,没有任何改变。刘伟名下车看了看,里面的钱都在。看到这刘伟名可以确定,前面这个兰坪街口应该是没有人在监视自己,如果有人的话估计应该会把这个钱给拿走,看来这些绑匪还是非常谨慎而且谨慎的有点过头了。他们不敢在这个地方监视估计是这个地方还是不够开阔,万一被发现根本就逃不掉。所以他们选择在姑娘山下派人监视自己是否报警,因为那个地方是荒山野岭。如果真的有警察的话,直接逃进山里警察不可能抓到。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把钱装上车,开始往老化工厂而去。
而就在刘伟名往老化工厂去的时候,从姑娘山上突然冒出一个小光点,这个小光点听到一阵响声慢慢地移动,忽明忽暗的。最后在一个大草丛边这个两点停了下来,随即两点一个抛物线飞了出去,然后便听到一阵响声。接着一束光亮了起来,原来是一个人,这个人必定就是前面给刘伟名打电话的绑匪无疑。
绑匪把摩托车藏在草丛里,然后便躲在山上监视刘伟名。等刘伟名走了有半个小时左右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了他才慢慢地下山来,把摩托车推起来往回走去。
绑匪心情很高兴,花花的一千万眼看就要到手了,几个人一起分的话他也要拿到上百万。上百万这在以前可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他心里在念叨着,这绑架果然比偷、抢来钱要来的快的多,而且轻轻松松,还没有任何危险。看到前面那个开着车在山下大喊大叫的男人他就想笑,他觉得那个傻子也太傻了点,竟然求着自己去拿他的钱,他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绑匪越想越开心,慢慢地骑着摩托车,连旁边草堆便蹲着十几个人都没发现。就在绑匪脑袋里想着两百万到底有多重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枪声,接着摩托车就直接歪歪扭扭,绑匪一个没掌握好就连人带车翻到在地。绑匪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感觉身后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妈呀,十几个人拿着手枪快速地向自己跑来。
绑匪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见过枪啊,当即就给吓傻了。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人用膝盖压着,手被强制性地反扣在身后,然后就感觉自己手腕处有种冰凉的感觉,随着一身咔的声音,绑匪便知道了,自己被拷了起来,这群人是警察。绑匪对于手铐不算陌生,他曾经因为偷窃被抓进去过一次,那一次他也是被这个咔的一声的东西给带进去的。只不过那时候家里的老父亲把家里值钱的能卖的东西都给卖了换了一万块钱在警察局里求爷爷告奶奶才把自己赎出来,但是这一次,绑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出来了。
“站起来。”一个身材高大一进脸凶残摸样的男人对着绑匪说着,随后犹如老鹰抓小鸡般把绑匪从地上抓了起来。
“你……你们……你们是……是……什么人?”绑匪还存在着一丝侥幸地问着。
“什么人?难道你看不出吗?我们是刑警大队的,便衣知道吗?”十几个警察中的一个冷冷地笑着回答。
“知道知道,各位大爷,你……你们抓我干什么?我……我……我没犯罪啊。”绑匪没有丝毫底气恐惧地说着。
“没犯罪?那你告诉我你刚刚干嘛来?”那位警察还是冷笑着回答。
“我……我……我走亲戚。”绑匪实在想不出理由,便胡乱地说道。
“走亲戚?这条路能走到你亲戚家吗?”抓住他的大汉吼着,接着绑匪就感到肚子传来一阵剧痛,痛的他头晕目眩,接着就开始干呕,真想把自己的肠子给呕出来。
“给我老实点,说,你是怎么绑架方小姐的。”大汉警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地问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方小姐,我……我……更没绑架过什么人啊。我……我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市民。”绑匪好歹也是进过“宫。”的人,知道打死不招这个良方妙药。
“你还嘴硬?”大汉说着一个膝盖顶在绑匪肚子上面,然后放手,绑匪打击跪在地上,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肚子,然后在地上打滚。
大陆的警察可不像香港的警察,不能打犯人,一打犯人就可以告你滥用私刑。可大陆没有,在咱们国家的历史里面从来就没有不打贼的兵。
“你说不说?”大汗问一句对着绑匪就是一脚,接着又问一句又是一脚。踢得绑匪用带着手铐的手紧紧护着自己的头在地上打滚。
可是绑匪硬是不说,他知道,只要自己把事情交代了那么自己这一辈子就别想从那里面出来了。相比起来,面前这一顿毒打实在不算什么。他心里记住一条,打死都不说。
“哟呵,还是个硬点子。”大汗踢了十几脚见绑匪一身不吭估计也踢烦了。停了下来,从腰间拔出手枪,然后咔嚓一声把枪上膛,然后蹲下来,把枪定在绑匪的脑门上面冷冷地说道:“你小子嘴倒是挺严实的,可是碰上爷你嘴再硬也没用。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我们市委书记的表妹你们都敢绑,我看你们是真的不要命了。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我在这里一枪把你给蹦了,然后从这山边把你扔下去,保证你的尸体谁都发现不了。”
“市……市……市委书记的表……表妹?”绑匪彻底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