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第61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绑匪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绑架的那个水灵水灵的女孩子竟然是市委书记的表妹。 市委书记是个多大的官他具体不清楚。但是他起码知道镇长上面是县长,县长上面是市长,而市委书记是比市长都要大的官。想想他们家那地方镇长是多么嚣张多么有势力他就可以大致地知道市委书记是个多大的官了。这下由不得他不怕了,而更怕的是脑门上的那杆枪。他一点都不怀疑这个警察说的话,他敢肯定如果自己真不交代的话这个警察会毫不犹豫地一枪毙了他。这年代,做贼的最怕的就是警察,因为警察比还要。
“对,市委书记,知道市委书记多大的官吗?告诉你,在咱们白山市委书记就是天,他让你死你就必须死。再给你一次机会,是老实交代还是死你自己选择吧。”大汉警察鄙视地望了一眼地上不知道是因为疼的还是因为怕的发抖的绑匪说道。
“我说我说,饶命啊。是我们绑架的,是我们绑架的那个女孩子。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她叫什么方……什么的,也更加不知道他是市委书记大老爷的表妹啊。饶命啊。”绑匪被吓的一个激灵,立即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不停地说道。
“饶不饶你的命我们说了不算,得咱们市委书记决定。走,上车。”大汉警察淡淡地说着。
“你tm给我起来。”另外一个警察见绑匪还跪在地上不起来冲上去就是一脚,然后骂道:“真tm没事找事做,不知死活,连累的老子忙了一天,还得蹲在这山沟沟里等你大半个小时。要不是上面的人等着审你我真想一顿打死你。给我起来上车去。”
话说另外一边,刘伟名开着车往老化工厂而去,而在离化工厂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下面停着十几辆警车。
池民天正站在警车边等着刘伟名,这一带已经全部被警察给封锁了,任何一辆车子和人从这条路进来池民天都会提前知道。所以他就站在这里等着刘伟名。
“情况怎么样?”刘伟名下车来问道。
“情况不错,那个绑匪已经被我们成功的抓捕,现在已经被带到警局去了,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给他给同伙报警的时间。”池民天高兴地说着。
“干的不错,这边情况怎么样?里面的人员都看清楚了吗?有几个人?人质被绑架在什么地方。”刘伟名最关心便是这个问题。
“晚上了,我们没办法看到里面的情况,这些狗杂种连个灯都不点,我们只能根据他们抽烟的烟蒂光点来认人。不过从我们呢狙击手那边证实目前发现有四个犯人,人质可能被关在最里面一间房子里,因为这间房子有人守着。但是那个房间的角落是个死角,狙击手没办法动手。难度就在这里。这边的三个绑匪我们可以保证在瞬间击毙。另外我们也证实这是一群瘾君子,他们在里面有过吸食过毒品。”池民天把详细情况向刘伟名做着汇报。
“那也没用,我们不能保证在一瞬间击毙所有的绑匪就不能动手。这群瘾君子这么厉害?竟然还知道躲避狙击手?”刘伟名皱着眉头说道。
“我看未必,这期间那个犯人出来过一次。手里拿着个游戏机。我怀疑这个人是躲在这间屋子里面玩游戏。因为整个废弃工厂里面连张椅子都没有,估计也只有这间房子里面有吧。”池民天分析着。
“你说这个绑匪是躲在里面玩游戏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刘伟名有点破涕为笑的感觉,不过随即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我现在过去交钱,我去吸引住绑匪的注意力。你们从后面想办法进入绑匪所在的那个厂房。然后找准时间和狙击手一起动手,要保证把所有的绑匪一次性撂倒,然后救出人质,明白吗?”
“明白,不过刘书记,你这么做实在太危险了,要不我另外找个人替你去吧?”池民天有点担心地说着,如果刘伟名出了任何一点点事情,那毫无疑问的是他这个公安局局长是绝对没法当了。要知道刘伟名可是太子爷,太子爷出事省里的头头都要负责,那时候一级一级压下来这个黑锅肯定得他背。他对刘伟名的担心是出自真心的,因为这与他的乌纱帽息息相关。
“再危险我也要去,你们去我不放心。”刘伟名断然拒绝,然后笑着望了池民天一眼后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死的,只要我不死这个责任就不会让你来负。现在是关键时候,成败在此一举,你拿个隐形耳麦给我,随时听我的命令。”
“好的刘书记。”池民天有点尴尬,然后随手叫过身边的一个人,说了几句,那个赶紧跑到车子里面,给刘伟名拿过来一副隐形的通话器。
刘伟名通话器带好之后又上了车,然后直接往老化工厂而去。
这个废弃厂房其实挺大的,很空旷。从外面看里面静悄悄的,没有灯光。
刘伟名把车子打着强光灯开到厂房前面,然后没有关灯直接下车。然后喊道:“喂,我把钱带来了。人呢?”
随后刘伟名听到了一阵脚步西声,接着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你就是刘伟名?”
“对,我就是刘伟名,看来你们对我这个名字一点都不熟悉啊。”刘伟名开了句玩笑。确实,一般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面市长的名字要远远多过于市委书记。毕竟市长才是政fu领导,而市委书记是代表党来管理政fu的。
“少tm废话,钱带来了没有?”
“钱我肯定带来了,一千万,一分钱不少。人呢?要是人受到一点伤害我保证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刘伟名故意拖延着时间,现在绑匪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自己身上,这样就方便池民天他们的行动。
“放心,人没动,只是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会不会饿死我不知道,我们不管饭的。”绑匪哈哈大笑地说着。随后说道:“站在那里别动,我们下来。”
接着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刘伟名便看到三个绑匪走了下来,一个个都是瘦的皮包骨头,一看就知道都是瘾君子。而方涵蕴则被其中一个男人用刀抵着脖子走在后面。
刘伟名看到方涵蕴就紧张了起来,方涵蕴衣服虽然有点褶皱,但是非常完整,只是头发有点凌乱。这下刘伟名放心了,起码可以证明方涵蕴并没有被人凌辱过。看来这群瘾君子对于毒品的喜爱远远大于女人。
方涵蕴的嘴巴用布给塞住了,见到刘伟名顿时哇哇大叫着,眼睛里面不停地流着泪水。看到方涵蕴这个样子,刘伟名心都碎了。对这些绑匪的恨意越发的强烈起来。
“把她嘴巴里的东西给我拿出来。”刘伟名冷冷地说道。
“你凶什么凶,要不是这个女娃总是哭,哭的老子烦躁我也不会这么做。给她拿开。”一个走在前面的男人说道。
用刀抵住方涵蕴脖子的那个男人伸手把方涵蕴嘴里的布拿了出来。方涵蕴立即大口地吸了几口气。
“涵蕴,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刘伟名着急地问道。
方涵蕴眼泪还是留个不止,但是还是摇着头。
“偌,你看到了,我们并没有对她怎么样。赶紧的,把钱拿过来。”当先的男人对着刘伟名说着。
刘伟名现在越发的肯定这些人不是专业的绑匪了,因为一个很显然的道理就是,不管他们对方涵蕴做过什么,只要方涵蕴的命还在刘伟名就不得不救。而这些绑匪明显很害怕他们要是伤害了方涵蕴刘伟名就不会给钱。刘伟名心里大呼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刘书记,你现在和绑匪们谈话的位置不对,你旁边的几个房子刚好把狙击手的视线给挡了。我们现在正准备绕到厂房后面向绑匪们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请您一定要稳住绑匪,尽量地拖延时间。”这时池民天的声音在刘伟名的耳边响起来了。
刘伟名心里一紧,左右看了看,果然,在厂房周围果然有几栋小的办公楼。这些办公楼刚好把山上的视线完全给挡住了,刘伟名暗暗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拿着钱到厂房里面去交易呢。不过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刘伟名只能尽量地拖延时间。因为前面池民天给刘伟名说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这些人很有可能在拿到钱之后立即把方涵蕴和自己都杀了。这么做就没人知道他们绑架过,也就不会有警察来追捕他们。而在现在这个时代,杀了人要抓住元凶依旧很难。刘伟名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电视上面绑匪拿到钱就撕票毁尸灭迹的桥段很多很多。所以,刘伟名不敢冒险,只能在钱给绑匪之前希望池民天他们从绑匪身后突然袭击,把绑匪全部击毙。
“涵蕴,你告诉我,他们真的没有欺负过你吗?他们打过你没有?”刘伟名又把脸转向方涵蕴问道。
方涵蕴眼睛里面的泪水依旧不断地留下来,一个女孩子,而且是出身豪门的女孩子什么时候受到过这么对待。估计这次吓就把她给吓的够呛了。方涵蕴听到刘伟名的问话点了点头。
“什么啊?你们竟然敢打她?我看你们是不想要钱了吧?”刘伟名生气的大喊着。
“她总是叫救命我们不打她难道让别人知道吗?”一个男人委屈地喊着。
“闭嘴。”当先的男人说着,随后对刘伟名道:“人我们确实是打了,但是别的我们没做。你赶紧给钱,不然别怪我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