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第61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男人说完对那个拿刀抵住方涵蕴脖子的男人打了个眼色,那人立即把刀对方涵蕴脖子逼紧了几分,对刘伟名说道:“赶紧给钱,不然我立马要了他的命复制网址访问 ”
“别,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嘛。要不这样,你当初说给一千万我说过一定要人质安全,你们不能伤人质一根汗毛,而现在你们竟然打了人质,你看这价格咱们是不是要从新商量一下呢?”刘伟名一副无奈的摸样说着。
方涵蕴很惊讶刘伟名这么说,瞪着眼望着刘伟名,眼神怪怪的,有一点点的恨意在里面。
“你tm以为是卖白菜啊?还讲价还价。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立马把钱拿过来,不然我马上让这个女孩死在你面前。”当先的男人不耐烦地说着。
“好好好,我给我给。”刘伟名见绑匪很强硬,没有办法只有转身往车子里面去拿钱,只是故意把动作做的很慢很慢。
就在刘伟名走进车子里面拿钱的时候突然厂房里面传来一声大叫:“有警察。”接着便立马听到一声枪声,接着刘伟名就看到一大圈荷枪实弹的警察从厂房里面冲了出来。
而几个绑匪里面慌了神,立即往后推,几个人缩成一团,都从身上拿出短刀。把刀全部抵在方涵蕴的身上。
刘伟名顿时傻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见到了。立马大喊:“都不要动。”
“你竟然敢报警。”当先的男人愤怒地望着刘伟名。
“你们现在自首还有的救。”这个时候刘伟名只能打心理战了。“根据法律,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的,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致使被绑架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但是定罪量刑要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犯罪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决定的,如果你们现在自首我保证你们只需要坐个两三年的牢,如果你们现在不住手,反而伤害了人质,那就是死刑。你们要想清楚了。”
听到刘伟名这么一说,几个人立即就有点害怕了。一个是死刑一个是两三年,这是个很好选择的选择题,而且面前还有这么一大群的警察。
“别听他胡说,警察的话我们能信吗?只要我们把这个女的一放了我们马上就会被枪毙。看看二毛就知道了。”当先的绑匪说着。
听到当先的绑匪这么一说,几个人都不由得望向厂房里面,只可惜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罢了。但是大家都知道,刚才那一声枪声就是那个所谓二毛生命的终结声。
到现在刘伟名才发现了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原本池民天告诉他是四个人,而在刘伟名面前的只有三个绑匪。而刘伟名只注意方涵蕴去了,便没有发现这点,这是个致命的错误啊。更令刘伟名气愤的是这些警察竟然直接开枪把那个所谓的二毛给打死了。现在的情况是一发而不可收拾收拾了。
听到了当先绑匪的话几个绑匪眼神便坚定了起来,虽然身体还在颤抖,但是拿刀的手却也更加用力了。
“你们最好让条路把钱给我们,不然我马上捅死这个女的,大不了一起死。”当先的男人吼着。
“不准动,都不准动。”这个时候后面一阵灯火通明,一排车子开了进来,池民天在第一辆车里大喊着。他在那边密切地注视着情况,不料竟然听到了枪声,他立马便知道了情况不对,便让所有人都开车冲了进来。池民天一下车便立即走到了刘伟名身边。
“对不起,刘书记,是我办事不力。”池民天脸色比猪肝还要难看。
“是我的责任,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把人救下来再说。”刘伟名说了声,然后对着绑匪说道:“你们以为你们抓了这个女的他们就会放了你吗?你错了。警察是个什么德性你们不知道吗?他们会为了这个女孩子而放过你们?”
“哈哈,别想诓我们了,这个女孩子肯定身份特殊,不然绝对不会有这么多警察来的。赶紧让路,把钱给我们。”绑匪哈哈大笑着。
“他们来这里那是因为我在这里,因为有人直接向我举报了说有人被绑架,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白山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刘伟名。你们打给女孩父亲的时候女孩的家属是不是让你们找我?这就对了,女孩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便直接打了市委书记热线。我作为市委书记这样的事情我不能不管,所以我就过来了才有了今天的事情。所以你们不要抵抗了,现在不是警匪片,你们现在放下人自首还来的及。”刘伟名继续攻心战。
“不放,要么你们放我们出去,要么我们和这个女孩一起死。”当先的绑匪态度很坚决。
“你们能走吗?即使我们放了你出去你又能够逃多远?现在整个白山市都被我封锁了,即使你们逃出了白山那其它地方呢?你知道,我是市委书记,我完全可以向上级申请全国通缉你,你能逃得掉吗?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刘伟名完全没有办法,只能这么说着。
“不要再说了,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我的要求就是让开路让我们走,把钱给我们。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女的。”
刘伟名这下没有办法了。脑子里面转了转,随后做了个很坚定的表情。慢慢地走向绑匪。
“刘书记?”
“不要过来。”
池民天几乎和绑匪同时说出口。
“作为白山的市委书记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也很自责。你们这么做是因为你们根本不懂法律才会误入歧途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而这位方小姐遭此大劫也是因为我对治安的管理不力。今天已经出了一条人命,我实在不想再看到四条人命就这么牺牲了。你们想活命吗?想活命就把这个女孩放了,把我扣住当人质吧。只有把我扣住当人质你们才能安全,他们每人敢杀你们,即使逃到了其它地方,有我在你们手里也没有警察敢对你们开枪,要知道,我可是正厅级干部。我今天救你们三个一命,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做为非作歹的事情了。”刘伟名像个悲天怜人的活菩萨一样说着。
“刘书记,千万不要这么做啊。”池民天几乎是吼着。
“你真的有这么好?”当先的绑匪彻底晕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官。
“你们都听好了,把你们手上的抢全部扔掉。”刘伟名转过脸来说着。
“刘书记,不行啊。”池民天几乎疯了。
“听到我说的话了吗?难道你们都想造反不成?把你们手中的抢都丢了。我是自愿当人质的,你们等下把这个女孩送到医院去,放他们几个和我离开。这是命令。”刘伟名大声地说着。
“刘书记。”池民天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以为刘伟名傻了。
“池局长,请服从命令。”刘伟名一边对池民天说着,一边用眼睛望山上看着。
池民天一下子就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但是却还是不敢让刘伟名去冒险,但是看到刘伟名那犀利的眼神之后只能妥协,大喊着:“让路,把枪都放下。”
池民天下命令了,这些警察一个个都把枪给扔了,退后。
“现在相信我了吧?我现在是手无缚鸡之力站在你们面前。赶紧把这个女孩放了,她得立马去医院进行治疗。你看她吓成了这个样子,要是她死了你们马上就要死,你们难道不明白吗?来吧。”刘伟名站到绑匪面前转过身背对着绑匪,意思就是让绑匪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面。
“大哥,怎么办?”另外两个绑匪都望着当先的绑匪。
“娘的,今天还真邪门了。不管这么多了,这家伙看这样子即使不是个市委书记也是个大官,有他在我们手里更保险。把这个女孩给放了,我看她都已经吓傻了,带着她碍手碍脚的。把这个人绑了带走。”当先的绑匪也彻底被刘伟名搞晕了,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最后豁出去地说着。
几个绑匪一听大哥这么说了,便立即用刀抵在刘伟名的脖子上面,一把把方涵蕴推了过去。方涵蕴吓的尖叫,差点摔倒,被池民天眼疾手快地抱住才没摔倒。
“都让开都让开,不然我把你们的大官一刀捅死。”当先的绑匪大吼着。
“都……都让开,都让开。”池民天吓的大喊着。
“钱放在哪?”当先的绑匪问着刘伟名。
刘伟名暗道这个绑匪还真是要钱不要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钱。随即说道:“钱就在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整整一千万。拿着你们逃命足够了。”
几个绑匪押着刘伟名走到车子的后备箱处,打开后备箱,两个人把里面的十箱钱用编织袋抬着,开始缓慢地往后面退着。那个拿刀抵住刘伟名脖子的手都是一种颤抖着,反倒是刘伟名更加的镇定。
“涵蕴,你父亲已经到白山来了。你赶紧打电话给你父亲和爷爷,让他们不要担心了。”刘伟名一边往后退着一边对着方涵蕴大喊着。
池民天和一大群警察就这么看着刘伟名被押走。
“局长,这可怎么办啊?”欧阳大队长急的问着池民天。
“让山上的狙击手做好准备,等他们推出这个厂房院子就进入狙击手的视线了,让他们必须抓住机会把三个绑匪一齐击毙,不能有半点失误。这是刘书记的意思,刘书记故意让自己去当人质就是要把绑匪引导狙击手的视线里面。”池民天冷静地吩咐着。
“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这时一直泪眼婆娑的方涵蕴望着刘伟名离开的方向突然说道。
“啊?方小姐,刘书记这完全是为了救你才这么做的呀。”池民天也感叹地说着,他现在对刘伟名有了一种深切的敬佩。别看他现在这么市侩,他以前可是从部队转业出来的,部队里面的人心里都有着一股对强者的敬佩,虽然后来在官场上混的已经把他在部队里面的性格完全磨光了,但是有些东西是埋在骨子里面没法改变的。而刘伟名现在在池民天心里就是一个强者,心理上的强者,起码让池民天自己去这么做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其实前面他很想对刘伟名说让自己去当这个人质吧,但是这个话始终没敢说出口,因为他怕。
“方小姐,你还是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池民天对方涵蕴说道。
“我没事的,谢谢你了。我想看着他。”方涵蕴露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然后指着刘伟名离开的方向说道。
“几位,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我是市委书记。如果你们现在去自首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判刑超过五年。”刘伟名一边被押着往前走,一边不停地“点化。”着几个绑匪。
“别废话了,你真的是市委书记吗?”绑匪对刘伟名的身份很敢兴趣。
“这能有假吗?”刘伟名苦笑着。
“那你这个官还真是当傻了,这么大一个官肯定很多很多的钱,有钱有权有女人竟然后傻的来当人质。”绑匪不解地笑着,但是却没有放松警惕,时刻观察着周围。
可能是因为知道刘伟名是个市委书记,对于这种大官有种天生的心理上的畏惧,所以没有敢推刘伟名,更让刘伟名觉得可笑的是那个绑匪握刀的手一直在出汗。这也难怪,一个平民老百姓,还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拿刀抵在一个市委书记的脖子上能不害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