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第61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伟名,我听德强说了。网 这次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好,听说你是冒着生命危险才救出涵蕴的,我代表我们方家感谢你。”主席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不温不火。
“主席您这么说让我怎么承受的起,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只不过是在将功补过。我现在正式想组织检讨,检讨我在白山工作的失误,正是因为我工作上的重大漏洞才让白山的治安如此混乱,才让涵蕴小姐遭此大劫。我请求组织上对我进行处理,同时,我也请求组织上给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一年之后,我保证让白山的治安改头换面,保证白山再也不会出现类似于今天这样的事情了。”刘伟名很严肃地说着。
“你是白山的市委书记,出现这样的事情你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你才上任没多久,这些都属于历史遗留问题,要追究也应该首先追究上届领导班子的责任。再说了,我今天也不是代表组织上来给你打这个电话,我现在只是涵蕴的爷爷。不管怎么样,在这件事情上我都要感谢你。伟名,你的心意我明白,不过以后做事还是不能这么冲动。你要知道你是一个市的一把手,是主脑,你今天这么逞强是对工作对组织极度不负责任的个人英雄主义。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首先要以大局为重,要以正当的程序来完成任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主席很威严地教育着刘伟名。
“是,主席,我明白了。”刘伟名忙着点头回答。
“上次你给我电话说了一些关于白山的事情,今天韩大成向我汇报工作的时候特意提到了你,说你是个很有想法的同志,他把你的一些想法都汇报给了我。其中一些我看了看,一些我还没来得及看。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和涵蕴他们一起来一趟北京,一来我是替德强邀请你来我们家吃顿饭,二来我是想听一听你在白山工作了一个多月对白山有些什么想法,我想看看我选的人是不是对的。”主席最后说着。
“好的,主席,我一定亲自把涵蕴小姐送到北京,另外当面向您和您的家人检讨我的错误。”
“组织上的事情今天我们就不谈了,你把电话给涵蕴吧,这丫头这次肯定是受了不少苦了。”主席说到方涵蕴时终于流露出了一种亲情。
“爷爷,嗯,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好吧,我先去看爸爸,然后跟爸爸一起回北京。嗯,您早点睡吧,要注意身体。再见!”方涵蕴与主席的对话很短,估计这个也很符合主席的习惯。
“很少见你这么年轻的市委书记,我爷爷也很少对那个人这么亲切的,看样子你很得我爷爷喜爱。”方涵蕴放下电话后说道。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说道:“你的这两个问题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我能当上市委书记那都是主席的栽培。”
“嘿嘿,你今天跟我说的话都很官方,与在山顶上的你可不一样。”方涵蕴哈哈大笑道。然后又说道:“政治上和官场上的事情我一窍不通,我不喜欢处处玩心眼的生活。看看我爸,看看我爷爷,就知道他们活的有多累了。”
“累吗?我倒是不觉得。网钱、权,不就是人们所追求的吗?”
“别说的这么市侩,你还真是有钱人,一千万你也拿得出,你就不怕别人举报你贪污啊?为了我的事你这次是真的冒了很大的风险了。”方涵蕴突然想起来刘伟名的一千万。
“我没贪污别人怎么举报?这一千万是我从我老婆那里借来的。悄悄地告诉你,我可是个标准的小白脸,吃软饭的男人。全靠我老婆养活着。”刘伟名为了缓和气氛开了个玩笑。
“看不透你这个人,就像我永远也看不透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从每个角度看,都不一样。”方涵蕴突然来了一句。
对于方涵蕴突然上升到艺术的境界,刘伟名只能闭嘴,因为他对于艺术一窍不通。就像是蒙娜丽莎这幅画,他见多几次,别人都说从每个角度看微笑都不一样,但是刘伟名看了很久也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来。他最后只能把自己定义为俗人,永远也不懂艺术为何物。而身旁的这个女孩却是个一身艺术细胞的人,旅游、画画、摄影、写作,完完整整的一个雅人。刘伟名觉得自己与方涵蕴自己是有差距的,大俗大雅之间本就有着不可跨越的价值观差距。刘伟名突然想道,如果把董静和方涵蕴放在一起,她们两个人之间一定可以聊得来,因为都是那种追求高雅的“雅人。”
“我只是一个俗人,你以艺术的眼光来看我这么一个俗人肯定是看不透的。好了,前面车停了,到了。”刘伟名看到前面警车打着警示灯停下来便知道到了白山宾馆了。
刘伟名在白山宾馆和方涵蕴一起下车,这个时候池民天跑过来笑吟吟地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刚刚下面的人打电话过来,问我另外一个被捕的疑犯该怎么处理?我想来听一听您的意见。”
刘伟名听到这停住了脚步,望了望方涵蕴,随后沉吟了一下后说道:“这样的罪犯应该严办,当然,一切要按照法律程序来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绝对不能姑息。”
刘伟名虽然说的义正言辞,但是语气中已经明确地告诉了池民天,这样的人必须大办特办,要从严处理,换句话说也就是一定不能让他好过。
“我明白了,刘书记。”池民天点着头说道。
“这件事情你处理的很到位,以后要继续努力,好好干。”刘伟名拍着池民天的肩膀说着。
“是的,刘书记。”
“好了,你今天也忙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刘伟名微笑地说着。
“刘书记,这些钱在这,要不我留下一部分人过来守护?”池民天指着刘伟名的车子问道。
“这倒的确是个问题,这样吧,你留下一批人守着,这里我让姚宏叫银行的人过来处理。”刘伟名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后说道。
“是的,刘书记。您去忙,这里我来负责处理。”池民天笑吟吟地说着。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方涵蕴往宾馆里面走去。
在宾馆的房间里,刘伟名终于见到了传说当中的方德强。
方德强坐在沙发上面抽着烟,听到敲门声之后立即转头,然后副手过来开的门。
“爸。”方涵蕴看到方德强之后立即满眼泪水。是啊,经过这么大的惊吓过后再看到亲人怎么会不流泪呢?
“傻孩子,乖,不要哭了。”方德强走过来把方涵蕴抱在怀里,然后拍着方涵蕴的后背说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刘伟名看到这一幕很是感动,亲情永远都是亲情,这是存在于骨子里的血肉之情,不会因为这个世界的改变而改变。
“乖,不要哭了。伟名还在这里,不要让小刘笑话了。”方德强抬起头看了眼刘伟名对着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对方涵蕴说道。
听到方德强的这句话之后方涵蕴点点头,然后擦了擦眼泪坐到了一旁。
“小刘,你好,我是方德强。”方德强走过来向刘伟名伸出手。
“方叔叔,您好。”刘伟名连忙伸过手与方德强握在一起。
“小刘,这次是真的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方德庆紧紧地握住刘伟名的手说着。
“方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刘伟名不好意思地回答着。明明是自己的错误最后人家还来谢自己,这种感觉很怪异。
“来来来,坐吧。”方德强亲热地拉着刘伟名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对助手说道:“给刘先生倒杯茶。”
“伟名,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涵蕴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有什么自责的地方,而且你不顾自己的性命来就涵蕴,光是这份情义就已经算是恩重如山了。其实你和我们都不算是外人,老爷子对外宣布你是他认的干孙子,所以按这个来说你得叫我一声叔叔。另外,张老先生和我也算是忘年交了,他和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也经常提起你。”方德强给刘伟名拿了根烟后笑着说道。
“你和我爷爷认识?”刘伟名有点惊讶,没想到方德强和张云佳的爷爷是好朋友,随即便释然,这个世界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每行每业站在顶尖上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他们之间没有不认识的道理。
方伟强点了点头:“张老先生一直都是我很敬重的前辈,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你和云佳结婚的时候我恰巧不在国内,所以没法赶回来,不然我们早就认识了。”
一旁的方涵蕴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说话。
“其实我和云佳也是认识的,还打过很多次交道。张老爷子退隐,集团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云佳。虽然云佳选择了在你身边做贤妻良母,不过集团上一些大的事情还是得她亲自出面。而我和你们张家集团有很多生意的往来,所以我和云佳也是见过很多次面的,只不过老爷子应我的要求帮我保密了身份,所以云佳并不知道我真实的身份。你很有福气,云佳是个很好的女人。”方伟强哈哈大笑着。
“方叔叔说笑了,云佳如果有什么得罪失礼的地方我在这里向您赔个不是。”刘伟名心里有点紧张。
“没有没有,为人处世这方面云佳和你一样,都做的面面俱到。她其实更适合做一个女强人。好了,那是你的家事我就不多说了。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回家去看望过张老爷子?”
“过年的时候去过了,工作太忙,一直抽不出时间来。”
“有时间的话和云佳多回去看看张老爷子,我上次见他的时候发现他身体大不如前了。老人家到了这个年纪了其实并不在乎你们给他买什么礼物,只希望你们能够常回家看看。张老爷子这一生光明磊落,很受人尊敬,在商界,对于张老爷子没人不竖大拇指,就一件事情就让所有人望尘莫及,别的商人做慈善只不过是为了博个好名声,而张老爷子做慈善确实实实在在地做,他自己成立的慈善机构每一笔款项的支出他都会亲自去落实,这些年来,在祖国的各个偏远山村几乎都建立起了他支助的希望小学,而最让人敬佩的是这些事情他从来不让新闻媒体宣传,所以外界根本就没人知道他这几十年来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慈善事业。我记得他和我说过一句话,他说他能有今天都是邓老先生给予的,邓老先生曾经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先富的人带动后富。而他就是邓老先生所说的先富起来的人,可是他却一直没办法去带动那些后富的人,所以他就尽自己的所能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他是一个凭良心做事的商人啊。”方德强一说到张云佳的爷爷便不停地感叹着。
“这些事情我倒从来没听云佳说起过,我对爷爷的事情知之甚少,我只是觉得他是一位很慈祥的老人家。”刘伟名有点尴尬地说着。
“没什么,我今天这么对你说也只是希望你对张老爷子的感情能够加深一分,他年纪也大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走了,你们两个有时间多回去陪陪他们。”方德强摆着手说道。然后站了起来问刘伟名:“听说你来这里当市委书记也才一个多月,怎么样?还行吧?这里的条件可不比浅圳啊,工作有难度没有?”
“还好吧,工作难度是肯定有。您也看到了,太低了,一切都得出零开始。”刘伟名无奈地笑着。
“不是高难度的老爷子也不会把你调到这里来,你要相信,老爷子做每一件事情都有他的用意,他指明把你调到这里来肯定是有他的深意的。你好好干。”方德强带有深意地说着。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不会让主席失望。”
“不过什么都要自己干,以老爷子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在工作之外的事情上特殊照顾你的。他点名你是他的干孙子就是这个意思,让挡你路的人自动退开,方便你工作。同时也把你带到了无法后退的地步。这就是老爷子的性格。假如你需要一些帮助的话一定不要去找老爷子,我这些年混下来也认识一些官场上的人,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我,或许我能够帮到一点忙。”方德强笑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