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第61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谢谢方叔叔,如果真的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去叨扰您的。复制网址访问 方叔叔准备在白山呆几天?我希望您多呆几天,也好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还有涵蕴也是一样,虽然我和她已经见过好几次面来了,只是我一直都不知道她的身份,我连饭都没请她吃一顿呢。”刘伟名客气地说着。
“这个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于一时。老爷子已经给我命令了,让你和我们一起进京,他想听听你的工作报告。怎么样?明天有没有时间?我已经帮你订好了机票了。”方德强依旧微笑。
“刚刚主席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不过我还是想方叔叔你能够在白山多逗留一天,我想陪您多看看白山的风景。”刘伟名怪异地笑着。
“哦?”方德强认真地打量着刘伟名。
“方叔叔,您别这么看着我,不是我想打你的注意,而是我没有办法。白山这个地方比较的落后,要发展就必须要有拉动经济的动力,而招商引资便是最好的办法了。难得您这么一位大老板亲自到了白山这一亩三分地,我怎么的都的努力一回的。再说,白山虽然穷,但是遍地都是黄金,只是这些黄金埋的比较深罢了,我相信以方叔叔您的慧眼应该是能够找到这些黄金的。另外白山最主要的就是经济问题,在经济方面您是专家,所以我想您能够给我出些建议。”刘伟名依旧微笑。
“哈哈,你小子这就开始打我的注意了是吧?好了,我答应你,但是投资的事情咱们还是在商言商,怎么打动我让我甘愿来这里投资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放的话哈哈大笑道。
“那是自然,那这样我就明天早上过来接您和涵蕴小姐。机票我让人改签后天的。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先走了。”刘伟名见目的达到也就不久留了,告辞之后便推门出来。
走出了宾馆,刘伟名发现池民天和姚宏都在。刘伟名有点惊讶,姚宏是自己叫过来帮自己把钱存进银行的,而池民天估计一直没走。
“你们怎么都在?还没走啊?姚宏,钱银行的人过来处理了没有?”刘伟名走过去随意地问着。
“嗯,银行的人已经过来了,这是您的存根。”姚宏递过来一张纸。
刘伟名接过来看了看,确认无误之后便说道:“今天这一天都辛苦你们两个了,晚上也没吃好,你们肯定饿了吧。找个地方,我请你们两个吃顿晚饭。”
“哪能让刘书记你来请我们俩啊,我来请我来请。”池民天立马表态。
“那就走吧,我确实有点饿了。你们开车在前面带路。”刘伟名说着便上了车。
姚宏和池民天在前面为刘伟名带路,刘伟名开车在后面跟着。一边开车一边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把事情大致上说了说。当然,他绝对不会说自己差点连命都没有了的事。
池民天带着刘伟名来到了一家大饭店,虽然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不过饭店见有顾客上门还是非常客气地继续营业。网
“今天饿了,等下还要开车也就不要喝酒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们两个一杯,感谢你们两个今天的帮助,这件事其实算是我的一件私事。”刘伟名举起茶杯向姚宏和池民天示意了一下然后放下来。
“刘书记,其实今天最大的功臣是你,要不是你在最后关头临危不乱,不顾性命地想出那么一个计划这次任务不可能完成的这么顺利。说真的,我真的非常的佩服您,要是我,我自问绝对没有胆量这么做。”池民天不知道是恭维还是出自真心地说着。
“我也是逼不得已,我有许多原因让我不得不这么做。人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其实是没有所谓的恐惧的。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咱们也就不说了,今天晚上来我想和你们说说另外一件事情,也算是给你们布置另外一个任务吧。今天我们救出来的那个女孩她父亲来到了白山,也就是我前面去白山宾馆见的那个人。这位先生是位大老板,资产至少是几十个亿。我和这位先生有那么一点点的交情,我前面和这位先生约好了明天一起到白山各处看看,最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让这位大老板来白山投资。咱们白山要是多了这么一个有实力的企业在,那么一定能够起到连锁反应。所以,这次的事情很重要,姚宏,明天去的地方和准备事项由你负责,而池民天你要派人负责好安全。”刘伟名略微沉寂了一下之后说着。
两个人听完之后都一下没说话,随后姚宏放下筷子说道:“刘书记,您看看这个事情要不要和市政fu那边通通气?”
“这个是必须的,招商引资本来就是政fu的事情,说到底我这次其实是在帮政fu做事。我等下会打电话和马市长详细谈谈这个事情。当然啦,姚宏,路线安排你明天一早和市政fu那边紧急磋商一下。一定要把咱们白山有实力有潜力的地方给展现出来。我相信马市长明天一早便会开会布置的,这些事情是政fu那边的事情,不由我们担心。我们只管负责陪同就行了。”刘伟名展颜一笑,其实他看到方德强今天的态度就知道,让方德强来白山投资的问题应该不大。但是具体投资的规模多大以及往哪个方面投资那就是个未知数了,在这些方面就要看马俊才的努力了。
“好的,我等下就与政fu办公室那边的负责人紧急联络一下。”姚宏点着头说着。
刘伟名让方伟强来白山投资的意义其实不仅仅只限于经济方面的考虑,更多的是政治方面。方涵蕴的身份没几个知道,但是方德强的身份却不是个秘密,只要有心人稍微一打听便可以知道。刘伟名这个太子爷身份只不过是个挂名的,但是方德强这个太子爷的身份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方德强来白山投资刘伟名到时候再推行一些有利于商业发展的政策的阻力便会大大降低,任谁都会联想到这些政策是方德强在幕后主使,有了方德强这个真正的太子爷在背后撑腰谁又敢说一个不字?而且太子爷身份的金字招牌的号召力也肯定是空前的,所以,让方德强来白山投资的意义是非常深远,刘伟名决定,一旦方德强确定来白山投资刘伟名就大力的宣传,不仅仅只是宣传这次投资,更重要的是要把方德强太子爷的身份给宣传出来。不需要市民皆知,只要让白山权力中心的那几个人知道就行了。
“不过你们要记住一点,今天救出来的人质和这个大老板的关系你们一定不能泄露出去,这是上面交给我的政治任务,我说给你们俩听是让你们俩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我的意思你们明白吗?”
“刘书记您请放心,我们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的。”池民天赶紧说着。
刘伟名吃完饭之后便给马俊才打了个电话,虽然马俊才已经睡着了被刘伟名的电话吵醒过来,但是在语气上并没有太多的不高兴。刘伟名把方德强明天参观白山的事情和马俊才详细地说着,并且隐晦地向马俊才交代了方德强的身份。马俊才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顿时睡意全无,认真地听完刘伟名的吩咐之后便马上穿上了睡衣拿起了电话。
当然,刘伟名却没有辛苦的去继续做什么,党只管大方向,这些事情都是政fu的事情,刘伟名不可能什么具体的事情都来做。
就在刘伟名泡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却意外地又响了起来,刘伟名看着号码却是个陌生号码。刘伟名以为是骚扰电话便没去理会,哪知这个电话却一直响。最后刘伟名无奈地接过:“喂,你好,我是刘伟名。”
哪知刘伟名说完之后对面竟然没人说话。
“你好,我是刘伟名,请问是哪位?”刘伟名再次重复了一遍。
“伟名,是我。”对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声音刘伟名非常的熟悉,却就是无法确定是谁,因为电话里的声音是有变声的,而且女人的音色没有男人音色那么高的辨识度。
就在刘伟名努力地思索着这是谁的声音时对面女声继续说道:“不要再在那猜了,我已经猜到了你想不起我了。我是秦思思。”
原来是秦思思,刘伟名有点惊喜的感觉。刘伟名记得自己和秦思思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自己被调过来的半年前,加上在这里的一个多月已经是将近八个月的时间了。八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虽然不能够把一个人从脑海里删除,但是却是可以把一个人从脑海中淡忘的。
“我知道是你,只是有点吃惊罢了。”刘伟名说谎着。
“虽然这谎话是那么的明显,不过我还是把他当成了真话。睡觉了吗?你老婆没跟你一起去岭南吧?如果是的话我这个电话可就真的打的不是时候了。”秦思思依旧是那种很淡定的语气。
“没有,正准备睡了。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刘伟名撇开话题说道。
“如果我说我想你了你会不会相信?”秦思思以一种开着玩笑的语气说着,不过刘伟名知道,秦思思这句话是真的。
“我相信,因为我也想你。”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着。
“伟名,我现在在岭山市,刚下的飞机。”秦思思语调突然一变后说道。
什么啊?刘伟名在心底惊讶着,秦思思这个时候到岭山来干嘛?难道是出差吗?不过刘伟名的预感告诉自己不是的。刘伟名正想问的时候秦思思却突然接着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找个人陪我一起过,于是就想到了你。你有时间吗?”
今天是秦思思的生日?刘伟名又在心底里咯噔了一下。虽然刘伟名已经不记得秦思思的生日是哪天了,但是在刘伟名记忆里,关于秦思思的生日确实非常深刻的。因为那一年,在浅圳的海边,那一晚,也是秦思思的生日。他们两个在海边度过了一个非常绮丽的夜晚,也就是在那一晚让他们俩走的如此之近。
从这个生日惊喜里清醒过来的刘伟名开始为难了。秦思思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让刘伟名去岭山陪她过这个生日。而刘伟名确实是不想去,第一,太晚了,从白山到岭山还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最主要的是刘伟名明天早上还要去宾馆接方德强,陪方德强参观,这可是刘伟名求方德强才求来的,而且这次的参观对于白山来说非常重要,刘伟名是决计不能失约的。可是人家一个女孩子已经自己跑到岭山来了自己能不去吗?人家把一切都给了自己仅仅是要求自己跑过去陪她一晚上这个要求不算太高,自己要是不去是不是太过于绝情了?刘伟名在心底纠结着。
“怎么啊?你当真了啊?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想试探一下你还记不记得我,我现在还在浅圳呢。”秦思思突然笑着说着。
刘伟名点了根烟狠狠地抽了几口,然后说道:“你先去市里面找个酒店住下,我现在立马去岭山,明天有位大领导来这,我必须陪同,然后一起去北京。所以我只能陪你几个小时。我三个小时后到,到了岭山我给你电话。”刘伟名说完之后就挂断电话。
秦思思的性格他是知道的,秦思思不是一个不分场合开玩笑的人,这样的玩笑秦思思是决计不会开的。刘伟名能肯定一点,秦思思一定在岭山,而且就在岭山机场。她很喜欢自己今天晚上能去岭山陪她过生日,但是却不会要求自己太多,所以最后才说这是一个玩笑。也就是秦思思最后这一句坚定了刘伟名去的决心。一个这么为自己着想的女人刘伟名怎么忍心对她绝情?
想到这里刘伟名直接拿起电话给自己司机打了个电话,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自己楼下面。
然后刘伟名穿上衣服,拿上钱包和钥匙便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