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第61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从白山到岭山走高速要两个现小时,晚上车况好,开的快的话两个小时就能到。 刘伟名算了一下,把所有时间都算上,三个小时就可以到岭山。
刘伟名坐在车后座上抽着烟,脑海里开始回想起自己与秦思思相处时的一幕一幕。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关系算不上,更多的算是或者是食色男女的性质,算是两个互相寻找安慰的人罢了。秦思思是一个很美好的女人,这一点刘伟名一直没有过否认。理智、知性、坚强,刘伟名很喜欢这种女人,因为这种女人身上都展现出来一种独有的魅力。这个女人很果断,从来不牵牵扯扯,太过于理智了。不知不觉刘伟名又想起了与秦思思在海边的那个夜晚,那个夜晚很美好,刘伟名占有了她,而她也占有了刘伟名。这是一种互相寻找心灵慰藉的占有,就是因为这是一种不一样的占有,所以直到如今刘伟名也还一样留恋着,留恋着在海边的那。
时间已经很晚了,高速路旁早已经是乌黑一片,看不见远处的山也分不清远处的树。刘伟名点着根烟坐在车子里面静静地回想着,司机很贴心地为刘伟名放着一首很轻缓的曲子,刘伟名听着这首曲子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这一天,他太累了。
车子到达白山的时候刘伟名不知道是几点钟,他揉着双眼给秦思思打了个电话。
“你在哪?”刘伟名开门见山地问着。
“我在浅圳啊,你在哪?”秦思思笑着回答着。
“我在白山。”刘伟名脸上不为所动。
“你开玩笑的吧?我不是告诉了你我在浅圳吗?”秦思思有点惊讶。
“思思,你是什么性格的人我太了解了,好了,别在心底矛盾了。告诉我你在哪个酒店吧,我凌晨还要赶回去,时间不多了,我也想找个地方睡一觉,实在是太累了。”刘伟名精疲力尽地说着。
“对不起,伟名。让你为难了。我在xxx大酒店508房。”秦思思那边停顿了好一阵子,然后才传出声音过来。
刘伟名听过之后直接关掉电话,然后对司机说道:“去xxx大酒店。”
刘伟名要开车窗开始抽烟,他刚醒来,人都还不是很清醒,得让烟来提提神。
车子直接开进了xxx大酒店的停车场,刘伟名走进酒店大堂对司机说道:“明天早上五点你准时起打电话叫醒我,切记。今天晚上你就自己在这里开间房睡一晚上,想吃什么用什么就直接点。到时候直接拿发票去办公室报销吧。”
刘伟名这个人的原则就是从来不亏待跟着自己的人,无论是秘书还是司机都是如此。
安排了司机之后刘伟名便坐着电梯到了五楼,然后敲响了508房间的门。
开门的当然是秦思思。
秦思思打开门看到刘伟名,眼里露出了一丝的柔情和感动,然后侧开身子对刘伟名说道:“进来吧。”
不温不火、不淡不雅。
刘伟名点了点头走进去,然后把手中提着的那份叫司机逛了半个岭山市才找到一家还未关门的蛋糕店买的蛋糕放在房间的茶几上,笑着说道:“生日快乐。时间太仓促了,也没来得及买什么礼物,只买了一个蛋糕。”
“伟名,对不起,我让你为难了。”秦思思没有理会刘伟名的话,有点自责地说着。
“这话从何说起?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我连你生日都不记得了。”刘伟名有点愧疚地说道。
“我知道我们两个是不会结果的,先不说你已经有老婆有孩子了,就单单我们两个人也是不适合在一起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俩应该尽早忘记彼此的好,但是,今天晚上我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想到自己的生日我突然觉得心里很空虚,很想找个人陪我一起过,即使说说话也好。所以,我稀里糊涂地就坐了飞机来了这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来岭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打电话找你。那个时候我确实很希望你告诉我你没有时间,那样我就能很理智地坐下一班飞机回浅圳去。”秦思思望着刘伟名说着。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都是个很果然干练的女人,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婆婆妈妈的呢?来吧,切蛋糕吧,我给你把蜡烛点上。”刘伟名没有去回应秦思思的话,他不想回应也不能回应。
“别人说吹生日蜡烛之前许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来,许个愿吧。”刘伟名拿着打火机把蜡烛一根根全部点上,一边点一边说着。
“你信吗?”秦思思笑着说道。
“这个世界上的种种事物,只要你认为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这就叫做信则有、不信则无。反正我每年过生日的时候他们都会叫我许个愿望,我也都许了。”刘伟名借着蜡烛上的火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哈哈大笑地说道。
“那我倒想问一问了,你每年都许的什么愿望?实现了没?”秦思思坐在蜡烛便笑着问着刘伟名。
“那要实现估计有点难度了,因为我每年许的都是同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世界和平,按照目前国际上的情形来看,这个愿望很难实现。”刘伟名一本正经地说着。
“你就贫吧你。”秦思思听过之后哈哈大笑。
“来吧,许个愿,再不许愿你这生日可都要过了。”刘伟名指了指手上的手表说着。
“你陪我一起许个愿吧,不过我可说好了,你这次的愿望不能再是世界和平了哦。”秦思思像个小女孩一样说着。
“哈哈哈,行吧行吧,来吧。”刘伟名应付地说着。
然后跟着秦思思的摸样一起握着双手在那许愿,只是刘伟名一直没有闭眼,而是瞪着眼睛望着秦思思。
在刘伟名看来,专注的秦思思很漂亮,一头波浪般的秀发,浓淡适宜的峨眉,一双美目含情脉脉,秀挺的琼鼻,桃腮含嗔,滴水樱桃般的,不施脂粉的娇靥红晕片片,吹弹可破的如霜如雪,身姿玲珑,风情万种。这样的女人在任何地方都不会缺少关注,也绝对不会缺少仰慕者和追随者,但是面前这个女人却一直坚守着单身。刘伟名不知道她这么坚持是因为对婚姻的绝望还是她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男人而容不下另外一个男人了。这个住进她心房的男人可能是她的前夫,也可能是某位不知名的男人。刘伟名也想过这个男人可能是自己,但是他不相信这个答案罢了。这么理性坚强的一个女人,要将她的心和人都完全捕获绝对不是一般的男人能够做得到,刘伟名自认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因为,秦思思对于自己和她之间的这段感情一直是理性居多,这就足以证明,她并没有为自己而失去理智。
“我也听说,睁开眼睛许愿可是不灵的哦。”秦思思睁开眼睛笑吟的对刘伟名说道。
“能够这样仔细近距离地欣赏一位美女,这就是我的愿望。现在我的愿望就已经实现了。”刘伟名微微一笑说道。
“你的嘴比以前更贫了,看样子你在这边学坏了不少。”秦思思脸上微微一红,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尴尬和羞涩,只是略微一笑后回答着。
“白山都是一些淳朴的劳动人民,他们教会我,对于一位美丽女人的赞赏要发自真心。”刘伟名又抽了一口烟后道。
“你们那的劳动人民还真是够淳朴的。”秦思思摇着头说着。
“你许的什么愿望?应该不会和我一样是世界和平吧。”
“不是,我的思想境界还没上升到那个高度。至于我的愿望那是我的秘密,请允许我保留。”
“ok,吹蜡烛吧。”刘伟名指着快烧完了的蜡烛道。
秦思思笑了笑,然后开始吹蜡烛,蜡烛不多,不过秦思思吹了四次才全部吹灭。
“生日快乐,来,切蛋糕吧。”刘伟名鼓了下掌,然后把刀递给秦思思。
“谢谢,谢谢你陪我来过生日,说真的,我有点感动。”秦思思拿着刀嫣然一笑后认真地说着,眼神里面自有一片柔情。
“我也很感谢你,感谢你在生日这么重要的时刻里只想到我,我很感动。切蛋糕吧,虽然两个人的蛋糕很好分,但是你还是得意思一下。”刘伟名微微一笑着说着。
“我永远也说不过你。”秦思思淡然一笑,然后把蛋糕切开。
“蛋糕怎么样?甜不甜?味道应该还不错吧。”刘伟名自己咬了一口,甜的有点像腻人。
“很好吃。”秦思思抬起来头微笑地对着刘伟名说道。“我有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秦思思突然说道。
“你说吧,你是寿星,只要本你说的我都尽可能的去完成。”刘伟名和秦思思都只是意思一下地吃了一小块蛋糕然后便放下。
“陪我跳支舞。”
“在这?”刘伟名看了看酒店标准化的房间说道。
“是啊,就这。你放心,有音乐的。”秦思思说着从随身的包包里面拿出手机摁了几下便流转出一首曲子。
“我很喜欢这个舞曲,听着让人有种温馨的感觉,我每晚睡觉之前都会听,直到听着自己睡着,这样就可以确保自己不会失眠。”秦思思接着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他每次尴尬为难的时候就会做这个动作。
“你知道的,我跳舞的水平就那样。”
“你说过今天是我生日,不管我提什么要求你都会尽可能的去完成的。”秦思思将了刘伟名一军。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站起来,伸出一只手对秦思思做了个邀请的姿势,然后说道:“尊贵的女士,能请你跳只舞吗?”。
“当然。”秦思思哈哈大笑,然后把手放进刘伟名的手里,站了起来,随后抱住刘伟名,然后直接把脚上的高跟鞋给踢掉。
这个举动可把刘伟名给吓了一跳,赶紧拉住秦思思说道:“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在考验你自己还是在考验我啊?你就不怕我把你脚给踩了?你对我有信心我可对我自己没信心。”
“你舍得踩我的脚吗?”秦思思突然有点妩媚地说道。
“确实不舍得。”刘伟名摇着头说着,然后也很利索地把自己的鞋子给脱了。随后说道:“来吧,这样就都好了。”
“谢谢你的迁就,其实是因为我很喜欢这种赤脚踩在地毯上跳舞的感觉,谢谢你满足我。”秦思思说着,然后拉着刘伟名的手抱紧自己的腰,便开始迈开自己的舞步。
刘伟名只能无奈地笑着,他很少见到秦思思有这种带着点无理取闹的小女生姿态,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音乐在流转,舞步在转换,屋子里的氛围也再慢慢地变的浓烈。
两个人抱着抱着移动着舞步,然后慢慢地把头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面,随后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如果太累了,就在这上面靠一靠吧。有时候站的太久就要找个地方坐一下,没有坐的地方找个地方靠一靠也好,起码不会让自己太累。你说是不是?”刘伟名温柔地说道。
“不是什么地方都能靠,更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将就着坐下去的。站着挺好,起码身上不会沾灰尘,而且还可以随时选择去哪里坐去哪里靠,而一旦坐下来了就得重新站起来,太过于麻烦了。我是个怕麻烦又有洁癖的女人,所以,我宁愿选择一直站着。”秦思思靠在刘伟名肩膀上回答着刘伟名的话。
“何必这样子为难自己呢?人生的许多事情都不要太较真,也不要太清醒,古人说过一句至理名言,叫做难得糊涂,你应该多思考一下。总之不要让自己活的太累了。”刘伟名见秦思思态度坚决便叹息着说着。
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今天你好像一直在劝我赶紧嫁人,说,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呢?“秦思思突然抬起头来佯怒地问着刘伟名。
“我向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先生保证,我绝无其它的心思,我只希望你能够过的好一点,不要这么累罢了。”刘伟名有点心慌地做着保证。
“算了,饶过你了。其实一个人真的挺好,起码我想你的时候可以随时翻翻你的照片,生日的时候也可以随时买张机票飞过来和你一起过。要是结婚了这一切的一切就不可能了,我是个有点传统的女人,如果我选择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嫁了我就一定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呵呵,看你怕成那样,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想你,也是我最后一次放纵自己。”秦思思开着玩笑说道,然后突然非常柔情地望着刘伟名说道:“现在,好好爱我一次吧。吻我好吗?伟名。”秦思思说完之后就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作为一个男人,在这个时候是不能犹豫也没法犹豫的,刘伟名脑袋里面没有想过其它的就慢慢地朝秦思思娇艳欲滴的嘴唇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