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第62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去买两份早餐过来,带到我办公室就行了。 。 ”刘伟名转身对自己的秘书吩咐着,然后便和马俊才一起上楼去了。
“刘书记,我想听听您的意见。”马俊才一边走一边说道。
“我没什么意见,白山的经济就是一个烂摊子,但是咱们不能置之不理,反而还得加把劲把白山的经济给弄上去。所以,招商引资那是势在必行的。这次务必要成功。”刘伟名随意地说道。
“这个是当然,对于一切有意向来我们白山进行正当合法投资建设的企业及个人我们政fu都是非常欢迎的,只是关于这位老板的个人资料我们了解的还不详细,这可能会让我们对形势的把握上存在偏差。”马俊才很委婉地说着。其实马俊才也纠结了一晚上,刘伟名大晚上的给他打了个电话,也没交代清楚,只说是今天有位大老板要来白山考察投资环境,让市政fu这边做好一切的接待工作,以确保留住这位老板在白山投资。让马俊才纠结的是他堂堂的一个市长刘伟名竟然亲自为了一个投资商给他打电话,还让他亲自布置接待工作,而且语气甚是严肃。按理说刘伟名不可能做出这么不合理甚至于有点荒唐的事情来,马俊才为了这个事情想了半个小时。最后他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这个所谓的大老板身份肯定不一般,尤其是见到刘伟名见天一大早来到市委大院第一件事就是布置开会之后马俊才心里就更加有底了。于是才迫不及待地这么问刘伟名。
“这位老板的详细资料我也没办法给你,我只能给你几个提示,那就是这位老板是从北京来的,他姓方。”刘伟名在说到方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手指往上面指着。然后又接着说道:“我相信就这点提示你们一定可以把这位老板的底细给查详细的。这位老板和我有点交情,但是私归私,公归公。我已经负责把他叫过来考察了,剩下的事情就靠你们政fu的本事了。哦,对了,张炳德同志你通知了没?他是政fu主管这方面的领导,这件事情他应该亲自参与。你通知他一下,让他马上到市委来开会。”
马俊才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即立即说道:“好的,刘书记,我马上就去通知张炳德同志。”马俊才说完之后就立马起身。
“这个事情你打个电话给张炳德同志就行了,没必要亲自去通知。你不是也没吃早餐吗?坐下来一起吃早餐吧,饿着肚子工作可不行。党和组织可都不提倡这种工作风格。”刘伟名见到马俊才起身便笑着说道。
“我已经吃过早餐来了,只是没吃的太饱,但是绝对不会影响工作的。我刚刚想到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我得马上过去解决。就不打扰刘书记你享用早餐了。”马俊才有点尴尬地说道。
“是这样啊,那你就先去忙吧。以后记住,工作是重要,但是身体也一样重要,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怎么能干好工作呢?”刘伟名点着头说着,随后望着马俊才离开。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马俊才这么急的出去是干什么呢?刘伟名不早说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才说是有他的用意的,把张炳德也叫过来也就是这个意思。
会议在市委小会议室召开,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虽然是在市委小会议室开会的,不过刘伟名没有参加,整个会议是有市委副书记、市长马俊才主持召开的,今天的接待工作由马俊才全权负责。而刘伟名自己则在吃完早餐之后让自己的司机带着自己直接去了白山宾馆了。这个考察的陪同工作他只打算做个旁观者,没准备参与。
当刘伟名赶到白山宾馆正准备敲方德强的房门的时候,旁边房间的门恰巧打开。之间方涵蕴穿着一套运动装走了出来。
这套运动服是很平常的莱克运动服,粉红色。但是穿在方涵蕴身上却有种窈窕的意味,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让人看了确实挺有。
“刘伟名,早啊。”方涵蕴微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你也早啊,昨天累了,今天怎么不多睡会?”刘伟名转过身笑着回答着。
“昨天累的那个人是你,你怎么不多睡会?你看看你,黑眼圈都有了。”方涵蕴走近刘伟名两步说道。
“黑眼圈?真的有吗?”刘伟名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道。
“很明显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方涵蕴微笑着说道。然后又说道:“不介意的话你跟我进来我帮你把黑眼圈处理一下,你们这些领导人对自身形象应该是比较注意的。”
听到方涵蕴这么一说,刘伟名有点犹豫,最后还是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方涵蕴说的没错,作为一个领导,对于自身的形象确实是有挺高的要求的,起码你得符合一个领导的标准。你不可能身上脏兮兮的,也不可能不注意自身的形象。这是一个原则上的问题。
刘伟名跟着方涵蕴进了房间,虽然是酒店的房间,一切都是酒店的标准的配备,不过刘伟名还是感觉方涵蕴的房间里面有一股香气,非常的怡人。
“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给你泡点茶吧,看你的样子昨天晚上肯定没睡好,喝点茶好一点,能够消除疲惫。”方涵蕴很温柔地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给我想办法把这个处理一下就好了。顶着个黑眼圈和眼袋出去见人确实不好,起码给人的印象就不太好,觉得你这人没什么精神。”刘伟名很客气地说着。
“没事的,坐吧。咱们是朋友,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你先坐一下。”方涵蕴没有理会刘伟名,自顾自地给刘伟名泡茶。
当然,在酒店里面用的茶很自然的是那种酒店里面所配备的茶叶,说不上特别好,但也不是非常差。
“你跟我爷爷一样,他每天起班之前都会有专人帮他打理行头的,所以我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形象很重要。”方涵蕴把茶叶放在刘伟名的面前说道,然后对刘伟名道:“听说你今天要带我和我爸游览白山?”。
“我确实是这个想法,不过政fu那边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马上赶过来了,估计今天安静地游览白山的计划要落空了。”刘伟名把自己撇开,然后把责任都推到了马俊才的头上去了。
“哈哈,这个我早知道了。我昨晚和我爸聊天的时候我爸就告诉我今天跟不跟他一起去,他说你绝对会通知当地的官员一起来的。”方涵蕴听过之后并没有如刘伟名所预料的那样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着。
方涵蕴是开心了,不过刘伟名就有点尴尬了,好在刘伟名这么多年官当下来这脸皮还是挺厚的。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很诚恳地说道:“是啊,白山是贫困地区,贫困到什么地步你一看便知。当地老百姓的生活一直都很拮据,这个情况光靠白山内部的力量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招商引资是必然的手段。你父亲是位大老板不假,但是更重要的是你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坚持扶贫工作,我相信你父亲会对我的这个计划有想法的。”
“这些事情我不懂,但是能够帮助老百姓改善生活确实是件好事。我就是知道今天你要出行所以我才提醒你你有黑眼圈和眼袋。来吧,坐好。我帮你把黑眼圈给消一下。”方涵蕴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放在边的一个包里面拿出化妆盒。
“啊?你这是?”刘伟名看到方涵蕴把化妆盒拿出来就吓了一跳,他以为方涵蕴要给他化妆呢。
“不要紧张,我不会给你化妆的。只是给你消黑眼圈罢了。”方涵蕴看到刘伟名的举动也哈哈大笑着。
“其实所谓黑眼圈就是眼眶部位的眼皮颜色较暗所呈现的外观。黑眼圈与眼皮本身的色素多寡、眼皮内的血管血流颜色、以及光线投射方向等因素有关。由于眼睑的皮肤厚度是全身最薄的地方,所以皮肤的色素或皮下的血流颜色都容易反映在眼皮表面。此外当光线投射时,会在突出物的背凹处呈现阴影,因此该部位看起来就稍暗。同理,眼袋下方的背凹处也会呈现阴影。我呢就是在你脸上给你加点色,用暖色粉底调解脸面肤色,眼袋局部的用色要与脸面协调。这样只要不仔细看的话就不会察觉出你的黑眼圈和眼袋了。”方涵蕴接着向刘伟名解释着。
“不好意思,误会你了。只是我这人很奇怪,超级不喜欢脸上涂抹东西。呵呵,以前我老婆也帮我去过眼袋,只不过她是用冰袋,只是效果不是很明显。我以为你也是这么用的,所以有点惊讶。”刘伟名这次是真的有点尴尬了。
“这个办法确实是可行的,用冰垫或冰冻了的毛巾敷在眼睛上,令眼睛周围的血管收缩,帮助眼周消肿,也能抑制。另外用泡过的茶叶包滤干,放在冰箱中片刻,取出敷眼。但是记住一定要滤干,否则茶叶的颜色反而会让黑眼圈更加明显。其余的像什么鸡蛋银戒指转眼、马蹄莲藕渣敷眼、土豆片敷眼等等也都是有效果的,只不过效果不怎么明显罢了。最快捷的方法就是直接上色,但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方涵蕴一边很细心地给刘伟名脸上用刷子涂抹着,刘伟名在镜子里看着,虽然没从脸上看出个什么东西出来,不过黑眼圈确实淡了许多,效果很明显的。
方涵蕴帮刘伟名处理好了之后便把化妆盒收拾了一下,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其实最好去黑眼圈的办法就是保持充足的睡眠及正确的仰卧睡姿,这样要胜过多种护理方法。而且要改正的饮食习惯,勿摄入过咸的食物和刺激性过大的食物,不要过多抽烟、喝酒。我见你第一次就看到你有黑眼圈,只不过不是很明显,显然是与你经常性抽烟有关。让你戒烟肯定是不行的,我教你一个去黑眼圈的办法吧,就是穴位。”
方涵蕴说着把自己的娇柔的双手摁住刘伟名眼角慢慢地揉着,一边揉一边对刘伟名说道:“这黑眼圈是因为血液循环不佳而造成的,穴位有助于打通血脉。像这样,用无名指按压童子廖、球后、四白、睛明、鱼腰和迎香,这个童子廖就在眼尾这个地方、球后就在这里,在下眼眶中外三分之一的地方、四白在眼眶三分之二的地方、睛明穴在内眦角上方、鱼腰就是这里,就在眉正中、迎香在鼻翼外侧,像这样,每个穴位按压三到五秒后放松,连续做十几次。再用中指和无名指像这样轻轻地由内眦向外眦轻拉,连续十几次。最后用食指、中指、无名指指尖轻弹眼周三到五圈。这样就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方涵蕴的手在刘伟名脸上着名,详详细细地亲自给刘伟名做着解释和示范。只可惜刘伟名对于方涵蕴所说的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这了。而在方涵蕴那带着怡人体香的身体上和那有着神奇魔力的小手当中。
刘伟名可以保证,没有哪个男人有这种定力在这种情况之下能够坐怀不乱,刘伟名自己就不能保证。此刻他内心深处就在天人交战着,最后干脆闭上了双眼让方涵蕴在自己脸上捣鼓着,自己专心压制着内心那由方涵蕴所引发的一股股强烈的冲动。即使如此,刘伟名还是可以很明显地察觉到。好在穿的裤子比较的宽松,不然,刘伟名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是如何的囧态。做男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明明是女人的,男人只不过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去行事,最后受到唾弃和惩罚的都是男人,而罪魁祸首最后都是受害者。
当然,这只是刘伟名在这一刹那所发的一个小小牢骚罢了。对于方涵蕴他是根本就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的,他不是不想,而是根本不敢,连想的念头都不敢有。至于原因是什么,不用我说大家心里也都知道。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疲惫感没那么强烈了?你看,黑眼圈看起来也淡了许多吧?”方涵蕴在刘伟名脸上动作了几分钟之后收手笑着说着。
“确实,没想到你还懂这些。”刘伟名敷衍地说着。他现在心里还在砰砰直跳,哪里还能感觉到什么疲惫感不疲惫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