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第62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作为一个女孩子,对于黑眼圈这些多少还是懂的一些的。网 。复制网址访问 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是高级美容师,这些方法都是她教给我的。你知道,我们这代人都是标准的夜猫子,所以,这个我特意留意过。喝茶吧,都快凉了。”方涵蕴坐在说道。
“不了,时间也不早了,估计市政fu那边的人也快要到了。我还是去见见你父亲吧。对了,你今天打算去哪玩?”刘伟名一心想赶紧离开这个房间。
“怎么啊?不欢迎我和你么一起去参观?”方涵蕴出乎刘伟名的意料说道。
“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会怕你无聊,毕竟我们这些人说的都是一些比较俗气的东西,我怕你会觉得无趣。”刘伟名尴尬地说道。
“不管是看风景还是看人,其实都是在于人心,与环境无关。只要你用心去感受,不管周围是这样的环境你也一样可以感觉到美的存在。你们去谈你们的国家大事,我还是去看我的风景,我们之间不存在矛盾的。”方涵蕴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那这样子就最好,那你就先准备一下吧,我先过去见一下你父亲。”刘伟名假装着很随意地说着。
“等一下。”方涵蕴说道,然后走到椅子处打开自己的大旅行包在里面翻着,不久就从里面找出几张照片,然后拿出一张递给刘伟名说道:“看看吧,这是我答应给你的照片。后来我去山上都没有看到你,我以为这些照片你不会再要了,便收起来准备放进我的旅行相薄里面。后来发生那事,这包就不知道掉到哪去了,昨天晚上我特意让人帮我找回来的。还好,这几张照片还在。你看看拍的怎么样吧?”
刘伟名接过照片,看到照片里的自己非常严肃地微笑着确实有点滑稽的感觉。但是听到方涵蕴这么一说,刘伟名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拍的很好,很感谢。”刘伟名说着,然后拿出一张照片在手中摆了摆说道:“这张就送给我吧,我拿走了哦。”
“本来就是为你拍的,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剩下的这几张我就都放进我的相簿了。而且这些相簿很有可能会出书的,你到时候不会怪我侵犯你的肖像权吧?”方涵蕴小小地开了个玩笑,一边把剩下的几张照片收拾起来。
“侵不侵犯肖像权我倒不在乎,我倒是在乎我的照片出在你的书里会不会影响你书的销量。”刘伟名站起来哈哈地笑着,然后说道:“我先去你父亲那边,再晚了就不好了。你换好衣服之后就出来吧,我相信政fu那边应该会有些特殊的安排的,我先过去了。”
刘伟名说完就准备推门出去。
“刘伟名。”
刘伟名打开门的时候方涵蕴突然在后面叫到。
“什么事?”刘伟名转过身来问道。
“真的很谢谢你,真心的。”方涵蕴还是带着淡淡地微笑说道。
“让你受此磨难我哪还能说谢谢,我一直都在自责着。回北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主席了。”刘伟名还是那句话说着,然后走出去说道:“其实看到你今天这个状态我很高兴,可见这件事情并没有在你心里留下什么阴影。我现在心里没那么难受了。我还是那句话,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自由、快乐最重要。”
刘伟名说完之后对着方涵蕴笑了笑,然后替方涵蕴掩上门,然后长出了口气。走到隔壁去敲方德强的门。
开门的依旧是方德强的助手,方德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早报。看到刘伟名进来笑着说道:“伟名来了啊,吃了早餐没有?没有的话我让酒店送。”
“吃了吃了,我在食堂吃过早餐的。方叔叔,有个事件我得向您道歉,你昨晚我下属吃饭时不小心说漏了嘴,把您今天要参观白山的消息给说了出去,这不,白山政fu那边的人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跑到我办公室逼宫,说什么也要陪同您一起参观,要给你做好参观工作。他们也要他们的难处,我实在是不好拒绝,所以我就私自做主把你住在这的消息告诉他们了,我估计着他们的车队应该快要到这里了。”刘伟名一进门就说这事。虽然方德强早猜到了这事,但是自己说与不说那就是自己做人的态度问题了。到了这个层面的人心里都和明镜似的,重视的都只是一种态度罢了。
方德强笑着,然后道:“没关系没关系,这说明白山政fu对于招商引资的重视,对于我们这些有意来白山进行投资的商人来说,这是一个福音啊。”方德强说的话很官方,但是却不是一般当官的说话的口吻,与他商人的身份很相符,随后又说道:“既然这些领导们来了,那我也收拾一下出去迎接一下吧。如果我真的来这里投资的话那这些可都是我的父母官,得罪不起啊。”
方德强最后说了一句令刘伟名有点尴尬的玩笑,随后便把西装外套给穿上,和刘伟名一起出门了。
刘伟名看着方德强亲自去门口迎接一批厅级干部,心里有点触动。如果说方德强出门迎接仅仅只是为了他所说的不敢得罪这些他以后的父母官的话,刘伟名是万万不相信的。可想而知,只有他方德强不买这些人的帐,哪有人敢不买他方德强的帐?刘伟名想着,这样低调,估计是方德强做人的一种态度吧。
刘伟名随着方德强准备下楼,随行的还有方德强的助手。这个时候方涵蕴从后面叫住方德强,然后跑过来。
刘伟名回头看着方涵蕴,那身休闲的运动服已经不见了,随之出现的是一身非常淑女的打扮,白色的裙子配上白山的上衣,脸上化着淡妆,素雅而清新。这一刻刘伟名有点痴迷,这是刘伟名第二次为方涵蕴痴迷,第一次是在山顶上初次见方涵蕴的时候。两次不同的打扮,两次给人的气质也完全不一样,但是给刘伟名的震撼却是同样之大。当然,在这个时候刘伟名是绝对不会继续流露出一副猪哥的摸样的,即使有,那也是一刹那的事。
“怎么啊?你也去?”方德大强看到女儿过来笑着问道。
“我也想去看看,我来这里就是想好好看看这个地方的。”方涵蕴有点撒娇似地说道。
“那个伟名,这个没什么影响吧?”方德强笑了笑,然后转脸对刘伟名说道。
“当然没影响,即使有那也是好的方面的。涵蕴小姐可是专家级的旅游专家,她肯来参观白山这足以说明我们白山还是有一定的价值的。我们是求之不得啊。”刘伟名脑子一转后就说道。
“你前面说你今天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陪同,现在看来,你还是在以市委书记的身份啊。”方涵蕴听过之后哈哈大笑道。
刘伟名有点尴尬,随后镇定下来陪着方德强一起哈哈大笑着,指着方涵蕴说道:“涵蕴,你今天很漂亮。”
这句话说完,方涵蕴脸色一红,随后说道:“这还有点朋友的味道了。”
“好了好了,下楼吧。”方德强是彻底被这两个年轻人给逗笑了,催促着说着。
下楼之后,方德强出门看了看,见外面没动静便回头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面,对自己的助手说道:“你看外面去看看吧,人来了通知一下我再去迎接。”
助手有点迟疑地点了点头,然后便出去站在了门口。
刘伟名遇到这种情况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只能对方德强说道:“方叔叔,你坐在这里就行了,我相信政fu的人是明白您的这份心的。”
“伟名啊,看问题不能这么看。”方德强摇着头说道,然后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继续说道:“我没把你当外人,所以这番话我就直接对你说了。你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了,人情世故你也是懂的非常透彻的。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个非常复杂的组合体,纷纷扰扰、尔虞我诈,一个不好就会掉下深渊。所以,怎么做人怎么处事其实是一门学问,而且是这个社会上最大的学问,这个学问从学校里面是学不到的,必须你在社会上吃过亏,跌倒过才能学会。当然,每个人处事的学问都不一样,有的人处事学问就是只为利益,谁能给自己利益谁就是自己的亲爹。有的人处事的学问就是以自我为中心,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好处你就必须把我当成亲爹。诸如此类的学问多得是,但是我出事的学问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摆低。我坚信,你敬人家三分,人家就会敬你七分。有句古话是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当然,我做生意的和你做官的是有区别的,我只为求财,和气好生财嘛。你不同,当官的该软的要软,该硬的时候也必须要硬。但是说到底,只是方式不同,学问还是这个学问。”方德强很自然地说着,说完之后又道:“这个道理从小我父亲就教过我,后来和你爷爷张海生先生聊天时,他也教过我这个道理。这门学问我研究了一生,对我的益处非常大。我相信他有他的道理,对你也是有一定的帮助的。对你们做官的来说,多一个朋友总要比多一个敌人来的好。放低自己的之态没什么丢人的,丢人的是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穷讲究罢了。”
“谢谢,方叔叔,听了你的话我受益良多。以后我的行为作风上有些什么问题还需要方叔叔你多多指点。”刘伟名很诚恳地说道。
“指点谈不上吧,互相学习吧,只要你不嫌弃我指指点点就行了。”方德强连忙摇手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