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第62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方德强微笑地摇头,也没说什么,然后淡然对刘伟名说道:“ 作为一个商人,我做投资的第一要素是有利可图,亏本的生意我很难接受,那是任何一个生意人都不能接受的。在这个条件之上,能帮到你的我绝对会尽量地帮你。而且我有句话想提醒你一下,解决你们白山发展的根本因素不在于招商引资上面。”
“这点我是知道的。”刘伟名叹了口气说道。
“白山情况比较复杂,也比较特殊。要说他是个病危病人一点不为过,就我感觉,他的五脏六腑早已经接近于坏死了。白山要想发展,要想起死回生,必须要从自身的内脏处进行大手术。招商引资对于白山来说只是一剂外敷药,能起到美观作用,能起到心理作用,却没有任何的疗效,起码在内脏没有治好之前是这个样子的。说句有点得罪的话,我想您来白山投资,更多的是考虑政治因素。阻碍白山发展的因素太多,其中比较关键的一个便是传统的煤矿主势力,这股势力之强已经蔓延到了市委市政fu内部甚至于更上一级。这股势力因为利益因素想要全力维持白山现在这种半死不活,仅仅靠着煤矿主这味药续命的状态,这样才能使他们的利益更大化。所以他们一定会抵抗所有外来的经济介入,也会全力地阻碍白山经济的发展。我想您来白山进行投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您的身份特殊,我想只要您能来白山进行投资,那么势必会打破这种状态。”刘伟名沉默了很久之后说道,这些都是他最心底里的实话。
“你是让我与这些人进行对抗,进而抵消掉一部分这些人对你的新政所施加的阻力是吗?”方德强想了一下之后说道。
刘伟名点点头,然后说道:“在政治方面,我可以用铁腕手段对敢于带头阻碍白山发展的人进行人事处理,但是在商业市场上我只能望而兴叹。政fu能够干预市场,但是白山政fu现如今这种仅仅靠煤矿维持生命的状态显然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所以,在市场方面我只能寻求你的帮助了。”
“你这个想法是不错,可惜需要的时间太长了。即使我来白山进行投资,要等到我在市场上形成影响力也需要一段时间。保守估计起码要两到三年,这个时间对于你来说太长了。你五年的任期根本就收获不到这份成果的,对于你个人来说,有点得不偿失啊。”方德强淡淡地说道,刘伟名这番话让他再次对刘伟名刮目相看。
“我想应该还是有作用的,你来投资起码官方是不会有势力敢明目张胆地给你设关卡的,再加之有我在,我想你的投资环境应该是相当的完美,这个形成影响力的时间势必会大大的简短。另外,我将在人大过后开展一系列的行动,这次行动的力度非常之大,起码对于传统煤矿主势力的打击会非常之大,在这个时候加上你的存在,我想效果是会非常好的。我相信,最多三年,就能看到明显的成果。另外,说到底,就算我的五年任期看不到白山起死回生的那一幕也没有关系,主席他老人家曾经对我说过这么一段话,他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咱们作为公务员,手里拿着的是纳税人的钱,是老百姓的血汗钱。老百姓为什么要把这些钱给咱们?那是为了让咱们给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假如你手里拿着老百姓面朝黄土背朝天赚来的血汗钱去挥霍去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工作,你觉得你拿着这份薪水你安心吗?你配拿这份薪水吗?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当你坐在那个位置的时候你就要记着,你已经不是刘伟名,你是那个职位。就像你现在,你既然坐在浅圳市市委秘书长的位子上,那么你就不是你刘伟名了,而是浅圳市市委秘书长。脑子里想的应该是市委秘书长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你刘伟名个人的前途未来。你明白吗?,主席这段话完全改变了我的政治观念。我想,只要白山能够变好,即使我刘伟名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哪又怎么样呢?起码我对得起自己现在坐着的市委书记这张椅子,也对得起主席他老人家的培育之恩。我觉得,不管我得没得到实惠,我都赚了。”刘伟名呵呵地笑着说着。
方德强意外地望着刘伟名,甚至于坐在方德强身旁的方涵蕴看刘伟名眼光都不一样了,因为,他们都可以明显地感觉的到刘伟名说这番话完全是出自真心的。
方德强半饷之后摇着头说道:“这次我是真的看错你了。你不愧是老爷子亲手培育出来的人。”
“让你们见笑了。”刘伟名讪讪地说道。
“其实你要打压传统的煤矿主势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进军矿业,只可惜我对煤矿行业完全缺乏兴趣。就目前而言,在其它地方煤矿业已经是夕阳产业了。当然,在你们白山还不是,只是我和我的集团都绝对不会去碰这个的。就我集团自身的产业结构来说,可以来你们白山办个钢铁公司,或者干脆就直接弄个养殖公司,这些都是可行的。只是具体情况我会派专业人士过来做市场考察后再做决定。还是那句话,能帮到你的我绝对会帮。另外,即使我在这边进行投资了,我自己也不会过来,我会派专人过来负责。到时候能够起到多少作用我就不得而知了。”方德强最后拍板说道。言下之意就是,来你们白山投资我答应,但是怎么投资、多大规模的投资那还有待考究。
“谢谢方叔叔,我刘伟名在这里给您一个承诺,您的产业我保证政fu将会给予你们最大限度的政策倾斜。”刘伟名开心地说道。
“白山这个地方我还是第一其次来,今天趁着这个机会你可要好好地给我介绍介绍啊。”方德强话锋一转笑着说道。
“这个自然,只可惜我对白山风景之处的了解估计还没有涵蕴了解的详细。不过我想政fu那边的人应该是做足了功课的。”刘伟名勉强笑道。
“政fu的人带我参观的估计不是一些强撑门面的老旧国企就是一些外表华丽里面糟粕的政fu形象工程,要么就是尽情地向我推销一些他们认为可行的发展策略。这些东西敷衍一把即可,真要认真的话没几样是可以经得起推敲的。商人有商人的发展眼光,为政者有为政者的发展眼光,在根本上是有区别的。这也就是我与我父亲这么多年一直存在矛盾的根源所在。算了,不说这些了,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怎么样,你这个导游今天可不能偷懒。”方德强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只能是尴尬地点头,方德强的话说的很对,为政者与从商者在根源上就是有差别的,这种差别存在于两者的最终目的与价值观上面。为政者的最终目的要么就是四海升平专门利人的、要么就是打压对手自己往上爬的。而从商者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润。要创造利润那么当然就存在剥削,从某种方面来说,从商者其实是一种专门利己的人员。至于价值观上就更加的存在差距了,为政者最求的是平步青云,而从商者追究的是利润最大化。两者之间在某个方面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也就是历史上那么多官ou结的桥段最后都已惨剧收尾的原因。
当然,刘伟名知道方德强这句话是泛指,并不是单单指自己,不过身为从政的,刘伟名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接下来一天的旅程其实很缺乏激情,如方德强所说,马俊才等人带领着方德强和方涵蕴把白山稍微拿得出手的企业都逛了一圈,向方德强介绍了白山的经济在某些方面是多么的,在投资环境上是多么的优越。越到后面刘伟名就越觉得丢人。这些套路都是县镇一级招商引资的套路了,这种套路去忽悠一下一些中小企业的老板也就算了,方德强是什么人?对于经济的了解在白山估计也没多少人能够与之并肩了。白山经济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方德强难道看不出来?参观的那些国企营运状况究竟如何方德强难道看不出来?不过刘伟名也没有办法,第一是这些年各地政fu都在大力的招商引资,招商引资对于政fu来说基本是都是以政策扶持和政fu倾斜来做诱饵的,至于当地的经济发展情况其实根本就没多少老板在意。这样一来二去也就早就了政fu招商引资的一个固定模式了。第二点便是刘伟名不可能当面说政fu那边的不对,而且自己也说了自己今天只不过是一个观众,不发表意见的。
不过中餐马俊才倒是安排的挺让人满意的,一桌子菜一半是高档酒店的特色菜肴,一半是当地的特色菜系,特别是当地的特色菜,吃的方德强和方涵蕴是连身叫好。看到这才让刘伟名暗暗松了一口气,起码丢人还没到丢到家的地步。
酒宴结束的时候方德强放下筷子说道:“今天很感谢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陪同我和小女,在这里我方某人不甚感激。原本是准备参观一天的,只可惜我下午临时有点事情所以下午可能就不能按照原计划进行了,给各位领导造成的不便我很抱歉。本来应该自罚一杯的,可是早段时间因为喝酒喝出了胃出血,医生禁止喝酒,所以我就以茶代酒,自罚一杯吧,希望各位领导不要介意。”
方德强说完之后自己喝了一口茶,然后接着说道:“今天今天一个上午的考察,我对白山的投资环境非常的满意,当然,首先是对白山政fu的绝对信任。我们从商的选择一个地方进行投资首要考虑的不是当地的经济与交通等情况,第一个要素便是当地政fu。如果没有一个诚信、强劲的政fu及时各个方面的条件再好我们也是不敢来轻易投资的,在这一点上,白山政fu非常的让我满意。所以,我个人的意愿是决定来白山投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目前的意思,至于最终投资不投资,已经投资方向、投资规模以及投资方式那个要等我与集团董事经过慎重考虑并且让专业团队进行详细考察之后才能做决定。”
方德强淡淡地说了几句之后便结束了宴席,他的态度很平和,没有太过于傲慢也没有向一半的商人那样对于政fu人员自降身份地百般讨好。一众人等把方德强和方涵蕴送上了车。当然,刘伟名没有跟着过去。等方德强和方涵蕴上了车之后刘伟名转身对一众人员说道:“今天的任务大家都完成的非常好,完全达到了我们预期的目标。我希望政fu方面能够打铁趁热地进一步与方先生本人以及方先生的集团进行沟通,以确保最后的项目落定。当然,招商引资不可能仅仅只把目标盯在方先生一个人的身上,我们对于所有有意来我们白山进行投资的商人都要一视同仁,招商方面的工作希望张市长要多多操心了。我要去北京出一趟差,具体多长时间还说不准,我走的这段时间由马市长全面主持市委的日常工作,就辛苦马市长了。”
“刘书记您放心。”马俊才点头说道。
“好了,那就这样吧。各位就请回继续下一把工作吧。姚秘书长,你跟我过来一下。”刘伟名点头之后指着姚宏说道,然后径直上了自己的车子。
刘伟名今天没带秘书,所以车子里面就只有一个司机在里面。
刘伟名坐定之后姚宏也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刘伟名让司机开车。
“姚秘书长,今天你的工作完成的非常出色。至于下一阶段的工作就完全交由政fu方面去负责,我们就没必要再继续掺和了。我那天让你订的机票你订好了没有?”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已经叫人去办好了,您是现在要吗?要的话我马上让人送过来。”姚宏正色说着。
“现在还不需要,我还不确定是什么时候走。有可能今天下午就走,到时候我再通知你。方先生身份特殊你也知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去哪,但是咱们的接待工作不能怠慢,你派个人亲自去酒店负责方老板的接待工作吧。”刘伟名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