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第6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亲自去吧,他们去我不一定放心,毕竟方先生不是一般的领导。网 。 ”姚宏赶紧说道。这么好一个接近太子爷的机会姚宏岂能错过?要知道只要与方德强的关系更进一步那么再上一层楼完全是可能的。
刘伟名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那随便你吧,不过我去北京的这段时间你要多盯着点市委那边的工作,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市委市政fu这边出了什么事情你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知道了,刘书记。我等下打电话给北京那边的同志,让他们全面负责您在北京公干这段时间的生活。”姚宏点头说道。
“这个你安排吧,我不一定会在那边落脚。这次去北京的时间长短还说不准,另外驻京办这个单位国家是已经撤消了的,还是不麻烦联络站的那些同志了。我在北京还是有一些朋友的,这些不需要你担心。另外你私下通知一下池民天,让他手中的准备工作要抓紧时间办好,这个是不容有失的,知道吗?”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姚宏再次点头。
“好吧,那你回去吧,今天你也辛苦了。”刘伟名点头说着,然后让司机停车。
停车之后姚宏下了车,他的配车一直在后面跟着刘伟名的车子。
刘伟名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白山宾馆。即使不算方德强和方涵蕴父女和自己那些所谓的私人关系,就算只站在政治立场上而言,刘伟名也是万万不能怠慢的,所以刘伟名直接去了白山宾馆。
当刘伟名赶到白山宾馆的时候方涵蕴和方德强父女正从宾馆里面出来,外面还停着一辆车,看样子是准备走了。
“方叔叔,这是要走了吗?”刘伟名问道。
“是,北京那边有点急事要处理,所以得赶回去。本来正要打电话通知你的,没想到你来了。本来说好一起去的,现在临时改变主意不知道你时间上能不能挤出来。”方德强笑呵呵第说着。
“没关系的,方叔叔,我现在在这边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时间上那是宽裕的很呐。”刘伟名脑子上转了一下便立即说道。
“哈哈,这样是最好的了。话那我们就上车吧。”方德强笑了笑便上车了。
路上没太多聊的,方德强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网也因为有方德强这个长辈在,刘伟名和方涵蕴基本上都没怎么说话。方涵蕴一路上坚持着玩弄着自己的手机,亦或是拿出一本相册慢慢第看着,很恬静。而刘伟名则与方德强差不多,犹如一个入定的老僧一般,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方德强看到刘伟名这个样子还是发出会心的一丝浅笑。
一路基本上就这样,直到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本来方德强是要求刘伟名去他家里住一晚上的,不过刘伟名坚持不去。做人要懂得进退,方德强的家是一般人能够随便进出的吗?人家说是一回事,自己去不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方涵蕴也劝说了刘伟名几句,不过刘伟名最后还是选择了推辞。他准备先找个酒店住一晚上,然后第二天再去拜访主席。
目送着方涵蕴和方德强坐上车离开,刘伟名点了根烟,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也跟着往市区而去。
刘伟名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给李梦晴,最后想想还是算了,反正来到了北京一时半会也不会回去的,让司机直接往北桥监狱而去。
许久没来北京了,刘伟名得去看望一下赵俊。
就在刘伟名把思路完全陷入那些与赵俊的往事中之时却意外地接到了一个北京的陌生号码。刘伟名的习惯是在来电之前总是要先看看是谁打来的电话,然后要认真思考一下这个人的背景以及他找自己可能是为了什么事。这几乎是每个领导人都有的习惯。
刘伟名仔细地看了看号码,最后还是对这个号码没有一点印象。
“你好,我是刘伟名。”最后刘伟名用习惯性的语气接听了这个电话。
“刘书记,您好。我是白山市政fu办公室北京工作组的王明杰。”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尊敬地说着。
刘伟名眉头邹了邹,看来姚宏最后还是通知了“驻京办。”的这些人了。本来“驻京办。”还是“驻京办。”,只不过在上个世纪末,由于各地都在京开设驻京办,驻京办泛滥,并且各大驻京办的职能已经由以前的办事处变成了各地官员来北京的向导了,影响非常不好,上面下令把驻京办全部撤销。但是驻京办可是各地政fu官员和中央联系的桥梁和耳目,不能没有啊。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各地依旧利用各种理由在北京安排一些机构,名字换了,但是职能还是与以前的驻京办一样。像白山,就把以前的“白山市政fu办公室驻北京办事处。”改成了“白山市政fu办公室北京工作组。”,听起来完全不一样了,前一个是常驻机构,而后一个则是一个临时机构,但是这个临时到底临时多久还不是白山市自己说了算的吗?其实性质完全一样,换汤不换药罢了。
就在刘伟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这个叫做王明杰的工作小组组长又开始说了:“刘书记,由于我们接到消息比较晚没有及时赶过来接机,我向组织检讨,这是个工作上的失误。”
“没事,我这次来北京不全是公事,还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没让他们通知你们。这不怪你们。你们现在是在机场吧?你们回去吧,我已经下了飞机坐上出租车了。”刘伟名想了一下后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刘书记,这都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请您说一下您的大概方位,我们马上赶过去,怎么能让您坐出租车呢?”王明杰一听没人来接刘伟名,刘伟名自己坐的出租车果真是吓了一大跳。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哪有坐出租车出门的市委书记啊。不管刘伟名是否是真的不责怪他他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我怎么就不能坐出租车了?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知道你们工作也难做,这样吧,我把私事处理好了之后就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再安排吧。”刘伟名觉得有点烦人。
“刘书记,要秘书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让我们一定要照顾好您在北京的生活。再说了,您是我们白山的一把手,我们白山的几百万老百姓全指望您了,这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只有把您的私事尽早尽量地完成了您才能更好地工作,所以,没有什么公事与私事的说法,您的公事是公事,私事也是公事,我们都必须完全地服务好。另外,刘书记,您要相信我们。我们这些人都是老员工了,工作素质完全没问题,一些不该犯的错误是绝对不会犯的,请刘书记您一定要相信我们。”王明杰说的非常的诚恳。
刘伟名无奈地笑了笑,王明杰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人家都是老手,一些素质都是过的硬的,潜台词就是我们这些人都是常年为领导服务的,嘴巴是绝对够严实的。刘伟名最后无奈,自己本来是不想麻烦别人,但是现在自己的不麻烦确实真的让人家为难了,风气如此,刘伟名也没办法,自己只能妥协。
刘伟名笑着说道:“那好吧,我在这个封腾大厦前下来,在这里等你们吧。”
刘伟名说完让的士司机在大厦前面停车,然后给了车费下车。在大厦边找了个店买了两包烟等着。
刘伟名等了没多久,一个车队就风驰电掣般飞奔过来,在刘伟名面前停下,当头的一辆车便是奔驰的。
车子停下之后几辆车上便陆陆续续下来一些人,当先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满脸笑容地走到刘伟名面前,躬身道:“刘书记,对不起,让您在这里等这么久这都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
“你就是王明杰吧,这些话也就别再说了,你们这个工作组的工作性质虽然是为市里的同志在北京公干提供服务的,但是也得先得到通知,这次你们没得到通知也就说不上失误。闲话就不多说了,上车吧。”刘伟名没说太多,淡淡地说了几句就准备上车,后面的几个人他连看都没怎么看,因为每天接触的人太多了,他实在没这个精力来看这些不太重要的人了。
王明杰一见刘伟名要上车赶紧抢先一步上去帮刘伟名打开奔驰车的车门。
刘伟名左右看了看,然后便上车,看了看站在门口一脸恭敬的王明杰,想了下淡淡地说道:“你也坐上来吧。”
“唉。”王明杰心里一喜,他天没想到还有这个待遇,立即关上车门,到前面的副驾驶位上坐着。
“你让后面的人和车都先回去,我们先去北桥监狱去一趟,私事。”刘伟名闭上眼睛说着,说实话,他有点累了。
“好的好的。”王明杰看到刘伟名闭上眼睛也就明白刘伟名是不想说话了,非常明白地没有再向刘伟名说话,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非常小心地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安安静静地坐在前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