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第62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却也没睡着,心里却是在想着事情。网
到北桥监狱其实是挺远的,不过一想事情倒也过的挺快的。
“在路边停一下,我去买点东西。”快到的时候刘伟名说道。
“刘书记,您一路辛苦了,要买什么我下去买就行了。”王明杰赶紧说着。
“我一个朋友犯了点错误,你看看在里面需要点什么吧,都给我买点,记得给我多买几条烟。”刘伟名说着,领导当久了对于这种有拍马屁之嫌的举动已经完全的习以为常了。
“好的好的,你到前面的商店门口停一下。”王明杰转脸对司机说着,在停车之后王明杰有一脸笑容地转脸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请您稍等一下。”见到刘伟名点头之后才开门下车。
“你看看有什么比较轻缓的音乐没有。”王明杰下车之后刘伟名看了看窗外对前面的司机说着。
“有的有的。”司机立即掏出一大本碟,从里面找出一张放进去。都是一些比较安静的歌曲,刘伟名比较的满意。
王明杰速度确实挺快的,一下子就提了五六个大的塑料袋过来了,然后上车,手里拿着几瓶饮料。
车子继续往北桥监狱去了,车子最终在监狱外面停下。依旧是王明杰自己过来给刘伟名开的车门。
“你们在这里等我吧。”刘伟名说着就准备自己提塑料袋进去。
王明杰赶紧的过去帮刘伟名把塑料袋全部提着,然后说道:“刘书记,您看您来一次北京也不容易,这监狱里面一次送的东西也是有限制的,要不我进去认认人,以后我就每个月按时送点东西过来。”
刘伟名突然笑了笑,暗道这小子脑子够转啊。
“那行吧,你就跟着。”刘伟名就空着手进去了。
对于这个监狱刘伟名已经很熟悉了,探监的程序也早已经轻车熟路了。没多久就坐在探监室等着赵俊过来了。至于王明杰刘伟名则没让他跟着进来。
赵俊老了很多,这是刘伟名再次见到赵俊的第一感觉。
“伟名,你怎么来了?”赵俊看到刘伟名露出笑容。
“我刚好到北京有事公干,便顺道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过的还好吧?”刘伟名看到赵俊的样子有点心酸地笑着问道。
“还行吧,有你以前的关系在,加上我家里也没少往这里面打点,所以我在里面过的还不错。对于其它的犯人而言我算是享受的高级待遇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赵俊坦然道,刘伟名仔细看了看,赵俊不像是在说谎,心里也就安定多了。
“你小子,是该让你多吃吃苦,不然出去又是一个花花大少。”刘伟名突然大笑着说着。
“你少埋汰我了,我什么时候是花花大少了。哥只是一直都在追求真爱罢了,只不过年少的时候追求真爱的目标不太明确罢了。”赵俊也哈哈大笑着。两人这么一调笑似乎又回到了大学的那段时光。
“是是是,你就是一纯洁的小男生,只不过是这个世界太过于不纯洁了。网对了,看过儿子了没有?怎么样?像你多一点还是像她多一点啊。”
“当然是像我多一点,我跟你说,我那小子简直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你知道哪最像吗?后脑勺,跟我这后脑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赵俊一说到自己的儿子就开始眉飞色舞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向刘伟名炫耀着。
“你就扯淡吧你,你还有这本事,能看到自己的后脑勺啊?”刘伟名奚落着。
“这还用看吗?我一摸就得了,这手感那是完全一样的。”赵俊不服气地道。
“得得得,我算是服了你了。我看这孩子还是不要像你,还是像好一些,要是长成你这个样子以后娶媳妇都成问题。她们常来看你吧?”
“常来,大概一周一次吧。能时常看到她和儿子我觉得挺幸福的。”赵俊露出幸福的笑容。
“不错,你小子终于知道什么是幸福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就心安多了,再耐心在里面呆一段时间吧,我会再托托关系争取让你再早点出来的。我给你带了点东西,烟最多,你就可劲地抽吧,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让人给你送点过来,但是注意了,要注意身体。以后你有什么需要跟送东西给你的那人说就行了,不要客气,他给你的东西我总归要双倍给他的?。”刘伟名和赵俊唠唠叨叨地说着。
总的来说,这次见过赵俊之后刘伟名感到很欣慰,也很安心。起码他不用再为了赵俊的事情而分心担心了。见到赵俊之后让刘伟名总是没办法不去想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林月,林月是刘伟名与赵俊之间永远都无法跨过的一条沟,虽然两人都尽力地避免这个话题,都尽量地想把林月的事情给忘掉,但是能够忘掉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人的记忆其实是很奇怪的,有些事情发生了,或许你睡一觉醒来过后就忘的一干二净了,而有些事情无论过了多久却依然会在你的脑海里面展现的一清二楚,越想忘记的事情,反而越是忘不掉,应该就是这个道理吧。
刘伟名有一股想去见一见林月的冲动,但是想想,或许选择不见对自己对她都要好一些,人的一生见过最多的人就是路人,这些路人可以是在路上与你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也可以是在人生的道路上与你有过一面之缘的人,这两种人本质上其实是一样的,因为她们永远不会成为你人生中的同伴。林月只能算是刘伟名生命当中的一个路人吧,匆匆地互相见了一面,甚至于互相笑了笑,最后还是各自往各自的方向走去,并无交集,也不太会去想念。
而至于自己与林月的那个孩子,刘伟名是想念的。毕竟是骨肉亲情,血溶于水。只是刘伟名突然之间升不起去见这个孩子一面的勇气,自己见到这个孩子该说些什么?是让他继续叫自己叔叔呢?还是告诉他你是我刘伟名的儿子?是我和妈通奸才有的你?刘伟名不想在孩子的心里留下一团阴影,这种阴影对于一个孩子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而且会是一辈子的。刘伟名想,自己或许应该从这对母子的生命中淡去,甚至于消失,自己的消失对于他们来说是件好事,起码在现实面前是的。
刘伟名抽着烟望着赵俊穿着囚服在狱警的押解下走进铁门里面,弹了弹烟灰,刘伟名起身离开。
两人之间的调笑怎么也掩盖不了两人关系中的那一丝尴尬,这份尴尬有林月的关系,也有两人如今身份的差距关系。曾经平等的两个人突然之间变成不平等了,一个是市委书记,一个则是阶下囚。再无所谓、再没有心眼的人在心里也会留下疙瘩的。
走出探监室,刘伟名便看到斗王明杰与一个监狱的主任坐在外面喝茶,两人相谈甚欢。刘伟名略微惊讶。
“刘书记,您出来啦。”王明杰看到刘伟名立即起身。
刘伟名点了点头,朝这个主任略微地笑了笑,然后道:“我们走吧。”刘伟名的关系是这个监狱的监狱长的领导的领导,当然,这个监狱的监狱长刘伟名也是见过的,至于这个所谓的主任,刘伟名还没到要前去巴结的地步,微微一笑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质上的礼貌。
刘伟名抬腿就自己往外走去,王明杰回头与那个主任亲切地打了几声招呼便赶紧跟紧了刘伟名往外走去。
“你和这个人认识?”刘伟名随意地问着。
“刚认识的,虽然是个小官,但是县官不如现管,我以后过来送点东西什么的说不定能起到作用,他管的就是犯人探监的这一块。”王明杰很老实地回答。
刘伟名有点惊讶,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的表情以及举动,继续往前走。当领导的有当领导的架子,想法放在心里就行,千万不能说出来,更不能表现出来。一个城府深的人永远要比一个喜形于色的人走的更远。
刘伟名有点欣赏这个王明杰,刘伟名想,让这个人来做自己的秘书应该要比自己现在的秘书干的好。自己现在的这个秘书虽说没什么缺点,但是却也没什么优点,做事说话都是中规中矩,这与刘伟名的风格不像符合,刘伟名想,如果可能便把这个王明杰调到自己身边来当秘书,但是前提是这个王明杰接下来的举动要让自己满意。当然,这一切刘伟名都是放在心里的。
“以后你一个月左右来一次就行了,给带点吃的喝的以及用的,虽然他家里有人来探望,不缺什么,但是这是我的一份心意,你尽量办好吧。”刘伟名坐进车子,对给自己拉门的王明杰说道。
“请刘书记您放心,我一定办好。”王明杰尊敬地说完,然后替刘伟名关上车门,随后自己上车。
“刘书记,接下来我们去哪?您坐了这么的飞机一定乏了,要是没有其他的工作行程就去咱们自己的招待所用餐休息?”王明杰转脸问道。
“行吧,今天没什么事情了,明天早上再出去。”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好的,刘书记。”王明杰恭敬地回答着,然后指挥着司机往回开,一边拿着电话拨号码:“立刻准备酒席,让服务员立即去一号房间进行最后检查,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
刘伟名笑笑,这“驻京办。”的头头性质有点类似于政fu招待所的所长,区别在于一个在机关里,一个在北京。就市里这一级来说其实级别都不高,要么是正科、要么是副处。但是“驻京办。”却是个油水部门。这政fu花钱在北京建的招待所不但招待自己人,还对外营业,而且政fu每年都还会有一笔专项资金到账,供“驻京办。”的人在北京活动关系以及接待白山来的领导。这里面可操作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所以油水大得很,这是机关招待所那个清水衙门没办法比的。但是有优点就会有缺点,虽然油水是有,但是却很难往上升,因为什么?天高皇帝远,离领导太远了,除了一两个领导偶尔来那么一下之外其余时间是很难见到这些领导的。见不到领导便就没办法在领导心里留下印象,而且领导提拔人一般是不会想到远在首都北京的这批人的,这就是“驻京办。”这个部门的悲哀了。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所谓世事无绝对,从“驻京办。”这个部门里面爬上去的人也不是没有,只是不多而已。
说是招待所,其实却是个宾馆,外表看起来一般,起码在北京这个地方是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
车子并没有在宾馆外面停下,而是直接从宾馆后面而进。这个刘伟名是懂的,前面是对外开放的,而这条一直被铁门锁住的后面却是只有在来了重要人物才打开的,类似于特别通道。
车子停下后,外面站了十几个人,刘伟名一下车一个个都点头哈腰地说着刘书记好。
刘伟名轻微点头之后就在王明杰的指引下往大楼里面而去,一路上并没有碰到其它的客人,这不能说宾馆生意不好,只能说这条路依然是一条特别通道。
王明杰指引着刘伟名直接走进了一间非常豪华的房间,房间里面摆着一张大餐桌,餐桌上面已经摆满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四个长相清秀可人的服务员毕恭毕敬地站在房间里面。看到这,刘伟名也断定,这个房间也绝对是不对外开放的。
陪同刘伟名一起吃饭的人并话不多,只有三四个而已。其中还有一个非常妖艳的女人。
当一群大老爷们中站着一个女人的时候,无论这个女人长成什么样子,她都必将成为众人的焦点。更何况这个女人长的并不差,还颇有几分姿色,所以刘伟名也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女人。女人三十来岁,身材很好,脸型不错,具体长成什么样子刘伟名说不清楚,因为女人化了很浓的妆。
“都坐吧,以后我来就不要弄的这么兴师动众的了,我不喜欢。”刘伟名坐在了位置上之后淡淡地说道。
“是是是,都是我们没有考虑周详。”王明杰忙给刘伟名的酒杯里面倒酒一面做着检讨。
“刘书记,您说这话我可就不敢苟同了。”王明杰话还没说完,坐在刘伟名身边的那个女人便站了起来对着刘伟名说着,一边说着一边不时地向刘伟名抛着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