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第62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当即便有点受不住了,而且还闻到了一股非常浓厚的香水味,一闻这香水味就知道肯定是不菲的,但是,刘伟名却并没有觉得有多好闻。 。当然,也说不上难闻吧。
刘伟名并不认识这个女人,所以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的突兀,谈不上有太多的好感。
“你是?”刘伟名没有邹眉头,也没有流露出其它一丝不悦的情绪出来,只是淡淡地闻到。
“哦,刘书记,这位是我们小组的副组长周霞同志。”王明杰立即站出来介绍。
刘伟名笑笑,这个女人原来是这个驻京办的副主任。刘伟名暗道,这个女人估计就是白山驻京办的花瓶,属于公关领导的性质。基本上每个象办公室这样的部门都会有一两个负责公关的女人,这种女人
你一眼就可以认的出来,一般来说这些女人都有几个特点,年纪不大、身材相貌较好、口才好、酒量高、会抛媚眼够开放,另外,在部门里都会挂着领导的头衔,但是手中却没有权。而身旁的这位很明
显这些个条件都是符合的。
这也难怪,像驻京办这种性质的部门最主要的工作便是公关与服务,这种部门没有公关人员是万万不行的。不过,刘伟名从这个周霞主动向自己说话而王明杰并没有主动来为周霞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王
明杰与周霞的关系并不是十分要好。当然,发现这个只不过是刘伟名多年来对人细节察言观色的惯性罢了,并不说明有多留心这些人。这个级别的人还不能让刘伟名主动去花心思留意他们,刘伟名这只能算是职业病了吧。
“刘书记虽说来我们白山上任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还是第一次到我们这儿来视察工作。我们这里的同志基本上都还从未见过刘书记,你说这要是连自己的兵都不认识自己的将军,这在战场上还能打胜仗吗?所以,我们今天所有人员都出来迎接刘书记也是为了以后更好地开展工作,为咱们白山社会主义的建设添砖加瓦。其二嘛,这大家都出来迎接刘书记其实都是出于敬佩和好奇,刘书记您可能不知
道,您的事迹在我们的心目中那简直就是神了。网三十岁的正厅,真正如神话一般了。大家都是自愿出来想瞻仰一下您的风采呢。”周霞说的那叫一个肉麻,听的刘伟名头皮都是麻的。
“过奖了,我这一生算不得成功,但也不算有多失败。努力与机遇是向上的不二因素,我想,只要你们认真做到这两点,以后的成就不会在我之下。周主任,坐下吧,今天咱们就不谈工作了,大家随意
吃点就去睡觉吧,我今天有点累了。”刘伟名根本没什么兴致说太多,淡淡地应付了几句便给众人来了个命令,意思就是我刘伟名不想再和你们在这说这说那了,赶快吃,吃完都走,别再烦我了。
果然,刘伟名说完这句之后,众人便都开始沉默了起来了,大家低着头闷闷地吃完饭,然后等着刘伟名起身擦嘴之后就跟着出去了。
“刘书记,是不是我们今天的工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王明杰为刘伟名指着路,一边帮刘伟名按着电梯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刘伟名随口说道,他今天实在是没兴致。
“刘书记,周组长这位同志因为年轻了一点,所以不太成熟,有所冒犯您的地方请您大人有大量别忘心里去,说到底这都是我没有领导好,我向您检讨。”王明杰偷偷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着。
“你从什么地方看出了我对那位同志有意见了呢?”刘伟名有点生气了。
王明杰当然看出了刘伟名的生气,心里当即咯噔一下,冷汗马上就出来了。
“刘书记,对不起,对不起。”
“别总是说对不起,你这个毛病不改你就永远对不起你自己了。说别人的坏话打别人的小报告这是政治极度不成熟的表现,你见过有哪位处级以上的干部整天想着去打别人的小报告吗?检举与打小报告
说到底是同一件事,但是方式不同结果便相差千万里。这其中的关键你自己好好想想,如果想不清楚你就只能永远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刘伟名黑着脸说着,说完便关上房门了。
刘伟名最不喜欢最后说人坏人的人,王明杰故意把话题往这方面引其目的刘伟名是心知肚明的,就是想在刘伟名目前说周霞的坏话。而在官场上,这样背后说人坏话是忌讳的。要打人小报告不是不行,
得注意方法方式,这种事干的好就是检举,干不好就是打小报告,绝对会遭人唾弃,再难前进半步。当然,政治方面的不成熟可以培养,刘伟名最在乎的其实是一个人的领悟力。这个王明杰年纪不算大,这一天下来刘伟名对他还是颇为赏识的,这么说他一是因刘伟名确实很讨厌人在背后打小报告,二也有敲打一下王明杰的想法。刘伟名只身一人来到白山,确实很需要一个圆滑聪明地人来帮自己处理
问题。
王明杰脸红红地站在那里,低着头。被人说穿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任谁都会不好意思的,何况是像王明杰这种一地之主。
“刘书记教训的是。”王明杰低着头说道。
“你年纪不大,为人处世也比较的老道,有上升的潜力,你缺少的只是一个机遇。机遇从来都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要靠自己争取,你要是因为这些小事而丢掉了自己的机遇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你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也这么多年了,我说的道理你应该明白,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刘伟名给自己点了根烟语气很严肃地堆王明杰说道。刘伟名说这些其实就是在向王明杰说明自己的意思,意思就是其实我很看好你,可以给你继续往上走的机会,如果你不该掉这些小毛病那么这个机会就没有了。官场说到底其实就是一个培养心腹的过程,培养心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好的心腹可以成为自己的得力干将,而且是一个可以完全放心的得力干将,因为这个人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所以能够绝对放心。而且,心腹一般都是自己底下的一代,所以在自己往上走了或者是离休了,心腹的存在可以让自己依然在官场这个圈子里面留下影响力,这个是很重要的。在官场上混了一辈子的人谁没几个有实力的仇人?那么自己一旦退休了,受伤没权了那自己不是就只能任人宰割吗?这个时候自己的心腹或者是接班人的存在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所以,在官场上混的人,只要到了一定的级别基本上都会多多少少有几个自己一手提拔而且位置显著的心腹。
不同的领导培养心腹的方式和要求是不一样的,基本上都是在按照自己的理念培养心腹。大致上贪官培养出来的基本上都是贪官,反之则依然。刘伟名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培养过心腹,虽然不多,但是却一直都没断过,他培养心腹就是按照自己的要求来的,第一要务就是会做人,最好是外圆内方的人。不懂的圆滑的人在官场上即使你有再大的能力也只能是个摆设。第二就是要看这个人的秉性了,像这种背后说人坏话的刘伟名就很不喜欢,他最讨厌的就是背后捅刀子的人。第三点则是刘伟名非常看重的一点,那就是看个人的悟性,在官场上,不可能每件事情都有人来提点你教你,许多事情都需要你多看多学多思,自己去领悟,因为这里面有许多事情都是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的。刘伟名对王明杰说这番话不仅仅是让王明杰改掉这个毛病,其实也是在考验王明杰自己的悟性。
“换一句话来说,你是组长,她只不过是副组长,她有错,那么你也就有错,你是她的领导,无论怎么说你都离不开一个领导无方的过错。你是他的领导,他有什么错误你该怎么教导就怎么教导,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没人能说你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刘伟名说完这句就进了房间了,他说的已经够多了,意思也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在官场上基本上没有人会去做向自己的上级打自己下级的小报告的,原因之一有刘伟名说的这点,第二则是连自己的下属都压不住的人只能归结为没有领导能力,这种人谁会看得起?又有谁会去提拔你?所以刘伟名才说了这句“你是他的领导,他有什么错误你该怎么教导就怎么教导,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没人能说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