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第63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男的女的?男的就算了,要是女的我可是乐意之至啊复制网址访问 ”刘伟名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女的,而且是个美女,还是个富婆,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家还未婚哦。”方涵韵和刘伟名熟悉了之后说话起来也轻松了许多。
“是嘛,这种比熊猫还珍贵的动物竟然能让我碰到,看到我这次北京是来的值啊。”刘伟名聊着聊着也轻松了起来,心里因为见过主席后压抑紧张的情绪也舒缓了许多了。
“得了吧,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你是没机会了,我会在你来之前告诉人家你已经结婚生了孩子的。”
“这个你就不懂了,男人喜欢没有故事的女人,而女人往往喜欢有过故事的男人。说不定人家就看上了我这种有家有娃的成熟男人了呢?好了,不说笑了,在哪个地方?我等下就过去。”刘伟名说了说,不过刘伟名对于玩笑的分寸掌握的很好,他知道,轻微的玩笑可以增加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度,但是玩笑开多了开过了只会让人觉得反感。
“你这死丫头,拿你姐跟人开玩笑。你姐我都人老色衰了,你把我捧的这么高等下别吓着了别人。”方涵韵放下电话之后,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女人笑着骂道。
“就开个玩笑,姐,你别生气哈。我跟你说,我这朋友在语气中可是对你非常地好气啊。只可惜他已经结婚了,要是他没结婚的话我一定把你们两个凑成一对,因为我觉得你们两个真的很般配。”方涵韵笑着对女人说道。
“你就别取笑我了,你姐我这条件还有人要吗?现在的年轻人管我这样的大龄未婚女性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剩女。而且我身边还带着个孩子,你说有人敢靠近我吗?”女人也开着玩笑道。
“孩子是你领养的,又不是你亲生的。不过姐,你是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说真的,我今天这个朋友真的很出色,三十来岁就已经是市委书记了,而且长的帅,跟他接触过后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很少了,只可惜他已经结婚了。”方涵韵望着坐在旁边的女人有点惋惜。不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惋惜还是在为身边的这个女人惋惜。
“你还当真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突然性情大变的干起拉媒牵线这种事情了,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种性格啊。你啊,就别担心你姐我了,你姐我这辈子是不打算结婚了,男人啊都是靠不住的,我有箐箐就足够了。倒是,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男朋友了。听姐一句话,找男朋友不是找灵感,也不是找焦点,更不是找风景。不需要大雅。只要对你好爱你就足够了。你要是真找个和你一样整天沉醉在你的艺术里面不食人间烟火的男朋友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女人把话题又说到方涵韵身上来了。
“我相信缘分,我相信在我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给我安排了一个他,唯一的那个他。我注定是要在一个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识,相知,到相亲相爱。我相信感觉,一切随缘。”方涵韵说这话的时候若是让刘伟名看到了刘伟名一定会发现此时的方涵韵就像是刘伟名初次在山顶上见到的那个方涵韵一模一样,带着一种特殊的气质。
“呵呵。缘分,缘分让世界充满无数意外、惊喜,让“一见钟情。”这个词出现,让两个人相遇,邂逅,恋爱、让一切唯美的事情发生。然而,最爱捉弄人的,也是缘分。它可以让两人相遇、相爱;却让深爱的人们无法美满。瞬间相遇的快乐,相爱的幸福,甚至于可爱的人们对未来的憧憬都变成回忆。可这最具缺陷的东西,却最能感动人。以至于人们对上天赐予这份难得的缘分格外珍惜。涵韵,缘分该争取的时候还是争取,等错过了就后悔莫及了。因为缘分,可以让让人相遇,可却擦肩而过;"女人喃喃地说着,眼神里带着伤感。她是在劝说方涵韵,却更像是在说诉说自己。
女人的这番话顿时让方涵韵有点惊呆,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女人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女人说完之后表情和眼神都有点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看着我干嘛啊,走了,再不走就让你的这个完美男人就等了。走吧,姐姐就陪你去看看你说的这个完美男人到底有多么的完美吧。”女人回过神来望着方涵韵看着自己顿时有点脸红,然后站起来对方涵韵说着。
“我可没说他是完美男人。他只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很好的那种。”方涵韵不知道心里是怎么理解女人的这句话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回答着。她没有与任何人说刘伟名救了她的命的事情,因为她爷爷和她父亲都跟她交代了,这件事最好不要和别人说。生在这种政治家庭里面她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我的姑奶奶,你终于动了凡心了啊。”女人大声笑着道,然后两人走出了房子。
刘伟名从所谓的招待所出来之,当然,是王明杰开车送他过来的。
“书记,我昨天回去想了一整夜,我终于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我以后一定好好改正。”王明杰这次是自己亲自开的车,一边开车一边对刘伟名说着。
他知道在驻京办这地方呆的难处,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刘伟名这么一尊大神在自己身边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而且,刘伟名昨晚上说的话很明显是很看好自己的,这样就更加的慎重对待了。所以,王明杰昨天晚上几乎是没睡,在细细地想着刘伟名对他说的每一句话。
“嗯,你有这种态度就不错了。好好想好好干。”刘伟名没有说太多,只是淡淡地说着。
“那个那个??刘书记,如果组织上有需要的话我愿意回到市里面去工作。当然,我是说组织上有这种需求的话。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作为一个党员我是坚决服从执行党的任何决定的。”王明杰结结巴巴地说道,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刘伟名脸上微微一笑,点着头道:“你不要想的太多,组织上对人员的调动是要进行多方面的考虑的,如果你真的有特殊的能力组织上绝对会给你一个展示的舞台。这些都是需要组织上进行统一调查研究的,不是我个人可以说了就算数,当然,你的这个请求我会向组织转达的。”刘伟名淡淡地说着,没有透露出太多有价值的信息给王明杰。
王明杰听完刘伟名的话之后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失望,但是却并没有失态,而是继续谦恭地说道:“是是是,这个我知道,组织上任命一位同志肯定是经过深入调查与研究的,我相信组织。还是那句话,我坚决执行组织的一切决定。”
刘伟名脸上眼睛闪烁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显露的笑容,随即消失不见。继续淡淡地说道:“你有这个觉悟是很不错滴。”说完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你就把车停在这里吧,我下车之后你就回去,不用在这里等我了。我等下要么自己回去,要么再打电话通知你。”车子到了刘伟名与方涵韵约好了的地方的时候刘伟名对王明杰说道。
“没事的,刘书记,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为您服务。您进去,我昨晚没睡好,刚好就在车里面眯一会儿,您好了之后打我电话就成,我就把车开过来。”王明杰笑嘻嘻地说着。
刘伟名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没说,打开车门走了下去。随后还是对王明杰说道:“我不知道这个饭要吃多久,可能会久一点,由于是一些私人朋友就不好叫你一起吃了,你自己找个地方吃饭吧。我要走的话会提前通知你的,你没必要在这等着。”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走了开去。
剩下王明杰呆呆地望着刘伟名的背影,他完全弄不明白刘伟名到底对自己是个什么意思了,有点迷茫。他这一生遇见过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也不算少,自己也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像刘伟名这样让你一点都看不透,他对刘伟名充满了敬畏,甚至于有点恐惧。
刘伟名边往这个高档的西餐会所里面走一边给方涵韵打电话,问问她到了没有。
“你到了没有?我已经到了门口了。”刘伟名问道。
“早到了,你进门上楼就可以看到我们的。”方涵韵说着。
刘伟名走到门口,停了一下脚步,把手里剩下的半根烟抽完然后才进门。一上门就听到不远处那一桌方涵韵站起来微笑地朝刘伟名招手:“刘伟名,在这。”
刘伟名笑了笑,走过去在方涵韵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说道:“怎么想起要请我吃西餐啊?”
“怎么啊?你不喜欢?你不喜欢吃西餐我们就换一家吧,我以为你喜欢吃呢。”方涵韵询问式地问道。
“没有没有,只是我是个土包子进城来,这西餐规矩多,等下给你丢人了你克不要怪我。咦,你不是说还有个朋友吗?怎么没来。”刘伟名当然不会对方涵韵说自己不喜欢吃西餐,准确地说是不喜欢吃所有外国的东西,与方涵韵之间并不算太亲密,而且还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该客气的还是要客气,刘伟名对于这些还是拿捏的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