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第63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就知道你对她感兴趣,我可提醒你啊,别对我这姐姐动歪心思,你都是结了婚的人了。 。 她上厕所去了。”方涵韵微笑的说道。语气中带这一点提醒刘伟名的意思。
“哈哈哈,涵韵,你这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只是开个玩笑你还真当真了。我的年纪都快比你们大一轮了。不算这些了,点菜吧。”刘伟名哈哈大笑着。他本身就只是在开个玩笑罢了。当然,方涵韵也只是在开玩笑,以她的聪明怎么可能会乱想呢。
“我也是对你开玩笑呢,不过我这姐姐是真的长的漂亮,你等下看到了就知道了。哦,她来了。”方涵韵说着,然后突然指着刘伟名的身后说道。原来,女人正上完洗手间过来。
“你又在说我什么呢?肯定没好话吧。”就在刘伟名回头望后看时听到了一个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让他感觉到极为熟悉。
刘伟名连忙回头看着,但是,刘伟名这转过去的头就再也没有转回来了。
与此同时,女人正一边说着话一边擦着手往前走,在看到刘伟名那一刹那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檫手的纸巾掉在地上也浑然不觉。瞪大着眼睛望着刘伟名。
这一刻就如停止了一般。
刘伟名实在是太过于惊讶了慢,他没想到会在这碰上她。惊讶,但是惊讶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刘伟名瞬间便回过神来了,在这个时间地点遇见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说是偶然,可这偶然中也带着一定的必然。以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家庭背景来说,她们认识刘伟名一点也不意外。而且,刘伟名心里也正想着这个女人,所以,对于刘伟名来说只能算是个惊喜,有惊也有喜。对,这个方涵韵口中的大姐姐就是李梦晴。
“梦晴,真没想到是你啊。”刘伟名在闹钟转了一百个念头,最后拿定注意开始对李梦晴说话。
李梦晴听到刘伟名说话后才回过神来,有点慌乱,但是还是表现的从容不迫。对刘伟名笑着,然后坐到位置上说道:“我也没想到涵韵朋友就是你。”
“怎么?你们两个竟然认识?”方涵韵也处于惊讶当中,当看到两人之间对望时那惊讶的眼神时方涵韵就知道两人之间是认识的了。
方涵韵看着两人问道,却让李梦晴有点慌乱。网她和刘伟名之间是非常的亲密,亲密到已经顺利地产生了下一代了,可是她和刘伟名之间的关系能说吗?是小三?还是?她李梦晴除了害怕自己的名声之外其余倒没什么好怕的,可惜她知道,刘伟名怕。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是谁的孙女她可是非常清楚的,当然,李梦晴是绝对不知道自己和刘伟名之间的事情在有心人的眼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李梦晴自然而然地还要刘伟名考虑着。所以,她有点慌乱,这种慌乱是任何t情的男人在被人问到两人之间关系时都有会的条件反射。
倒是刘伟名要稳重镇定的多,刘伟名看了一眼李梦晴后便微笑地说道:“我和梦晴啊那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当年还在林阳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她,她是我前妻的好朋友,相当于我前妻的姐姐。”刘伟名说完看了看李梦晴,他没有去编什么谎言,随着年纪的增长,生活阅历的增加,刘伟名明白了一个道理,说谎有时候是世界上最为愚蠢的时间,因为你说出一个谎言却又要用另一个谎言来遮掩上一个谎言,然后有要再用一个谎言来掩盖这一个谎言,有时候因为一个谎言而导致一生都在为这一个谎言在遮掩。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刘伟名是不会选择去说谎的。当然,刘伟名不说谎话,但是也不会告诉方涵韵全部的实情,只是有选择性地说罢了。
“是啊,我的一个很好的姐妹嫁给了他,那时我刚好也正巧在林阳做生意,我和他之间算的上是很好的朋友了吧。后来他和我那姐妹离婚了,他调去浅圳上班,我公司也破产了我就回了北京,之后就几乎没怎见过面了。”张云佳也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笑着接过刘伟名的话说道。
“看来这个世界真小啊,我本来还以为你们两个不认识所以叫你们一起吃饭大家认识认识呢,我可是还准备了很是详细的介绍稿的,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方涵韵淡淡一笑,然后接着说道:“你们也别这样的看着我,我知道现在轮到你们好奇我跟你们两个之间是怎么认识的了,别着急,先点菜吧,我会跟你们说的。”
方涵韵笑着,然后让服务员过来点菜。
“你们都吃什么呀?”方涵韵一边翻这菜谱一边道。
“我先点吧。”李梦晴结果方涵韵手中的菜单一边看一边对服务员说道:“我要鹅肝、鱼子酱、一个牛尾清汤、凯撒沙拉、沙朗牛排、炸土豆条、炸土豆条。这是我要的,他不喜欢吃西餐,你给他来个煎牛排,要完熟的,然后两份煎饼,一份鱼子酱,一份土豆沙拉,一份水果拼盘就可以了。”
李梦晴直接帮刘伟名的菜都给点了,她知道刘伟名是不喜欢吃西餐的,也吃不惯,所以就直接帮着刘伟名点了一些偏中式的菜。大家可能感觉到很奇怪,为什么点菜怪怪的,不直接点什么菜,而要说我要什么要什么,另外感觉每个人都点了那么多,吃的完吗?其实西餐在菜单的安排上与中餐有很大不同,尤其是中餐是各道菜共享,而西餐则是各吃各自的,因此中餐只需要有一位很会点菜的人就可以让大家都品尝到美味的菜肴;而西餐则是自己点自己,较为繁琐。更让人头痛的是不会点菜往往让人十分尴尬,并且难以品尝到西餐的精髓。正式的全套餐点没有必要全部都点,点太多却吃不完反而失礼。不过从礼貌上,无论是全点还是只点其中几道菜,西餐点菜都应该按照上菜的顺序来点,这一点在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都十分讲究,在美国则可以随意一些。在西班牙和法国,上菜次序除了十分讲究之外,而且厨房也是逐步按照上菜次序依次慢慢烹饪,因此即使你点了全部各道菜,每道菜上菜之间的间隙十分漫长,而你吃完了上一道菜之后也慢慢被消化了一部分,这样吃起来其实并不觉得很饱,因此如果你点得太少了,反而很容易觉得有点饿。稍有水准的餐厅都不欢迎只点一道菜的人,尤其是只点头盘或者沙拉而完全不点前菜或主菜的人。即使是想要减肥,最好也要点较为清淡的前菜或主菜,而不要只点沙拉不点菜。如果不想吃太多,则前菜、主菜两者之间选择其一再加甜点;或者是头盘、汤和沙拉三者之间选择其一,再加前菜、主菜选择其一。这两种组合是最恰当的组合。如果你参加聚会,你并不想多吃而只点了两道菜,而同桌则有人点了很多道菜,你应该拉长一点时间来吃,因为西餐礼仪上看着别人吃是不太礼貌的一件事情。由于西餐礼仪上,所有使用完的餐具和空盘子会被服务生拿走,因此你可以在上了菜之后稍后吃或者吃慢一点,这样就可以避免在没有餐具和食物的情况下,看着别人吃的尴尬了。
听完李梦晴帮自己点了菜,刘伟名微微地笑着。心里很温暖,其实要真的轮到刘伟名来点西餐的话他就只会点一份牛排,而且要告诉人家几分熟几分熟,其余的他就完全不会了。因为他不喜欢吃西餐,所以也就没吃过西餐,在他印象中这是他第三次吃西餐,而且前两次也都只吃了一份牛排,刘伟名对于西餐的认识也就停留在红酒和牛排的基础上。而李梦晴怕自己只点牛排吃不饱所以就给自己点了几样比较偏中式自己可能吃得惯的食物,怕自己饿着。自己的女人到底是自己的女人,贴心,刘伟名心里如是想着。
而就在李梦晴帮刘伟名点菜时方涵韵就有点奇怪地望着李梦晴和刘伟名。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原来你不喜欢吃西餐啊?怎么不早说啊,早说了我们就换家中餐厅。”方涵韵结果菜单埋怨着刘伟名。
“西方的男人都有中绅士风度,一切都是以女士为主以女士优先,咱们堂堂中华男儿不能输给他们不是?”刘伟名笑着指着旁边不远处的白人男人说道。随即又道:“其实我对西餐也不是完全排斥的,比如牛排,只要弄熟了我还是很感兴趣的。其实我最烦的是小日本的菜,那些变种矮子吃什么都是吃生的,我一看就反胃。这些个没有没有进化完全的民族天天吃生的,你说哪能长的高啊。”,刘伟名一副悲天悯人的语气说道。
他这话一说完直接把两个女人以及站在旁边的服务员都逗的哈哈大笑。方涵韵掩着嘴道:“以前只觉得你这个人有时候很幽默,到没有想到你呀还挺损的,你可是政fu官员,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被有心人听到了可是政治事件了,直接关乎到外交问题了。”
“她啊,这张嘴一旦打开你就是想让他闭上都不行,要是真的不开心了,也可以几天不说话,急死你他都不会说半个字的。”李梦晴听到这也接上了一句。但是话一说出口就知道自己错了,这些话不该是自己说的,有点慌乱的望向方涵韵,见到方涵韵只是微笑地看着菜单,并没有特别的表情也就放下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