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第63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瞧你们俩都把我说成什么人了,赶紧点菜吧,你看把人家小姑娘急的 ”刘伟名当然看到了这一幕,所谓言多必失,所以刘伟名直接劝着方涵韵点菜了。网
“我要三文鱼,俄式罗宋汤、土豆沙拉、一份火鸡家咖喱汁、然后是花椰菜、布丁和奶酪。另外帮我叫瓶红酒、再来三杯咖啡,咖啡等我们吃完了再上,记住让厨师把他的菜先做,都一起上了,我们的可以晚点。谢谢。”方涵韵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后说道。
“好的。”
“看来我和你们一起吃西餐都变成受保护对象了。”刘伟名自嘲地开着玩笑道。
“我也和梦晴姐一样,怕你饿着。”方涵韵很意外地开了个玩笑,笑的很灿烂。
“哈哈,我刘伟名何德何能啊,让两位美女如此的眷顾。为此啊,当浮一大白。”刘伟名一本正经地说完,然后端起杯中的红酒喝了一大口。
“这明明是红酒,什么叫当浮一大白啊。”李梦晴立即指出了刘伟名的错误所在。
“我啊,现在是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当上市委书记了,连红的都能说成白的,这张嘴能不厉害吗?”方涵韵接过李梦晴的话之后说道。
“涵韵,你一回北京可变坏了啊。”刘伟名微笑地望着方涵韵说道,这并不是玩笑,而是刘伟名心中实实在在的想法。
“你意外很正常,她啊,是个标准的文艺女青年,但是说到底也还是一个年轻女孩子。所以,你见到两种不同的她一点也不奇怪。在艺术中的她是一个摸样,而在面对朋友和生活时的她又是另外一个样,这点我可是非常清楚的。”李梦晴立即为方涵韵解释着。
“什么文艺女青年啊,现在治这个名字就是剩女的代名词。梦晴姐,你这是咒我嫁不出去呢。”方涵韵很委屈地说道。
“现在我终于开始好奇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了。”刘伟名望着两个年龄差了好几岁、性格迥异的女人认真地问道。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和她认识很多年了。她啊,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我们两家的背景你应该是非常清楚了,从小我们俩就是住在同一个大院里面。而且我们两家隔得很近,那时候院子里的小孩子并不多,她没有选择,所以只能选择每天流着鼻涕跟在我后面疯,几乎院子里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我的跟屁虫。她做我的跟屁虫一直做到我读高中,而后由于工作调动我们俩就都先后搬离了那个院子。网而后两人见面就少了,但是却一直有联系。”李梦晴一边吃着一边大笑地说着,说的方涵韵脸红红的,非常不好意思。
“哦,原来是这样的,和我猜想的也是不离十了。只是我很奇怪,从小跟着你后面瞎混的竟然都可以成为文艺女青年,真是奇哉、怪哉啊。”刘伟名摇头晃脑地一本正经。
“喂,刘伟名,你这是损我的呢还是夸大呢?出淤泥而不染是吧?”李梦晴佯装生气着,可以看得出,李梦晴今天心情非常的好。平时她绝不是话这么多的女人。至于她心情好的原因各位读者都心知肚明了。
“玩笑玩笑,来,碰一杯,梦晴,能在这里看到你我很惊讶,同时也非常的开心。涵韵,听哥一句话,坚持自己的梦想那是你的自由,即使不支持你也没有谁有这个权利去反对限制你。但是,你一定要注意自己个人的安全,因为你的安全并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它是所有关心爱护你的人共有的。知道吗?来,喝一杯。”刘伟名也看出了李梦晴今天的异样,也看到李梦晴眼中所流露出来的阵阵秋波。他想想,话题还是回归正经的为好。
面对刘伟名第一次以一个兄长的口吻对自己说话方涵韵并没有多少的不快,反而很接受地举起杯与刘伟名和李梦晴一起碰杯,嘴里突然有点害羞地说道:“谢谢,我知道了,我会的。”
酒杯停了之后,方涵韵突然好奇地问着刘伟名:“刘伟名,问个比较冒昧的问题,希望你不要生气。”
“现在有点文艺女青年的气质了,说吧,什么问题?说的这么一本正经的。”刘伟名停止了手中的刀叉好奇地望着方涵韵,然后笑着说道。
“我很想知道你和你前妻为什么会离婚?据我所知,离婚在组织的考察中是作为一个污点存在的。如果我问的不对请你不要生气,可以不回答的。”方涵韵问完之后有点犹豫地望着刘伟名。
她这句话问完之后不但刘伟名呆住了,连带着李梦晴手中的刀叉也一下子全部掉在盘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是不是我问的冒昧啊,对不起,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方涵韵看着刘伟名和李梦晴两人奇怪的表情顿时以为自己问到一些不该问的问题,立即打住了。
刘伟名和李梦晴并没有因为她的这句话而有所转变,特别是李梦晴,更是不自然地埋下了头,低头摆弄着自己盘中的菜肴,让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这个问题在刘伟名很李梦晴两人的身上都是一个禁忌。刘伟名和金倩为什么离婚?离婚的原因两人是最为清楚了,因为两人都是当事人。
刘伟名一只手撑在桌子上面,一只手不停地拿到插着盘中已经支离破碎的牛排。良久后说道:“我也不想离婚,但是犯了错误总是要接受惩罚的。我出g了。”
“啊。”方涵韵突然张大嘴巴望着刘伟名,她原本以为刘伟名会说出一些比如两人在一起不合适啊之类的话,没想到刘伟名这么直白地说了是自己的出gui。而同样惊讶的还有李梦晴,在刘伟名说出出g这个两个字的时候李梦晴再次全身不由自己的颤抖了一下子。
“很意外我会这么诚实吧?呵呵,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是自己的错就是自己错,没必要找个理由给自己遮羞。我很爱我的前妻,她更爱我。几乎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但是,我却和她最好的一个姐妹好上了,而后,我前妻看到了,便协议离婚了。”刘伟名喝了一口红酒继续淡淡地说道。
刘伟名说完之后,三个人都静了下来了,良久无语。
“其实我非常鄙视一个花心的男人,特别是婚外情。”方涵韵放下手中的刀叉望着刘伟名眼睛说着。
“不止是你,我自己都鄙视。但是有些事情是很难说清楚的。”刘伟名带着点自嘲的味道说道。
“但是你这么诚实直白地说出来却让我怎么也恨不起来,真的。”方涵韵接着说着。
刘伟名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方涵韵,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便有点惨淡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所以你以后要记住,一定不要爱上一个像我这样的男人。有句话这么说来着?防火防盗防伟名。”
“噗嗤。”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爆笑,随后气氛又回归了正常。但是气氛真的正常不正常自己在场的三人自己心里清楚。
“问一下,上次在白山听说你是已婚的,你是不是和你前妻的那个好朋友结婚了?”方涵韵丢下了她文艺青年的外表,充分发挥了一个女人天生的八卦心理。
“没有,我现在的妻子是我的一个同事。”刘伟名淡然说道。
“为什么?”方涵韵瞪大着眼睛问道。
“什么为什么?你是说我为什么和现在的妻子结婚还是说我为什么不和我前妻的那个好姐妹结婚?”
“后者,你既然婚外恋和你前妻的好朋友在一起,离婚后却为什么没有和她结婚?”方涵韵追问着。
“因为事情出了之后我们三个人都伤透了心,我前妻抛下了一切只身一人出国了,而她的这我姐妹也因为心里非常愧疚无法面对我前妻也消失不见了。”刘伟名看了看李梦晴然后说道,在方涵韵又准备开口之前刘伟名突然笑着说道:“吃你顿饭真不容易,还得给你讲故事。”
“我和伟名的故事你知道了,你是不是和我说说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啊?”李梦晴听到这立即问方涵韵,她比刘伟名更加不想继续那个话题。
“我和他就是偶然遇见的,我去白山写真,他去爬山就这么遇见的,后来在白山帮了我许多忙,就这么认识了。”方涵韵有点扭捏,最后还是非常精简。
“就这么简单?”李梦晴不太相信地问着。
“就这么简单啊,不然你以为怎样?”方涵韵脸一下子红了,她当然明白李梦晴这话外之音。
“我不相信,我还没见过被他遇上又逃脱了他魔掌的美女呢。”李梦晴突然说道,说完之后才发觉自己这么说是十分的不妥,不由得有点害怕地望着刘伟名。而刘伟名则是直接汗颜了。
方涵韵瞪大了眼睛望着李梦给晴很刘伟名,然后弱弱地问道:“你是开玩笑的还是说真的?”
“小丫头瞎想什么呢,当然是开玩笑的。”李梦晴立即笑着回答着。心里暗呼,幸好这小丫头没有乱想。
“我还以为你说真的呢,吓我一跳。”方涵韵埋怨地望了一眼李梦晴。
“真是服了你们两个了,吃完了没,吃完了就撤吧。”刘伟名无语地说着。
“刘伟名,你吃完饭还有事吗?”方涵韵提包问道。
“我,我得去拜访一下李老,就是梦晴的父亲。既然来北京了,不去拜访一下说不过去,李老对我有恩。”刘伟名望了望李梦晴然后对方涵韵说道。
“那正好,一起去吧。我也很久没去看望李伯伯了。”方涵韵一笑后说道,只不过她说完之后刘伟名和李梦晴的眼神都变了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