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第63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大家可能很奇怪,为什么方涵韵会叫李梦晴的父亲为李伯伯,这个很好解释的,那就是年龄问题 李老虽然身在权利中枢,但是却不是政z局常委,他是顶着一个副职。说的明白点就是,他不是主席这一代的领导人,而是属于接班人,是下一代的领导人。像这种级别的人物,如果不出意外,按照国家权利机构平稳过渡的方针,一般来说就是下一代的领导人了。李老比主席要年轻了十几岁,而且据刘伟名得到的小道消息,主席和李老已经在同一个地区工作过,主席是李老的领导,但是李老却不是主席这一根线的。
“涵韵,我看啊你还是别去了。他到我家一碰上我爸那肯定是在说他们官场的事,而且一说起来就没完,到时候以你这个文艺青年的性格肯定是受不了的,我看你最好还是下次去。”李梦晴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在那尽量的劝说着方涵韵。
“没有,我想去看看你女儿。我这些年一直都在外面飘荡,我记得那时候到你家看到箐箐的时候她还不会说话呢。我去看看她现在多大了。”方涵韵完全不明白李梦晴的意思,很“天真无邪。”地说着。
“那好吧,她啊,肯定不认识你这个阿姨了。”李梦晴最终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一旁的刘伟名不知道发觉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竟然一个劲地傻笑,笑的很贱很贱,起码在李梦晴的眼里是很贱很贱的。忽然,刘伟名感觉自己腿上一痛,抬头,便看见李梦晴怒视着自己。刘伟名连忙咳嗽两声,起身离席。
“走吧。”刘伟名说着,然后径直走到前面,找到一个服务员,然后掏钱给了服务员把钱给了。
“我说了我请你的。”方涵韵稍微落后,但是她不是那种真的可以为了谁付款的事在大厅里扯来扯去的人,只是走到刘伟名身边有点生气地说道。
“你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不过,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我不习惯吃饭的时候女孩子结账。走吧,你们开了车来了没?”刘伟名微笑地说道。
“我开了车的。”李梦晴说道。
“嗯,那你们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处理完了我就过去。”刘伟名道。
“那行吧,我就和涵韵先回去了,你早点过来吧,今天晚上我亲自下厨。”李梦晴看了看刘伟名两眼,然后说道。
“嗯,晚饭之前我一定会过去的。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开车小心点。”刘伟名摆了摆手,然后给王明杰打了电话,告诉王明杰自己在店门口。
结果当刘伟名走到店门口的时候王明杰的车依然停在那了。
王明杰下车为刘伟名开了车门。
“不是让你不要一直在这等着吗?你吃了饭没有?”刘伟名坐进车里淡淡地说道。
“吃了吃了,我反正也没事,也不知道去哪索性就在这边上溜达了。”王明杰笑嘻嘻地说着,然后给刘伟名点上一根烟,然后说道:“这种餐厅什么都好,就是不准抽烟这点太不人道了。”
“哈哈,看来所有烟民的对于这件事情上认知都是高度统一的。”刘伟名笑着抽了口烟,然后说道:“我晚上要过去看望一个朋友,你看看有什么地方是卖小孩子东西的吗?”
“是婴儿还是?”王明杰询问了一下。
“三岁,差不多四岁了。很可爱的女孩子。”刘伟名说到这脸上不由得一脸的幸福在流淌着,再深沉的人,再懂的隐藏的人,在父爱面前都无所遁形。
“要不您先回去休息?我买好了给您送过去。”王明杰讨好地问道。
“不了,我想亲自去买。”刘伟名摇了摇头,做父亲的如果给孩子的礼物都要别人代买这个父亲做的也就太不负责任了,而且刘伟名本身就没怎么尽过一个当父亲的责任,所以便更加的觉得愧疚了。
王明杰果然是北京通,车子七转八绕的,竟然来到了一个儿童商城。里面全部都是卖小孩子东西的,琳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而且也全部都是高档的名牌。
刘伟名慢慢地选着,选的很细心。虽然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喜欢什么,但是他问了售货员,几乎把畅销的都买了下来。玩具、卡通片、卡通书已经各种衣服,最后,两个小时后,刘伟名和王明杰抱了一大堆东西出来,直接把车子后备厢给装的满满的了。
“刘书记,是不是回去?如果累了的话我知道有家洗浴城不错,洗个澡可以解乏。”王明杰一边开车一边很是时机地问道。
“不比了,直接回去。然后你把车钥匙给我。我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给我订一张明天下午回白山的机票。”刘伟名抽着烟淡淡地说道。
“我送您去吧。”王明杰有点意外地说着。
“不必了,一点私事,我自己开车过去就行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你去了也不方便。”刘伟名一点不客气地说着。
“也是,不过刘书记,您可以在北京多呆几天,北京还有很多好吃好玩的呢。”王明杰不死心。
“呵呵,我在北京读了四年的大学,去年又在党校学习了一年。你说北京还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不知道的?你就订明天下午的机票吧。白山那边有些问题必须等我回去处理,耽误不得。”刘伟名微微地笑着。
“是的,刘书记,我会办好的。”王明杰很知进退地说道。
刘伟名接过车钥匙,等王明杰离车后便开着车离开了。
刘伟名在市里面转了一大圈,最终也还是没想好该买些什么东西送给李梦晴的爸爸。李老啥都不缺,这确实让刘伟名很是烦心,最后,刘伟名提了两条中华烟和两瓶茅台酒上车了,虽然知道李老是绝对不会看重这东西的,但是姿态很重要,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礼节。
刘伟名直接开车来到了李梦晴家,与以前一样,这里看似守卫不严,其实这里面隐藏着很多的探头和暗卫,试想一下,这么大一个领导国家不可能不对其的安全考虑的。
刘伟名打开后备箱,望着那一整个后备箱的东西笑了笑,随后想尽一切办法扛着,走到门前便用脚踢门,因为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手来敲门了。
开门的是李梦晴家的保姆,看到刘伟名抱着那么多东西赶紧过来接着。
这个保姆主要是带孩子的,大刘伟名认识。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李梦晴看到刘伟名抱着那么多东西惊讶道。
“都是给孩子买的,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所以就多买了点,总会有她喜欢的。”刘伟名把东西一股脑的放在了地上。
“箐箐,你看叔叔给你买了好多玩具啊,快叫叔叔。”方涵韵抱着箐箐说道。
小箐箐看到玩具当然高兴,磨练笑容地对着刘伟名喊着叔叔。
这是这声叔叔叫的刘伟名心里一阵阵酸楚。刘伟名记得自己在党校学习的时候经常过来,那时候在没人的时候李梦晴还硬让孩子叫刘伟名爸爸,只可惜,隔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孩子早就不认识刘伟名了。
“箐箐乖。”刘伟名勉强地笑着。
李梦晴也有点伤心,很关心地望着刘伟名,只不过刘伟名给了她一个没事的眼神。
“箐箐,快,让叔叔抱一下,亲叔叔一下。”李梦晴对女儿说着,或许有补偿的意思吧。
而箐箐却并不领情,从方涵韵手上下来没有进刘伟名的怀里而是直接扑向了那一堆玩具。
“箐箐,听话,让叔叔抱一下,不然妈妈生气了。”李梦晴为难地看着刘伟名,然后有点严厉地对孩子说道。
“算了,别凶孩子,让她玩吧。”刘伟名制止了李梦晴。
“看样子你很没有孩子缘。”方涵韵不明所以然,但是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刘伟名做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阿姨,帮我把这个装上。”箐箐拿着一个还未组装的玩具对着方涵韵道。
“好咧,阿姨这就来给你装上。”方涵韵笑着蹲了下去陪着箐箐开始玩玩具。
刘伟名点了根烟,默默地向卧室走去。心里面的苦楚自己他自己能够体会。
李梦晴默默地看着刘伟名的背影,然后回头对保姆说道:“张妈,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就行了。”说完跟着刘伟名走进了卧室。
刘伟名通过卧室来到卧室外面的阳台上,靠在阳台的栏杆抽着烟,眼睛看着远方。
“不要伤心了,箐箐只是很久没看见你了,所以跟你不亲密了。孩子都是这个样子的,你这个样子我很难过。”李梦晴直接从身后抱住了刘伟名。由于有窗帘,卧室也比较大,所以李梦晴并不担心外面能够看到。
“这有什么好伤心的,世上的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不付出哪有收获?没有不用尽义务就能享受的权利。对于箐箐,我没有尽到一点父亲该尽的责任,又凭什么要求孩子要和我亲热呢?”刘伟名吐了一个烟圈后说道,然后接着道:“我是在愧疚,对箐箐的愧疚。等到她长大了,有一天知道我就是她的亲生父亲估计会恨死我。”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箐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恨你呢?伟名,我知道你看到箐箐这个样子心里一定很难过很难过。”李梦晴抱着刘伟名的手更紧了,刘伟名甚至能感受到悲伤有些潮湿。
刘伟名握着李梦晴的手,在李梦晴的怀抱中转过身来,用手着李梦晴的脸蛋深情地说道:“傻瓜,我怎么会难过呢,她是我的亲生女儿,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液,我怎么可能难过呢,是不是?”
两人四眼对望,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就这样子再也没有说话了。
“伟名,我想你,每天都想。”李梦晴望着刘伟名的眼睛动情地说道。
“我也想你,每个晚上。”刘伟名说道。
“讨厌,你就往那方面想。”听着刘伟名的话李梦晴突然脸一红,娇嗔道。
“这是才是最至深的爱恋,是不受理智控制的。难道你晚上不想我吗?”刘伟名手在李孟强背上着。
“想,每晚都想,越想我越空虚,越想我就越难受。”李梦晴脸上的羞红越来越浓了。转过身,自己背对着刘伟名,然后靠在刘伟名的怀里,让刘伟名抱着自己。
李梦晴说:“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刘伟名在李梦晴的耳垂上吻着说:“只要躺在就想搂着你。”
李梦晴红着脸笑着说:“那是你想那事了。”
刘伟名说:“现在就想。”
李梦晴有点慌乱地说道:“涵韵和孩子都在外面,不要胡闹。”
刘伟名不修不饶地说:“你的蹭得我y了。”
李梦晴说:“那我就不蹭了。”
刘伟名说道:“蹭吧,隔靴搔痒也有味道。你知道的,我有多想你。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个了。”
李梦晴说:“就你有这种花花思想,明明是自己想了却又赖人家。”
刘伟名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然后说:“谁让你的又圆又软,就吸着我往里走。”
李梦晴突然紧张了起来,然后说:“别弄了,我都感觉到了。”
刘伟名说:“她们看不见的。”
李梦晴有点挣扎地说:“不行,一弄你就没完没了,我可羞不起人。啊,怎么把我裙子掀起来了?”
刘伟名说道:“不掀起来怎么进去。”
李梦晴说:“不要了,穿了这么多,很麻烦。晚上吧,晚上好不好。”
而刘伟名却并没有打算放弃,一边动作着一边说道:“我已经摸着了,都湿了。难道你不想要吗?”
李梦晴脸更红了,三十岁的女人无疑是最为m感的年纪。脸被烧的通红地说道:“谁能经受住你这样。”
刘伟名说道:“你稍微把撅一下,我就进去了。”
李梦晴说:“偏不。”
嘴上说不,却配合着。”
李梦晴开始忘情了,嘴里含糊不清地喊道:“伟名,说,说你爱我。”
“我爱你,我会用我的生命去爱你。”刘伟名也动情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