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4.第63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方涵韵在屋子里陪着小箐箐不停地玩着玩具,小孩子玩玩具就是这个样子,拿起好看就玩,玩了就开始拆,拆完了又让大人给她装,不装上她就开始哭。 。 所以,方涵韵也是在那忙个不停的。只是随着李梦晴与刘伟名离开的时间越来越久却一直不见两人回来,方涵韵也觉得奇怪了。只可惜她不是个喜欢去打探别人事情的女孩子,所以只是回头朝卧室看了看,便继续逗着箐箐玩。
只可惜箐箐并不只是打算趴在地上玩这么简单,孩子都是好动的,你想让一个孩子安安静静地玩一样东西多久那是不可能的。箐箐手里拿着玩具开始欢喜的满屋子跑,方涵韵见状也就跟在后面追着,一大一小两人倒也玩的非常的开心。只是突然一下子,箐箐两只脚没走稳,一下摔到在地,连跟在后面的方涵韵拉都没拉住。
小丫头这么重重地摔了一跤哪有不痛的道理?坐在地上开始大哭,眼泪水是一滴接着一滴往下滴着。
方涵韵见状连忙上前哄着,可是这孩子有时候就是,自觉受了委屈你不哄还好,你越哄她就越伤心,哭的更欢了。
方涵韵顿时便感觉手足无措,怎么哄孩子都在哭。方涵韵急了,可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孩子都哭成这个样子了李梦晴还是不过来,急的她就进了卧室去喊李梦晴。当走进卧室里面方涵韵却从窗帘的空隙处发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李梦晴弯着腰上身衣衫不整的前后动作着,嘴巴微张,而刘伟名则就站在李梦晴的身。方涵韵震惊了,呆住了。傻瓜也能知道他们的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方涵韵几乎无法相信面前这一幕是真的。
方涵韵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渐发现自己双手都在发抖,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发现两人在偷吗?偷在这个世界已经犹如吃饭喝水那样的正常了,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可是方涵韵就是感到了惊讶,更多的是愤怒,在她心底有着一股莫名的愤怒,这股愤怒不知道是对刘伟名的还是对李梦晴的。但是她就是愤怒,愤怒的嘴唇都在不停地上下颤抖着。
方涵韵觉得自己开始明白了,刘伟名在吃饭的时候说的故事其实就是她和李梦晴的故事,故事中的那个女主角就是李梦晴。方涵韵现在想起来了,刘伟名前面就已经说过了,他和他前妻离婚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与他前妻的一个好姐妹g搭上了,然后被他前妻发现便离婚了。而刘伟名在说和李梦晴的关系时也说的很清楚,他与李梦晴认识就是因为李梦晴是他前妻的好姐妹。刘伟名其实已经把女主角已经说了,只是方涵韵当时根本就没这么想。而且方涵韵现在想起来也发现更多奇怪的地方了,比如李梦晴和刘伟名两人在餐厅见面时怪怪的表情、李梦晴对刘伟名的熟悉程度以及当自己说要一起去看李梦晴孩子的时候李梦晴阻拦和刘伟名那奇怪的笑容,现在都一一得到了解释。方涵韵甚至于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李梦晴这么好的条件不结婚?甚至于这么多年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李梦晴几年前忽然失踪,然后回来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婴儿,说是抱养的。偏偏抱养的孩子还不跟她自己姓刘,却要坚持用孩子“亲生父母。”的姓,姓刘。那时候方涵韵只是觉得比较奇怪,不明白李梦晴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而现在想想,却能让方涵韵感到惊讶了,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那就是箐箐很可能就是李梦晴与刘伟名所生的孩子,又联想起前面箐箐叫刘伟名叔叔以及不让刘伟名抱时刘伟名脸上那伤心落寞的表情的时候,方涵韵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了。
房子的隔音比较好,即使门是半掩着的,在屋子里箐箐的哭声也不是那么大了,方涵韵又看了看还在忘乎所以的两个人,默默地转身,退出了房间。并且把门继续半掩着,尽量恢复到她进来时的样子。
箐箐由于没人理她,哭着哭着可能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也就不哭了。这个时候看到方涵韵出来便又开始掉眼泪。小孩子的哭有些是因为真的伤心了,而大部分的眼泪其实都是在试图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和关爱。这是孩子天生便有的性格。
方涵韵走过去抱起箐箐:“箐箐乖,箐箐不哭。箐箐其实还是很幸福的,是不是。”方涵韵哄着箐箐,但是脸上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作为一个文艺女青年的方涵韵其实在心里对待爱情和性的看法是不一样的,她更加注重的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她与一般女人不一样,一般女人要的是男人身体上的忠诚,而方涵韵觉得自己更加不能接受的是自己未来爱人精神上的出fui。至于性不性的她不是很在乎,在方涵韵看来,性只不过是人身体上的一种需求,这种需求如果真正的研究起来,与吃饭喝水一样,一样都是身体正常的需要。相反,在她看来刘伟名和李梦晴两个人如果是真心相爱的话,做这个事情也无可厚非。那刘伟名和李梦晴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吗?是两个人心灵的交换还只是互相索取身体上的温暖得到满足和愉悦呢?这些方涵韵都猜不明白。但是她还是觉得愤怒,觉得失望,不知道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与刘伟名和李梦晴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远了,中间有着一层隔膜。这层如果认真研究起来的话是不应该存在的,毕竟刘伟名和李梦晴都只是她的朋友,她们之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与她方涵韵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方涵韵就是觉得愤怒和失望,这种不正常的情绪一直存在着她的心头。挥不去也甩不掉。
孩子终于不哭了,方涵韵的心也稍微平静了那么一点点了。现在的她,愤怒已经不是最主要的情绪了,她现在最主要的情绪便是害羞,害羞的无地自容了。脑海里总是出现李梦晴忘乎所以的摇头晃脑低声吼叫以及刘伟名闭着眼睛汗水直流的场景。这样的场景对于一个尚未经历过人事的女孩子来说是多么的震撼。
“宝贝,还满意吧?现在相信我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呆在白山了吧。”刘伟名看着李梦晴的样子心里大为怜惜,忍不住抱起李梦晴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
“你就不能温柔点啊。”李梦晴掏出纸巾擦拭着,嘴里埋怨着刘伟名。然后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衣物,脸蛋依旧红艳艳的,煞是撩人。
“我也想温柔啊,可是你不让。”刘伟名呵呵地笑着,也整理着衣服。
“不和你说了,真是荒唐。”房李梦晴害羞着,然后终于想起什么来了对刘伟名说道:“都是你,我们都这么久没进去了,别让涵韵发现了什么。我先进去了,你等一下再出来。”
李梦晴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往卧室走着。忽然被刘伟名拉住。
“怎么了?”李梦晴不明就里地问着。
“你找个镜子看看你的脸,红的跟猴子一样,这样出去傻子都知道你刚刚做过什么事情了。”刘伟名笑着说着。
李梦晴用手摸着自己的脸蛋,果然,还火烧火燎的。不由得给了刘伟名一记白眼:“还不都是你,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不进去了吧?”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先进去吧,你等下再进去。”刘伟名笑呵呵地点了根烟,然后往卧室里走。
刘伟名走进客厅的时候方涵韵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箐箐在地上玩着玩具,神情有点奇怪。虽然眼睛是看着地上的孩子的,可是很显然,心里不知道在想着其它的什么事情。
“涵韵,不好意思,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了。”刘伟名很自然走进客厅同方涵韵打着招呼。
“啊。”方涵韵突然听到刘伟名的声音一下子尖叫起来,把刘伟名给吓了一跳,连带着地上的孩子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刘伟名惊讶地问道。
“没……没……没,没有。”方涵韵望着突然而至的刘伟名还有自己奇怪的举动,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说话也紧张的结结巴巴。刘伟名看她这个样子更加觉得奇怪了。
“我刚刚在想其它的事情,没发现你进来,所以吓了一跳。”方涵韵为自己做着解释。
“你们女孩子心眼真小,我无心吓你一跳,你倒好,立马就给我还了回来,硬把我也吓了一跳。”刘伟名心里虽然觉得怪怪的,但是还是开着玩笑说道。
方涵韵勉强笑了笑,并没有再说话了。
“你怎么了?我感觉你有点不大对劲。”刘伟名看着方涵韵几眼后忍不住说道。
“不对劲?有吗?哦,我刚刚在想我以前在旅行途中发生的一些事,所以有点走神了。你知道,我喜欢回忆,回忆曾经的一些美好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方涵韵想了一下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