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第63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原来如此,只要是与旅游有关系的事情,不管多离谱,在方涵韵身上那都是很正常的。网 因为一个醉心与追寻艺术和自由的人本身想法和常人就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不同,因为毕竟价值观不同嘛。
看了看有点冷场和尴尬,刘伟名也坐到沙发上面翘着腿在孩子的脸上掐了掐,然后对方涵韵问道:“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回味?能说来听听吗?”
“只是一个故事罢了,只不过是我亲身经历的。”方涵韵淡然道。
“如果不牵涉到秘密就说给我听听吧,你知道的,我对你的旅行一直挺感兴趣。”刘伟名笑着说道。
方涵韵想了想,然后说道:“故事的女孩我认识,那时候我路过那个城市,那个城市很漂亮,我非常的喜欢,便准备在那个城市呆久一点,所以我就在网上面找房子,恰巧碰到一个女孩子在网上求人合租,我和她聊着聊着觉得不管是房子还是人都不错便就搬过去与女孩同住了。我在哪里住了差不多有三个月,我很少在一个城市能呆那么就的。由于年纪差不多,我和女孩城里很好的朋友,她有一个男朋友经常来看她,久而久之我与这个男孩也认识了。故事中的女孩就是和我同住的这个女孩,而故事中的男孩就是她男朋友。”方涵韵降低声音说着,说到这个地方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有位男孩很爱女孩,把她当宝一样的捧在手里.下雨时,男孩总是把雨伞尽量撑在女孩身上,而自己身上都湿了却笑得很甜,女孩很感动,也喜欢男孩这样的着她.那天,他们一起去散步回来,路过一个工地,突然一块碎石从上面掉了下来.男孩赶紧用身体包住女孩,可是突然地男孩将女孩的身体背转过来,自己倒在了地上.女孩重重的摔在他身上,而石头正好砟在女孩的额头,血慢慢的流了出来女孩哭着跑了回家,她真的很失望男孩给她打了很多通电话,她没接就把手机关了,把自己关在房间痛哭.直到被敲门声惊醒,她妈妈告诉她,男孩被一根铁筋刺穿了肺部,失血过多离开了人世她疯了一样地跑去医院,男孩躺在白色的病,手里紧紧地握着手机,上面写着这样一条信息:"亲爱的,当我看到地上的铁筋时,我已经没有办法你挡住石头了.亲爱的,痛吗?"女孩抱着男孩的尸体痛哭。”
方涵韵说完之后望着刘伟名,刘伟名很惊讶方涵韵这次不是说的风景,而是说人了。听到这个一个悲剧结尾的故事刘伟名有点错愕,没明白方涵韵是个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也让我对一些东西更加的迷糊了。我不愿继续深陷在这个我一直弄不明白的事情里,等女孩从绝望中清醒过来后我就离开了那座城市。可这么多年了,这个问题依旧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面,到现在,又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就更加的迷茫了。”方涵韵很深沉地说着。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懂得珍惜眼前人,不要在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刘伟名微微笑了笑说道。
“你纠结的问题是什么?”刘伟名继续问着。
“我一直在想,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方涵韵没打算隐瞒,直接说道。
“啊?爱?这可是个高深问题,就是哲学家也无法给出个准确的答案。”刘伟名有点错愕地说着。
“一种爱,可以让人为了对方连性命都可以不要,而又有一种爱,却可以让人堂而皇之地和别的人睡在一起。爱,真的有那么神奇的力量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表现让我对爱彻底的迷茫了。”方涵韵淡淡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之后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他明白,方涵韵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地冒出这么一段话。刘伟名联想到方涵韵奇怪的表情已经刚刚自己所做的事,顿时心里就跟明镜一般。她不是女人,脸皮没那么薄,虽然也感觉自己头皮有点发麻,但是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任何一丝羞愧的表情。而是继续地抽着烟,随后才淡淡地说道:“在我看来这两者并不矛盾。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上了对方,那么他就绝对可以心甘情愿地为拯救对方而付出自己的性命。而后者,虽然是个很遭人唾弃的事情,但是也不排除有人t情也是因为爱。爱只是一个名词或者是动词,它是可以有复数的,并不代表只能是单数。这是我的理解。”
“复数的爱?今天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相信你的话,你是一个很少说谎的人,我也觉得你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向我撒谎,因为在你心里觉得没有必要向我撒谎。”方涵韵浅笑道。
“不是没有必要,而是我不想对你说谎。你撒一个谎,有时候可能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圆这个谎,这不是个很划算的事情。”刘伟名说道。
“箐箐是你跟梦晴姐的孩子吗?”方涵韵求证地问着。
刘伟名有点惊讶,然后苦笑离道:“是,我欠她们娘女俩太多了。”
方涵韵点点头,然后道:“我不明白你的世界和想法,但是我依然相信你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别跟梦晴姐说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有些事情要是知道了反而便会变的很别扭与尴尬,就比如现在的我和你。”
“我不会说的,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是?没什么好尴尬的,你可以鄙视我的,我很坦诚的接受。一些事情做过了便就无法后悔,也更加不能回头。只能勇敢面对和接受,你说是吗?我已经对不起她们娘女俩了,我不可能因为社会舆论和自己的前途而不管她们,那我就真的是个畜生了。民间管这种叫做只管脱裤子不管大肚子的畜生。”
方涵韵愣了愣,觉得刘伟名说的也有几分在理,微微笑了笑后道:“很粗坯,不过,却也是这么个意思。”
“你不会因为我的事情就不相信爱情了准备单身了吧?”刘伟名看李梦晴还没过来就问道。
“不至于,我是个纯精神主义者,这个你是知道的。我享受的生活是精神生活,对于其它我不是很在乎。假如是我未来的另一半,只要他爱我心里有我,至于他身体出g与否我无所谓。但是如你所说的精神出g我是不能接受的。当然,我的那个他或许现在还在哇爪国呢。其实恋爱与否我不在乎,有更好,没有也不会影响生活。我更喜欢的是旅行,看到路途中世界百态我的心便非常的愉悦。”方涵韵一脸的神往。
“嘿,你果然是个纯精神主义者,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精神主义者。看你的样子是呆不住的了。”
“旅行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的生命,我不可能放弃。不过经过了白山的这件事情之后我想我会在家里呆上一段时间,让家人放心,也让自己的心好好地静静,把这些年旅途上的所见所闻都写下来。让文字把这些美好的事物都保存起来。”方涵韵很安静地说着。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这么投机。”李梦晴从卧室里出来,虽然头发和衣服还是有些细微的凌乱,但是不是有心人是看不出她的不同的了。
“涵韵在和我说她旅途中的事情。”刘伟名笑着说着。
“难怪这么投机。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她啊,是刚好相反。她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所以说她就是个百科全书。心里知道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很多。”李梦晴也加入了这个谈话中来了。
“只是路上见的东西罢了。哪有你说的那么神。”方涵韵被李梦晴夸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对了,刘伟名,你什么时候走?我爸还想亲自请你吃饭,不过他这两天可能没有时间了。”方涵韵突然想起来问道。
“爸太客气了,要请吃饭也是我请他。不过这次是真没时间了,我明天就得回去,那边事情太多,我不能离开太久。下次来北京的时候我再请你们一家一起吃个饭。”刘伟名说的非常圆。
“你说话很世故,我可不喜欢和这个样子的你说话。”方涵韵摇头道。
“没办法,在这个圈子混久了已经融进骨子里了,没办法改变了。”刘伟名有点错愕地笑着答道。
“怎么啊?你明天就走啊,怎么这么急?也不留下来多玩几天。”李梦晴面子上装着随意地挽留刘伟名,其实刘伟名和方涵韵都感觉到了她的不舍和些许幽怨。
“回北京的机会大把有,只是马上就要人大了,我实在不能离开太久。要是出问题了那就是大问题啊。”刘伟名也开始摇头,然后提醒了李梦晴一声说道:“李大厨娘,你可是把阿姨都叫回去了说今晚上亲自下厨的,现在可不早了,你的赶紧准备了。李老可也马上要回了。”
李梦晴也掏出手机一看,果然不早了,这次惊慌地说道:“果然不早了,你们先聊会天,我去买菜。”
“我跟你一起去吧。”刘伟名站起来。
“不用,你一个大男人知道买什么菜,我开车去一下子就回来了。涵韵,和我去买菜吧,姐教你怎么做一个贤妻良母。”李梦晴笑着对方涵韵道。
“你就别调笑我了,你知道,就我这性格怎么也不可能变成一个贤妻良母的,而且我讨厌菜市场那些市侩的表情。我还是不去了。”方涵韵摇头拒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