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第63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去的,我逗你的呢。 你们俩先聊吧,我马上回来给你煮好吃的。箐箐乖,和叔叔在家玩,妈妈马上就回来了。”李梦晴抱起箐箐亲了一口,然后便赶紧出门了。
“你怎么不去?”刘伟名点了根烟淡淡地问方涵韵。
“不想去,不喜欢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一个个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不讲感情,我很讨厌。另外,我也怕和梦晴单独呆在一起,现在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虽然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是个看客,不过有些事情知道了就是知道了,感觉总会发生变化,怎么也不可能控制的。避免到时候的尴尬,我还是留在这里好些。”方涵韵淡淡地说着。
“怎么啊?与我就不尴尬了?”刘伟名哈哈大笑着。
“你和梦晴姐不一样。”方涵韵摇头着。
“怎么个不一样了,我倒是没发现又什么不一样的。”
“第一,你是个男人,而她是女人。第二,你脸皮非常厚。”方涵韵玩笑着。
两人都哈哈大笑,虽然说的是笑话,但是却也是实情。刘伟名可以不在乎这个实情而李梦晴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的。
“我都不知道梦晴姐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心甘情愿这样。不结婚,对外连个名分都没有,心甘情愿的做你的。”方涵韵说起李梦晴就狠狠地为李梦晴感到不值。
“为了爱。”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为了爱值得吗?你是得到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你是倜傥了,可梦晴姐呢?一个人独守空房,还得一个人带着孩子,两个名分都不没有,在人前还得假装和你没关系,你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难吗?你说,她到底值得吗?”方涵韵把对刘伟名的愤怒全都说了出来。
刘伟名听完之后呆住了,他以前不是不知道李梦晴心里的苦,只是没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感受过罢了。今天从方涵韵嘴里说出来,刘伟名是彻底的惊呆了。对于李梦晴来说,困难的不是物质,钱她多的是。对于一个女人,最难熬的是精神。自己把一切都给了一个男人,为他生下了孩子。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别人的老公。一年到头见不着一次,好不容见着了一次却还要像做贼一样。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抱着枕头睡觉。明明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却要跟别人说是检来的,明明孩子是有父亲的,却要告诉她她父亲早就死了。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一个女人伤心吗?一个女人最在乎的是什么?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了。
刘伟名越想越觉得内疚,越想越觉得难受。掏出烟,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雾萦绕之下刘伟名的脸越来越抽象。
方涵韵看着此刻刘伟名拿紧旧锁的眉头和深沉的脸,有着一种微微的心跳加速。面前坐着的是一个充满男性魅力的成熟男人,而且,此刻的这个男人更是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力。女人是感性的,男人是理性的,男人不理性的时候是在用下半身考虑问题的时候,而女人任何时候只要动了情感便都是不理性的,所以,其实女人对的抵抗力比之男人要弱的多,之所以大家看到的受不了的基本上都是男人的原因便是女人受到的太少。与男人不一样,只要一个漂亮女人衣服穿少一点,稍微抛个媚眼,对于来人来说这便是了。可是对于女人来说不同,她们眼中的则是男人某一刻突然展现在她们严重的一种刺激罢了,所以,男人对于女人的是在某一瞬间的,而女人往往就是因为这一瞬间而爱上了这个男人。
刘伟名没有说话,继续抽着烟,方涵韵就这么看着他。
“别抽那么多烟,对身体不好。”方涵韵看着刘伟名点起第三根烟的时候有点心疼地说着,方涵韵甚至都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说起这个话题。
“既然你知道了我也就不对你隐瞒了,我给你说个故事听吧。”刘伟名抽了一口后抬起头对方涵韵说道:“有个男人,家境贫寒,很幸运地考起了公务员,被分配到某省委办公厅干秘书。对于家境贫寒的他来说这可是见天上掉馅饼的事儿。省委是个水深的不能再深的地方,一个不好可能就会粉身碎骨。但是刚去的男孩没有任何经验,在那个地方呆的很不自在。这时候他的同时a女出现了,a女非常帮衬他,让他学会了很多东西,渐渐的,他开始在那个部门有了立足之地。
a女对他的生活也是细心照料,两人之间关系很亲密,互相之间都有好感,只差那说出口的三个字了。后来偶然的机会,男孩被省w书记看中,做了省w书记的秘书,这是个一步登天的事情,男孩很感激省w书记给他的这个机会,也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带着一份对省w书记的感恩的心投入到工作中。
都说秘书是领导的半个家人,这话一点不假,男孩经常出入省w书记的家,后来便结识了省w书记的女儿,b女。男孩开始对b女并无好感,觉得b女太过于娇贵,但是身为省w书记的秘书他却不能不与b女搞好关系,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男孩发现b女也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样子,而相反,女孩脾气很好,也非常的善良。然后很不幸的b女遭遇的失恋,这个时候以朋友身份出现的男孩站在了他的身旁,b女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男孩。久而久之,两人之间有了感情,在然后,因为酒精的原因,一次偶然之下两人突破了最后一步,发生了身体关系。捅破了最后一层纸两人便正式确定了男女关系。其实男孩当时刻意与b女在一起也有她是省w书记女儿的这个原因在。
而a女也发现了男孩与b女的事,a女很伤心,但是事情没到最后一步她也就不放弃,继续细心照料着男孩的生活。
随后b女怀孕了,仓促之下便开始张罗结婚,当a女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差点就伤心欲绝了,整日以泪洗面。男孩看到a女的样子心里也是非常难过,但是却无能为力。在男孩与b女结婚的前一天晚上,a女把男孩约了出来,a女因为实在是太爱男孩了,这也是他的初恋,所以女孩觉得自己应该把最重要的东西留给自己最爱的人,所以她那晚把自己的身体给了男孩,男孩开始是反对的,只是本能使然,最终还是发生了。男孩和b女结婚,而a女也强迫自己退出了男孩的世界。
a女退出了,但是却来了一个c女,其实c女与男孩早就认识了,而且两人之间还是有误会的,后来因为c女是b女的好朋友两人才释然。c女是一家大建筑公司的老板,男孩利用省w书记秘书的身份帮了她很多忙,渐渐的,两人的关系也得到了进展。
后来男孩去下面的一个县里任县委书记,在男孩走后没多久,a女便用进千方百计也调到了那个县任组织部部长。对于a女的出现男孩是有惊喜也有恐慌,但是无奈心中还有情在。由于那个县里a女比较远,慢慢的,a女与男孩便无夫妻之名行夫妻之实了。a女对男孩很好,她把男孩看成比自己的生命重要,她不想破坏男孩的家庭,她只想自己能够呆在男孩身边就好。
男孩的那个县要大兴土木,要找建筑公司,男孩便想到了c女,然后c女便亲自带人来到了男孩的地方开展工程,而且一住便就是半年。所谓日久生情,就是这个道理。c女在那个地方人生地不熟,唯一认识便就只有男孩了,而因为c女是自己妻子最好的姐妹,男孩也非常照顾c女,所以两人就基本上天天在一起。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单独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不出问题是很难的,果然,一次阴差阳错之下两人发生了关系,发生关系的背景很特殊,是c女遇到坏人,男孩奋不顾身与坏人搏斗,然后差点被打死。因为这个c女深深地爱上了男孩,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感动便成了以身相许。而男孩虽然知道这样子不好但是也无法抵抗内心的感情很身体上刺激。便这样,男孩也和c女发生了关系。后来男孩又调到了妻子所在地工作,a女不想打扰到男孩的生活,虽然也调回了男孩所在的城市,但是却把思念埋在心底再次消失在男孩的生活里。
但是c女怀孕了,c女不想打掉孩子,便卖掉公司去了内蒙古待产,对外说是旅游,这个旅游一区便是大半年,然后在内蒙古生下了一个女孩。c女想了个方法,把女孩送进孤儿院,然后又去孤儿院领养回来,这样对外就说是自己领养的小孩。男孩在内蒙古陪c女生产,生产完了之后便再次回到了妻子身旁。
但是事情总会有事发的一天,偶然的一次机会,男孩去北京开会,便与c女在一起过夜,但是谁知b女也就是男孩的妻子也到北京出差,b女想给老公一个惊喜,便没有提前通知就去男孩所在的宾馆,但是发现的是男孩和c女赤身躺在一张,b女差点想自杀,但是随后为了自己的孩子还是忍住了,但是却和男孩坚决地离婚了,带着孩子去了加拿大。
男孩在离婚后过了这一辈子最难过的一段时间,他是非常爱b女的,这个时候a女出现在了他的身旁,细心照料他。但是,一次误会让a女伤心绝望,男孩误会他与别的男人有染,a女绝望地辞职离开了男孩所在的城市回了老家,彻底淡出了男孩的生命。而c女也因为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好姐妹,便也断了与男孩的联系。
男孩随后被调到了南方一个市工作,一年之后男孩去加拿大看望b女和儿子,却意外地发现了c女和女儿也在b女的家里,原来c女因为愧对自己的姐妹带着女儿过来与b女一起生活。两个女人都把爱藏在心底。男孩继续回国一个人生活,后来却突然从以前的同事那里得知了a女的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男孩便去a女所在的城市找a女,a女一直都把男孩藏在最心底里,她只是压抑着自己去见男孩的冲动罢了,当男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再也无法压抑了。
随后,两人正式恋爱,a女想结婚,男孩思考再三便把b女与c女的事情告知了a女,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对a女负责,并且告诉a女,自己还是放不下b女与c女,a女大哭,最后妥协,她只想能够日日夜夜呆在男孩身边即可,对于其它的她不想去想也不想去管。然后两人结婚,婚后不久,两人便有了爱情的结晶。
随后,男孩接到了一个噩耗,b女发生车祸,变成了植物人,男孩非常伤心,便把b女接回国在家里一起生活,a女主动负责其照顾b女的工作,并且是非常细心的照料。而c女因为愧对b女,便不再出现在男孩的身旁,一个人在北京生活。经过a女和男孩的努力,b女终于醒了过来,但是举目无亲,在植物人的这段时间里,她也感受到了男孩对她浓浓的爱意还是a女的关怀,她便留在了男孩的家里。而a女也非常乐意的接受了,因为她知道即使b女离开,男孩的心也会在她身上。她要求的不多,只想男孩在她身边,其它的都无所谓。
故事就是这个样子,你能告诉我,这个男孩究竟应该做吗?三个好女人,三个爱他爱到骨子里,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女人,他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不伤了任何一个心,才能让她们都幸福呢?”刘伟名说了长长的一个故事,其中a女便是张云佳,b女是金倩,c女是李梦晴,而男孩就是他自己。他说的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有些地方稍微改了一点点。刘伟名就这么望着方涵韵,他是真的想方涵韵给他一个办法,因为他现在是真的很迷茫,很无措。三个女人他谁都不想伤害,却谁也无法给出她们所要的全部的幸福,他知道,每个女人在背着自己的时候都在流泪。
方涵韵当然不会以为刘伟名只是在讲故事而已,她知道,这里面的c女便是李梦晴,以此推断,b女是刘伟名的前妻,a女是刘伟名的现任妻子。原本应该很容易评价是非对错的问题倒现在,方涵韵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