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8.第63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这个人不是很懂的隐藏自己的情绪,所以,我不知道等下怎样面对梦晴姐。网 。 ”方涵韵叹了口气道。
“这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她是你的梦晴姐,你是她的涵韵妹妹,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管她和你之间发生任何事情,都无关于她和你自己的关系。你只要明白这一点就可以坦然面对了。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虽然是无法面对这个社会,但是那是陌生人的看法,你是她的姐妹,你的看法应该是站在她的角度上看问题的。如果你站在她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件事情你觉得还有什么尴尬的吗?你说是不是?”刘伟名开导着、方涵韵仔细体会着,一字一句地体会着,然后,恍然大悟。随后说道:“有时候你说的话很有哲理。”
“哲理其实本就是存在最平常的生活中的,只是缺少一个没事闲的蛋疼的哲学家去研究它罢了。”刘伟名哈哈大笑着。
“你们俩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李老把原本的正装换了,换了一套很宽松的居家服走了出来,坐到沙发上然后拉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条烟放在茶几上对刘伟名说道:“这是特供烟,你拿着抽。我早段时间检查,医生说我已经不能再抽烟了,我便把烟戒了,你走的时候把这些都带走,这些可都是好东西。”李老看着这些烟有点舍不得,显然对烟他还是很留恋的。
“没什么大的问题吧?”刘伟名赶紧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医生就是喜欢吓人,不过你不信他的还不行。”李老很洒脱地说着。然后继续问道:“你们俩刚刚在聊什么啊,这么开心。”
“我们俩在聊哲学。”刘伟名望了望方涵韵,笑着回答。
“呵呵,哲学,这个倒挺新颖的。伟名懂哲学我倒是一点不奇怪,在官场上混久了的人每个人都是个哲学家。倒是你,方丫头,很多年没见你了,我只听梦晴说你一直在外旅行,怎么?你对哲学感兴趣?”李老望着方涵韵说道。
“没有的事,他瞎编的。哲学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我们只是在说价值观的事情,说到底价值观也是哲学的一种。”方涵韵到底是文艺青年,功底很是不错,让刘伟名都有些佩服起来了。
“哈哈,你们年轻人聊的东西我可是不懂。主席他老人家我倒是经常见,只是很少看到爸,他身体也还好吧?”
“很好,谢谢您的关心,他可不像您这么爱惜身体,烟抽的很凶。说过多少次了也不见戒。”
“抽了一辈子的东西了,都是有感情的了,哪那么容易说戒就戒啊,我不是医生说我必须要戒了我也不可能戒的。不过比我年轻很多,身体应该是很好的了。回去跟说说,这么多年不见了,有时间也到我这来坐坐,我这哥哥可是很想他的。”李老微笑地说着,关于李老和方涵韵家里的关系到底亲密到什么程度刘伟名不得而知。李梦晴和方涵韵的关系亲密并不代表这两家关系就好。但是刘伟名也并不像去打听这些事情。
李梦晴推开门进来,提了大包小包的菜,看样子今天晚上是准备来顿大餐了。
“涵韵,来来来,我一个人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才有饭吃了。你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今晚就被我征用一下吧。”李梦晴说着就把方涵韵给拉进了厨房了。
“怎么这次突然来北京了?”李老看着刘伟名抽烟,便有点喉咙痒痒的,开始嗑瓜子。
“主席找我过来谈话,我昨天过来的。今天上午去见的主席。”刘伟名如实说着,他知道,在李老面前一切掩盖都是徒劳,他要么是不想知道,如果真想知道自己要隐瞒也是徒劳、李老显然没想到是主席亲自找刘伟名过来谈话,有点惊讶,随后很有深意地说道:“主席对你很看好,你很不错。”
刘伟名不知道李老这话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便说道:“我有多少斤两您是最清楚的,这些年要不是您帮我我根本就不可能上到这个位置上来。”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拍马屁不一定对但是肯定是不会错的。
“哈哈,你这话千万不要对别人说,你可是主席一手提拔起来的,与我可没有半点关系。懂吗?”李老先笑了笑,然后严肃地说道。
刘伟名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官场中的大忌,心有余悸地说道:“谢谢您老的教导,我会的。”
“你在白山救她的事我听说了,你很勇敢,也恨敢拼。不过却也太冒进了,你不仅仅只是为了权利而生的。你是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你如果真的落入了歹徒之手,或者说是遭到不测,整个白山怎么办?你让党和国家的面子往哪搁?另外,你还有家有儿女有父母,你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表现。这种事情我不希望有下次了。主席他肯定没有说你的不是,处在他的位置他不方便对这件事情说你的对或者不对,而我却必须要说。你明白吗?”李老说到这里便更加的严厉了,严厉的刘伟名都有点害怕。
“当然,你也是没有办法。换着是谁,主席的女儿在自己治内被绑架都会急,估计也没有人能够比你处理的更好。但是,在选择方式之前还是应该多考虑考虑,这次是隐瞒行动的,而且又牵涉到主席,所以没有人对你说什么,如果不是牵涉到主席的话,估计你怎么都会落下一个极度不成熟的评语,到时候你的前途可就会大受影响。”李老接着说着。
刘伟名顿时醒悟过来。一直由以为自己处理的很好,没想到却这么多的负面影响。不过刘伟名却也不后悔,因为在当时,他除了这么做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但是却也恨感激李老对自己的循循教导。虽然自己已经从政这么多年了,有些手段刘伟名自认为也已经是颇为老辣了,但是在李老面前,却显的像个小孩子一般不足为道。
“当时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心里想的就是一定要安然无恙地把她救出来,其它便什么都没想了,后来想想,也是觉得自己做的太冲动了。”刘伟名很受教育地说道。
“你心里明白就行了,有些错误可以犯,有些错误却是一旦犯了就永无翻身之日了。不过这次你这么做也是有好处的,让主席更加对你看好了。你知道吗,主席从上任到现在,他主动叫到跟前来谈话的人不会超过十个,即使是一些封疆大吏都没这个待遇。在主席的任期内,只要你好好干,干出点成绩,你还可以往上再狠狠地走上一步。”李老淡淡地说道,喝了一口茶。
不管李老心里有多少个不愿意,他现在也不得不把刘伟名当做自己的女婿一样看待。有时候,再位高权重的人,遇到自己的女儿也一样只能无奈。李老便是这样。自己是什么身份?而自己的女儿却心甘情愿的要做一个已婚男人的外室,他曾经数次气的想吐血,也暴怒地找李梦晴说过,让她立即和刘伟名断绝一切联系。但是一切结果都只能徒劳。上位者,比一般人多了一颗坚强的心脏和透析事情的眼睛。知道事情已经无法转变,李老便只能选择这个结果了。
“李老,我一直都非常的敬重您,但是今天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希望你不要骂我不思上进。”刘伟名几次张嘴都想说这个,最后都无法开口,这次终于鼓起了勇气说了出来。
“有什么话你想说就说吧。”李老继续喝着茶,没有看刘伟名。
“等我干完这一届市委书记之后我便想辞职了。”刘伟名郑重地说道。
“辞职?”这次轮到李老震惊了,估计整个官场里正厅级干部中只有他刘伟名一个人说出过这样的话吧。“说说你的理由吧。”李老到底不是一般人,只是震惊了一下便又恢复了平常地问着。
“男人这一生争的是什么?无非是钱和权,你也知道,钱我也已经够多了,而权,这些年也已经享受够了。所以,官场上并没有太多值得我留恋的东西。相反的,官场上面制肘我的东西太多了。其它的不说,就我和梦晴的这些关系,早晚有一天会让我身败名裂。既然我无法放弃梦晴,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我想我还不如在这之前光明正大地辞职,起码不会落下被人唾弃的结果。今天,我一进门,女儿都完全不认识我了,这是一件很痛心的事情。有着这个身份在,我就永远没办法对她娘儿俩负责,我想辞职之后好好地补偿我这些年欠她们娘儿俩的。另外,我父母在乡下,年纪也越来越大了,他们就我这一个儿子。我这些年来总共回家的次数不超过十次,每次最多在家呆两天。都说养儿为防老,而我,却半天孝都没有尽着,我不想等到有一天我只能感叹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刘伟名异常镇定地说。
李老顿时没有说话了,竟然伸手去烟盒里面摸了一根烟,刘伟名拿着火机不知道是该给他点还是不给他点。李老倒很直接地从刘伟名手里拿过打火机把烟点上,很享受地吞云吐雾了一把。随后淡淡地说道:“这些事情你没必要跟我商量,你们自己决定了就好。我没有任何的要求,你们能过好就行了。”
“谢谢李老的支持。”刘伟名郑重地点头,随后道:“目前这还只是我的一个想法,并没有跟梦晴商量过。您老同意了我心里就有底了。”
“以后这些事情你们自己做决定了就行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梦晴是我的女儿,你和她闹成现在这样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不会怪罪你。但是,你既然让她成为了你的女人,你就必须要对她和孩子负责。你的家庭问题怎么处理我管不上,但是,不能委屈了我的女儿,我不想她孤苦终身。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别怪我老头子不讲情面。人都自私的,你应该明白。”李老把烟掐灭后说道。
刘伟名当然明白李老的意思,李老的意思很明白,你其它的女人他不管,你们几个人随便怎么处理他都不理会。他只在乎自己的女儿,如果自己有一天抛弃了李梦晴那就做好准备承受他的怒火。
“你应该明白,我刘伟名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我是这样的人我现在也不至于要辞职你说是不是?”刘伟名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因为他本就没打算过要放弃李梦晴。
“这样最好,你先坐会,时间到了,我得带她去看动画片了。”李老说完之后看了看手表,连忙打断刘伟名,然后走过去抱起刘伟名的女儿往里面走去,嘴里说着:“走,爷爷带你看葫芦娃去。”
刘伟名看到这一幕,嘴角不自然地就杨起来了,他觉得这一幕很是幸福,但是,这原本该属于自己的幸福现在却与自己无关,在这么融洽的氛围里面,自己只是个外人罢了。
方涵韵吃了晚饭过后便走了,李老的生活习惯便是吃完饭,看一会儿电视便睡觉。屋子里便只剩下李梦晴和刘伟名,当然,还有精力十分旺盛的箐箐。
李梦晴非常贤妻良母的在收拾着碗筷,平时这些事情都是保姆在做,所以她做的并不熟练。她今天坚持自己做饭而让保姆回去是不想有外人在,同时也有着自己的小女人思想。在一个女人心中,让自己心爱的男人吃着自己亲手做出来的饭菜便是一种幸福。
刘伟名则在尽全力地讨好着女儿,小孩子心性都非常的单纯,你不和她玩她就不和你亲,你一旦和她玩了,她便立马对你亲近了。
就在这时,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